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连载小说

能让我下面流水的黄文_他进入了我细节描述

能让我下面流水的黄文_他进入了我细节描述

随后张小美的手非常自然地握住了我的那里。

这是一种很难用语言讲清楚的感觉。更厉害的是一抬头就能看到教室里现在很多人,大家都在做自己的的事情,而我和张小美正在……

这一股意外的刺激感让我的身体变得意外敏感。我看到张小美的脸上是若无其事的表情,不得不说女人真是最好的演员,只是从张小美脸上的表情根本不能判断她现在正在做的事情。

而我就差劲了许多,我几乎控制不住那奔涌的快感,在张小美的操控下,我将眉头紧紧锁住,竭尽全力才能不发出那种意味不明的喘息声。

人在这种特别的情况下会变得非常敏感,何况我本来就不是那种传说中的金枪不倒,再加上张小美的技巧是那么娴熟,看着她清纯又漂亮的脸庞,我只用了不到三分钟就已经完全忍不住了……

在张小美的手中完成了爆发!

在最后时刻幸好张小美用手捂住了我的那里,不然真的可能射到天花板上去。

不过张小美可能也没意识到我来得这么快,有一些神奇的液体飞溅到了她的衣服上。

爆发之后是一片虚无,而张小美对我露出了非常明显的嫌弃表情,然后抽出纸巾,擦干了她的手指,然后从我的身边起身,似乎要离开,我不知道她要去什么地方,反正现在已经开完会了,没有老师在教室。

空气里依然迷漫着神奇的气味,没人知道我和张小美刚才做过的好事。在来过一发之后我不可避免地进入了贤者时间,思考什么问题思路都格外清晰。

我想就算我真的和张小美真枪实弹地来过一发之后,她恐怕也还会是这种高傲的表情,这种完全看不起我的表情。

不得不说我的内心非常不爽,非常非常不爽!不过是一个被虐待狂而已,凭什么看不起我?你又有什么比我高贵的地方了吗?

我真是越想越气,但是这气根本没地方撒,张小美一去不复返。

我的手机上微信又亮了起来,原始是张小美给我发来了微信:任务完成了,主人sama。

我发了三个句号过去,张小美又回复了我一个笑脸符号。

我在心里暗骂了一句被虐狂,然后发过去一句话:你觉得爽吗?

张小美的回答非常干脆:一点都不爽,只是觉得恶心,他那种人根本不配做男人!

我靠!我什么地方得罪你了,居然被你这么说!我真是非常来气,现在手撕了张小美的心都有。

但是张小美又发来一句话:但是我觉得真的非常刺激,嘻嘻。

果然下贱!

我在心里暗骂张小美,不过还是虚与委蛇地应付着她。不行,不能就这么算了,只是一次的话怎么都不够,我起码还要张小美帮我来上好几发,反正她这么听我的这个主人的话,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第二天,在同样的时间,我又给张小美下达了另外一条命令:在教学楼的后面自慰。

张小美又发给我一个“嘻嘻”,后来的自习课果然没看到张小美的人,然后张小美在手机上将今天自慰的照片,连同昨天帮我释放的照片一起发给了我,还问我她乖不乖。

我觉得这已经不是乖不乖的问题了,纯粹就是下贱!

但实话总归是不能对张小美说的,我装作很成熟的样子,给张小美说了一点赞美的话,而那边张小美很明显回复我的时候是心花怒放的语气。

真是搞不懂在学校这么高冷的校花美女,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双面伊人吧。

张小美是完成了我下达的任务,反正她是爽过一轮了,而我是什么都没感受到,后面我又给她下了个任务——把这套还沾着她体液的衣服拿给你那个最讨厌的男生,看他到底是什么反应。

而张小美很快就答应了我这个主人的要求。可能被我这个她最看不起的男生知道她这样淫荡的一面是一件很有快感的事情吧。

放学之前,张小美给我写了一张纸条,让我留下来等她。我抬起头,装作诚惶诚恐的样子,“你想要做什么……”

连我自己都很佩服自己的演技,唯唯诺诺的样子被我演绎得惟妙惟肖,简直可以拿影帝。

我表现出畏畏缩缩的样子,张小美当然就得寸进尺了,女人不都这样子么。张小美又是对我一番侮辱,大意是说我这个人太没用,连周围的同学都看不下去了,觉得张小美太过分。

我当然不会跟张小美计较,她的主人就是我,我犯得着吗?

