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连载小说

男女主干着走路的小说,男主爱说荤话很粗鲁

男女主干着走路的小说,男主爱说荤话很粗鲁 第四章幕小柒拒绝镜少


     “滚!”她吐出一个字,很冷,感觉气息都已经结成了冰!

 文学


    
     我顾不上那么多赶紧离开了这儿,身后留下镜少和饶雨晴的争吵声不断地回荡过来。
    
     到了第五天,没什么事情,我独自在客厅的包厢里坐着,心想这次来也没有捞到什么钱,除了选秀上主办方给了20万,其他的自己一分没有挣到,在这居然遇到个要求代孕的答应不是,不答应也不是。
    
     正当自己发呆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你在这啊!找了你大半天了。”
    
     我回头一看正是镜少,还是那副表情,眼巴巴的看着我蛮不自在。
    
     “除了代孕,先生想要什么样的服务?姿势的话,我就只会几种,顶顶撞撞...........”
    
     “幕小柒!!”镜少咬牙切齿的打断了我聒噪的声音。
    
     “我在,你要是不喜欢的话,我也可以陪你玩游戏,但是有些比较贵,你愿意给钱不........”
    
     镜少将我带进了轮船的七楼702舱,直接将我甩在了床上,我被摔得七荤八素,手腕被咯得生疼。
    
     “我是个女生,你真不会怜香惜玉!”我揉着手腕,低着脑袋嘀咕着。
    
     “怜香惜玉?”镜少欺身压了下来,冰凉的唇微微靠近我的耳坠,“配不配合?”
    
     啪嗒!
    
     心口的某处好像碎裂了。
    
     嗯,我不配合!
    
     我顺着他的路走,“先生那么粗暴,看来是想玩sm,那开始吧!”说完,我反手将刚穿好的胸衣扣解了下来。
    
     弯腰去脱内裤的时候,肩上猛然砸来一条白色的浴巾,将我盖住。
    
     “你就这么贱吗!”他一贯冷漠的声音,“贱!”
    
     谁说帅哥说话不伤人的?
    
     骗人的,不然为什么我心口还是会疼?
    
     浅浅吸了口气,我仰头看他,脸上是标准的笑容,很甜美。“先生要是嫌我贱的话,那我就不奉陪啰!”
    
     将浴巾裹在身上,我捡起了地上的胸衣,朝门口走去。
    
     “你到这来不就是为了钱?你都愿意和我发生关系,为何就不能替我办这事呢!”镜少疑惑的问道。
    
     因为我还是学生!
    
     要是传出去,我还没有毕业就挺着个大肚子,估计,我会被人戳着脊梁骨笑吧!
    
     “除了这个!怎么玩都可以。”我倚在门框处,悠闲的玩着自己的指甲。
    
     是的!我承认,我是来赚钱的,从来到这的时候,我就一直想怎么赚钱!
    
     他朝我靠近了几步,那股强大的气场还是让我有些害怕,“幕小姐,为什么?”
    
     我微微抬眸,“因为你有老婆帮你的,昨天那位!”这话我说得很自然,看着他强忍着要爆发的情绪,我心情莫名的有几分好了。
    
     揉了揉有些酸痛的手腕,我直起了身子,不等他开口,便道,“算了,镜少是大忙人,不耽误你时间了,我陪你加上今天两天的时间。我定了明天凌晨的机票,银行卡卡号你应该知道,金额的话,看镜少心情定,不过我想,镜少那么一个企业大亨,应该不会很吝啬吧!”
    
     说完,转身走人!我直接回了自己房间。

第五章董姐安排


     李梦婕在染指甲,见我回来,抬头看了我一眼,继续低头捣鼓她的指甲。
    
     边染边道,“小柒,听说今天镜少挑了你玩那个变态的游戏?”
    
     我躺在床上,像是泄气的皮球一般,浅浅的应了她一句,“嗯!”和镜少交战,真心累,身心俱备啊!
    
