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连载小说

黄小说 对着镜子双腿张开 揉_我和岳毌的事情-极

黄小说 对着镜子双腿张开 揉_我和岳毌的事情|极品邪少

春草吐着舌头拌了鬼脸拎着袋子,笑着跑出去朝我家走去。

我正在睡梦里颠鸾倒凤呢,具体是趴在谁的身上也看不清,隐约听到院子吱呀一声响,抬头看了眼,反正大白天的也不会有小偷,十有八九是春草,不过困得也不想下床,就等她走进来。

“小枸哥,小枸哥!”春草站在院子里喊了半天没回应,只好走进来,可看到我正躺在床上呼呼大睡时,一下子想到了昨天早上发生的那一幕,脸腾地一下就红了。

小声嘟囔道:“懒猪,这么能睡!”

说着将一袋子吃的放在桌上后,就开始帮我收拾起房间来,我也懒得睁眼继续半梦半醒着。

没一会房间收拾干净,春草看了眼床头我那堆脏衣服,二话没说上前抱起来就回到院子里打水帮我洗起衣服来。

听着院子里的水声,尿急的我再也憋不住,只好爬起来下床。来到院子里笑着说道:“枸子媳妇,给老公洗衣服呢!”

把她吓了一跳,抬手捧起一洼水就泼了过来,嗔怒道:“不要脸,谁是你媳妇!”

“你如果不是我媳妇,干嘛怕我家里来给我洗衣服,难不成你是田螺姑娘。再说了人家田螺姑娘不就是给她老公洗衣服的嘛!”

说着我就朝厕所走去,掏出来就一泻千里的释放着。

水柱滋起阵阵的水声,可以说是马力强劲动力十足。就在卫生间外的水池洗衣服的春草,听得不由得面红耳赤起来,怎么说也是小姑娘这么近距离听个男人嘘嘘,不害羞才怪呢。

双手拼命的捂住耳朵,嘴里还叫骂道:“李小枸你个臭流氓,上厕所不知道关门吗!”

我抖了抖甩干,笑着说道:“我在自个家上厕所关什么门,再说了我又不怕你偷看!”

“臭流氓,混蛋,不要脸……”

虽然是一声声的咒骂,但是在我听来却是很惬意,提好裤子走出来。

再看她已经端着脸盆跑出很远,蹲在地上拼命的搓洗着衣服,好似此刻她手里拿着的是我,恨不得把我揉烂搓碎。

站在厕所门口看着她认真的洗着衣服,这才注意到春草穿了条运动短裤,因为没扎腰带蹲下去把短裤都撑得落到腰下面去了,蹑手蹑脚的走上前。

猛地将手伸到盆里抓了水,一下子从她腰间的短裤里洒了进去。

再看春草好似触电一般的尖叫一声,跳起来双手死命的捂住短裤,大声骂道:“你要死啊,干什么?”

我歪着头一下子看到了水正顺着她的大腿流下来,猛地就想起了这熟悉的一幕,可惜不是春水,诡笑着看着她。

春草自然不知道我在想什么,气的杏眼怒睁的指着我,“你就欺负我吧,哼!”

我误以为她真生气了,只好赶忙紧走两步说道:“春草妹妹,我就是跟你开个玩笑,还真生气了!”

她默不作声的低着头,当我正要上前再次安慰时,只见春草忽的一下端起一盆水,哗的一下就泼了过来。

瞬间变成了落汤鸡,我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看着春草正捂着嘴巴笑的前仰后合的。

打湿的衣服紧贴在身上。尤其是裤衩子也裹在了腿上,一下子让小老弟也是凸显本色。

我掐着腰近乎挑逗的眼神看向她,春草直起腰看清眼前我的模样时,又是一声尖叫吓得捂住双眼转过身去。

“看啊,怎么不继续看了啊!”我得意洋洋的嚷道。

“你混蛋,不要脸,还不赶紧换衣服,脱下来我给你一起洗了!”春草背对着我,直跺脚,我都能看到她的耳垂都红了。

逗逗她就行了,毕竟这也是光天化日,就算是在我家也不能那么放肆,嘿嘿一笑转身跑回屋里换了身干净的衣服,拎着又来到她身边。

这一次春草学乖了不再背对着我,而是仰着头看着我说道:“以后不许在这么欺负我!”

