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连载小说

男友抱我坐他腿上舌吻_公车强上的h短文打包(穷

男友抱我坐他腿上舌吻_公车强上的h短文打包(穷游那些事) 第8章 小村投宿

阿吉给我讲了很多他的事情,他的爱好,他给我的感觉,就是一个热情而又充满活力的大男孩。无形中,我又对他多了些好感。
    他还告诉我,他跟我一样,是自己出来旅游的背包客,车也是租来的。
    我心里莫名一动,立刻就冒出一种念头,要是和他一起旅游应该挺好的。

 文学

    不过也就闪念一过而已,我还是非常理智的,对他的防备也没完全卸下,虽然又饿又渴,他给我的水我一直都没敢喝,给我的吃的也不敢动。
    阿吉看我一个劲儿地抿嘴唇,笑着把水瓶从我手里拿了过去,拧开之后咕咚咕咚大喝了几口,又递回给我说:这回敢喝了吧。
    我的心思被他看穿,脸不由得一红。
    我终于忍不住,抱着瓶子咕咚咕咚豪饮起来,因为太渴了,喝的着急,差点给呛住了。
    慢点喝,车里有的是水。阿吉看着我的模样,又笑了起来。
    等到车子驶进了省道,阿吉问我想去哪里,说不远的话他可以送我。
    我说去就近县城吧,阿吉皱着眉头说最近的是九龙,还是有点远,大概得开三四个钟头。
    我心里面早已经急成了一团火,如果阿吉不肯送我,我就只能再找别的车,那样的话我真的很害怕,若是再遇到什么坏人,哪知道啥时候才能摆脱困境。
    我担心他不想送我,忙跟他说我可以付钱,麻烦他辛苦下送送我。
    阿吉似乎做了很艰难的决定,最后斩钉截铁地答应了我:算了,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我把你送到九龙吧,最近的能坐车的地方也就这里了。钱我不要,我不缺钱,不过我有些困了,得先眯一会儿才行。
    一听说他想睡觉,我条件反射一样,又不由地紧张起来,但也不敢说不行,只是怯生生地问他:你要搭帐篷睡吗?就在这里?
    阿吉摇头笑了笑:没帐篷,就在车里眯一会儿,你也可以睡会。
    阿吉把座椅最大限度放倒,说睡就睡着了,不一会儿就传来了轻微的鼾声。
    我也困得厉害,可是我不敢睡,翻了翻手机想打个电话,却没有信号,只好一个人呆坐着,一直等到了阿吉醒来。
    阿吉醒来之后,精力恢复了不少,继续开车。
    外面的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阿吉把车子出了省道,进了山路,解释说他驾照被扣了,不敢走收费站,只能绕着便道进城。
    此时此刻,我困得上下眼皮子直打架,也没精力在乎他说的是真话假话。
    车子在山道上一颠簸,我就再也支持不住了,歪头靠在座椅上睡着了。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车子已经停了下来,外面夜幕深沉,满天繁星,周围有七零八落的建筑,好像是一片平房民居,亮着点点灯火。
    阿吉不在车上,不知道干什么去了。我拿出手机试了试,信号隐隐约约,还是不太好,而且手机的电量也不太多了。放弃了打电话的想法,我将手机收了起来。
    这时,阿吉回来了,他跟我说进城的路被落石挡住了,车开不过去,只能在这个村子里找个地方过夜了,明天再想办法送我进城。
    除了答应,我也没有更好的选择。拿了点干粮和水,我便跟阿吉进了投宿的民居。
    房东是个白头发老婆婆,服饰明显是哪个少数民族,好在阿吉听得懂她的话。
    一番交流后,老婆婆欢欢喜喜收下了阿吉给她的五十块钱,就带我们到了另一个屋子里,里面倒也干净,不过只有一张床,而且不太大。
    老婆婆走后,阿吉见我有些尴尬,就很坦白地跟我说:不是我心思不正,两个人挤一起睡觉,都是饮食男女,肯定会有点反应,况且你还这么漂亮。
    他这话说的,让我都不知道怎么接了,吞吐了一句:那你的意思是,怎么办?
    两个人睡一张床上,我是肯定挺抗拒的,但他硬要坚持的话,我也会妥协。
    毕竟,挺不容易才走到现在这一步的,明天就可以进城坐车回家了,我不想再出什么差错,况且这地方也不知道是哪里,人生地不熟的,我也只能依靠阿吉,所以只好征求他的意见。
    阿吉看着我的脸,突然笑了起来,说了一句让我摸不着头脑的话:何欣,你相信缘分吗?
    缘分?我不是太相信……我有点无语,如果说这次出来遇到的每个男人,都是我的缘分的话,那我宁愿世上没有缘分。
    我知道你是受了刺激,但我还是要劝你,凡事都该想开点,明天醒来会发生什么事情,谁都说不准的,活好当下才最重要的。
    阿吉的话说得意味不明,令我有些纳闷,说实在的,我已经受够了,坚决不想再有可怕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
    其实每个人都不知道自己这辈子,究竟会是什么归宿,我也一样。阿吉像是自言自语,估计你也看出来了,我是个浪子,走过很多地方,也喜欢到处留情。
    说到这里,阿吉自嘲似地叹了口气:不瞒你说,喜欢我的女人挺多的,不过我现在还是单身一个人。
    你长得帅,身手又好,人又善良,肯定能找到一个满意的。我不想继续这种话题,毕竟怎么说都算是陌生人,谈的太多了也没什么意义。
    行,我懂了,你这是委婉地拒绝我呢。阿吉见我烦了,点了点头说,那你睡这里吧,我到外面睡车里。
    说完,他就真的出了门离开了,透过窗户,我看到车子的灯亮了,阿吉真的到车里去睡了。
    不知怎地,我觉得我刚才的话似乎重了些。他对我根本没有非分之想,就算是有,表达的方式也是挺客气的。
    看来,阿吉真的是个好人啊……这样想着,我渐渐地就睡着了。
    这一觉,是外出以来我睡得最香最沉的一觉,还做了个奇怪的梦,梦见有人娶亲,而我就是新娘子,头上戴了好多鲜花和银饰,穿着非常繁复的婚装,非常美丽。
    然而,美好的梦境总是会被冰冷的现实打碎,当我醒来之后发现,眼前的一切几乎让我惊掉下巴。
    我是在另一个环境里醒来的,干净舒适的小屋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圆形的建筑,我躺在中央铺着兽皮的圆台上,身上盖着一块皮褥子。

