嘿嘿连载小说

yin荡老师系列合集 老师喂我乳.我脱她胸罩-守望

yin荡老师系列合集 老师喂我乳.我脱她胸罩|守望者

可能是因为躺着的缘故,所以那一对本来就十分可观,现在挤压成了一团,仿佛要从衣服里面蹦出来一样。


韩明秀枕着纤纤玉手,睡得十分安定,她的睫毛长长的,黑头发散落在枕头上,嘴唇红艳艳的,可能是因为天气太热的缘故,那一张白嫩的面颊上泛起了一点红晕。


她的腿蜷着,那裙摆被风扇吹得已经撩到了臀那儿了,再朝上一些就能看到她穿的内裤了……


嫂子穿的是什么颜色的内裤?丁晓阳不禁想入非非。


韩明秀不知道丁晓阳这臭小子正站在门外看着自己睡觉,睡了好一阵子之后,她有点热了,忍不住解开了自己穿着的那一条碎花裙的扣子。


她解开了两个扣子之后又继续睡,根本没有察觉门外站着一个人,因为从始至终她都没有睁开眼睛。


丁晓阳本来只是想在这里偷看一下就走了,刚刚韩明秀抬起手的时候,丁晓阳就吓了一跳,赶忙躲到一边去,这会儿发现嫂子并没有醒,而是解开扣子继续睡觉,于是胆子又大了起来。


韩明秀解开了两个扣子之后,仍旧是刚才那个躺着的姿势,可因为没有衣服兜住的缘故,所以那对现在可以说是呼之欲出,两团白嫩嫩的从衣服挤了出来,一条深不见底展露在了丁晓阳的眼前。


尽管昨天已经偷偷看到了这一双,可是丁晓阳还是觉得这种包裹在衣服里面半露不露的样子才最诱惑人,让人想要打开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样的光景,是不是跟看见的一样软绵绵。


确定自己嫂子现在睡得挺熟之后,丁晓阳便忍不住蹑手蹑脚的走了进去,他悄悄地蹲在了韩明秀的面前,用那一双眼睛色眯眯的看着嫂子的那对。


他当然是没有那个胆子去触碰了,但他还是凑近了一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只觉得一股香味儿,钻进了自己的鼻子里,带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香味儿,让他有一点头昏脑胀,太阳穴突突地跳着,热乎乎的,他差点头脑发热的把脸埋进去了。


丁晓阳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心中又萌发起了另外一个想法,这要是能伸出舌头在上面舔一下,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滋味?


他眼睛滴溜溜的转着,看了一眼,仍旧在熟睡的韩明秀。


丁晓阳越想越想这样做,并且在心里面安慰着自己,反正嫂子已经睡过去了,应该察觉不到他做什么的。想着想着,他自己也忍不住了,贴上去,伸出舌头在上面舔了一口,只觉得软软呼呼的,让他浑身一颤!


韩明秀因为太热的缘故,所以睡的不是很熟,迷迷糊糊之中感觉自己的是胸有点痒呼呼的,一人睁开了眼睛,模模糊糊之中看见蹲在自己床边的丁晓阳,当下睡意全无。


丁晓阳本来还想再舔一口的,可没想到嫂子忽然醒了,他浑身僵硬,紧张得后背冒出了冷汗来,“嫂,嫂子……”

韩明秀不知道丁晓阳刚才做了什么,于是有些奇怪的皱了皱眉头,“你怎么在我屋子里面?你在这干什么?”


“我,我刚才看见有蟑螂爬进来了……我就寻思着来抓来着。”丁晓阳急忙说了一个谎。


韩明秀听见丁晓阳说要抓蟑螂时,当下脸色大变,急忙从床上跳了下来,她害怕得浑身颤抖,尖声道:


“在哪里!快抓走!你哥之前不是放了蟑螂药了吗!这怎么还有!”