“好好,我的好媳妇,我疼你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欺负你呢!”说着将那条大裤衩子摊开摆在她面前。

气的她白了我一眼,又骂道:“臭死了,赶紧拿开!”

啪的一下就扔在了脸盆里,笑着说道:“洗干净点媳妇,饿死我了啊!”

春草没好气的一把将裤衩子又给丢出来,低着头不敢再看我却说道:“不要在喊我媳妇了被别人听到会笑话咱们的,行了吃的我给你放桌上了,你先去吃,吃饱了陪我去山上采果子行吗?”

我听完笑着点点头说道:“遵命媳妇,你负责采果子,我负责采花!”

春草没听明白,还误以为我要采花送给我,抬起头问道:“山上也没啥好看的花啊?”

“咋没有,你不就是一朵美丽的女人花吗,我要做一回采花大盗!”

“去你的,再说我真的不理你了啊!”春草的脸又一次的红透了。

不再逗她转身回房间填饱肚子去,春草这才放心的继续洗衣服。一边吃着一边看着好似小媳妇一般的春草,开始还有些害羞,最后还是拿起了地上的裤衩子洗了起来。

洗完衣服春草端着脸盆来到晾衣绳前,毕竟那绳子是按照我的身高绑的,她个子可没那么高,只好踮着脚吃力的晾晒着衣服。

我吃饱喝足走出来,原本想要上前帮她一把的,但是看到她这个架势,尤其是踮脚的时候上衣也被拽起来,白白的小肚皮露在外面。

看的我又是一阵心痒痒,恨不得现在就上去伸手摸一把,看来还真的是饱暖思淫欲,古人说的没错。

春草的脚都麻了正要回头喊我时,却看到我正笑嘻嘻的倚在门框上,色眯眯的盯着她看,这才反应过来,赶忙拽下上衣怒道:“还笑,还不赶紧过来帮我晾衣服,你个臭枸子!”

我立马一个箭步冲过去,突然一把将她抱住举起来,吓得她抬起拳头拼命的捶打起来,嘴里叫嚷着:“你要干什么,赶紧把我放下来…….”

别看春草个不高,也不是很胖,当然该大的地方还是蛮大的,但是抱在怀里却也是肉乎乎软绵绵的。

“赶紧放我下来,不然我可喊人了啊!”春草顿时花容失色,没想到我居然这么大胆。

“不放,好容易举起来的,我怎么会放呢!”

春草哀求道:“小枸哥,别闹了,被人看到真的会笑话咱们的,听话!”

“不放,就是不放!”我非但不放,反倒抱得更紧,勒的她都有点喘不上气来,不过在我听来却是娇喘吁吁。

“求你了,小枸哥!现在真的不行!”

一句话让我喜出望外,惊喜的问道:“什么意思,什么叫现在不行,我怎么听不懂呢?”

“你先放我下来,我再告诉你行吗,求你了啊!”

一下子反倒被她刺激到了,我乖乖的将她放下来,没想到这小丫头脚一落地,也不知道哪儿来这么大劲,愣是把我推倒在地上。

疼的我是呲牙咧嘴的鬼哭狼嚎起来,她却丝毫不理会幸灾乐祸的笑道:“活该,看你还敢欺负我不!”

“最毒妇人心,我看你晾衣服这么费劲,好心抱你上去晾衣服,你居然这么狠心的对我,我的命咋这么苦啊!”我还煞有介事的好似泼妇一般的拍打着地面哭喊着。

春草听完赶忙跑过前蹲在我面前,“对不起,小枸哥,我真的不知道你是……”

听她道歉后我反倒更加来劲起来,甚至硬是挤出了两滴鳄鱼的眼泪挂在眼角,春草抬手帮我擦干泪水,“对不起嘛,怎么还哭了啊!”

