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连载小说

男人边吃奶边做 被巨棒征服的江湖美妇_匹夫无罪

男人边吃奶边做 被巨棒征服的江湖美妇_匹夫无罪

林雪没想到我竟然会这么冲动,毫无防备的被我压倒在沙发上之后,不管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

她好像从我的眼神中看出了我的决心,突然放轻了挣扎的动作,只是用手护住敏感部位,用一种柔弱的语气对我劝说起来。

“沈浪,我希望你能冷静一下,强奸是犯法的。哪怕是不为你自己,也要为你父母想想,我要是真的报了警,谁来照顾他们?”

我抬起埋在她玉颈的脑袋,不为所动的回了句:“你不敢报警。”

“是,就算我不报警。但周围的邻居不会报警?”

闻言,我顿住了。确实,刚刚林雪又是尖叫又是挣扎,弄得动静不小,还真说不定有喜欢多管闲事的邻居打了110。

林雪见我有所松动,脸上出现一抹喜色,继续小心翼翼的说道:“王海波只是有急事走了,说不定等会还会来,你也不想把事情闹到那个地步吧?”

我当然不想,虽然放出鱼死网破的狠话,但认真说起来,真没必要用大好的青春换一次欲望发泄。

可任由林雪占据主动,也不是我想看到的,手上虽然放缓了动作,却恶狠狠的说:“少说废话,老子非要上了你不可,谁也别想阻止我!”

林雪表现的楚楚可怜,听了我的话后,突然娇笑一声,竟然主动亲了我的脸颊一口。

“沈浪,其实我没想到你这么喜欢我。说真的,我挺开心。你年轻,无论哪方面都比王海波那老东西强得多。”

她恭维的话听得我很爽,忍不住哼声说:“那当然了,你自己试试就知道,我肯定比他强。”

“嗯嗯,你最棒了。姐姐也不是什么良家妇女,陪你做那事儿也没啥。但我之前对你没感觉,你给我几天时间,我做好心理准备。姐姐告诉你哦,那种事,你情我愿做起来才最爽的哦~~”

林雪的表情,有止不住的妩媚……

我没有那么好骗,别看林雪此时对我委曲求全,一嘴的漂亮话,但真正想想,就能明白她只不过是想拖延时间,说到底,还是不想把身子交给我。

不过,她行为的确让我冷静了不少,直接强上她不是最好的方案。

最好是循序渐进,一步步撕开林雪的心理防线,最后让她自愿臣服在我的胯下。

现在,先收一点利息好了。

“废话少说,今天不上你可以,可我现在憋得难受,你负责给我弄出来。”我指了指自己撑起的帐篷,冷笑着说:“我只能让步到这里,你要是不答应,咱们走着瞧!”

林雪本来娇笑的脸,一下子拉下来,表情踌躇,好一会儿才免为其难的说:“我给你弄,你把录像还我。”

我含含糊糊的嗯了两声,看着她满脸勉强的样子,我特别不爽,妈的,给王海波那老头子弄的时候,也没见你不愿意。

这一刻,我特别嫉妒那些有钱人,有资格为所欲为!

“那我用手给你弄出来?”林雪脸上有了点喜色。

“用手的话,老子不会自己弄,还用得着你?”我说道。

“那……那你要我怎么弄。”林雪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变了变。

我嘿嘿冷笑两声,紧紧盯着她娇艳的红唇,意思不言而喻。

林雪眼神里闪过无奈和厌恶,一声不吭,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

我懒得管她怎么想,自顾自的脱下裤子,转身坐到沙发上。

林雪表情变幻不定,犹豫了很久才磨磨蹭蹭靠近我。艰难的开口说了句:“你把眼睛闭上。”

我强忍着得意的心情答应了,随意的把眼睛眯了起来。心想都到这时候了,这林雪还会害羞,真能装。

又过了几分钟,林雪终于长吐了一口气,我眯着眼睛看,隐约中看到林雪缓缓跪坐在我两腿之间...

林雪没想到我竟然会这么冲动,毫无防备的被我压倒在沙发上之后,不管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

她好像从我的眼神中看出了我的决心,突然放轻了挣扎的动作,只是用手护住敏感部位,用一种柔弱的语气对我劝说起来。

“沈浪,我希望你能冷静一下,强奸是犯法的。哪怕是不为你自己,也要为你父母想想,我要是真的报了警,谁来照顾他们?”

我抬起埋在她玉颈的脑袋,不为所动的回了句:“你不敢报警。”

“是,就算我不报警。但周围的邻居不会报警?”