     “都说镜少平日挺正经的,怎么会突然想玩这种游戏,真恶心人!”她放下了手中的事,跑来我身边依着。
    
     我给她让了个位置,看着天花板道,“梦婕,我可能要提前回去了!”
    
     “为什么?”她海藻般的长发一甩,跳了起来。
    
     看着她炸毛的样子,我叹了口气,“我的回去看看我爸,我不太放心!”
    
     “也是,你都出来好几天了!那事法院判了就只能找律师谈谈,看看还有转机没有。”梦婕又坐到了我身边,欣赏着她涂了一半的指甲。
    
     我白了她一眼,这个神经质的女人。
    
     梦婕是我现在大学同学兼好友,大概是缘分,我在陌生的城市里遇上了她。
    
     所以,这一次,也是她帮忙我才能来的!
    
     我没有等到第二天凌晨,当天晚上就定了机票离开了三亚,直接飞往盐城。
    
     刚下飞机,手机就吵了起来,是监狱陈警官打来的电话,我吓了一跳,以为是我爸出了什么事,接通电话就急忙道,“陈警官,我爸爸怎么了?”
    
     “幕小姐,你别着急,你爸爸没事,我是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你爸爸的案情经过所里调查初步认定属于正当防卫,我们也掌握了一些证据,你看你那边............”
    
     后面的话陈警官没有说,但我知道,他说的是钱的问题,给父亲翻案。
    
     这几年我几乎每时每刻都在四处奔波给爸爸翻案筹钱,看着盐城的街道,我心里有开心,有激动,也有难受!
    
     这一次因为没有答应镜少代孕的事,我拿到的钱很少!
    
     加上爸爸翻案的律师费还有监狱警官打点费真是个大问题,压下心里的难受,我对着电话道,“陈警官,大概要多少钱?”
    
     他踌躇了一会,大概是在预算,许久才道,“我给你算了一下,最保守的费用也要30万左右!”
    
     我吸了口气,尽量让自己平和些,“嗯,我知道了,费用我会尽快准备的,陈警官,我爸爸就麻烦你多加照顾!”
    
     他应了我一句,随后挂了电话!
    
     我提着行李箱,小腿处有些无力,衣袖里的手,紧紧拽着那条很久很久以前爸爸送我的项链。
    
     那是那么久远的时光了,我却始终惦记着不放!爸爸虽然喜欢喝酒,但从小对我就万分的疼爱,因为妈妈的不辞而别,我几乎是爸爸一手拉扯大的,现在爸爸出了事,我无论多苦我都得凑钱帮他打官司。
    
     星期六的晚上,一天没课,我睡得有些昏昏沉沉。接到经纪人董姐的电话,我依照平日的路线回到出租屋换装打扮,坐上出租车直奔地点。
    
     漂亮又玩的开,这是董姐最喜欢我的地方,所以即便我平日喜欢不见踪影也从不去签约的公司报道,可董姐却从未对我有过意见。
    
     目的地是一家极为高档的私人会所,门口的保安将我拦住,斜着眼打量着我。
    
     我吸了口烟,从低胸的吊带衫中抽出一张会牌,保安了然地点了点头,刚刚眼中的鄙夷也变得放肆起来,甚至有种即刻扒光我衣服的cl欲望表露出来。
    
     我娇声笑了笑,淡淡的烟圈吹到保安略显黝黑的脸上,带着一丝魅惑唤道:“小哥哥,我可以进去了吗?”
    
     保安的脸上闪过一丝窘迫,立刻闪身放行。我扭着细腰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冷笑一声走了进去。背后传来保安不屑地低咒骂,让我夹着细烟的手莫名一僵。
    
     “出来卖的婊子,过了今晚看你还浪的起来!”
    
     “啪啪!”
    
     干脆利落的巴掌声让保安错愕地张大了嘴巴,我的笑意更浓,夹着烟卷的手指着那人的脸,抬头说道,“出来卖的婊子,也不是你这种人能说的起的!”
    