第9章 被困塔楼

四周是石头砌的墙,有一个方形的大口,呼呼的风不断从外面灌进来。
    这是什么鬼地方……我摸索着坐了起来,却发现自己身上不着寸缕,四周找了一圈,没有我的衣服,不仅如此,什么都没有,我所有的东西都不见了。
    天呢,我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来到这地方的,是被阿吉出卖了?还是被村民们给骗了?这一切就像是做梦一样。
    我惊慌失措地跳下了石台,将皮褥子披在了身上,奔到了那个方形的大洞前,往外一看。
    这一看不要紧,险些没把我给吓死!
    我竟然在一个非常高的,像一个塔楼一样的建筑里。这里离地面大概有三四层楼那么高,如果我从这个大口子里跳下去的话,肯定是别想活命了。
    我努力镇静了一下,开始搜寻另外的出口,然而找了一圈都没找到,唯一发现可能是出口的地方是向下的,被一块铁板盖着,上面有个铁环,我用力提了半天却纹丝不动,大概是下面上了锁。
    我万分丧气,却不甘心,又开始四处摸索着找,发现到圆台子下面有个白色的东西,卡在了石头缝里。那东西有些熟悉,我伸出手指把它夹了出来,原来是我的手机。
    我想,大概是衣服被扒掉的时候掉出去的,没有被发现。
    谢天谢地……按开屏幕一看,信号竟然满满的,原来高处有高处的好处,我正想兴奋地打电话,地上的方铁板却传来了动静。
    我急忙把手机藏到了皮子下面,自己也躲在了台子旁边。
    何欣?是阿吉的话音,他大概是从下面上来了,伴随着一阵沉重的吱呀声,铁板子又合了起来。
    我不敢起身,也不敢搭话,此时此刻,我确信是阿吉把我弄到这里来的。
    可我不知道他究竟要干什么,所以非常害怕,比以往遇到任何麻烦时都害怕。
    当阿吉再次来到我面前,冲我露出那种神秘的笑容时,我再也忍不住,冲他大叫了起来:你到底是什么人?干嘛把我弄到这种地方?你到底要干什么?
    阿吉蹲了下来,伸出手指刮了刮我的脸蛋,轻声说了句:我说过的,谁都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这里,就是你的归宿了。
    还在我面前搞神秘,我都要恨死这个人了!懒得理会他胡言乱语,气愤之下,我猛地用头撞向了他的头,他冷不防被我撞倒在了地上。
    我趁机拔腿就跑,想要掀开那块铁板,可是阿吉身手更快,一个猛扑将我压倒在了地上,他健壮如牛的身躯砸在我身上,我感觉到五脏六腑都要被挤爆了,嘴里漾满了异样的腥甜。
    石墙开始在我眼中旋转,阿吉把我从地上抱了起来,重新放回了石板上,他用手擦掉了我嘴角的血,放在嘴里砸了砸说:你真的好美,连血都香甜美味。
    他这话说得令我毛骨悚然,我惊恐地看着他,他又笑了:别怕,我不是吸血鬼,也不是吃人的僵尸。
    那你到底想干什么?我气息奄奄地问他,就算是死,也总要死个明白的不是么。
    告诉你也无妨,反正你再也不会离开这里了。阿吉不慌不忙地一边脱衣服,一边对我说,我把你卖了。
    卖了?!我竟然被卖了?!事情转折太大,我的脑子根本就跟不上节奏,惊得目瞪口呆。
