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连载小说

乱欲短篇系列合集阅读 乱欲小话说又粗又大-极品

乱欲短篇系列合集阅读 乱欲小话说又粗又大|极品男家教

孙成最近快疯了,满脑子都是他那个19岁的学生。

孙成今年48岁,在培训机构当老师,主教高中数学,偶尔接一接上门的家教。

自老伴儿五年前去世之后,他这日子过的再没什么盼头。

他从没想过,一个19岁的女生,会再次点燃他的激情。

他那个学生,叫乔云曼。她才转来县里的高中不久,孙成几乎每晚都会去帮她补课。

凭良心话,她是个很漂亮的女人,虽然还是有些稚气未脱,但一颦一笑都带着一股子令人迷醉的媚态,那修长笔直的双腿更是令人浮想联翩。

尽管孙成平日里装的一本正经,但很多个夜晚,他都把她当成自己的性幻想对象。

今晚,孙成又去帮乔云曼补课了,她的父母不在,只有她自己在家。

孙成到时,乔云曼正穿着一条纱质的蕾丝睡裙靠在沙发上看电视。

胸前的白皙大片暴露在空气中,一对儿高耸不断刺激着孙成的眼球。

孙成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房间内的电扇呼呼的吹着,却依旧吹不住他内心的燥热。

“孙老师,我家的空调这几天坏了,您别介意。“

乔云曼不好意思的笑笑,孙成这才回过神来,移开目光。

“没事,你去把课本拿来,咱们准备上课。”

他不敢去看乔云曼那一双跃动的长腿,生怕自己起了反应。

“孙老师,您也渴了吧,我去给您拿杯冰牛奶去。”

说着,乔云曼便扭着柳腰从沙发上站起,纱质的睡裙刚刚盖过大腿,从孙成的角度,隐约还能看见她粉色的内裤。

胯下一下子有些发涨,孙成感觉自己的心脏几乎快要跳出胸腔。

他已经年逾五十,若是能睡到乔云曼这样的姑娘,这辈子,就算死了也值了!

就在他胡思乱想之际,乔云曼已经端着一杯牛奶走了回来。

饱满的蜜桃随着步伐上下颤动,孙成忍不住看呆了。

眨眼的功夫,乔云曼就走到了孙成身前,想把牛奶递给孙成,他看着放大的人影,忙回过神来去接。

二人的手却撞在一起。

“哎呀——”

冰凉的牛奶一下子泼得乔云曼一身都是,乳白色的液体浸湿睡衣,勾勒出她近乎完美的曲线。

“对不起,云曼,我……”

他手足无措,一时不知该如何解释。

乔云曼慌乱的拿着手纸擦拭自己的身子,一脸歉意:“没事,孙老师,我去洗一下,您在这儿等会儿。”

说着,她便转身进了洗手间。

听着哗哗的水流声,他的脑海里却全是乔云曼性感的身影。

“啊——”

卫生间的一声尖叫滑过耳膜,孙成连忙跑了过去,眼前的景象却让他呼吸一窒。

卫生间内的水管爆了,水花溅了乔云曼一身,她不安地拿着抹布去堵,可水流却越流越多。

她的睡衣已经完全湿透,从孙成这个角度,刚好能看到她饱满的高耸,上面甚至还有两颗樱桃隐隐若现。

孙成老脸一红,不敢再看,忙上去帮她堵水。

“老师,这该怎么办呀,水再不堵住,会把家淹了的。”

“你现在去打电话给物业,叫他们来修,我在这儿帮你看着。”

说着,孙成也蹲下身来,帮乔云曼堵水。指尖刻意滑过她细腻的手背,那感觉仿佛抚过一道丝绸。

乔云曼焦急的跑到门外去给物业打电话,那曼妙的背影却不自觉的将孙成的目光吸引过去。

物业很快就派来了水管工来,两个年轻的大小伙子一进门也愣住了。

眼神色眯眯的在乔云曼身上来回打量,孙成不禁醋意大起,瞪了两个小伙子一眼,把自己的外套盖在了她的身上。

乔云曼被突然盖在身上的衣物吓了一跳,孙成趁势把她往怀里揽了一下,少女的清香扑鼻而来,他恨不得把头埋进她柔软的发丝中。

“把衣服换了吧,这儿还有外人呢。”

感受到那两个小伙子色眯眯的眼神,孙成这心里就不太舒服,不自然的就宣示起了他的主权。

“嗯,麻烦孙老师了。”

乔云曼小脸红扑扑的,她点点头,迈着长腿进了卧室。

两个小伙子虽然心中不满,却也只能乖乖去修水管。

其中一个进了浴室检查了一番,皱着眉出来:“不行啊,你这种情况,我们得明天才能修好。”

浴室的水流已经从卫生间淌了出来,渐渐在客厅的地面上铺了一层。

“今晚只能这么淌着了?第二天还不把家淹了去!”
第二章

孙成看着那两个小伙子无所谓的态度,一股无名火从胸膛中窜出。

“你们这儿的物业是干什么吃的,水管子爆了这么大的事儿,就派了两个人,今晚修不好,漏水到楼下是你负责我负责?漏出去的水费你们物业包吗?”