韩明秀特别害怕蟑螂,一听见有蟑螂就浑身发抖,丁晓阳的目光完全被韩明秀那发颤的一对吸引了注意,他暗自庆幸刚才自己的动作快了一些,否则还真的要被嫂子发现他情不自禁的舔了她的……


“嫂子,你放心吧,我刚才已经把那只蟑螂给拍死了,本来想要悄悄离开的,没想到把你给吵醒了,要不你接着睡?”丁晓阳咳嗽了一声,询问韩明秀。


韩明秀这个时候还是有些害怕的,不太确定的问道:


“你真的已经把那只船给抓走了吗?你没有骗我吧?你要是没有把蟑螂抓走,你就老老实实的说,就算把这里翻遍了,也要找出那只蟑螂来!你知道我有多害怕蟑螂的!”


“放心吧,嫂子已经抓住了,在我手心里呢,你要看一下吗?”


丁晓阳转动了一下自己的眼珠子,随后抓起了手,里面其实什么东西都没有,他递了过去过去,韩明秀当下吓得尖叫,连忙后退了几步:


“你赶紧拿开!你快出去!”


看见嫂子这一副花容失色的模样,丁晓阳心中有些小窃喜,可是又不敢玩的太过火,于是老老实实的抓起了这只“蟑螂”走了出去。


韩明秀好半天才敢从房间里面走出去,看见丁晓阳又回来了,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丁晓阳空空如也的手心,一副嫌弃的样子说:


“你赶紧去洗手,拿点洗衣粉,洗洗干净一点,保不齐有什么小蟑螂在你手里面呢!”


丁晓阳应了一声,屁颠屁颠的走到水缸前面,他在洗衣板那边儿挖了一小块洗衣粉,往自己的手里面搓了搓,随后似乎想到了什么,有些为难的转过去对嫂子说道:


“嫂子,你可以过来给我舀一下水吗?我两只手都脏了,没有办法舀水。”


确定丁晓阳手里面已经没有蟑螂了,韩明秀这才点了点头,穿着拖鞋走了过去,从水缸里面舀了一勺水,稍微俯下一点身子,将勺子里面的水倒了下去,丁晓阳一边漫不经心的搓着手中的泡泡一边偷偷摸摸的看着韩明秀那垂着的大白兔。


随着韩明秀的动作,那对如同两个水袋一般碰撞在了一起,有些摇摇晃晃,看得人心痒难耐。


“行了吗?”韩明秀问。


“还,还滑溜溜的。”


丁晓阳感觉看着有点不过瘾,于是又撒了谎,韩明秀皱了皱眉头:


“怎么这次的洗衣粉那么难洗干净?”


她一边嘟囔着,一边又舀了一勺水,给丁晓阳的手倒了下去,丁晓阳仍旧是直勾勾的看着韩明秀,这一勺水下去,韩明秀又问道:


“那现在呢?洗干净了吗?”


丁晓阳本能的摇了摇头,韩明秀虽然觉得奇怪,但仍然朝着水缸,又舀了一勺水,小心的倾倒下去,她这次没有低头,反而用眼神看着丁晓阳。


不知道这臭小子葫芦里面到底卖的是什么药,这手明明都已经洗干净了,一丁半点的泡泡都没有,可是他却说没洗干净。


这一看不得了了,瞧见这小屁孩儿竟然朝着她敞开的领口往里面看,加上小风一吹,韩明秀立刻觉得自己面前有些凉飕飕的,她迷迷噔噔的想到了刚才,兴许是因为太热了,所以睡觉的时候把她自己的领子给解开了。


“丁晓阳!看什么呢!”韩明秀恼羞成怒,嗔怪着用空勺子敲了敲丁晓阳的脑袋,丁晓阳知道事情败露了,立刻低下了头,一副认错的样子:


“嫂子我错了,我不是故意的。”


“你这个家伙小小年纪不学好,乱看什么?我一定要把这件事情告诉给你柱子哥!”


韩明秀吓唬丁晓阳说,丁晓阳听见韩明秀这么一说,有些着急了,立刻上前去,脑袋摇的就好像拨浪鼓一样:


“嫂子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不是故意的!”


