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连载小说

哦……快点 用力……啊 闺蜜们的放荡交换小说

哦……快点 用力……啊 闺蜜们的放荡交换小说

刘晓娟没好气的看了我一眼:“胡江龙,我发了一路,都快累死了。哪能和你这个游手好闲的人比?”其实那箱子东西说白了就是就是一箱子塑料,可是刘晓娟实在是个二十刚出头的嫩丫头,细胳膊细腿的没力气。

现在还早呢,家家户户正冒着炊烟,看样子才早上七八点,我不着急。我走到刘晓娟旁边蹲下来,坏笑着瞅着她:“我说大秘书,你耽搁的这一会,说不定哪户人家正造人呢,那你可是咱村计划生育的罪人啊。”

刘晓娟白了我一眼:“胡江龙,你也是三十出头的人了,不干正经事就算了,连个正经话都没有。你快回去种你的地吧,小心年底饿死你。”

这个年龄段的小丫头正是调戏的好年纪,我死皮赖脸:“秘书,你说的我好臊得慌,要不我帮你干回正经事吧?”

刘晓娟并不看我,站起身费力的抱起那个箱子,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不劳您大驾了,我怕您帮我倒忙。”

这个细小丫头虽然嘴损点,但正是大好的年华,除了正在发育的胸部差强人意外,浑身倒是青春洋溢。刘晓娟梳着一头乌黑的马尾辫,刘海被汗水微微沾湿,一缕头发沾在脸颊,瘦瘦的身材抱着个大箱子,撅着个嘴的样子真是惹人怜爱。

我倒也算是个怜香惜玉的人,我正色道:“秘书,我可是真心帮你的,你别狗咬吕洞宾。”

刘晓娟仍是撅着嘴,头也不回的走起来:“说了不用,你实在没事干就一边凉快去。”

我这小暴脾气,我还治不了你了,我二话不说大步追过去,一手扶住刘晓娟的脊背,一手勾住刘晓娟的腿弯,一使劲把刘晓娟公主抱起来。

刘晓娟没想到我会来这么一手,惊叫一声,抱紧箱子瞪着我:“你流氓!你干什么,快放我下来!”

我微微笑着看着刘晓娟:“说了帮你就要帮你,既然你走不动,那我就抱着你走。”

刘晓娟两条小腿乱扑腾着:“胡江龙!快放我下来!老不正经的…”我不理会她,抱着刘晓娟沿着路走,路不远,马上就快到了我家了。路过一户村民家,我把刘晓娟放下。

刘晓娟着了地,立马踢我一脚:“你个王八蛋,真让人讨厌….”

我最烦女人唠唠叨叨的骂人,我捏着刘晓娟的肩膀把她推到村民的大门里。刘晓娟在门口回头瞪我:“你快滚吧。”

我才不呢,我就在路边等着她。不一会刘晓娟就出来了,见我还在,无奈的摇摇头:“真是服你,老流氓。说好了,我休息好了,不用你抱,你要愿意就跟着我。”

我坏笑着盯着刘晓娟的眼睛:“我才不呢,我就要抱着秘书,为村里贡献一份自己的力量。”说完就朝着刘晓娟走去。刘晓娟一看,抱着盒子一溜小跑。

我撒丫子就追,几步追上,紧紧抱住刘晓娟的腰。刘晓娟瘦的抱起来都硌得慌,但是细腰真是不盈一握,紧紧抱起来很有感觉。我伸手在刘晓娟的腰部乱摸:“你还跑?还跑?没良心。”

刘晓娟又痒又痛,扭着身子咯咯笑着:“不要,不要…别来了…不跑了。”

这小丫头就是好玩,我一把又把她抱了起来。这次刘晓娟没有骂我,换了一种商量中略带恳求的语气:“你放下我行吗?让别人看见多不好意思。”