“你这老头怎么说话的?这tm大晚上的老子上哪给你找材料修水管。”

剑拔弩张的气氛一下子让室温降到最低点,乔云曼换好衣服出来时,过来拉了拉孙成的胳膊。

“孙老师,您别生气,我们慢慢商量商量,这两位哥哥都是专业人士,今晚就算修不好水管,肯定也不会让他这么漏着的,对不对?”

小丫头很会说话,两个大小伙子听了拍了拍胸膛。

“就是,小姑娘都这么说了,我们肯定会把水管先堵上。”

他俩对视一眼,用着一种极其猥琐的目光来回审视着乔云曼的身体。

已是夏天,乔云曼就换了一条短裤和一个白色的背心出来,那火辣的身材令在场的每一个男人都想入非非。

孙成心中醋意大起,到也不能再多管什么,赶紧把那两个大小伙子打发走后,湿乎乎的房间里顿时只剩下二人。

地面上铺了薄薄的一层水,卧室内的床垫上也变得潮湿不堪。

已是十二点半,这课估计是没法上了,沉吟了两秒,孙成心生一计。

“云曼,这么晚了,要不,课就别上了吧?”

他直直地看着她,已经准备好了后面要说的话。

“孙老师,今晚真是麻烦您了,让您为我忙里忙外的。”

“没事,这家里怪潮的,你今晚要不去我们家睡吧?我儿子上大学了,他的房间空着也是空着。”

“老师,这……不太好吧?”

乔云曼神色迟疑,但明显,也有些想去孙成那里住的意思。

“没什么不好的,我帮你给你父母打个电话说声。”

说着,孙成直接打通了她母亲的电话。

电话隔了很久才接通。

“喂,你是云曼的妈妈吧?我是她的数学老师。”

电话那头传来一声压抑的呻吟,她妈妈有些虚弱地说:“孙……孙老师好。”

孙成当时胯下一紧。

作为一个成年男人,他怎么可能不知道那声音是怎么发出来的。

身下顿时起了反应,孙成看向乔云曼的目光都开始闪躲,半晌,他支支吾吾的说。

“你们家水管漏了,床都被淹了,不如最近让云曼去我家里住?”

“嗯嗯……啊……都……都行……麻烦孙老师了……我明天给物业打电话处理……”

电话那头,压抑的喘息透过听筒传入孙成的耳膜,他的血液都加速流动了起来。

他想不到,云曼的母亲竟然这么开放!在他还给她打电话时,就能做出这种事!

挂断电话后,乔云曼一脸期待的看着孙成。

他觉得,她也是想去他家里住的。

“你母亲同意了,快,你收拾收拾,咱们现在回去。”

孙成的心中都开始有些躁动,他焦急的催促着她。

乔云曼连连点头,随后转身跑进了房间里。

多少年了,他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

他做梦都想着能和乔云曼同居,没想到,这竟成了现实。

乔云曼很快就收拾好了,她跟着孙成回了家。

他帮着她背着包,二人走在夜晚的小路上。

孙成家家和云曼家在一个小区,但小区内没灯。黑乎乎的,只有两个人的喘息声,在这夜中格外清楚。

“孙老师,我有点怕……”

忽然,一摊柔软罩在了男人健壮的小臂上,云曼的声音有些颤抖。

她直接抱住了他的胳膊,胸前的一对儿高挺在他的小臂上来回摩擦,丝绸般的细滑顿时让孙成的呼吸加剧,定了定神,孙成安慰她。

“没事,老师在呢。”

乔云曼又靠近了些许,她身上散发着淡淡的香味让孙成直吞口水。

孙成用余光瞥了她一眼,她的小背心,领口很大,从孙成这个角度,刚好依稀能看见她里面的傲然风景。

孙成的心砰砰的跳着,欲火不断在脑海中燃烧。

此刻,孙成只想把她按在身下,好好的疼爱她一番。

可惜的是,孙成家离乔云曼家并不远,没过五分钟,他们就到了。

孙成依依不舍的让乔云曼放开他的胳膊,柔软的触感骤然消失,孙成心中空落落的。

到家之后,孙成帮着乔云曼草草收拾好房间后,便各自回了房间。

一个人躺在空荡的大床上,孙成彻夜难眠。
第三章

他的脑海中,不断浮现出乔云曼那性感妖娆的身姿。

小腹一阵一阵的发胀,但时间已晚,孙成迷迷糊糊的竟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他起来时,天色大亮。孙成走到客厅里,却发现乔云曼已经准备好了牛奶,此时她正在厨房内徘徊。

