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连载小说

男女强吻摸下面什么感觉_自己撑开 乖撑开给我看

男女强吻摸下面什么感觉_自己撑开 乖撑开给我看

“我这算是告别处男了吗?应该不算吧……”

强忍着不让自己再回头看,裤裆里那玩意儿顶的有些难受,走路都歪歪斜斜的。

顺手扯过了田埂上一根狗尾巴草放在嘴里咀嚼,张云满脑子里面都是白花花的身子和那粉嫩的小花朵。

在鼻尖上轻轻的抹了一把,然后轻轻的嗅了一下。

“城里女人就是香啊,那里都是香的,嘿嘿……那个叫倩倩的可真大啊,村里这帮孩子可有眼福了。”

抱怨着自己以前上学的时候咋就没遇到过,事业线那么过分的老师,随后陷入到了臆想当中。

“这么漂亮的女大学生,以后如果能够娶回去暖被窝,怕是不得肾虚啊?”

随后又摇了摇头。

“你这个连女朋友都留不住的穷小子,还欠着一屁股烂账,人家怎么能看得上……”

回到村子里面的时候,宴席早就已经散了,推开那稍显破旧的院门,张云第一件事儿就是跑到了自家的水缸旁边,伸长了脖子,咕咚咕咚的喝了个饱。

不为别的,只为能够浇灭自己心中那团欲火。

经历了刚才的这一幕,张云啥都不想干了,直挺挺的躺在炕上,盯着天花板发呆。

隐约的听到了一阵奇怪的动静。

好像是有人在呻吟,也说不出来到底是痛苦还是咋的?

声音应该是从隔壁传过来的。

“是小舅妈?”

一墙之隔的旁边,住的是张云的小舅妈张雪漫。

也是一个苦命的女人,刚刚结婚几个月的时间,丈夫就出门打工,至今已经是数年有余,音信全无。

由于两家连着亲,平常的时候也没少照顾没爹没妈的张云,两人关系倒也挺好。

越听越感觉这动静有些不太对劲,到最后已经是哼哼了起来。

张云干脆爬起身,直接从斑驳的墙上摘下了一张画像,画像的后面藏着张云的秘密。

秘密的内容就是一个手指头粗细的小洞。

平日里张云就趴在这个小洞悄悄地观察一墙之隔的小舅妈张雪漫。

到现在已经有几年时间了。

让他借此打发了无数个寂寞难耐的躁动夜晚。

以往小舅妈不管家里家外穿着都比较保守,也就只是在夏天的时候能够看到洛洛在小背心和短裤外面的身子。

可是今天,映入张云眼帘的却是完完整整的一具白花花的身体。

确切的说,并不是所有地方都是白的。

就好比此时此刻小舅妈左手擒住的那一颗颤巍巍的雪白,顶端之上可是点缀着一颗鲜红的草莓。

娇艳欲滴的颜色已经是充分的胀大绽放开来,在手指的揉搓之下愈发的娇嫩。

而小舅妈另外一只手,已经探入到那两条完全打开的大白腿之间,富有节奏韵律的来回拨弄。

“这是……”

张云的脑袋瞬间就快要爆炸了。

平日里保守本分的小舅妈,就连村里二流子讲句玩笑话,都会脸红到脖子根的,可是今天居然是在一墙之隔的炕上,纵情的放飞了自我。

难道说这才是小舅妈原本的样子吗?

张雪漫紧皱着眉头轻咬红唇,似乎已经是快要到达快乐的巅峰,嘴里头哼哼狠狠唧唧的,跟手上的动作节奏一致。

看到小舅妈脸上的表情,张云心下释然。

自己那倒霉舅舅已经是好几年没有音讯了,正处在于需求旺盛的女人未曾得到过男人的滋润,心中的凄苦和空虚可想而知。

做出这样的事情也是情有可原。

一时间,张云反而是有些可怜起张雪漫来。

正感慨之际忽听得女人的声音变得越来越急促,忍不住的贴近墙壁,想要看个仔细。

却不料想鼻孔当中吸入了些许的粉尘,一下没忍住,打了个喷嚏。

吓得张云赶紧就蹲了下去,心中暗道不好,这要是被小舅妈给发现了,以后还怎么面对?

话说墙壁另外一边的张雪漫,同样也是吓得不轻。

独守空房这么多年,自身的需求得不到满足,平日里都会趁着夜深人静的时候聊以自喂。

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大白天的突然心血来潮,趁着隔壁的外甥不在家忍不住就脱光了衣裳爬上了炕。

“张云,是你吗?”

听到了张雪漫的呼唤,张云的脸刷的一下子就白了。

这个时候万万不敢答应。

“我知道你在家,过来一趟。”

眼看着瞒不过去了,张云哦了一声焉头耷脑的从炕上跳了下来。

 文学

转过院子,来到小舅妈的屋里,女人下身穿着平日里的那条短裤,上身仅穿了一件白色的贴身背心。

里面啥东西都没穿,胸口点缀着两粒凸起,分外的显眼。

就连胯下的轮廓也都是被勾勒的分毫毕现,简直就跟光着没啥两样。

“你直勾勾的看啥呢。”

女人被张云那火辣的目光,看得脸上飞起两团红云,不过却依旧没有遮挡。

“小舅妈,你的身材真好啊。”

“臭小子,什么时候学的这么油嘴滑舌,刚才你还没看够吗?”

