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艳小说

小说(都市极品妖孽)全本章节版阅读

小说(都市极品妖孽)全本章节版阅读

第七章 旁门八百,左道三千

陈平脸色淡然的走出教学楼,没有丝毫激动或者生气的神色,这让一群贼心不死留下来打算看看两人斗法结果的人失望透顶,陈平冷冷的扫了他们一眼,没搭理这群在他看来无聊又胆小的‘学长’,径直去了校门口。

人来人往的复旦大学门口,陈安像一只快乐的精灵,围绕在一个身材修长,长相清秀到让同性都感觉惊艳的男人身边,一双大眼睛微微眯起,嘴里甜甜的叫着:“三千哥,你一直在暗中盯着我和哥哥?”

陈安嘴巴里的三千哥三十左右的样子,笑容温暖,整个人透着一股子别样的气质,锋芒内敛,睿智,锐利!

复旦的人不少,来来往往,几乎所有的女生眼神有会有意无意的朝这里瞟一眼。没人否认这个男人的优秀,单论那温暖的犹如三月阳光的温醇笑容就足以迷倒一大片复旦美眉。

“三千哥。”陈平走过来,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只是谁都看得出来他脸上一副绝对真诚欢喜的笑容。

对于这位三千哥,无论是陈平还是陈安,很显然的没有丝毫戒心,完完全全的把他当自己人看待,自然的不能在自然。兄妹俩知道,不止他们,就连他们在南方地下世界权势彪炳,手眼通天的父亲,权利覆盖整个南京军区的大伯,甚至是很多老一辈跟着父亲出生入死的兄弟,都对眼前这个三千哥无话可说!死忠!绝对的死忠!在他们的父亲陈浮生挣扎着向上爬的这些年里,张三千,是其中最功不可没的人物之一。

张三千,十多岁就带着一条狗从东北一个犄角旮旯的小山村来到上海,找到‘三叔’陈浮生,之后又跟着三叔从上海到南京,跨省流窜,丧家犬一般,跟三叔一起在小饭馆刷过盘子,做过保安,一起挤在十来平方米的小屋子里睡着吊床,那段时间有多苦,除了几个当事人之外,没人知道。但当时幼小的张三千始终没有一句怨言,仿佛跟着三叔,就是最快乐的事情。

南京,不禁是陈浮生的福地,在那里,张三千也被一个在中国道教协会德高望重的‘老神仙’收下做关门弟子,一走就是十年,期间发生过什么,没人知道,除了在陈浮生结婚那天他出现过一次,十年间可谓音讯全无。

张三千的归来是震撼的,也是惊艳的。

旁门八百,左道三千。这个叫张三千的男人,在回来的十年中,为三叔,为陈家,做了太多事情,以犀利霸道让人发指的雷霆手段在整个南方纵横驰骋,旁门左道,无所不用其极!镇压,提拔,杀戮,许多血腥的背后,都有张三千的背影。很难相信,这竟然是一个仙风道骨,超然物外的老神仙培养出来的关门弟子!

大权在握!近年来陈浮生慢慢退居幕后,浮生集团绝大部分事情都是张三千接手,白的,黑的,他都处理的妥妥当当,确实是个难得的帅才,足以独当一面。

记得张三千回来的第一天,陈浮生就带他来到陈平陈安的面前,就说了一句话:“这是你们的三千哥,我知道你们是第一次见面,但你们三个记住,以后,你们就是亲兄妹。三千不是外人,叫我一声三叔,我也一直把他当半个儿子看待,以后你们三个要是互相玩心眼,我不管谁对谁错,一律打断你们的腿,让你们自生自灭!”

