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连载小说

教官疼轻点好大好热_征服办公室杨丽胯下

教官疼轻点好大好热_征服办公室杨丽胯下

我一看他裤裆鼓鼓囊囊顶的老高,明显是起了反应,这种位置我怎么可能会同意。脸色直接冷了下来,把药膏摔在他脸上。

“你想都别想。”

赵长远被我砸了一下,本来笑眯眯的表情也陡然变得阴沉,威胁说:“怎么,不答应?我记得课室里有几个医疗器械因为某个护士操作不当,损坏了吧?几十万的东西呢,也不知道某些人赔不赔得起!”

“我没有,你胡说八道什么!”凭空被污蔑,我气的不行,恨不得上去扇他两个耳光。

“嘿嘿,你说医院是信我还是信你!”

赵长远的丑恶嘴脸终究是暴露出来,但我怎么也没想到,他竟然用莫须有的事直接嫁祸给我!

赵长远是医院的主任医师,地位不低,而我只是最底层的实习小护士,并且还是他的学生。

如果他铁了心的往我身上泼脏水,的确有太多可以操作的空间了,哪怕假的也能变成真的!

他果然就是个人面兽心的禽兽!

想到这,我顿时情绪有些崩溃了,几十万的医疗器械,我拿什么去赔?

赵长远似乎也不想太过逼迫我,露出笑眯眯的表情,“想好了没有?我只是让你抹抹大腿根,至于会不会碰到什么不该碰的东西,就看你自己了。”

我知道,他只是给我个台阶下,根本目的还是那种猥琐的念头。但面对他的威胁,我却只能保持沉默,身子不停的颤抖。

“快点,答不答应!”赵长远有些不耐烦。

我深吸一口气,猛然抬起头看向他,急促的说:“赵长远,你别太过分,你也有把柄在我手里,大不了咱俩谁都别想好过!”

“你果然看见了!”赵长远眼神阴沉几分,旋即轻笑说:“行!你给我抹药,完事儿之后,我同意把你调到其他科室,然后咱们都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我的秘密你也给我烂在肚子里。”

说完之后,他叉着腿坐在沙发上,高高鼓起的帐篷正对着我。

事到如今,我也只能选择相信他的话。把即将流出来的眼泪强忍着憋回去,颤抖着手探进了他的裤裆。

几乎在瞬间,我就感受到一股灼热的气息涌来。

似乎他裤裆里存在了一个滚烫的火柱,那么灼人,刺激的我手上汗毛都立了起来。

我尽量用最小的动作抹他的大腿根,但是手插在他裤裆里,不可避免的和那玩意有了接触,火热的触感让我难堪的不行。

在我动作的时候,赵长远眯着眼不停地吸着凉气,表情显得非常舒服,时不时让他那里跳动几下磨蹭我的手背。

令我奇怪的是,我明明对这种突破了我底线的事情非常反感,身体却不由自主的有了反应,体温上升,呼吸也渐渐急促起来,竟然有把赵长远的滚烫握在手中的冲动!

我一下就惊了,这很不正常!

就在此时,赵长远眯了眯眼,眼神中露出一抹淫邪,“起效果了吗,这可是我废了很大劲儿才搞到的迷情药膏,不过用在我可爱的唐思思同学身上,值了!”

“你对我下药!”

我如同被蛇咬了般把手从他裤子里抽了出来,惊恐的感觉遍布全身,怪不得之前感觉那药膏味道不对,原来竟然是一种特别的媚药!

这时候,后悔大意已经来不及了,赵长远贪婪的扑了过来,一双大手直接攀上我胸前那对饱满高耸......

酥麻异样的感觉霎时间就从胸前传遍全身,我想要挣扎反抗赵长远的侵犯,但力气像是被抽离了般,一丝丝从体内消失,反而软到在他怀中。

赵长远见状更加得意,那火热的家伙直接顶到我的小腹上。

“嘿嘿,思思你还是个雏儿吧,今天老子就给你开了苞!”

 文学

说着,他大嘴就亲在了我嘴唇上,舌头探进我口中不停搅拌,我下意识的就想把他的舌头排斥出去,可伸出的舌头却绵软无力,反而和他纠缠在了一起,被品尝个够。

赵长远的手也没闲着,他急不可耐的把我的裤子扒到腿弯处,又亲了一会儿,终于搂着我平躺在沙发上,掰开了我的双腿……

“我的好思思,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啊!”

赵长远吟邪地盯着我已经脏掉的内内,突然探出手在上面狠狠摁了一把。

我身子一颤,也不知是不是春.药的效果,竟在疼痛中感到了一丝舒爽,那儿竟然有了些许反应。

赵长远显然也发现了这点,兴奋的舔了舔舌头后,猛一把将我最后一处屏障撕扯了下来。

我吓得惊叫出了声,本能下就要护住自己的私密,奈何浑身酥软的像是烂泥,只能任赵长远放肆的欣赏。

“这样的粉嫩,真是太久没有尝过了。”

赵长远一边赞叹着,裤子已被他褪到了膝盖处,那狰狞的物件晃悠着暴露在了我的视野里。

“不,不要......导师,求求你放过我,我一定不会把你的事说出去的......”我惊恐的看着缓缓跪坐在我身上的赵长远,妄图唤醒他仅存的良知。

可惜赵长远的眼里只剩欲望,他摩挲着自己的物件,作恶似的在我大腿根部碰撞。

每次碰撞,我心间就是一荡,竟对那滚烫的东西多了一丝渴望。

要是让它进入身体,那会是种什么感觉?

刚升起这个念头,我就觉得格外的羞耻与自责,自己怎么会对这个畜生有了反应?可自己该怎么办?难道只能眼睁睁被他糟蹋?