只好伸出手轻轻的抚摸着我的头安慰着,而我的眼睛也没闲着,骨碌碌乱转着,如此近距离的贴近她还是第一次。

虽然春草个头不高,但是发育倒是蛮不错的,身材丰腴皮肤白皙,更主要的是有货。

她的一只小白兔在我肩膀上蹭来蹭去的,瞬间把火给蹭着了,斜着眼睛看着她紧身T恤下面的沟壑,不由得两眼放光。

春草一门心思的在安慰,可是见我半天没了反应,低头看到我的眼睛正死盯着她那沟壑时,脸再次羞臊的好似一空红布一般,气的抬起拳头就狠狠打了我一下。

“臭流氓刚才就该摔死你,快点起来把衣服晾好,咱们上山!”说着用力推搡我一把,气的站起身跑进屋里。

我笑着站起来,把脸盆里的衣服晾晒好。

走进屋里看到她正跪在床边帮我铺床,好机会又来了我正要一个箭步冲过去的时候,没想到春草已经有所防备,刷的一下就跳下床说道:“咱们走吧!”

着我就朝村委走去,不过出了院子她就赶忙松开了双臂,还故意跟我拉开了距离,快步走到我面前说道:“抓紧走,慢的跟个蜗牛似的!”

春草上前一把拉住我的手,就朝外拖着跑了出去,可是当出了院子她还是条件翻身一般,快速松开手,小声说道:“村里有人不许再胡闹了,听到没有?”

我一本正经的回道:“遵命媳妇,村里我保证乖乖的,到山里我再下手!”

“去你的,山里也不行,不然我就不去了!”说完径自朝前走着,而我也只能老老实实的跟在她后面,看着她小屁股一扭一扭的,于是我紧走两步追上去小声问道:“春草,你是不是没穿裤衩子啊?”

一句话气的春草转身抬起脚就踢了过来,却被我一下就抓住脚踝抬了起来。

春草穿的是一条休闲款的短裤,面料有些柔软,一下子就滑到了大腿根上。

吓得她喊道:“赶紧放开我,我要摔倒啊!”

生怕摔倒赶紧张开张开双臂想要勾住搂住我的脖子,我却看傻了眼,因为这个角度不仅看到一些杂草,甚至还看到了更深处的幽境。

“我去,春草你啥时候买的丁字裤啊!”我始终抓着她的脚踝不松手,俨然一副看不够的架势。

春草想要伸手去拽我的手臂,但是这个姿势她的胳膊又够不到,也担心她真的摔倒,只好一下将她整个人抱了起来。

春草一下羞红了脸将头埋在我的胸膛里,小声说道:“小枸哥,赶紧把我放下来好不,这要是让人看到了,丢死人了啊!”

我闻听却仰着头大吼道:“谁敢笑话你,我抱我自个媳妇,谁也管不着!”

春草听完抿嘴一乐,但是却装出一副生气的样子说道:“呸,谁是你媳妇,不要脸!”

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扭头看了眼,毕竟我家在村子边上,很少有人会经过也就没有执

意要下来。

低着头说道:“小枸哥,这是不是就是网上说的那个公主抱啊?”

我嘿嘿一笑回道:“枸子媳妇,你知道的还不少嘛!”

此时的春草这才完全体会到,怪不得女孩子们都喜欢这样被抱着,还真的是蛮幸福。

可是下一秒她就彻底后悔了,因为我的手居然伸进了她的短裤里,并且用大手托住了她的小屁股,“春草,你这小屁股到时候生孩子是不是要费点劲啊!”