那一年,陈平和陈安九岁,张三千二十五。相信在陈平彻底成熟之前,浮生集团绝大部分权利都会控制在张三千手里。

张三千点了点头,扔给陈平一根烟,笑道:“你小子,真不知道怎么说你好了,太冲动了,在学校里面敢抄着狙击枪狙教官,你真逆天了。活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看到吓得学校不敢让学生参加军训的闹剧。”

陈平把香烟点燃,嘿嘿笑道:“我就是个有自己底线的二世祖,发生那种事情,我忍不了。而且我心里有底,就算我把那教官狙死,估计到最后也不会有啥事,大不了回家让老头子抽一顿。嘿嘿。”

“把枪给我,我得带走了,以后也不能经常跟着你,我得去一趟内蒙,还是趁早把那玩意给你没收比较好,为了补偿你,我送你一套飞刀。玩飞刀可是我亲手教你的,那东西不比枪差,被发现了也不会太麻烦。”张三千淡淡道,想起电话里富贵叔劈头盖脸的训斥,张三千欲哭无泪。

陈平苦笑:“枪没在我这,那天正好被我们辅导员看见,当时那连长就要冲上楼抓人,我就把枪交给她保管了,过几天我去取,三千哥,放心吧,出不了事。”

陈安点点头,嬉笑道:“嗯,这我可以作证,哥说的是真的。”

“辅导员?什么来路?你确定她不会泄露秘密?不如…”张三千眉头微皱,深邃的眸子里阴森的杀机一闪而逝,跟他一直洋溢着温暖佛性气息的脸庞形成鲜明对比,他一直把陈平当成亲弟弟看待,如果那个辅导员泄露了秘密,很可能毁了陈平,他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放心吧哥,我有分寸。”陈平嘻嘻哈哈的,满不在乎的样子。

张三千点头,陈平虽然还小点,但不傻,很多事情办得让一些老家伙都惊艳不比,老陈家出来的犊子,怎么会有孬种?

张三千清秀的脸庞突然浮现出一抹邪笑:“你要动纳兰家那丫头?嘿嘿,我查了下,那丫头虽然傲气,但本质不坏,虽然她们家一直跟我们作对,但你玩的好了,说不定你俩就是陈家跟纳兰家的胜负手,我来之前三叔给我明确指示,说老陈家的犊子没一个是怂包,你有本事,春节就把那丫头带回去给他看看。啧啧,咬金,三叔对你期望甚高啊,哥相信你。”

陈平笑了笑,淡淡道:“不玩了,对那种女人,没兴趣了。”

“怎么回事?”张三千一点没有做哥的样子,一个劲的激将加怂恿:“难不成你还对付不了纳兰家的小丫头?这还是你陈平嘛?不能怂了啊。咱哥们泡妞应该是手到擒来嘛,刚才我还以为那丫头已经跪倒在你牛仔裤下面了呢,现在看着玄,肥水不流外人田,你可得加把劲,推到!”

“说什么呢,那种女人太没挑战性了,纯粹的利益生物,我估摸着我要亮出身份要跟纳兰家不计前嫌联姻,估计让她立刻跪着给我吹箫她都愿意,什么玩意,没劲。”陈平淡淡道,然后把刚才教室里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张三千撇撇嘴:“我给你讲个段子?”

“什么段子?”陈平还没说话,陈安就迫不及待的问道,这丫头抱着张三千的胳膊,几乎要吊在他身上了。

有个婚托,受婚姻介绍所的指示,频频跟各种男人见面,但实际上她并不想恋爱,于是,婚姻介绍所的工作人员就给她出了个绝招:跟男人见面的时候,只要想溜,就使劲挖自己鼻孔,并且翘起二郎腿使劲抖,相信只要不是弱智,都不会跟这种时不时就像发羊癫疯的女人在一起。婚托照做,每次想结束时都玩这一招,果然屡试不爽!

张三千说完了,他看着陈平,笑眯眯道:“你明白了?纳兰家那丫头在挖鼻孔,抖二郎腿呢。根据资料显示,这丫头独立意识极强,曾经三次拒绝了家族为她安排的男友,绝对不是什么狗屁利益动物。”

陈平一脸惊讶:“你怎么查的这么清楚?按照我的想象,纳兰家跟陈家应该差不多的嘛,怎么你们把人家家底都翻烂了,而她却根本不知道我一样?难道是装的?”