    看到那个大洞了吗?以后会有很多男人从那里爬进来睡你的。阿吉指着那个风洞对我说,又在我的脸上摸了两把,可惜啊,我还真是有点舍不得呢。所以,我得先尝尝你的味道。
    阿吉说着,眼中迸发出火热的渴望,整个人都像是点燃了一样,扑向了我……
    他霸王硬上弓,我痛得大声叫了起来:畜生!
    阿吉用手捂住了我的嘴,一边加重了冲撞的力道,我感觉都要被他碾穿了。
    我奋力地拍打着他,抓挠着他,可是力气小得就像是在给他挠痒痒,倒更是刺激了他,他一边冲撞着,一边伸出手死死地掐住了我的脖子,几乎令我窒息。
    我怕再对抗下去,会被他弄死,终归是决心服软,渐渐松了力气,不敢再有丝毫反抗。
    这时,阿吉笑了起来,亲了亲我的嘴说:早这么乖多好,省的受苦。
    接下来,我在石台上被阿吉翻来覆去,如砧板上的肉一样任他宰割……
    等到他完事的时候,我早已没有了一丝一毫的力气,软软地躺在石台上,无声地流泪啜泣,外面的风还是很大,像是与世隔绝的屏障。
    我求求你了,求求你放了我吧。我知道求他已经是徒劳之举,但求生的渴望还在,我不想放弃丝毫的机会。
    阿吉轻轻地摸着我的头发说:你得随缘,乖乖待在这里吧,一会儿我会给你拿吃的穿的来,好好养水嫩了,过几天就有人来验货了。
    我觉得自己简直是落入了无底深渊,黑暗而荒唐。
    可我还是想要逃出去的,我唯一的希望就是那部手机,刚刚阿吉进来的时候,我把它藏了起来,他并没有看到。
    等到阿吉离开之后,我悄悄地将手机拿了出来,只剩下了百分之五的电量,我本想给家里打电话得,可是通讯录里却一片空白,只有一个号码。
    我知道是怎么回事,应该是杨哥干的……
    既然这样,那我就只能报警了,我按下了110,过了很久才有人接听,我忙告诉对方说我被绑架了,大概在九龙附近的山里,希望能有人来救我。
    可是我话还没有说完,线路就断掉了……
    再看手机里的电量,已经剩下了百分之三。
    我急得焦头烂额,万般无奈之下,只好又拨通了杨哥的电话,虽然我不确定杨哥真的能来救我,但渺茫的希望也胜过没有希望。
    如今的我,真的是山穷水尽,走到绝路了,况且,刚刚报警的电话,我直觉不能抱太大的希望。
    杨哥的电话很快就接通了,听到是我之后,杨哥便问我在哪里,需不需要他来接我。
    我哭着说:需要,我被骗了,东西都没有了。
    人没事就行,告诉我你在哪里?电话另一边,杨哥安慰我说。
    我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一个很高的塔楼里,石头砌的塔楼。我又哭了起来。
    杨哥听了之后,跟我说:好了,别怕。我知道是什么地方了,等着我。
    说完,杨哥就挂掉了电话。此时,手机电量已经剩下百分之一。
    尽人事,听天命……凝视着渐渐灭掉的屏幕,我依然绝望而懵呆。

>>>>本文《穷0游那些事》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由嘿嘿小说网首发,本文链接:http://www.pelhh.com/heihei/86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