闻言,我顿住了。确实,刚刚林雪又是尖叫又是挣扎,弄得动静不小,还真说不定有喜欢多管闲事的邻居打了110。

林雪见我有所松动,脸上出现一抹喜色,继续小心翼翼的说道:“王海波只是有急事走了,说不定等会还会来,你也不想把事情闹到那个地步吧?”

我当然不想,虽然放出鱼死网破的狠话,但认真说起来,真没必要用大好的青春换一次欲望发泄。

可任由林雪占据主动,也不是我想看到的,手上虽然放缓了动作,却恶狠狠的说:“少说废话,老子非要上了你不可,谁也别想阻止我!”

林雪表现的楚楚可怜,听了我的话后,突然娇笑一声,竟然主动亲了我的脸颊一口。

“沈浪,其实我没想到你这么喜欢我。说真的,我挺开心。你年轻,无论哪方面都比王海波那老东西强得多。”

她恭维的话听得我很爽,忍不住哼声说:“那当然了,你自己试试就知道,我肯定比他强。”

“嗯嗯,你最棒了。姐姐也不是什么良家妇女,陪你做那事儿也没啥。但我之前对你没感觉,你给我几天时间,我做好心理准备。姐姐告诉你哦,那种事,你情我愿做起来才最爽的哦~~”

林雪的表情,有止不住的妩媚……

我没有那么好骗,别看林雪此时对我委曲求全,一嘴的漂亮话,但真正想想,就能明白她只不过是想拖延时间,说到底,还是不想把身子交给我。

不过,她行为的确让我冷静了不少,直接强上她不是最好的方案。

最好是循序渐进,一步步撕开林雪的心理防线,最后让她自愿臣服在我的胯下。

现在,先收一点利息好了。

“废话少说,今天不上你可以,可我现在憋得难受,你负责给我弄出来。”我指了指自己撑起的帐篷,冷笑着说:“我只能让步到这里,你要是不答应,咱们走着瞧!”

林雪本来娇笑的脸,一下子拉下来,表情踌躇,好一会儿才免为其难的说:“我给你弄,你把录像还我。”

我含含糊糊的嗯了两声,看着她满脸勉强的样子,我特别不爽,妈的,给王海波那老头子弄的时候,也没见你不愿意。

这一刻,我特别嫉妒那些有钱人,有资格为所欲为!

“那我用手给你弄出来?”林雪脸上有了点喜色。

“用手的话,老子不会自己弄,还用得着你?”我说道。

“那……那你要我怎么弄。”林雪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变了变。

我嘿嘿冷笑两声,紧紧盯着她娇艳的红唇,意思不言而喻。

林雪眼神里闪过无奈和厌恶,一声不吭,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

我懒得管她怎么想,自顾自的脱下裤子,转身坐到沙发上。

林雪表情变幻不定,犹豫了很久才磨磨蹭蹭靠近我。艰难的开口说了句:“你把眼睛闭上。”

我强忍着得意的心情答应了,随意的把眼睛眯了起来。心想都到这时候了,这林雪还会害羞,真能装。

又过了几分钟,林雪终于长吐了一口气,我眯着眼睛看,隐约中看到林雪缓缓跪坐在我两腿之间...

这一刻,我前所未有的舒爽,骨头都仿佛轻了几两。

林雪猝不及防被我在口中爆发,呛得不停咳嗽呕吐,匆忙跑进了卫生间。

我在后面看着那道俏丽身影,挺翘圆润的美臀一扭一扭的,消失在目光中。

这是我的顶头上司,回想起她刚刚竟然用嘴巴为自己做那种事,就有种恍若梦中的感觉。

听着卫生间传来一阵阵的干呕,我施施然的用纸巾擦了擦,提上了裤子。过了好久,林雪才出来,脸色白的吓人,嘴角还有一些水渍。

她用愤恨的眼神看着我,沉声说:“现在可以把录像给我了吧?”

我故作惊讶,笑嘻嘻的说:“你有没有搞错,我啥时候说过要把录像给你?再说了,你只是用嘴巴帮我弄了弄,还不能让我满意,啥时候你答应真枪实弹的做上一场,再来和我谈。”

“你!”

林雪被我噎了一句,气的浑身发抖,转身就回了自己房间,‘嘭’的一声把门给摔上。

我瞅着她的房间,考虑着今晚要不就强行和林雪睡一张床算了。温香软玉搂在怀里,肯定睡得特别香。

但想了想后,还是放弃了这个诱人的想法。林雪现在还算不上我的女人,更像是浑身带刺的刺猬,一不小心就会被她扎破血。

反正我有她的把柄在手,没必要步步紧逼,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把一片狼藉的客厅稍微简单的收拾一下后,我同样回到自己房间休息,经过几番刺激的状况,在欣赏几遍录音之后,我也有些精神疲惫,衣服都没脱,就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突然门外一阵响动把我惊醒,卧室的门被人从外面暴力破开,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就冲进来了两道手中拿着棍状物的彪悍身影,直接一下子把我砸蒙过去。

恍恍惚惚中,我感觉自己被人拖上了一辆车,车上有人在说话,有男人的愤斥,还有女人的啼哭声,我努力的想让自己清醒一些,听清他们在说什么,但脑门上的剧痛根本使我无法集中注意力。

我唯一能确定的是,我要倒霉了!