我更知道张小美让我放学别走唱的是什么戏!

我等到放学之后一直坐在座位上,不过一直没看到张小美,鬼才知道她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就在我已经等不下去的时候,张小美从教室外面走了进来,趾高气昂的姿态。

她慢慢地走到我的面前,问:“知道为什么让你留下来吗?”

我装作茫然的样子摇摇头。

“曹立,你知道吗?你真的很没用,又软弱,让人觉得非常猥琐,还恶心。”

去你妈的!你不恶心吗?

不过我也只敢在心里腹诽,不敢对张小美说出来,如果翻脸的话对大家都没好处。

张小美今天穿的是裙子,她在我的面前直接将裙子撩了了起来,用一种很魅惑的眼神看着我,“喜欢吗?”

裙子下面是一条蕾丝内裤,镂空的内裤给人一种若隐若现的感觉,我不由得加重了呼吸,张小美这是要和我来一发吗?

一件衣服直接被张小美扔在了我的脸上,张小美说:“这件衣服被你的东西射过了,我不要了!现在对着我,快撸!”

她故意把裙子撩起来,让我看她的内裤,就是为了让我拿着她的衣服自慰?

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套路,但我还是非常老实地按照张小美的意思操作起来,可能这就是男人吧。

一旦用下半身开始思考问题,就没什么原则可以讲。

我很快在用张小美的衣服到达了顶点,弄得她这件衣服上全是那种液体,张小美却将这件被我玷污过的衣服一把抢了过去,然后扬长而去。

只留下目瞪口呆的我:“你不是说不要了吗……”

第二天上学,我看到张小美就是一肚子邪火。

于是又命令张小美用手给我撸出来,我连上课都没有心情,就这么等待着自习课的到来,好享受张小美的服务。

自习课上,张小美和我都非常轻车熟路,大家的演技都有极大进步。

我心安理得地享受着张小美的服务,张小美的服务进步很大,只是从我脸上的表情就能知道我到底爽到了什么程度,然后通过手部的节奏快慢来操控我的快感,真是妖精中的妖精。

这样一来不仅很爽,还很刺激,但是更刺激的事情还在后面,我看见张小美将手机拿了出来,没搞懂她到底要干嘛,等她把手机的相机打开之后我吓了一大跳。

她要干嘛?我靠!

拍下我的罪恶的证据吗?还是拍回去之后自己欣赏?

我搞不懂张小美到底什么意思,不过她媚眼如丝地看了我一眼,然后用右手在纸上写了这么一段话:快帮我拍照!嘻嘻!

又是嘻嘻,用主人的身份和张小美聊天这么久,我大约已经知道她的语言习惯了,她只在非常兴奋的时候才会用这两个字。

我大约知道了:张小美是要拍一点证据然后发给我这个主人!

他妈的!她还真是乖巧呀,对这个主人!

如果知道她朝思暮想,渴望被操的主人就是我曹立,会不会气到鼻子都歪掉?

这么一想我的下面变得更大了,而张小美的手一点都没停歇的意思,反而变得愈发温柔。

我拿起她的手机,很干脆地拍了五张照片。然后将手机丢给她,我趴在桌子上,感觉自己差不多快要到了。

真不是我实力不行,而是张小美的手法太厉害了,这是她第二次用手帮我……但是我感觉比第一次要爽太多了,加上在教室里面这么刺激的环境中,看着前方那些认真自习的同学,我更加快感加倍。

而就在这时候,班数学老师走了进来。

我和张小美的表情都变得无比慌乱,而就在这时候,我终于忍不住了——在张小美已经停住的手中完成了一轮爆发。

张小美对我露出嗔怪的表情,很明显她在怪我爆发的不是时候,我难道不知道这回事吗?

