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连载小说

n男同时一女的h文片段_受不了轻点捏揉湿汁液-步

n男同时一女的h文片段_受不了轻点捏揉湿汁液|步步生香

第14章

陈光宗帮许冰针灸过一次,多少了点经验,第二次更熟练,但给许冰的大腿根扎针时,还是管不住自己的眼睛,神秘地带的无声诱或,令人大吞口水,血管贲张。


“好啦,不要乱动了,一个半小时后拔针!”


给许冰扎好针,盖上床单,陈光宗坐回桌子前,却无心看书了,脑海中再次浮现出初见许冰身在水潭游泳的性感美态,回味无穷……


许冰躺在床上,不知不觉间竟然睡着了。


一个半小时过去,陈光宗见许冰还在熟睡之中,仿佛等待王子吻醒的睡美人。


“醒醒,该拔针了。”陈光宗不忍叫醒许冰,呼唤几声,见她毫无反应,轻轻的掀开了盖在许冰身上的床单。


“这个小妖精,简直迷死人不偿命!”陈光宗先欣赏了一番,过过眼瘾,然后伸出手,摸向许冰的双腿之间。


他还没那么无耻,不会趁人之危,手伸向许冰的双腿之间,只是为了拔银针。


“喂,你干什么?”拔下一根银针,许冰也被弄醒了,睁开眼睛,便看到陈光宗正低着头,摸自己的大腿,她怒喝一声,抬腿就是一脚。


“啊、哎呦!”两个痛呼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陈光宗倒霉,被一脚踢中了裆部,许冰则是抬腿时碰触了身上的银针。


“你发什么疯,我在给你拔针。”陈光宗捂着裤裆,半蹲在了地上,疼得呲牙咧嘴。


许冰不敢再乱动,仔细看了看,腿上的确少了一根银针,若不是陈光宗拔针,她也不会被惊醒。“我以为你耍流氓呢,你没事吧?”


“要害被你踢中了,能没事吗?”陈光宗无缘无故挨了一脚,有些恼火,生气道:“若踢坏了,你负责的起吗?”


“我睁开眼,就看见你的手按在我的腿上,误会你也情有可原,真是小气。”许冰辩解道。


“这不是小气的问题,关系到下一代,疼死我了。”


“有那么娇气嘛,跟女人一样,踢坏了我负责,行了吧?”


“受苦的又不是你,站着说话不腰疼,真踢出毛病,你也负不起责任,倒霉,我招谁惹谁了……”跟女人斗嘴,太没有风度,陈光宗小声嘀咕几句,忍着疼痛,坐在了床边。


休息了一会儿,疼痛减轻,陈光宗转过身道:“我继续给你拔针,别再说我占你便宜。”


许冰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她自幼脾气倔,误踢了陈光宗一脚,感觉有些不好意思,却不会低头认错。


陈光宗一只手按在许冰平滑的小腹上,来回捏动几下,没有立刻拔针。


“你怎么还不拔?”许冰瞪眼道。


“先按摩几下针孔四周的肌肉,有助于放松,利于拔针,不懂别瞎催。”陈光宗就是要占点便宜,以报挨了一脚之仇。


“你最好别有不轨举动。”许冰冷哼一声道。


“我要不轨,也不轨你这样的,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


“你……懒得理你。”许冰气得够呛,她对身材绝对自傲,当模特绰绰有余,还是第一次听到有男人这么诋毁自己,真想再给陈光宗一脚。


“不理最好。”陈光宗撇了撇嘴,手上的动作却没停,每拔一根银针,都要捏动几下,而且是光明正大的。


时间不大,许冰肚子上的银针拔完,轮到了大腿根,陈光宗照样先捏再拔。


大腿根是敏感部位,许冰脸色羞红,忍不住又发怒道:“再乱摸,姑奶奶剁了你的手。”


“河还没过完呢,你就拆桥,这样好吗?我给你按摩是正常的手法,不让碰拉倒,自己拔针吧,不过我事先声明,出了事,概不负责。”


“你……”许冰不敢乱拔身上的银针,谁知道会有什么后果,还得指望陈光宗。“算我没说,你继续。”


陈光宗有些得意,感觉指尖的皮肤光滑如玉,令人爱不释手,他真想多摸一会儿,但也不能做的太过分,适可而止。


最后一根针拔完,许冰迫不及待的站起身,连声谢谢都没说,三步并作两步走了出去。


陈光宗轻揉手指,回味着刚才的妙感,嘴角勾起一抹坏笑。“以后每针灸一次,让我摸一次,也算值了

懂15章

半夜时分,万籁寂静,星光点点,空荡荡的街道上出现了两个人,互相搀扶着,走路摇摇晃晃,东倒西歪。


“娘的,秦兰这个浪蹄子竟敢无视老子的威胁,把老子的话当放屁,她不来,老子亲自找她去。”