韩明秀看见丁晓阳就跟个复读机似的,只会重复这么两句话,顿时觉得他木头脑袋一样,虽然被偷看了,心里面有点不太痛快,但是毕竟现在是自家人,而且,如今丁晓阳这个年纪确实也是情窦初开的时候……


或许,丁晓阳还偷偷的把自己当作是是初恋对象也说不定呢,韩明秀心里这样想着,又觉得有些美滋滋的,毕竟自己的年龄摆在这里了,没有想到竟然还能吸引十几二十岁的小男孩。


“要我不告诉你哥也行,那你告诉我,你觉得嫂子怎么样?”韩明秀说着拨弄了一下自己的长发,一副风情万种的模样。


“啥?”丁晓阳一时之间有点傻眼了,不太明白韩明秀突然间问的这一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是脑袋坏了还是耳聋啊?这都听不出来,我是问你,我跟那些人女人比,我怎么样?”韩明秀心中骂了一句,这人真的是个榆木脑袋。


丁晓阳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忙不迭的点头,一副有些痴痴的模样看着她,“嫂子最好看!”


韩明秀被他用这样的眼神看着,心中自然是美滋滋的,“那你说说看,我到底是哪里好看的?”


丁晓阳立刻说道:


“皮肤特别白!那些村里的,都是黑黑的一点都不好看!嫂子最好看了!而且她们穿的衣服也特别的难看,上一次嫂子穿了一件裙子出去,我见着隔壁家的王媳妇儿也跑去买了一件,可是这裙子穿在她身上,丑的很!”


韩明秀笑得前仰后合,好一会才说道:“你这话千万不要让王媳妇听见,否则呀,她非得把你耳朵揪下来不可!”

“我肯定是不会跟她说的,她那么凶,嫂子你不是没见到,上次我去地里,看见王大哥都被她打肿脸了!她真的很凶!”丁晓阳说着哆嗦了一下,自己以后讨媳妇儿绝对是不会讨好像老王家的那样的。


“那其它地方呢?其它地方怎么样?有我好看吗?”韩明秀又问道。


“当然没有了!不是我吹,咱整条村子里就找不出一个比嫂子更好看的!不说是整条村的,就是镇上的,也没有找得到一个比嫂子更好看的。嫂子就是最好看的!”


这还真的是丁晓阳心中所想,他虽然没有什么见识,可眼前的这个女人,确实是他所遇见的最漂亮的。


而且韩明秀和其她的女人不一样,她皮肤白身材好,性格也非常的好,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柱子哥也拜倒在了她的石榴裙下。


“算你这把嘴甜!行吧,我看你也不是故意的,就不把这件事告诉你柱子哥知道,不过以后可不准了啊!你这双眼睛要是贴到人家王媳妇身上去,你看看王媳妇肯定把你揍得生活不能自理!”


韩明秀被哄得开心了,于是网开一面。


丁晓阳不禁在心里面嘀咕着,那姓王的媳妇儿想要让他看,他还不看哩!长得那么丑,而且身材也不怎么样。


“谢谢嫂子!嫂子你现在饿了吗?要不我先去把肉给切了,炒了菜闷好饭,咱们吃晚饭吧?”


丁晓阳看了一下天色,也基本上要变暗了,韩明秀点了点头,拿了一个蒲扇,还有几个果子到院子里面坐着摇椅,一边扇扇子一边吃着,等着丁晓阳做晚餐。


丁晓阳进了厨房里面去,先是麻利的把肉给收拾了,随后把青瓜切了一下,除了这个,他还专门炒了一个纯肉的菜。直到米饭闷好了,菜也煮熟了,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了。