“拉倒吧,纳兰家根基在东北,上海的力量远不如我们陈家,而且纳兰倾城来上海一年多了,我们在查不到她,不如买块豆腐撞死算了。他们之所以还不知道你的身份,应该是因为你刚来,时间一长,他们总会查出来的,所以,你要尽快下手了。”

陈平点点头,道:“那成,回头你把纳兰家的详细资料发给我一份,知己知彼嘛。”

张三千走了,走之前扔给陈平一把钥匙,告诉陈平一个地址,说等陈平拿到枪之后放到那就行,飞刀也在那所房子里,有空让他自己去拿。

陈平把钥匙放回口袋,突然发现妹妹正气呼呼的看着自己。

“咳咳,这个,怎么了?我没惹你吧?”

“哼,你追纳兰倾城就是为了对付纳兰家族?追不到还好,万一得手之后在被你甩了的纳兰倾城岂不是可怜死了?哥,你不许做感情骗子!”陈安气呼呼的说道。

“你这丫头想什么呢?哥感兴趣的是纳兰倾城,至于背后嘛,只是顺便附带一下而已。你知道的,我一直很纯洁的,只不过我很喜欢收集美女而已,哎,纯洁的人也是有缺点的。”陈平摇头感慨,一副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的可耻样子。

“。。。。。”陈安无语的看着自己的哥哥,狠狠道:“也不许做花心大萝卜!”

“我发誓,我很纯洁,我怎么会做花心萝卜?我只是喜欢收集美女,这是爱好,我很纯洁的。”

“(*&……%¥去死!”陈安张牙舞爪,发飙了…

 文学

第八章 麻烦来了

大学的生活确实很清闲,尤其对陈平来说,不军训,也没课程,简直就是以一种无所事事的跋扈姿态面对这所太多人眼中神圣无比的大学校园。

用陈平的话说,他就认为自己是个二世祖,有点小聪明,小心机,小城府,在过几年,接了老头子的班,守好家业庸庸碌碌一辈子不让自己以后的儿子孙子饿着就算完成任务,标准的胸无大志生于安乐的纨绔子弟。

如果真要说出个啥志向来,可能也就像这厮说的,喜欢‘收集’美女了。而且,花瓶不要。

连续几天,陈平都像个孤魂野鬼一般出没在复旦的校园里面,闲着没事骚扰下纳兰倾城,小日子过的悠哉悠哉,乐趣无穷。

陈安也不用军训,这丫头整天窝在宿舍神秘兮兮的不知道在干什么,皇甫薇羽一回来,小丫头立马就跑到那去住了,估计军训结束之前回来的几率为零。

天气还略显炎热,陈平眯着眼睛,懒散的走在校园内,嘴角的笑容都充满了一种玩世不恭的味道。

不得不说,陈平确实有一副还算不错的皮囊,虽然还算不上帅的惊动国家惊动党那一级别,但漫不经心的气质修长的身材确实有多让女人看一眼的资本。

路上来来往往的学生看着陈平都露出一种怪异的表情。如果总结一下,就是男生的眼神带着杀气,女生的眼神充满无奈。

陈平调戏纳兰倾城的风波已经过去,一个星期以来,这厮连续不断的纠缠在纳兰倾城身边,使劲的占便宜已经让很大一部分人渐渐习惯,现在学校里流传一句话:看到陈平的时候,这家伙不是在欺负校花,就是走在去欺负校花的路上。

可想而知,陈平在复旦有多么的‘臭名昭著’。

陈平确实也不负众望,现在的他,确实走在纳兰倾城教室的路上,对于他来说,什么无耻啊,下流啊,流氓啊,龌龊啊之类的称呼见多了,听多了,类似的称呼也压在他身上不少,虱子多了不痒,陈大公子不在乎,只要能让纳兰倾城乖乖俯首,到时候这些传言也就不攻自破了,陈平美曰其名:这叫抓主要矛盾。

陈平笑嘻嘻的推开教室门,教室里再没有无数道怒视着他的眼神,现在人们都麻木了,整天看着这出闹剧,早就烦了,唯有当事人还乐此不疲,一副沉醉其中的堕落模样。

气质冷傲的纳兰倾城身边果然没人,他陈大公子的御用座位早就没人争抢,虽然陈公子没用说出来能吓死一大片人的家世说话,但那双堪称无往不利的铁拳这几天着实让一些不长眼的人吃足了苦头。于是,再也没人敢挑衅了。

