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连载小说

在教室做啊好大用力 额~啊~啊~~啊~啊快用力 非法

在教室做啊好大用力 额~啊~啊~~啊~啊快用力 非法同居

胡汉升是个短裙控,苏春儿身下是条紫色的小短裙,上身一件有点透的白衬衫,我一想到她要在我家里脱衣服洗澡就不行了,裆里一紧,忙往后提了下臀说:“嫂子,要不你还是回去吧?升哥心里肯定着急了。”

习惯了在她面前装好人,我一说完话就想抽自己。

幸好苏春儿倔强的说:“不回,爱着急就让他着急去,他都把我输给你了。从今天开始,我就住这儿了,除非他拿钱来赎我。”

我听着是挺开心的,但也知道那只是气话,于是叹口气说:“嫂子,我们开玩笑呢,哪能真拿你来赌。你在我家里呀,我心里总不踏实。你说我跟升哥是好朋友,朋友们都知道我是一个人住,你在我家里过夜,这算什么回事呀?你就是斗气也得注意一下影响,升哥可能相信我,其他人就不知道怎么想了。你明天从我家里出去,肯定会惹闲话的。要不,你联系一下你闺蜜,我送你过去好不好?”

“啧!我说韩潇,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怂?我都不怕你怕什么?別人爱误会就让他们误会去,反正胡汉升要不把欠你的钱还清了,你就是赶我,我都不走。”

我心里嘀咕,能还清就怪了,然后无奈的跟她说:“那你等一下。”

我给她找了毛巾过来,她又问我要浴巾,我说家里只有一条,就挂在浴室里,用过的,她听完就走了。

听着洗澡间里哗哗的水声,搞得我挺冲动的。

NM,要是能弄一次,就是把胡汉升刚欠我的钱抹了我也愿意。

有个刚刚那牌局的牌友给我打电话,问我是不是跟胡汉升老婆去开房了,我说人就在我家里,那家伙居然坏笑着问我要地址。

虽然不明白他想来干嘛,我还是拒绝了,问他胡汉升的情况。

他说胡汉升喝醉了,手机都给砸了,这会儿正躺在他家里说胡话呢。说着说着他又胡说八道,说胡汉升老婆是真的辣,要是能搞一次就好了,然后怂恿我把苏春儿灌醉好让他也来过过瘾。

MD,早知道嗜赌的没一个好人,好在胡汉升是把他老婆输给我,我连偷窥都不敢,只敢站在洗澡间外面听声音。

不过光听声音我就不行了,幻想着苏春儿白嫩的小手在她身上搓啊搓,顺过下面时也不知道会不会耍一下。

听说爱干净的女人都很在乎那地儿的清洁卫生,我前女友就爱往里头涂东西,搞得我每次弄都冒泡,像刷牙似的。

实在受不了,我拍了一下自己的冲动,骂那货说:“滚!你这话要让老胡听到,不打死你算你命大。”

“就凭那窝囊废?我让他一只手他都打不过我。我说老韩,你也太实诚了。这赌桌之上无父子,老胡把老婆输给你了,那他老婆就是你的,玩一下怎么了?不瞒你说,我也赢过別人老婆,虽然只是一晚,那滋味……啧啧!其实女人就那样,你让她死心了,她就不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给你玩也是为了报复。你……”

我听不下去了,打断他说:“老郑,我跟你不一样,这种事我下不了手,你就別想着能说服我了,就这样吧。”

我说着挂了电话,心情却激荡不已。

对啊,胡汉升伤苏春儿那么狠,我要是真玩,也许苏春儿就从了我了。

她这会儿正在气头上,这种事发生的机率还是挺高的,她在我家洗澡,可能就是种暗示也不定。

可想深一层,我却始终不敢真试。

她要没那意思,那多尴尬。而且我一出手就把自己给暴露了,以后我还能去她家作客吗?我不想失去这唯一跟她亲近的机会。

我正想回房,突然听到洗澡间里传来“啊”的一声。

紧张之下我张嘴就问:“嫂子,发生什么事了?你没事吧?”

“啊!没事没事,我只是……”苏春儿一阵沉默,突然问我说:“你怎么在外面?你在干嘛呢?”