我温柔的看着刘晓娟清澈的眼睛:“我才不呢,别人怎么看是别人的事,我看你这么累,我心疼。”刘晓娟被我瘙的猝不及防,瘦削的瓜子脸顿时通红起来,羞得无言以对,扭过头避过我撩瘙的眼神。

我继续火上浇油:“要是有人多管闲事,我就说,我抱我女朋友天经地义,谁也管不着。”

刘晓娟低声说:“我呸,谁要做你女朋友,你想的美。”说完忽然挺起身子,一口咬在我的肩膀上。

我的老天爷啊,又是这一招!女人都是属狗的吗?我这可怜的肩膀啊,竟然连着被三个女人咬,但是为了泡妞,就是给我咬截肢了,我也认!

我忍着疼抱着刘晓娟,刘晓娟抱着箱子闭着眼咬我,幸好这早饭时间没多少村民出来干活,不然真解释起来我也很尴尬。我加快脚步,沿着路边走去,朝这个方向走,马上就能顺路走回我家了。

我在一户村民家前停下,对刘晓娟说:“姑乃乃,我也不是唐僧,你咋还咬着不撒口呢?快下来发你的套子去!”刘晓娟睁眼瞪我一眼,脸上的潮红还没散去。

刚开始一路骂我损我的刘晓娟忽然安静下来,一言不发的进了村民家。难道我开玩笑的话被刘晓娟当了真?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容易瞎想,难道我歪打正着,把刘晓娟稀里糊涂搞到了手?

我正瞎寻思着,刘晓娟走了出来,低着头不看我,走到我面前站住不动了。我故意站着不动:“啥意思啊,大秘书,把我当成赤兔马了?不怕别人笑话了?”

刘晓娟抬头看我一眼,眼神有些闪烁:“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你可不能说话不算话。”我慢慢弯下腰,刘晓娟配合的被我抱了起来。这丫头真是奇怪,不过比我弟妹好撩多了。

我抱着刘晓娟,仔细看起来刘晓娟长得真挺清秀,估计是因为我以前光想着我弟妹了,没注意到这个嫩丫头。我问她:“小娟,再往前就是我家那片了,要不进屋歇歇,吃完饭我再帮你。”

刘晓娟点点头,我加快了脚步。正是早饭时间,平时这个点,我弟妹早就起床做饭了,我家厨房顶上的烟筒应该冒烟了,今天却是没一点动静,我有些奇怪,我弟妹怎么了?

 文学

刘晓娟打破了沉默:“胡江龙,你这么大了为啥不找对象?”为啥?没见到我弟妹前,我可是一肚子花花肠子,自从我弟死了,我就只想娶我弟妹。不过这个可不能对你说。

我叹口气:“还找啥啊,早些年忙着拉扯我弟弟,顾不上琢磨那些,就想着我弟出息了,帮衬我找个媳妇,可惜我弟短命啊。现在我这么大了,还得种地养活弟妹,谁能看上我啊?”

刘晓娟沉默了一会:“村里女人都说你是个好男人,你长的还健壮帅气,喜欢你的人多呢。就算穷一点,年纪大一点也不算什么的。”说完眨巴着眼睛盯着我看。

这个小丫头这是在暗示我什么吗?没想到刘晓娟喜欢我这种大叔类型的啊,我心里暗喜。再加把火候,没准就把这个没开苞的鲜花拿下了。不过不能急,这个女孩子年纪轻轻就能在村部工作,肯定有什么关系,我可不能糊里糊涂惹了事。

我于是装着糊涂说到:“要是真有那么个女孩子看上我了,你今天给我的七个避孕套可有用了。”刘晓娟听了,脸又是一红。我走到了家门口,赶紧把刘晓娟放下,这可不能让弟妹看见。

厨房没人,弟妹很少睡懒觉啊?我把刘晓娟带进我那屋,给她到了水。不好意思的说:“对不住了大秘书,我弟妹还没做饭呢,就不能留你吃饭了。”

我冲着弟妹那屋喊道:“邵莹!太阳晒屁股了,快起来了!”没动静,我赶紧走过去敲了门:“邵莹?起来了吗?”还是没动静。我有些急了,重重地敲门:“邵莹!你怎么了!开门啊!”