但快感到了,就是忍不住嘛,我能有什么办法?

张小美的应对非常迅速,将自己的手收了回去,而我也顾不上别的事情,先将老二塞回裤裆才是正经。

数学老师的脸非常严肃,朝着我瞪过来:“曹立,你不好好自习,抬头望天做什么?在研究天文吗你?”

虽然我的日常就是被各路老师说教,但班主任的话还是让人心里非常发虚,该不会班主任发现了什么吧?

我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回答。

这时候我身边的张小美发话了,张小美大概是心存报复我,跟老师说道:“曹立刚才一直在玩手机,我劝他他还不听……”

“我……”刚才我手机是没玩过,张小美倒是玩过。

我虽然有心解释,但老师根本不听,因为我在老师的印象里就是个坏学生。所谓坏学生,就是不管你做什么都是错的学生,不管好事还是坏事。

张小美的举报很有效果,老师直接让我出去罚站,我心里很不忿,但还是出去了,有什么办法呢?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我出去罚站之后,数学老师又说了不少说教的话,大意是让大家不要学我之类的,我也懒得理会。数学老师在里面布置了一点作业之后然后就离开了,走的时候也没多看我一眼,对我非常鄙夷的样子。

大约我在他的眼里是那种已经抢救都没办法抢救的坏学生吧。

不过无所谓,这种人的看法我才懒得理会呢。

站在外面非常无聊,而走廊上一个人都没有,我忍不住拿出手机来——既然你说我玩手机,那我就玩给你看!

我随意地打开QQ和微信,没一个和我说话的人,然后我只能百无聊奈地打开网页。

网页直接打开了我上次没看完的东西,是别人发的那种调教的过程。

我看着看着就突发奇想,为什么我不也建立个帐号,发嫂子和张小美被我调教的过程呢?

只要想到这里我就变得非常激动起来,于是我就创建了个帐号,发布了手机里面的一点存货。这些东西弄完之后,我开始继续浏览,心中隐隐有些期待:不知道我的那些同行看到我和嫂子、张小美拍的照片会作何感想。

我这时候也是看得太入神了,完全忘记了一件关键的事情:我现在是在走廊里面罚站,而不是躺在自己家的床上。

 文学

这个时候班主任周娜出现了!

等我感到一片阴影的时候,周娜已经和我面对面了,直线距离不超过三十公分,我已经完全傻了眼,不知道怎么处置才好。

周娜看我在玩手机很生气的样子,直接抢过了我的手机。

我根本来不及任何反应。

周娜看了我的手机一眼,脸红心跳的样子,后面又大声地骂我不学好,整天看这种乱七八糟的东西,顺便还要把我的手机给没收了,如果我再这样要请我的家长。

我很无奈,看这种网页被周娜发现没什么,我怕的是被周娜发现我手机里和张小美和嫂子的秘密。

周娜夺走我的手机之后进入了教室,根本不再管我。

我恐怕只能放学后把手机再偷回来,不管怎么样我都要把手机抢回来,这个手机里面的内容太劲爆了,不能给别人看到。

一直到放学,我都非常紧张,我假装没什么事情的样子在学校里写作业,其实是想偷回手机。

但却没想到这个时候,魏小龙过来了,魏小龙是学校里面的大哥之一,我可惹不起。魏小龙直接地问我今天跟张小美为什么眉来眼去的。

我当然不敢说实话,随便说:“你是不是搞错了,我和张小美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她怎么可能看得上我?”魏小龙先是点了点头,张小美是高高在上的校花,我是98k纯屌丝,怎么看张小美都不会喜欢我。

不过,魏小龙还是提住我的衣领,打了我一巴掌,顺便让我离张小美远一点,那是他看上的妞儿!