     那保安显然被我气炸了,抬着手要打过来却又有些犹豫。今天请的人都是东林有头有脸的人,经理提前说过不让惹事。
    
     我看着保安一阵红一阵白的脸,心中有股说不出的快感。
    
     我不是善良的人,或者说,现在不是。我不喜欢为富不仁的人,可我更讨厌伪善的穷人。拿着道德标榜别人,心里却想着比恶人更加龌龊的事。
    
     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冷笑,我转头看了一眼,那是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身形消瘦,长相阴柔,带着一副细框眼镜,镜片下一双眼睛,在灯光中看不真切。
    
     “小柒!”董姐的声音依旧洪亮,穿过嘈杂的音乐直逼而来。我立刻浅笑着转头迎了过去,董姐对着镜少点了点头,带着我匆匆走了进去。
    
     董姐连声交代,今天的客人身份特殊,马虎不得,说着眼神有些为难地又看了看我。我心中不禁一紧,淡淡问道,“要做到哪一步?”
    
     董姐干笑两声,拍了下我的屁股说道,“都已经来了,还有嫌钱烫手的吗?”
    
     我也跟着呵呵笑了两声,狠狠吸了口烟,回道,“我要三成。”
    
     董姐愣了一下,立刻眉开眼笑地点了点头。
    
     在我们这一行,除了金主打赏,所有出场费,全部由公司支配。分到我们手中的有一成已经很不错了。我今天之所以提出三成,是因为下午的一个电话,我需要钱,非常需要。
    
     董姐带我去了化妆间,里面已经坐了六个人,全部都是董姐手底下漂亮能干的人,各个精明算计,我在其中倒显得是个新手。
    
     “我当还剩谁没来呢?这不是我们董姐心尖尖上的小柒吗?哼,怎么,公主驾到也就这速度了吧!”其中一个极为妖媚的女人冷笑着看向我。
    
     我认识她,她是公司的头牌,名叫绿芙。想必今儿要和我这样不知名的新人一起觉得有失身份吧。
    
     我撩了下头发,笑着叫了声,“芙姐!”
    
     绿芙不以为然地冷哼一声,转头继续让人化妆。
    
     董姐也不在意,手里的女孩子为钱为人撕逼打骂,简直再正常不过,她在乎的只有钱,其他的根本不会注意。
    
     董姐将我安置在角落的化妆台上,又从一旁的衣架上扯了件低胸连身套装给我,就转身匆匆走了。
    
     我换了衣服,看着镜子里衣着暴露的女人,殷红的嘴唇缓缓勾起一丝笑意。
    
     没想到我们七人会被安排在同一个包间,这种场面可不多见,我不禁对今天的客人有了点兴趣。
    
     当然,我也不指望找到什么金主,说实话被人包养的生活,我一点都不喜欢。我只是对今夜的打赏充满期待,或许今夜就能帮我渡过一劫。
    
     “过来坐!”一声低沉清冷的声音在昏暗中响起,打断了我的思绪。
    
     我立刻习惯性地扬起笑容,在看清说话的人时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是那个镜少,他不就是在三亚找我代孕的镜少么,我傻愣了一会,只好装作不认识的凑过去,我看似消弱的身体陷进沙发里,在一群气场强大的人中却未显得怯弱,反而多了一份淡然疏离。
    
     我为了刻意避开镜少让其他人不看出我们认识,我起身寻求别的金主,而令我欣喜的是绿芙已经上去一步扭身坐在了镜少镜少的大腿上。
    
     我长长舒了口气,脚步一挪刚要坐到身边的胖子面前,就被胖子伸手推开了。
    
     “美女你可别害我!镜少看上的妞我可不敢碰!绿芙美人儿,来来来,坐哥哥这边。”
    
     那胖子说罢竟起身去拉绿芙,绿芙显然也认识对方,娇嗔一声道,“宽爷,你今天就换换口味吧,我们的小柒说还是个处那!”
    >>>>本文《春0光乍泄》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由嘿嘿小说网首发,本文链接:http://www.pelhh.com/heihei/87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