车子飞快的行驶,大约开了二十分钟,才缓缓停下来。

我再次被人从车上拖了下来,那人力气很大,抓着我的头发,我连反抗都做不到,只能被他像破麻袋一样摔在地上。

我痛苦的申吟两声,等感觉没那么难受了之后,这才有时间打量周围。

 文学

这是一片荒郊野地,周围连路灯都没有,在我不远处停着一辆轿车,和一辆越野。轿车旁边站着两个人,好像是一男一女,女人依偎在男人怀里,不停在哭。

我惊慌失措的勉强站了起来,就在这时,越野车的大灯突然亮了,刺眼的白光直直的对着我,照的我睁不开眼。

“沈浪是吧?你小子挺有种,但是有些事儿,做了就要付出代价!大彪,动手吧,别弄出人命就行……”

一个男人低沉的话语响起,有人开始向我靠近,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一个穿着皮鞋的大脚直接踹在我肚子上……

只是一脚,我就感觉自己肠子都快要被踹断了。眼泪根本不受控制,直接流了出来。

身为一个成年男人,被人给打哭了,这非常丢人!

但我根本没有诉说委屈的机会,因为站在我面前的,是个身高足有一米九的壮汉,哪怕是一动不动,都会给人一种强大的压迫感,更别提他现在对我动手。

捂着绞痛难忍的肚子,我连连后撤几步。壮汉一言不发的追了上来,砂锅大的拳头迎面袭来。

我没怎么和别人打过架,对自己的战斗力并不清楚,但明显和这壮汉不是一个档次的,他说不定还学过格斗技巧。我连两招都没能招架住,就又一次被放倒在地,紧接着殴打便像是雨点般急促的落在我身上。

真皮皮鞋踹在人身上是非常疼的,何况壮汉的力气非常大,还专挑一些刁钻敏感的位置,他每一次用脚尖踢我,我都感觉丢掉了半条命。

“别,别打了,求求你,饶了我……”

我侧躺在地上,努力蜷缩起身体,护住头部要害,发出一声声痛苦的呻吟和求饶。但壮汉根本不为所动,对声音低沉男人的命令一丝不苟的执行。

一开始,我还能哼唧两声求饶,但后来,全身都麻木了,话都说不出来,只感觉浑身上下,没有一处是不疼的。

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受到内伤,但我知道,再继续下去,我迟早会被活活打死。

“行了,大彪,停手吧!”

低沉的男声再次发出命令,在这一刻,我竟然对他生出一些感激,但转瞬即逝,如果不是他,我也不用受这么多苦。

我像一条即将渴死的鱼,艰难的呼吸了两口掺杂灰尘的空气,一只脚过来踩在了我脑袋上,使劲的碾了碾。

“小伙子,知道我是谁吗?”

我被踩着头,只能斜着眼睛从下往上看去,衬着车灯的光亮,我认出了这个声音低沉的微胖男人,他是王海波。

在认出他的瞬间,我一下子全都明白了。猛地往轿车方向看去,林雪果然就站在那里,脸上还带着得逞的恶毒笑容。

妈的,这女人够狠的,竟然直接通知了王海波,都没隔夜,就直接把我给抓了。操,早知道如此,就该直接上了她。

我心中后悔万分,在心里把林雪恨得要死,却不敢表现出来丝毫,含糊着说道。

“对不起,王总,我错了,您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我吧……”

“听说你还录音了?”

壮汉摸出了我的手机,扔在地上砸了个稀碎。

“对不起,对不起……”

我顾不上心疼,一个劲儿的道歉。我猜林雪一定没敢说她用嘴巴给我弄过的事情,不然以男人的占有欲,我不可能就矮顿毒打这么简单。

可能是我卑微的样子,让王海波这位成功人士瞧不上眼,他亲自踹了我几脚后,招呼林雪过来。

王海波把手放在林雪挺翘的臀部,“宝贝,你说这事儿怎么解决,我都听你的。”

“讨厌~”

林雪娇嗔一声,随即傲然的看向我,就像在看一只玩物,神色中也有止不住的怪弄涌现...



    本文由嘿嘿小说网首发,本文链接:http://www.pelhh.com/heihei/89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