几十号人眼角余光不时扫视陈平,打算看看这位在他们心中无恶不作该天打雷劈的小子怎么‘临幸’校花,所有人都期待着今天会有个出人意料的‘惊喜’。

“美女,这位置有人么?不介意我坐下来吧?”陈平满不在乎的笑着,无视纳兰倾城绝美的脸上冷漠的神色,一屁股做了下来,顺势在美人丰满修长的大腿上拍了拍。

纳兰倾城眼角剧烈跳动了几下,猛然站直了身体,不顾教授讶然的神色,冷着脸夺门而出。

“哎,倾城,别走,慢点,老公错了。”陈平大呼小叫的紧跟了出去,所有听闻这句话的人都是一阵眩晕,这几天的时间里,这句话达到的效果不亚于当年一位佛学大师的那句“你妈贵姓”。

陈平追出去,飞快的拉住纳兰倾城纤弱的娇躯,不由分说的抱在怀里,轻笑道:“倾城宝贝,今天见到老公是不是很失望我怎么没死?”

纳兰倾城挣扎的身体微微一僵,强自平静道:“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明白。”

“哦。”陈平轻哦一声,道:“没什么,昨天有几个不知死活的家伙拿着几把玩具来找我玩命,我以为是宝贝你派来的,所以就…”陈平突然住口。

“你把他们怎么了?”纳兰倾城下意识的追问了一句。

陈平仿佛也没察觉什么不妥,淡淡道:“剁碎喂狗了。”

纳兰倾城脸色惨变,颤声道:“你可真狠。”

“不狠,得罪我的人都是这个下场,我是个粗人,什么都不懂,凌迟车裂之类的听着就麻烦,直接剁碎了多好?你说是不是?”陈平的声音很平淡,就好像在说昨晚一不小心打死了几只蚊子一样简单。

纳兰倾城默不作声。

“啪!”

陈平一巴掌狠狠拍在纳兰倾城的臀部上,戏谑的笑道:“下次再敢谋杀亲夫,看我怎么收拾你。”

纳兰倾城无动于衷,表情冷漠,就算面对陈平这及其暧昧的动作,也只是微微皱了皱眉而已。在摸清眼前这个男人的底细之前,她再也不想轻举妄动,昨天派出去的几名家族精英莫名其妙的人家蒸发已经给她大大敲响了警钟,上海毕竟不是纳兰家的地盘,要不是跟市委关系过硬,早就被对手吃的一口不剩。一切必须小心点好。

两人默默的来到体育馆,看着那些抱着篮球在球馆里挥汗如雨的同学,陈平突然莫名其妙的羡慕起来。

纳兰倾城任由陈平牵着机械走动,面如表情,像一只倾国倾城的美丽木偶。

“陈平。”

沉思中的陈平耳边突然响起熟悉的嗓音,抬头,看到李江海抱着篮球笑着走了过来,他身后,跟着同样一脸汗水的王勤。

“你们怎么没军训?”陈平笑了笑,一人发了一根烟。

王勤接过烟叼在嘴里,笑道:“请假了,这小子非要过来打球,跟他玩玩,丫这么大个,技术真是不咋地。”

“靠,你还说,我都怀疑你小子从前是打黑球的,小动作不断,还挺隐蔽,太阴险了。”李江海咧开嘴,狠狠给了王勤一拳。突然看到陈平身边面无表情的纳兰倾城,李江海眼前一亮,嘿嘿笑着拍马屁道:“这是嫂子吧,看着很眼熟,嘿嘿,嫂子好。我是李江海,跟陈平关系最铁了。”王勤也笑着跟纳兰倾城打了个招呼,他们自然知道这位美女,学校里传的风风雨雨的,现在这两位可是名人,他们也很想看看到底两人发展到什么地步了。

陈平清晰的感觉到纳兰倾城玉手一抖,似乎有些踌躇。

他把美人往怀里一拉,玩味轻笑道:“宝贝,我哥们给你打招呼呢,怎么不高兴?”