就在我急得要踹门时,门忽然缓缓开了,弟妹邵莹披裹着被子,摇摇晃晃满脸苍白面无血色,虚弱的看起来一阵风就能吹走。我赶紧扶住弟妹,把她送到床边躺下。

我扶住弟妹时,感觉到了邵莹的胳膊体温很热,发烧了?我俯下身子,拨开弟妹额头的刘海,把我的额头贴了上去,弟妹的额头滚烫滚烫的。邵莹发烧了!

邵莹烧的迷迷糊糊的,浑身无力的蜷缩在被子里。我想到昨天,邵莹脱了上衣跳进河水里救我,肯定是着凉了,冷热一激再加上身体本来就弱,结果发烧了。都怪我,我心里后悔自责,很是心疼。

刘晓娟过来了,我心思都在弟妹身上,有些焦急的告诉她:“小娟,我弟妹病了,就不能帮你了。”说完拿毛巾浸了热水,给弟妹擦了擦脸,又用冷毛巾敷在弟妹额头上,急急忙忙的跑出家门,冲向小丽的卫生所。

卫生所里又是就小丽一个人,我跑的气喘吁吁。小丽白了我一眼:“你这壮牛,还没弄够啊?一大早的就猴急,真是服了你了。”

我喘着气:“我不是想弄你….是我…我弟妹..发烧了,挺严重。”

小丽听说不是来耕她这块地的,有些醋意,但是好歹算个合格护士,拿了点布洛芬退烧药,拿了一瓶点滴跟着我往家急匆匆的赶。

我在路上问她:“小聂大夫又不在?还等着小聂给抓几副中药呢,吃西药伤身体。”

小丽哼了一声:“这个死鬼我可管不着,村里这么多寡妇,谁知道那小子在哪个狐狸精那过夜。”

我听了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小聂这辈子真是会快活,过的和皇上一样,想临幸哪个就临幸哪个,可不比我这个光棍,老婆没有不说,还得照顾我弟的老婆。”

小丽掐了我一把:“看你们男人这些糟糠想法,我们女人上辈子又不是该你们的,你们三妻四妾的,我们还得为你们守一辈子?还是那句话,各玩各的,两不耽误。”

小丽突然扯住我的耳朵,悄声说:“老胡啊,你给老娘洗干净了候着,本宫说不定哪天就去玩你。”

各取所需,不管谁玩谁都一球样,我也就不较真了:“小的听候吩咐。”

小丽总是有一种让我在焦急时安静下来的能力。我两进了家门,刘晓娟已经走了,小丽给邵莹挂上点滴,交代给我退烧药的吃法,告诉我明天就给我送来中药,中西医结合,好得快。

我给弟妹重新敷上冷水浸过的毛巾,弟妹昏昏沉沉的又睡了过去,我给弟妹盖好被子,心里总是感觉很心疼。熟俗话说发烧宜饿,感冒宜吃,就让邵莹好好睡吧。

我给弟妹轻轻关好房门,小丽把我拉到我那屋里,一把把我推到在床上压住,用手抬起我的下巴:“照顾完了你弟妹,该照顾我了吧。”

小丽这时力气大的惊人,把我死死摁在床上,我竟然一时间挣脱不得,小丽狠狠的亲我的嘴:“你躲什么呀,还害羞啊?”小丽就像一条发情的野狗,在我身上胡乱亲着,摸着,很是疯狂放纵。

和这样的女人做,比去舞厅疯狂蹦迪,甚至比嗑药还爽,你会陷入一种癫狂的快感中。但是我今天实在是没什么浴望,我猛地一翻身,把小丽按在身下:“我的祖宗,您不能消停点。”

小丽捏着我的脸,一脸坏笑:“怎么了你?昨天被我榨干了吧?”