魏小龙估计信了我的话,打我纯粹只是因为我好欺负罢了。

我心里很不忿,早晚要报这个仇!

手机肯定是要拿回来的,我的手机里面有太多秘密了。而且没有手机的话,我怎么继续调教嫂子和张小美呢?

不是什么都爽不到了?

于情于理我都必须拿回我的手机,但现在肯定不行。

为了拿回手机我一直等到天黑,学校里面几乎没有人了,才去拿我的手机。

说是拿,其实就是偷。

办公室的门没有上锁,我很轻松就进去了,我到了周娜的办公桌附近,翻箱倒柜找了一圈都没发现我的手机。

最后只剩下一个上锁的柜子。

柜子上有一个小小的锁。会不会我的手机就在柜子里面呢?

我觉得周娜如果没有将我的手机随身带在身上的话,那极有可能锁入了这个柜子里面。

我心一横,直接将周娜上锁的柜子撬开,里面摆了一些资料,而我的手机就这么摆在资料上面。

看到我的手机之后我无比心安。

将手机拿了出来,迫不及待地打开手机,想要看周娜对我的手机做了些什么。

但是我打开手机之后发现手机停留在某个网页上,这个网页肯定不是我开的,上面有不少照片。

我靠!流量不要钱的吗?

我这么穷的人,真是恨不得马上杀了周娜!

前面的几张图片虽然穿着有些暴露,但是尺度还算正常,我越是往下翻阅,越是发现不对劲。

同一个女人在下面用了许多跳蛋、自慰器,到后面还被捆起来了,口中也被塞入了口枷,毫无疑问这是SM的照片。

这网页肯定不是我打开的,我非常确定!

就算再不合理,也只能是周娜打开这个网页的了!我靠!周娜为什么要拿我的手机打开这种网页?

难道她也有被虐待的癖好吗?还真是变态!

在连续对嫂子和张小美出手成功之后,我曹立早就不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愣头青了,这里虽然是办公室,但是我很快莫名地变得冷静下来,通过对照片里的人穿的衣服,和周围的环境,我感觉这个人很有可能就是周娜。

我把这些照片来来去去地翻阅了七八遍之后,我变得无比确定,照片里面的女人绝对是周娜。

周娜的脸只略微比路人好一点,但是身材非常好,穿着职业套装显得凹凸有致,一直是我们班里几个小子意淫的对象。

而且我仔细地看了一下这个地址,应该是一个私密博客,这种博客如果没有密码是肯定进不去的,就算照片里面的女人不是周娜,也一定和周娜有非常亲密的联系。

一旦得出这个结论之后,我心中惊讶无比,没想到周娜也是个喜欢被虐的人,我对周娜更加鄙视,同时对于女人有了一股非常深刻的绝望感。

不管我嫂子、张小美还是周娜都是那么漂亮,平时在人前表现出来的也是非常高冷的样子,好像天上的女神。但是其实内心是那么的下贱,总是渴望被男人虐待……

在高洁的表面之下藏着肮脏无比的内心。

我不免怀疑,是不是全部女人都是这样……

我觉得头都有点痛了,这种哲学问题果然不是很适合我,与其考虑这些让人感觉虚无的问题倒不如考虑,怎么勾引周娜她上钩!

我用百度搜索图片的功能稍微搜索了一下,再次确定了我的推断。

百度搜图虽然进不去这个私密博客,但是居然能绕开密码,将好几张图片呈现出来,不过不能放大就是了。

我一个劲地往下翻阅,最后居然找到了一个微博。这些图片被打了马赛克之后也放在了微博上。

这个微博的主人名字叫:小娜娜_爱调教



    本文由嘿嘿小说网首发,本文链接:http://www.pelhh.com/heihei/89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