纳兰倾城的反应关乎着陈平下面一系列的动作,她必须逼纳兰倾城表态。就算给陈平一个耳光,骂他们无耻,他心里也会有个底。

纳兰倾城的反应出乎陈平意料,她绝美的俏脸上挤出一丝微笑,轻轻道:“你们好。”

陈平心中一喜,脸上不动声色的笑道:“好了,你们玩去吧,她身体不太舒服,我们转一圈也回去了。”

岂止是身体不舒服,在这样下去,早晚被你气出绝症。纳兰倾城愤愤的想着。

“你就是陈平?”一道淡淡的声音响起,虽然极力克制,但声音中依然蕴含着强行压抑的怒气。

在这几人各怀鬼胎但表面气氛起码还算融洽的坏境中突然冒出这么一个声音,确实不会让人太舒服,陈平狭长的眸子微微眯起:正主终于要熬不住了?

陈平回头,正好看到一个一身白西服的青年正冷冷的看着他,嘴角的笑容有些狰狞的味道,他身边,两个身材高大的青年正在狠狠的瞪着他和纳兰倾城。

“我是,这位兄弟怎么称呼?什么事?”陈平漫不经心的笑道,满不在乎的神态让对面三人一阵窝火。

“好好好,小子你有种,趁我不在骚扰倾城,你很狂是吧?放开她!”白西装的青年看着陈平依然搂着纳兰倾城,终于怒了,冲着陈平吼道。

“哇靠,这么大声做什么,当我吓大的?倾城倾城的叫的这么亲热,跟是你什么人似地。”陈平轻笑着抚摸着纳兰倾城的脸颊,暧昧道:“宝贝,我有骚扰你么?告诉他。”

纳兰倾城沉默,穿白西装的男子一脸期待的看着她,只要她一点头,他身后的两个人就会给陈平一个终身难忘的教训。

“怎么不说话?”陈平狭长的眸子闪烁着阴谋的光芒,他挑起纳兰倾城的下巴,轻声道:“实话告诉他。”

纳兰倾城心中叹息一声,缓缓摇头,道:“没有,刘杰,你走吧。”

“他是谁?”陈平搂着纳兰倾城,把头埋在她的脖子上,深深吸了口气问道。

“校篮球队长,学生会纪律部长,上海长江集团董事长的儿子。”纳兰倾城淡淡道。

“他是谁!?”刘杰终于恢复过来他死死盯着纳兰倾城,颤声道。

两个问题如出一辙,回答的也是同一个人,倒也有趣。

“我不知道。”纳兰倾城摇头,脸上浮现出一丝难言的苦涩。

“小子,你逼倾城的?不管你是谁,我都要让你付出代价!”刘杰脸色狰狞,看到纳兰倾城的表现,他已经丧失理智。

周围围观的越来越多,陈平霸占校花纳兰倾城的事情早已引起公愤,只不过大家掂量了下身价都没去找茬而已,如今终于来了个重量级的人物,人们觉得有好戏看了。

刘杰身后的两位仁兄在刘杰耳边说了几句,刘杰眼前一亮,从一位同学手里拿了一个篮球,狞笑道:“小子,敢不敢玩两手?三打三,十五分钟,你输了就滚远点离开倾城,我输了今天的事情就当没发生过立马滚蛋,以后见了你我刘杰退避三舍,你敢不敢?”

刘杰话音刚落,人群顿时炸开了锅,校园恶霸陈平要跟校篮球队长争夺校花的护花权,这个消息刺激的整个复旦顿时不平静起来,终于有个人站出来跟陈平针锋相对了,一下子,几乎没什么事情的学生都赶来体育馆看这一场龙争虎斗。

陈平一方先机尽失,不迎战都不行。

先手输了,操!

陈平心里狠狠骂了一句。



    本文由桃艳小说网首发,本文链接:http://www.tyyddn.com//heihei/86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