我坐在床边,叹口气:“唉,我这身板能被你榨干吗?我再弄你七回都没问题,是今天小爷我没这个心情。”

小丽也坐起身:“那也好,说实话,你昨天弄的我现在疼的很,都带点肿胀了。”小丽把我拉倒在她的怀里搂住,我枕在她那个大枕头上,很是舒服。

小丽摸着我的胸肌:“不就是你弟妹病了嘛,又不是得了绝症,有啥心情不好的。这几天点滴不要断,顶多五天,你弟妹又是活动乱跳的。”

我心情好些了:“小丽啊,这只是一个原因。你不是让我去找李淑君主任嘛,我今天一早就去了,让我发财的办法有倒是有,但是人家李淑君有条件,要我搞定刘老棍子。”

我顿了顿接着说:“只要刘老棍子不纠缠着李淑君,我致富就有戏。但是你也知道,刘老棍子这老流氓心狠手黑,早年在道上混过,我两井水不犯河水,你说我犯得着去招惹刘老棍子吗?”

小丽表情有些凝重了,她想了想:“我妇道人家,给你拿不了主意。不过刘老棍子确实是一般人不敢招惹,最近我看见刘老棍子新招了两个徒弟,咱村的大虎和二虎两兄弟。”

大虎二虎?这哥两刚二十出头,在村里帮衬着他爹种大棚蔬菜,一向是老老实实,我有些吃惊:“大虎二虎两兄弟不是挺老实憨厚的吗?怎么会跟了刘老棍子?”

小丽摇摇头:“这我可不知道,反正天天被刘老棍子指手画脚的。这刘老棍子年轻时坑蒙拐骗,攒了不少钱。虽没有老婆孩子,但是有了这哥两,可是当孙子一样可劲使唤,听说每月还给发工资呢。”

我们留在村里的庄稼人,整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都和和气气的,大虎二虎哥两每次见我都笑呵呵的叫声:“龙叔。”我不信这憨厚的哥两会为了刘老棍子的工资给他当牛做马,肯定有什么把柄被这个老流氓利用了。

小丽见我低头想着心事不说话,试探地问我:“你准备咋办?还帮不帮李淑君了?”

我咬咬牙:“帮!李淑君这颗好白菜,我啃不上,也不能眼睁睁看着被猪给拱了。”

小丽不屑地瞪我一眼:“就这原因呀,切!为个女人争风吃醋,至于吗?”当然不至于,但是如果不帮李淑君,我就没有致富的机会,没有致富的机会,我就娶不上我的漂亮弟妹。为了这个,我要赌一把。

小丽又说:“你准备咋办?去村里派出所报警?搬个板凳讲道理?还是抄起锄头干一架?”是啊,我咋办?

报警?笑话,能报警解决早就解决了,派出所那帮人除了会办个户口,就会个下棋打麻将了,人家都是披个警服混个生活,犯不着和刘老棍子搅在一起。

搬板凳讲道理?我脸往哪搁?况且刘老棍子是个不讲道理的人,跟他费口舌就像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那么就剩一个办法了!

我恨恨的说到:“我当然是像弄你一样弄刘老棍子了!”

小丽掐了我一把:“你清醒点吧,那老家伙可是个不要命的主,况且还有两个壮徒弟。”

我冷笑一声:“你放心,刘老棍子的两个徒弟大虎二虎不会真心给他拼命的,刘老棍子在咱村里积攒了这么多民愤,到时候有的是人帮我。”

不过刘老棍子不要命下手黑是真的:“打眼撩裆打闷棍,头槌爆菊咬耳朵。”是刘老棍子的这些混混的阴招,我年轻时也没少干架,这些江湖套路我都清楚。遇到这种人,你只需要做到一点:你比他下手更狠。



    本文由嘿嘿小说网首发,本文链接:http://www.pelhh.com/heihei/88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