“必须上门找她,老虎不发威,当咱们是病猫啊!等会儿进了屋,直接把她按在床上,咱哥俩轮番上,干到天亮……”


这俩家伙正是二癞子和常有米,满身酒气,说话都大舌头含糊不清。


上午,二癞子威胁了秦兰一番,晚上请常有米在家喝酒,边喝边等,结果喝多了,秦兰也没来,两人借着酒劲儿,大半夜找上了门。


来到陈光宗家门外,两人商量几句,决定翻墙过去,不过墙头有点高,只能搭人梯。


常有米蹲在地上,二癞子踩着他的肩头,费了半天劲儿,才爬了上去。


“扑通!”二癞子本想坐在墙头喘口气,但他喝多了,脑袋发晕,坐在墙头更晕,身体失去平衡,一不小心掉进了院里。


“哎呦,吗的,摔死我了。”二癞子摔得七荤八素,发出一阵痛苦的申吟,躺在地上,半天没爬起来。


“赖哥,你没事吧?”墙外的常有米询问道。


“能没事嘛,摔死我了,你快点跳过来。”


“我……我一个人上不去,你把大门打开。”


两人毫无做贼偷偷摸摸的觉悟,说话的声音不小。


“什么声音?”许冰走后,陈光宗又研究了一个多小时的《药王神针》,刚躺下没多久,还没睡着,听到外面的动静,立刻警醒。


“好像有人,敢来我家偷东西,胆子也太大了!”


趴在窗口看了一会儿,陈光宗以为招贼了,打开灯,跑向院里,顺手抄起一把铁锹,大喊道:“什么人?”


“别大呼小叫的,是老子。”二癞子嚣张的道。


 文学

“让你来我家偷东西,打死你。”陈光宗假装没认出来,举起铁锹,拍了下去。


“吗的,敢打老子,睁开你的狗眼看看老子是谁。”二癞子飞扬跋扈惯了,嘴里不干不净的大骂道。


“管你是谁,来我家偷东西,肯定不是好鸟。”陈光宗不清楚二癞子半夜三更来做什么,肯定没安好心,岂会轻易放过他,又拍了几铁锹,将二癞子打翻在地。


“你个傻子,脑子被驴踢了,我是赖昌,快他娘的住手……哎呦!”二癞子被打的满地乱滚,哇哇大叫,酒劲儿加上疼痛令他毫无还手之力,只有挨打的份。


此时夜深人静,两人的吵闹声传播开来,惊动的街坊四邻的狗也跟着汪汪乱叫。


“怎么了?怎么回事?”秦兰和许冰也被惊醒,披着衣服,相继从屋里走了出来。


“这个笨贼来咱家偷东西,嫂子,你去拿条绳子,绑起来吊打。”陈光宗气呼呼的道。


“好,他……他是二癞子。”走到近前,秦兰看清楚了挨打之人的容貌,脸色不由得一沉。


被二癞子威胁的事,秦兰并没有告诉陈光宗,没想到二癞子敢居然半夜摸上门来,幸亏被陈光宗及时发现了。


“许副村长,是我,我是赖昌,不是来偷东西的,走错门了。”二癞子疼得呲牙咧嘴,酒也醒了一半,忽然看见了许冰,急忙求助。


“是你,先别打了。”许冰对二癞子没有好印象,但她是村长助理,不能坐视不管,拦住了陈光宗。


“许副村长,冤枉啊,我喝多了,不知道怎么就走到这来了。”二癞子摇摇晃晃的爬了起来,狡辩道。


许冰闻到一股刺鼻的酒味,不知道这家伙喝了多少酒,厌恶的捂住了鼻子。“少狡辩,深更半夜闯入他人家里,肯定不干好事,应该把你抓到派出所。”


“我什么也没干,反而挨了一顿打,简直比窦娥还冤,要抓也是抓傻宗。”


“闭嘴!”许冰喝斥一句,看向陈光宗,询问道:“你看怎么处理?”


打了二癞子一顿,陈光宗也算出了口恶气,总不能留他在自己家过夜,抡起铁锹恐吓道:“赶紧滚,否则打断你的狗腿。”


二癞子暗呼倒霉,本想翻墙过户,偷偷摸进秦兰家里,干点见不得人的美事,结果被发现了,还被打了一顿,偷鸡不成蚀把米。


“滚,快点滚,再敢做偷鸡摸狗的事,绝饶不了你!”打开大门,陈光宗连推带搡,强行将二癞子推了出去。


二癞子脚步踉跄,摔了个狗啃屎,回头七个不服八个不忿的骂道:“傻宗,你又打老子,咱们走着瞧,我还会回来的。”


“你还会回来的?”听到这句话,陈光宗忍不住想笑,喜羊羊看多了吧,脑残!



    本文由嘿嘿小说网首发,本文链接:http://www.pelhh.com/heihei/87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