“胡说什么呢,赶紧把我放下来!”春草用力的挣扎着。

我嘿嘿一笑,心道放是肯定不会放的。可是下一刻我也没想到的是手心里冒汗,加上她白皙的屁股如此的光滑,手一滑,一根手指居然滑进幽境之中,春草尖叫一声直接抡圆了给我一记响亮的耳光。

“春草,春草,我不是故意的……”任凭我怎么解释,已经气的捂着脸跑走的春草头也不回。

举起那根手指看了看,又放在鼻子上闻了下,有股淡淡的气味,少女香气或许就是如此吧。我笑着在裤子上擦干了手指,也快步跟她朝山上跑去。

一路上春草近乎于小跑,始终跟我拉开一段距离,我心道反正到了山上机会多的是,今天吃定你了,倒也不着急追上去。

沿着崎岖山路朝半山腰走去,很快来到一处平坦处,气喘吁吁的春草弯着腰双手撑着膝盖,大口的喘着粗气。

我不慌不忙的走上前搓着手,一脸淫笑的说道:“我的小春草,这下你可跑不掉了吧!”

“别闹,别闹,小枸哥你先让我喘口气,一会我有重要的事情跟你说!”春草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

看着她一脸严肃的样子,好像真的有要紧事,也就不再跟她开玩笑,也找了一个草窝坐下来,拍拍旁边示意春草过来。

可是她看了看却摇摇头说道:“山上的野草容易挂露水,这样坐上去会拉肚子的,你也别坐了!”

说着环视下四周,找了块石头,从裤兜里掏出一包面巾纸,揪出两张扑在上面,并朝我摆摆手。

我鬼笑着心道这小丫头还是有备而来,纸巾都备好了,该不会真的要……

看着我此时的神情,春草好似猜到似的,咬着嘴唇说道:“小枸哥,你坐过来,我真的有重要事情要跟你说,别闹了好吗!”

看着她一脸严肃的表情,我也只好收敛下,来到石板前和她并肩坐在一起,而春草反倒是特意朝旁边挪动下身子。

我立马跟了过去,春草推了我一把问道:“好了,别闹了,小枸哥,昨晚的事情你还记得吗?”

昨晚发生了那么多事情,我哪知道你问的是哪件,不好该不会是她发现什么吧,做贼心虚的不敢在直视她,抽出一根烟点着猛吸一口,吐出一口烟雾掩盖自己的心虚问道:“昨晚喝多了断片不记得了,你说的是啥事?”

春草将头靠在我在肩膀上轻声的说道:“小枸哥,昨晚是我十八岁生日,从今天开始我就是成年人了。”

我笑着点点头说道:“是啊,以前的小鼻涕虫一下子变成大姑娘了啊!”,心里却在嘀咕着难不成这是在暗示我跟她可以那啥不成。

 文学

春草却长叹一声,“虽然昨晚是喝了酒,但是很多事情我可还是记得清清楚楚。”

又来了,春草啊春草你到底知道些什么,又或者看到了什么,她不明着问我自然也不能不打自招,只能是装傻充愣的回道:“春草,有啥话你就直说吧!”

“小枸哥,你也知道这些年来我娘真的受尽了委屈,好不容易把我拉扯大,而且我现在也长大了,也该为家里分担……”

我扭头皱起眉头问道:“春草,是不是你们家有什么困难,或者是遇到什么难事了?”

“小枸哥你听我把话说完,其实我接下来要说的话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而且昨晚我记得也提到过的。”

我顿时恍然大悟道:“你是想说,你们娘俩这些年孤儿寡母不容易,你心疼你娘这件事是吧!”

春草点点头继续说道:“要知道我们家没了男人,一直以来都被人欺负。我也知道村里人背地里是怎么笑我娘的,但是我想告诉你的是,我娘真的不是他们嘴里说的那样。”

说着就开始啜泣起来,我看着有些心疼抬手帮她擦着眼泪安慰道:“春草,别哭,有我在,他们要是谁敢再欺负你们,我绝轻饶不了他们。”

“谢谢你小枸哥,其实从小到大都是你在保护我,村子里的那些孩子骂我是野种,都是你一次次的替我把他们打跑。可是真正可怕的是现在这些大人,他们背地里骂我娘是贱货,不检点,专门勾引男人…….”