“啊?什么意思啊。”

张云心下一动,此时只能装傻。

张雪漫却伸手向墙上指了指。

“你以为这些年你偷偷的看我,小舅妈真的不知道吗?”

原来小舅妈早就已经知道了,可是为啥一直都没有把那个洞给遮起来呢。

难道说是故意给自己看的吗?

想到这里张云不由得壮起了胆子。

“小舅妈,我知道这么多年以来你受苦了,刚才你那难受的样子,我也看在眼里,以前都是你照顾我,现在我长大了,就让我好好的伺候伺候你,让你舒坦吧。”

“你胡说八道什么呢,我可是你小舅妈,咱们两个不能……唔……”

话还没有说完,张云早就已经是凑了过去,一只手捏住了小舅妈颤颤巍巍的丰满,另外一只手已经是摸向了两腿之间。

“你,你轻一点啊……不,不能……”

张雪漫的身子早就软了,湿乎乎的那个地方让张云摸了两把,瞬间就将心中仅存的一丝理智给冲破。

本来舒爽之际突然之间被打扰,此刻已经是欲火难平,如今一具年轻强壮的身体就摆在自己的面前,她再也忍不住了。

罢了,今天索性放纵一回,再尝一尝那男人的滋味。

张云激动得都快要哭了出来,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扒下了裤衩。

自己的,还有小舅妈的。

眼看着已经把小舅妈放倒,接下来就能够进入那渴望已久的快乐源泉,偏偏这个时候有人在外面拍门。

“雪漫妹子在家吗?”

张云赶紧胡乱的把裤子提上,想要找地方躲却被张雪漫一把推到了门后。

院子的门被人推开,走进来的是村长的老婆苗翠花。

“妹子,你的脸咋这么红?一个人搁家忙活啥呢?”

苗翠花上下打量着张雪漫,眼睛里带着笑意。

“没忙啥,这不刚才准备睡个午觉吗?”

“哦,你要是没啥事儿的话,给姐姐我松松身子骨呗。”

说完之后,也不管人家答不答应,直接把鞋蹬掉,就这样撅着上了炕。

张雪漫瞥了一眼门后的位置,随后就从桌子上拿出了几个瓶瓶罐罐。

“怎么又不舒服了?”

“别提了,最近这两天总觉得腰酸,女人那点事儿,你明白的。”

说话的功夫,这苗翠花三下五除二,把自己身上的衣服给脱了个精光。

趴倒在炕上的时候,鼓鼓的胸脯,硬生生的被挤成了肉饼的形状。

“姐,你咋连内裤都没穿?裙子这么短,你就不怕让村里的男人占了便宜?”

张雪漫打开了其中的一个小瓶子,从里面倒出来一些散发着香味的液体,均匀的涂抹在了苗翠花的后背。

“不穿凉快,而且办事也方便,村里面那帮臭男人也就只有眼气的份。”

苗翠花完全不以为意,随着张雪漫涂抹的动作,从后背蔓延到了臀瓣之上,还轻声的哼了两下。

“真舒服啊,要我说,你可比那些男人强多了。”

“姐,瞧你说这话,我哪能跟男人比呀。”

赵雪漫的动作非常的熟练,一双小巧的手掌来回缓慢轻柔的移动,顺着苗翠花诱人的背部曲线揉搓,就连臀瓣当中的缝隙也都不曾落下。

优雅又不失分寸,指尖堪堪已经触到了,苗翠花的妙处。

“嗯哼……咋不能比?每次从你这出去,我都是一身的轻松,那些个不中用的男人又能给我啥?”

张雪漫又向门后面看了一眼,手上动作始终未停。

“姐,你这说话也不知道注意分寸,让人听去了,多不好。”

“怕啥的?”

苗翠花转过脸来。

“这里就咱俩,难不成你这屋里还藏着男人?”

“去你的,再敢取笑我,不帮你按摩了。”

“嘻嘻……要我说啊这女人就得趁着年轻漂亮的时候多享受,何必苦了自己?”

说着苗翠花撑着身子转了过来,胸口那一对雪白颤颤巍巍的,自己还颇为自得的摸了两把。

“妹子,今天给我按按那里吧,上次你给我按过了,轻快了好几天。”

随后就自己曲起了两条腿,门户洞开。

躲在门后面的张云都看傻了,屋子里面光线充足,村长老婆的身子已经是一览无余了。

再加上这女人一番说辞,更是惹得张云血脉喷张,裤子里的帐篷很快就高高的支楞了起来。

由于跟门板贴的太近,直接就顶了上去,传来了咚的一声。

“谁在那?”苗翠花喊了一嗓子。



    本文由嘿嘿小说网首发,本文链接:http://www.pelhh.com/heihei/89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