丁晓阳从旁边拿了一张桌子,架在了院子中间,把院里的电灯泡给拉了,昏黄的灯光洋洋洒洒,洒下来一大片,显得格外温馨。


丁晓阳坐在小马扎上面,看着坐在对面的韩明秀,心想嫂子不愧是城里面的人,不管是穿衣服还是吃东西,都十分的有讲究。


不像他自己,他正值长身体的时候,所以吃得又快又多,几下子,盘里面的菜就已经不见了一大半,而饭已经添了第二碗了。


而韩明秀还在吃着第一碗,她的动作慢条斯理的,就连吃东西也是如此的赏心悦目。


丁晓阳吃完了之后,见韩明秀还在吃饭,他就拿了衣服,先进厕所里面冲了一个澡,出来之后发现韩明秀已经吃完了,于是麻利的把桌子上面的碗筷给收拾了,洗了干净。

 文学


“嫂子?你要洗澡了吗?我给你烧点热水?”丁晓阳问。


“你帮我打两桶水上来吧,今天我就不洗热水了,天气怪热的。对了,井里面冻着的那两跟黄瓜你记得给我拿起来。我待会要拿来敷面膜。”


吩咐完之后,韩明秀进了屋子里去找衣服。


丁晓阳忙不迭的点头去,到了后院那里打了两桶水上来,又把黄瓜放到一边去,想了一下朝里面说,“嫂子,要不我直接给你片好了?”


“小兔崽子,你今天怎么那么殷勤?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了?”


韩明秀拿了衣服走出来,笑盈盈地对丁晓阳说道。


丁晓阳想起了回来的时候舔了一口那软乎乎的胸,当下立刻低了头,有些心虚的摇晃了一下脑袋,“我哪有……就是寻思着我片好了,你洗好出来就可以敷面膜了。”


“没事儿,你不懂掌握薄度,待会我自己片就行了,你不是还有作业没写完吗?赶紧去写,回头我给你检查一下,可别等到要开学了才写。”


“哦,知道了嫂子。”


丁晓阳偷偷的看了一眼韩明秀背对着他的背影,看着那蜂腰肥臀,当下吞咽了一口唾沫,又有些想入非非。


农村人睡得都比较早,过了八九点之后,基本上该熄灯的都已经熄灯了,当然也有个别爱喝酒的,喜欢大晚上在院子里合伙吹牛划拳。


韩明秀洗澡很慢,洗了澡出来已经快九点了。她要回房间的话就必须要走过厅堂,在厅堂就会看见丁晓阳。韩明秀用毛巾擦了擦头发,走过厅堂的时候发现丁晓阳已经躺在床上面打呼噜了。


没想到丁晓阳会睡的那么快。


韩明秀摇头笑了一下,进了房子里,坐在板凳上拿着小刀把黄瓜片成薄片,一片片贴在了脸上,贴完之后,她舒舒服服的眯上了眼睛,靠在了椅子背后,头发丝上面的水一滴一滴的往下落着,一副享受的模样。


那根黄瓜才敷了一半,另外一半韩明秀想了想,直接咔嚓咔嚓的吃掉了。还剩下一根黄瓜放在了桌子上面,韩明秀没有去动那一根黄瓜,而是从抽屉里面找出了一本书,靠在床旁边,有一搭没一搭的翻阅着书本,而头发逐渐的水已经不落下来了。


直到头发已经半干不干的时候,韩明秀看了一眼桌子上面的小闹钟,发现已经十点了,她打了一个呵欠,把灯拉了之后,径自躺在了床上,头发仍然从床上垂下来。


韩明秀今晚身上穿着一件长裙,是短袖的,里面没有穿内衣,躺下来的时候,两个就好像水滴一般摊开,那小樱桃立了起来,长裙的布料属于那种丝滑柔软的布料,撑起来的时候看的格外的明显。


屋子显得有些漆黑,外面的月光只露出一小半,所以房间也被照得有点蒙蒙的,看的不是太过于真切。


韩明秀轻轻的吐出了一口气来,她闭着眼睛,想起了昨天晚上自己还在这张床上和柱子缠绵,柱子弄的她可真舒服啊,她感觉那在进出,麻麻痒痒的感觉席卷上来,仿佛被什么填满了一般,舒服的她忍不住的叫出声来……


只是这样一想,自己又忍不住涌出来,也不知道到底是天气问题,还是自己浮想联翩,她忽然感觉身体燥热,越想越觉得饥渴难耐。



    本文由嘿嘿小说网首发,本文链接:http://www.pelhh.com/heihei/90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