我一听就慌了,忙说:“我……我出来倒杯水喝,刚好经过。”

苏春儿不说话了,我压着煽了自己好几巴,回房去了。

辗转睡不着觉,突然门被敲响。

我忐忑着开了门,见到苏春儿裹着浴巾站在门外。

我一瞄她上方微露的沟儿跟底下的大长腿,一颗心就不争气的怦怦直跳,心想着她这样是想干嘛,然后她递给我一罐啤酒说:“出来陪我坐一下吧。”

她见我老猫着腰走路,眼睛往下一扫,没说什么。

我挺心虚的,一直没话说。

她也不吱声,只是喝,好一会儿一口闷了把罐捏扁一扔,才对我说;“你不打算劝我了?”

我苦笑道:“劝不动。”我大她那么多,在她面前就像小猫一样。

苏春儿一声冷哼,然后问我说:“你老实跟我说,你刚刚是不是偷窥我了?”

我吓得不行,慌忙摇手说:“没有没有,我真的是路过。”

“那你解释一下,你家里都没有饮水机,也没有水壶,你出来倒什么水?”

我哑口无言。

苏春儿见我那鹌鹑样儿,居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胸口剧烈起伏,诱得我老期待浴巾松掉,又好奇她为什么笑。

苏春儿好不容易止住笑,往上拉了下浴巾,还有些微喘的跟我说:“傻了吧唧的,你就是认了想偷窥我又怎么样?你一单身汉,要是不想女人,我都怀疑你取向不正常了。”

我忙说:“正常正常,绝对正常。”

“看出来了。”

苏春儿往下瞟我裤裆一眼,我忙捂住了,却因为规模太大而无法完全遮掩。

“韩哥,你是不是喜欢我?”

苏春儿突然而来的话吓我一跳,我忙否认说:“怎么会。我当你是我嫂子,我敬你爱你,又哪来的喜欢一说。”

我紧张之下说错话,被苏春儿抓住把柄了,她狐媚一笑说:“哦!原来你不是喜欢我,你是爱我。”

我无语了,心想着她怎么会知道我喜欢她,我自觉平时掩饰得挺好的,胡汉升就从来没怀疑过。

苏春儿见我不说话,微微笑着,也不逗我了,突然叹口气,恳求我说:“韩哥,能借你肩膀给我靠一下吗?”

我乐坏了,还没等答应,她就伏我肩上了,一股浓郁的女人香扑鼻而来,她的秀发就贴在我的鼻子上,往下是滑嫩的香肩,我这一瞬间居然没想男女之间那点事儿,光想着她心里肯定有许多委屈,要不然也不会在有老公的情况下对別的男人投怀送抱。

我犹豫着不知道要不要抱她,或者拍一下她的后背,她倒好,突然离身整个儿扑我怀里抱着我,跟我说:“韩哥,你能不能抱我一下?”

她的声音带着哽咽,我哪还会迟疑,一下子就抱住她了,很用力。

发现她的身子很软很舒服以后,更是连腰身都贴了上去。她似乎感觉不舒服,挪了下身子。

她发泄够了,起身的时候浴巾往下掉,她一声惊呼又伏我怀里,脸颊发热的跟我说:“你能闭一下眼睛吗?我整理一下。”

刚刚惊鸿一瞥,仿似桃花盛开,那一抹风情已经印在我脑海里了。

我闭着眼睛回味,耳边是窸窸窣窣的声音,很冲动的想说她都让我抱了,是不是默许我扑她呢?

正想着,突然分身一紧,被抓住了。

我骇然睁眼,苏春儿粉脸晕红的看着我,说:“韩潇,你想不想搞我?”

我被吓到了,一时不知道怎么反应。

“你去我家的时候老偷偷看我,別以为我不知道。我知道你是喜欢我,因为你看我的眼神跟別人不一样。如果你想的话,我可以把身子给你,感谢你喜欢我这么长时间。”

我都震惊了,女人的直觉太厉害了,但我还是说:“嫂子,你……你是想报复升哥吗?”

“这算什么报复,他都不在乎我了。我只是觉得这么多年亏待自己了……韩哥,你能別叫我嫂子吗?我比你小那么多,你以后就叫我春儿吧!”

我刚怯怯的喊了声春儿,她就拉我裤链,脸红红的说:“韩哥,你这个不是真的吧?怎么这么吓人?老胡的连你一半都没有。”



    本文由嘿嘿小说网首发,本文链接:http://www.pelhh.com/heihei/88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