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连载小说

宝贝放松点我要开始了_美艳护士把我夹得好爽

宝贝放松点我要开始了_美艳护士把我夹得好爽

晚上,月上柳梢头,村头高驼子家忙忙碌碌,宰羊杀猪,村里的闲汉和手巧的妇女都上门去帮忙,好赚顿便宜酒喝。

孩子今天满月,床头还坐着娇嫩媳妇儿,四十多岁打了半辈子的高驼子,心尖子都乐的一颠一颠的。

高粱交了份子钱,跟高驼子打了声招呼,满堂子找王银花的身影。

王银花今天是一个人来的,婆婆徐凤音早就去厨房里帮闲了,那样能多吃一些。

王银花屁股刚坐下,就被一对小媳妇拉过去道家常了,高粱在人堆里窜来窜去,她都不好上去说话。

“你们说柳春桃那样的女人,一晚上能整几回,我觉得没有两三个壮小伙根本不济事,你看那奶大的,那屁股浪的,娘咧,坐地上都要磨穿个洞!”

说话的是叫王蓉的小媳妇,大大咧咧,没羞没臊,什么话都能说,一堆小媳妇被她挑起了兴致。

“你怎么知道,你家男人去试过柳春桃回来跟你说的?”有的小媳妇看王蓉不顺眼,拿话堵她。

王蓉也不恼,腆着脸越说兴致越高,“我男人还用得着试她,我就让他爬不下床了。”

立即一大堆小媳妇红着脸咯咯笑,王蓉反而沾沾自喜。

“你说什么样的男人才能弄得住柳春桃这样的女人,要得要多大的劲啊!”另一个小媳妇砸吧砸吧嘴。

“对对,柳春桃就是个骚狐狸,什么男人都弄不住!”

王蓉啐了一口,“我看啊,全村也就一个男人能弄住柳春桃。”

“啥!”有几个女人惊跳起来,“谁弄得住,不怕被榨干了呢?”

“高粱啊!”王蓉得意道:“你们不知道,高粱这小犊子那玩意厉害着呢,好家伙,那么大的个头,扎在裤兜里一大团。”

拿手比划了一阵,女人们目瞪口呆,长大了嘴巴想象高粱的东西。

“王蓉,你吹牛吧,你摸过高粱的裤裆,哈哈!”几个小媳妇带头笑闹起来,指着王蓉。

“那小犊子爱下水,正好我哪天去水库,小东西穿条裤衩,那玩意哪里包得住,一大团圆鼓鼓的,这要是杵起来,还不把人给日死了。”

王蓉说的越来越过,连“日”都蹦出来了,不过这些女人也就笑闹几声,心里头更是一荡一荡的,腿窝子不由得夹紧了点。

这里面最不自在的就是王银花了,脑子里都是高粱拿个大东西,往自己两条腿中间捣鼓,两只胳膊摁着她两个奶,把人都要撞散架了。

夹着两条腿磨蹭磨蹭,酥酥麻麻的,有种想那个又那个不出来的感觉,王银花生怕身边的女人看出不同,连忙起身往厕所里去。

高粱在一旁看了半天,这帮女人说话他也不去插嘴偷听。

等到一堆女人散了,王银花一个人往厕所里跑,高粱知道机会来了,跟着她后面慢慢走,尽量不惹人注意。

厕所在屋后面,高粱两步跑到高驼子家厕所,厕所门关着,高粱知道王银花在。

“银花婶子,开门。”

高驼子家厕所门没上栓,高粱一下就推开了。

借着外面的光,高粱看见王银花正蹲着,下面光溜溜的,一戳小黑毛在两条腿中间。

而王银花的手飞快从两条腿中间抽出来,涨红着脸,一下子脑子有点发蒙。

王银花一到厕所,根本没有上厕所的意思,脑子里还在想着王蓉说的高粱那大东西。

尤其是说到高粱的大东西,热乎乎,硬邦邦的,就像真正要往里弄的意思。

王银花已经来了一次,没歇一会儿手指头又往下摸,刚上劲头,高粱却闯了进来。

先没管王银花,高粱掏开裤裆,那硕大的玩意把热腾腾的冒出来,厕所里本来就小,那东西都要甩到王银花脸上。

这个高梁子,不会是想现在就来吧!王银花吓了一跳。

高驼子家的粪坑大,王银花只占了一半,高粱对准没被王银花挡住的空档,噗噗的朝坑里放起水来。

水珠子就挨着王银花两条白腿,王银花还光着屁股,女人的玩意黑呼呼的露出在外面。

高粱看着特别来劲,越来越用力,好像要把王银花弄穿了一样。

呼啦啦!砸在水泥粪坑上啪啪响,跟放鞭炮一样,弄得王银花心里直打突。

这要是在小土坡上,都能打出一个小洞来,有这劲道,还不往身子上作死的折腾。

王银花越想心里越不自在,手都摸到大白腚上了,也不好意思当着高粱的面往里戳,俏白脸憋得想煮熟的虾子。

高粱痛快的那个完,却没把大东西收回去,尤其是挨着王银花,头抬得越来越高,硬邦邦的。

“银花婶子,你刚才干啥呢?”

高粱知道王银花是在自己摸,但要听着王银花自己说出来,高粱觉得更有意思。

王银花还说不出口,盯着高粱的大东西看得出神,就在自己眼前,真有王蓉说得那么大,而且滚烫滚烫,都能感受到扑过来的腥热气。

“我……我上厕所呢,梁子,你想在这里弄?”