天色大亮,阳光洒入厨房,暖洋洋的照在乔云曼那婀娜的背影上。

孙成呼吸一窒,他慢慢的走入厨房,却看到乔云曼正手足无措的站在灶台前。

深吸口气,孙成强行摒弃心中的邪念,温柔说道:

“云曼,这么早就来做饭呀。”

“嗯……老师,这个怎么开。”

乔云曼无助问道,那天真的眼神让孙成心里一软。

他家新安装的天然气,不同于乔云曼家使用的煤气,每次做饭前,需要在灶台下打开一个开关才能使用。乔云曼初次用这种,不了解,也实属正常。

走过去帮乔云曼打开煤气,孙成一侧头,眼前的景象却让他的血液在瞬间倒流。

乔云曼衬衫上的几个扣子,正紧绷着缠在衣服上,胸前的布料,更是紧紧勾勒着那诱人的轮廓。

衬衫隐隐露着门缝,从孙成的角度,刚好能够看到那其中的傲然风景。

淡粉色的内衣牢牢包裹着白皙的一对浑圆,随着乔云曼的动作,他还能隐隐看到浑圆上的红樱。

“孙老师,你爱吃流心蛋吗?”

乔云曼突然转身问道,孙成被吓了一跳,不情愿的移开目光。

“我都行,按你的喜好来。”

说着,孙成越过乔云曼,走到灶台前,手故作不经意地从她腰间抚过。

“我们家这个灶台和别人家的不一样,是这么用的……”

孙成随意找了些借口在厨房呆着,打死乔云曼也想不到,此刻这个正和她聊着天的男人,满脑子全是刚才她那两团饱满的白皙。

没过五分钟,厨房内,就飘满一阵煎蛋的香气。

乔云曼惊呼一声:“蛋差不多好了。”

“孙老师,你尝尝看。”

乔云曼想把蛋从锅中倒出放入盘中,小心翼翼弯下腰来。

她领口的扣子没有系上,胸前,顿时暴露出大片雪白。

那粉嫩的内衣,轻轻附在她的一对高耸上,随着乔云曼的动作一起一落,夹着中间一道沟壑来回摇摆。

情不自禁地盯着乔云曼的浑圆,孙成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以至于乔云曼给他喂了一口鸡蛋时,他都忘了张口去接。

“哎呀——”

伴随着一声娇喝,滚烫的鸡蛋直接掉倒孙成身上,乔云曼顿时就慌了。

“对不起,对不起……”

乔云曼连忙拿起抹布,去擦孙成身上的鸡蛋,剧烈的动作,却让她领口的风景,被孙成一览无余。

“没事……”

孙成的手借着机会,在乔云曼小臂上轻轻触碰,如丝绸般的触感,让他顿时浮想联翩。

乔云曼,一定是上天赐给他的宝贝。

上天开了眼了,知道他单身多年,才派来这么个极品来慰藉他!

眼中不断盯着乔云曼的饱满,孙成狡黠的目光,甚至都钻到了乔云曼平坦的小腹上。

乔云曼起身时,朝着自己身下看了一眼。看到大开着的领口,巴掌大的小脸羞得通红。

糟了,自己的领口开得这么大,孙老师刚才,肯定全看见了。

乔云曼羞涩地捂住自己的领口,把领子往上拉了拉。

房间内的气氛瞬间变得有些尴尬,到是孙成率先回过神来,尴尬笑笑。

“云曼,我先回房间换条裤子。”

说着,还不等乔云曼回过神来,孙成逃也似的跑回房间,徒留乔云曼一人在厨房。

面红耳赤地靠在厨房的灶台旁,乔云曼的心,都快跳出胸腔。

孙老师那火热的眼神在自己身上来回扫视,竟然让乔云曼,有一种被承认的感觉。

看来,自己还是有魅力的,不然,孙老师怎么会用那种眼神来看自己。

嘴角情不自禁的勾出一抹笑容,没过多久,孙成就换好了裤子回到客厅。

他刚才在房间时,眼前竟然出现幻觉,蔓延都是乔云曼那袅娜的身段。

在屋里平复了许久,他才敢走进客厅。



    本文由嘿嘿小说网首发,本文链接:http://www.pelhh.com/heihei/88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