我搂住她的肩膀将她揽在怀里说道:“春草,这些做完你喝酒都跟我说了,别说了,我都知道了,你放心,谁要再说三道四的,不管大人还是孩子,我都打得他们满地找牙。”

春草泪眼连连的抬起头,眼神之中满是感激的神色,扑倒我怀里嚎啕大哭起来,很快我胸前的衣服也被她打湿。

哭了好一会她才算是平静下来,坐直身子看着我胸前湿哒哒的笑着说道:“对不起,小枸哥把你衣服都给弄湿了。”

我低头看了眼嘿嘿一笑说道:“没事,我就权当你这是在给我洗衣服了啊!”

“讨厌,为什么你说什么我都不会生气,反而很开心呢?”

“当然了,天底下哪有媳妇生气自个老公的道理!”

春草白了我一眼擦擦眼角的泪珠,又是一声长叹之后才说道:“别看我娘平日里是那个样子,其实她也不想的,她之所以那么做……”

“我明白,我明白,夏菊姐那么做是故意装出来,就算是那些臭男人对她垂涎欲滴的,也没人敢真对她耍流氓!”

我听完一下子想到了高才福,心里却在犯起低估,还是搞不懂难道夏菊姐真的会为了那点扶贫金,心甘情愿的被那样的玩意压吗。

“小枸哥你在想什么呢?”春草问道。

我这才回过神笑着说道:“没啥,没啥,你继续说!”

“虽然说大多数的男人都是色大胆小,但还是会有不要脸的男人半夜跑我们家,想要欺负我娘的。”

我闻听噌的一下站起来吼道:“谁,是哪个王八蛋,告诉我,我宰了他去!”

“小枸哥,你先别生气听我把话说完,具体是谁我不会告诉你。但是我想说的是,马上我就要高考很快就要去外地上大学了,可我实在放心不下我娘。你知道吗,虽然这些混蛋有这些不三不四的想法,但我会经常回家陪我娘的。”

我听完后点点头说道:“怪不得,即便你上了高中,镇子离咱们村这么远,你甭管多晚都要回家呢,原来是因为这个。”

春草点头继续说道:“可是自从高三下学期开始后,百日冲刺迎接高考,我也不能再每天都回家,唉……”

“放心吧,家里有我呢,我会经常去看看夏菊姐的!”

“谢谢你小枸哥,我真正的意思是希望你搬到我们家里,这样家里有个男人,那些混蛋他们也就不敢半夜爬我们家墙头了。”

我听完差点没乐的蹦起来,但却脸上一脸严肃的说道:“啊,这样不合适吧,孤男寡女的影响不太好吧!”

“去你的,胡说什么呢,那又不是别人是我娘,你想什么呢。再说了我相信你也不是那种男人,信任你所以才会跟你这么说的。再说了,昨晚我们三个不都是在一起睡的吗,不一样啥也没发生吗。”她嘴上虽然这么说,但一想到那份炙热,脸噌的一下就红透了,赶紧低下头。

我听完心道我的傻春草,你还要怎么发生,非要你们母女照单全收,才算是发生吗。心里这么想,嘴上可不敢这么说。

“不是不是,我倒是不怕他们说什么,主要是夏菊姐她肯定不会答应。”

“放心吧,我娘那里我会去做工作,你就说你能不能答应吧?”春草满是期待的眼神看向我。

我心里有个声音在呐喊着,我愿意,求之不得呢。但是嘴上却说道:“我媳妇都开口了,我怎么能不答应呢。可是我去了住哪儿呢?”

她们家我还是很了解的,虽然三间北屋倒也不小,可是东西屋放的不是粮食就是超市的货,唯一能住人的只有中间那个屋,也就是昨夜的同眠的房间。



    本文由嘿嘿小说网首发,本文链接:http://www.pelhh.com/heihei/87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