赵长远显然不知道我的心思,他开始围绕着我那儿来回动作了起来,异样的感觉竟让我舒服的呻吟了起来。

赵长远见我这般反应,得意的在我胸口抓了一把,戏谑道:“小思思,想不想更舒服啊?”

看着他恶心的模样,我强忍着躁动喘息道:“你这个......畜生,你......这......是犯罪!”

“犯罪?”赵长远愣了愣神,忽然朗声大笑了起来:“既然是犯罪,那就让我们做点有趣的事吧。”

“你......想干嘛?”

赵长远没有回答我,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后,突然一点点俯下了身子......

直到一股股热浪打在我大腿根部时,我隐约猜到了他的意图。

他不会想?

下一秒,当被一抹温润包裹住时,我脑子里瞬间乱成了一团浆糊。

我甚至忘了呼喊,就直愣愣的望着赵长远贪婪的进行着那种我只在小电影里见过的动作。

我明明觉得很恶心,可蠢动的身子却恨不得对方再用力一点,最好把自己吸干。

喉咙里咿咿呀呀的叫嚷着,我的脑袋越来越沉,就连赵长远的样子都看不清了,只想着有什么东西能来慰藉我干涸的身子。

“我好难受,好想......”

听着我的渴求,赵长远忙把脑袋探了出来,俯身在我嘴上嘬了一口后,双膝顶着我的腿弯。

随着他缓缓用力,春情萌动的我几乎是下意识扭动自己的腰身,拼命应和着,摩擦间的快感让我空虚的身子轻轻颤栗了起来。

终于,撕裂的疼痛让我猛的清醒了过来,看着眼前的情形,我疯狂的哭喊着:“不......不要,放过我......”

泪眼婆娑的看着赵长远,就在我彻底绝望时,门外突然响起了铃声.....

妈的,是哪个王八蛋!”

赵长远骂骂咧咧的从我身上爬起,满是愤然的望了我一眼后踱步到了门口。

趁着这个间隙,恢复了丁点力气的我慌忙将裤子提了起来,倚着沙发就想摸索自己的手机。

可就当我指尖刚碰到屏幕时,一只宽厚的大手就摁住了我的身子。

“怎么着,还想求救吗?”

抬起头,赵长远眸子里充满着讥诮。

我有心想挣脱他,可还是被他拦腰抱了起来。

一路走到昨晚住过的房间,赵长远拉开衣柜,一把将我扔了进去。

“畜生,你让我走!”我半瘫在柜壁上,朝着他叫喊道。

赵长远莞尔,捏着我的下巴在我唇上狠狠吻了一口。

“来的是医院同事,你要是不想被发现你这副模样,就乖乖别出声。”

紧接着柜门被闭上,我的视线陷入了一片黑暗。

春.药最难熬的时期好像过去了,但裤子里依旧在流淌的黏腻却让我格外难受,回想起刚才发生的种种,我有种劫后余的感觉,可更多的画面却还是赵长远赤裸的身子和那东西带给自己的怪异感觉。

明明摩擦的时候很舒服,为什么要进去时那么疼呢?

这个念头刚冒出来,我就愧疚的捂住了自己滚烫的脸颊,天呐,自己一定是疯了,自己刚刚可是差点被那个畜生迷j啊!

胡思乱想了一阵,我才想起赵长远所说的客人。

医院的同事,会是谁呢?不会是跟我一样......

刚想到这,外面的门突然被猛的撞了开来,紧跟着就是一串急促的喘息声。

经过昨晚的熏陶,对于这样的声音我再熟悉不过。

可不是医院的同事吗?这怎么?

“啊!老公......”

老公?难道是张姐?可这妩媚的声音不像张姐发出的啊!

好奇心驱使下,我将衣柜缓缓推开了一条缝隙。

接触到光亮的一瞬,就见一对饱满被赵长远从文胸里撕扯了出来。

随后,赵长远猛地俯下脑袋,宛若婴儿般大力吮吸了起来。

再次见到这样的画面,我竟觉得胸口一阵酸麻,退却的欲火更猛烈的灼烧了起来。

享受着赵长远的舔舐,那女人无意识的抓挠着前者的头发,当她把脑袋转向我这边时,我整个人都怔住了。

怎么会是她?

王莉,跟我一样也是护士,平日里一副高傲的模样,好像谁都不放在眼里,可此时......

看着对方甩着长发放浪的模样,再听着她高亢的吟叫,我只觉得三观被掀翻在了地上。

她怎么会跟赵长远?她难道不知道对方结婚了吗?这......

来不及我思考,两人接下来的动作更让我震惊了起来。

只见赵长远一把褪下自己的裤头,拍了拍王莉的脑袋后,王莉竟顺从的跪在了地上,缓缓张开了檀口......

那一瞬,赵长远眉头一皱,舒服的叫出了声。

衣柜里的我看着王莉鼓囊囊的腮帮,还有不时流下的涎水,整个人受到了猛烈的冲击。

她怎么能做出那么恶心的事来?

平日里我看小电影时就受不了这个,可遇着这般活生生的场景,竟诡异的萌生出了一丝期待来。

就在王莉愈加卖力时,赵长远突然一把扳开了她的脑袋,环住她的腰让其趴在了床上,然后急不可耐的撕掉了对方已经浸透的丁字裤。

“你个小骚货,快等不及了吧!”赵长远王莉身底抓了一把,吟邪的笑道。

王莉闻言舔了舔嘴唇,摇晃着翘臀娇声道:“老公,快!”

听到这样的施令,赵长远扶住对方的圆臀,腰身就是一挺......



    本文由嘿嘿小说网首发,本文链接:http://www.pelhh.com/heihei/89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