王银花有点跃跃欲试,今天被撩拨的太厉害,她有点耐不住了。

不过这里可不是好地方,高驼子家的厕所又不干净,以后想起来都膈应。

要是高粱忍不住了硬来怎么办,王银花又看了一眼,那就弄吧,她也拗不过高粱。

不过得快点,还要把门抵住,不然太容易被人看见了。

高粱想不到王银花这么大胆,外面可是全村的人,被发现了那还得了!

“银花婶子,不弄了吧,好多人呢!”

王银花松了一口气,她也不想在这弄,太危险了,又感觉下面空落落的,被风吹吹,冰凉凉的,想要热乎的东西。

 文学

甩了甩大玩意,差点凑到王银花脸上去,高粱眼珠子一冒光。

“婶子,你给我含一下好不,就含一下。”

高粱往前一凑,王银花往后面一躲,热热的气味打在脸上,全钻进鼻子里。

“梁子,你那上面……还有那个。”

高粱一看,真的上面还有两滴水珠子,湿湿的,要王银花用嘴,那不是连那个也喝进去了。

“那算了,婶子,还是晚上去日你吧。”高粱笑呵呵。

王银花被高粱一个日字说得咛了一声,催起高粱。

“你快出去,等下别人来上厕所看见就遭殃了。”

高粱笑嘻嘻的走出厕所门,心里想着今晚怎么去弄王银花,还没踏出两步,王蓉一下子从侧边冒出来。

“高粱,你小子笑得贼,是不是偷摸哪个女人了?”

“王蓉嫂子,我来上厕所,里面有人呢!”

这个男人没日好的货,高粱心里慌落落的,王蓉是村里最喜欢说人长短的媳妇,什么风声都是先从她这里传大的。

王蓉看厕所门是关着的,又盯了高粱一眼,“有人啊,那算了,我也是来上厕所。”

高粱暗想好险,差点混不过去,要是真让王银花在里面含一口,舒服是舒服死,肯定会让这女人撞破。

“那王蓉嫂子你等着,我在边上那个完了,先走了。”高粱怕再说下去露出什么马甲,先溜走才行。

王蓉看到高粱灰溜溜的样子,冷笑一声,“个小犊子,王银花那骚女人都在里面待了半天,我还不知道在搞什么名堂?”

......

晚上一群人挤到高驼子家看电影,坐在院子里头,王银花也被几个女人拉着,让高粱一直没机会。

“快放啊,你小子快点啊!”男人们在下面催个不停,小年青才乐呵呵的把录像放出来。

大挂幕上,两个外国人在屋里哇啦说个不停,没多久,这两个外国人就弄上了。

“哎呀妈呀,这驴玩意啊!一上来就干叻。”

底下不管男人女人一下咋呼开,电影里那两个外国人哼哼唧唧的开干。

那男的驴大的东西不要命的朝里面捣鼓,女的叫撒疯了一样叫唤,那地方进进出出的特清楚。

高粱也乐了,哪个断子绝孙的把这玩意放出来了,真要按这个搞法,还不要了女人的命。

电影里面搞得正起劲,而且已经换了好几个姿势,都是不要命一样弄,那女的不停的又叫又闹,疯了一样。

男人们眼珠子使劲盯着,喉咙发干,嘴里喘粗气,身边有女人的已经趁着黑把手伸进女人身上,到处是一片窸窸窣窣。

“娘咧,哪有那么大个玩意啊!这要弄一弄,还不升天了!”

女人们盯着洋玩意眼里冒光,浑身上下都是想要干那事的意思,这么大个东西看一眼都太难的了。

王银花也是想去找高粱的,谁知道眼睛往电影上一挪,就挪不开了,那玩意,跟高粱的差不多。

王银花迷迷糊糊的就把自己想成电影里那个洋女人,洋男人也换成高粱,照着电影上面干,她就和那女的一样,舒服死了。

“银花婶子,你在这呀!”

王银花身子一颤,看到高粱在身后,黑不溜秋也没人看见,身子使劲往高粱怀里凑。

高粱手没闲着,朝王银花身上摸,越摸王银花越钻得厉害,就像高粱捉的大鲤鱼一样,扭来扭去。

高粱知道王银花这是很想干那事了,也不耽误,抱起王银花的身子,摸着黑就往田间地头跑。

离高驼子家远了,还能听到电影里女人的哼哼,找了个干草堆子,高粱踩上几脚,弄得不扎人了,才把王银花放下来。

“银花婶子,就在这弄吧。”

四周空荡荡的,王银花本能的有点紧张,“梁子,这大空地的,不好吧!”

高粱拍了拍胸脯,“没事的,婶子,这里没人过来,刚刚电影里那两个人也不是在外面干,咱们试试!”

最后这句话让王银花羞红了脸,腿间不由摩擦着,点了点头。

“那好叻!”

高粱从后面抱住王银花,一只手就摸王银花的前凸,一只手要摸王银花腿窝子。

身子还没凉,王银花又被高粱摸热了,在高粱身上拱来拱去,像只虾子。

高粱又撩开王银花的衣服,在上面弄了一阵,软软的,像棉花一样,又滑不留手。

“银花婶子,这孩子以后有得喝!”高粱在上面尝两口,笑着打趣王银花。

王银花正在兴头上,也不知道高粱说的什么,随便嗯嗯,抱着他的脑袋往身上揉。

高粱见火候差不多了,顺手扒下王银花长裤,露出两条丰腴肉实的大白腿,中间被黑色蕾丝内裤包裹的地方鼓鼓的,跟个小山丘似的。

看得高粱眼睛都快瞪出来了,咽了口唾沫,一把扯下王银花的黑色蕾丝内裤,挺着家伙就往里撞......



    本文由嘿嘿小说网首发,本文链接:http://www.pelhh.com/heihei/89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