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艳小说

少妇口述:地铁上我被吸奶很舒服 乱伦大杂烩

少妇口述:地铁上我被吸奶很舒服 乱伦大杂烩

又和陈文聊了几句,我匆匆挂掉电话,快步朝家里赶去。

陈文不在家,萧雅下午没课,那她很有可能在家里休息。

之前听说她在学校同时担任了两个年级、七个班级的英语教学工作,平时光是备课和批改作业就非常累了。

所以萧雅不像其他女人,有空会去逛街什么的。

 文学

她有空了,不是在家里看书丰富自己的知识储备,就是在睡觉补充体力。

走到家楼下,我看到一个年轻壮实的男人站在楼道口,拿着手机在打电话。

这个人看着眼生,不是我这栋楼的租户。

我正准备上楼,突然听到他说:“放心吧,药已经下到她茶杯里了,最多再过十分钟,萧雅那女人就只能乖乖躺在下,任我摆布!”

“……”

“你说她老公?她老公已经去高铁站了,还是我开车送他去的,不然你以为我有机会下药?”

“……”

“行,我差不多就上去了,等我好消息吧!”

听到这话,我上楼脚步猛地一顿。

萧雅被人下药了?

我瞪着楼道口那个男人,牙关咬地死死的,但那个男人此时正背对着我打电话,没注意到我凶狠的眼神。

我没功夫跟他计较,而是快步朝楼上走去。

来到门前,我二话不说,掏出钥匙就打开了门,大喊道:“萧老师,你没事吧!”

“呀!”

我还没进门,萧雅的尖叫声就响了起来。

我定睛一看,发现萧雅全身上下只包着一条白色浴巾,神情惊慌的站在客厅里。

等看到进来的是我时,她才悄悄松了口气,但脸蛋立即变得通红一片,扭着水蛇腰跑进了房间里。

我一阵尴尬,满脑子都是萧雅那雪白曼妙的娇躯。

昨晚发生的事情立马浮现在脑海中。

几分钟后,萧雅穿了一件粉色的居家睡衣,脸蛋红扑扑地走了出来。

“不好意思,我……我不知道你在洗澡。”

萧雅站在门前,眼神复杂的看了我一眼,才摇头道:“不怪你,我没想到你会现在回来,我应该穿好衣服再出来的。”

说完这个,她走到桌旁端起一杯茶,轻轻喝了一口。

我看了眼桌上的三个茶杯,突然想起楼下的那个男人,急忙道:“萧老师,刚才家里来客人了吗?”

萧雅疑惑的看了我一眼,说:“对,来了我们学校的一个体育老师,我老公下午要出差,让那位老师开车送了他一程。”

“那这茶……”我指着桌上的茶杯,欲言又止。

“这是刚才泡的,你要喝吗?要喝我再给你泡一杯。”萧雅还以为我口渴了,准备去拿茶杯,却被我阻止了。

我不知道楼下那人是在哪个茶杯里下了药。

但听他那种笃定的语气,肯定是看到萧雅喝过那杯茶了,不然他怎么敢那么信誓旦旦的和电话那边的人打包票?

而且,他下药就下药,为什么还要和别人打电话?

难道楼下那个男人,还有同伙?

一想到这种情况,我心里就一阵后怕。

还好陈文给我打了个电话,让我及时赶了回来,不然事情绝对会往最糟糕的情况发展。

“张扬,你没事吧?”

萧雅见我脸色不太好看,皱着柳眉问道。

我抬起头盯着她,说:“萧老师,你有没有感觉身体不舒服?”

“什么不舒服?”萧雅愣住了,没听懂我话的意思。

“我是说,你身体会不会感觉很热,然后有一种很想要的冲动?”我继续说着,眼睛却忍不住瞄向她两腿间。

据说中了药的女人,一般是身体会有反应,然后感到空虚,再是身体燥热。

可现在的萧雅,看着很正常啊!

萧雅仍没反应过来,可看到我的眼神,她立即就恼了。

她双手往前一遮,怒道:“张扬,你是不是觉得我是那种特别下贱的女人?”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慌了,没想到萧雅会误会我的意思。

可萧雅根本不想听我解释,她极度失望的瞪了我一眼,转身就朝房间走去。

我正准备追上去,萧雅整个人突然晃了一下,双腿毫无征兆一软,身子砰的一声,重重倒在地上。

“萧老师,你没事吧?”我吓了一跳,赶紧上去扶起她。

萧雅却用一种非常愤怒的眼神看着我,虚弱道:“张扬,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萧老师,你误会我了,我没对你做什么,我……”我一边伸手扶着萧雅,一边奋力解释着。

结果话还没说完,萧雅突然一巴掌扇在了我的脸上。

“你……你是不是趁我穿衣服的时候,给我下药了?”

“你这个畜生,给我滚!”

然而眼下,萧雅根本没心思听我的解释,她捂着自己胸口,指着门外咆哮道。

我眼神一寒,心里憋屈不已。

老子担心你被人下药,主动关心你,你不领情就算了,还敢打我?

行,既然你说我是畜生,那我就畜生一次给你看!

这样一想,我猛的伸出双手,用力抓住了女人的胸前。

第10章

“张扬你……你混蛋……”

关键部位再一次被我触碰,萧雅脸红的仿佛要滴出血来。

她奋力挣扎着,可现在身体软绵绵的,根本使不上力气。

没多久,她就被我压倒在地上。

我呼吸急促,一把扯开她的睡衣。

看着那对白皙,我迫不及待扯开她的胸衣,正打算伸手时,萧雅突然脑袋一歪,直接晕了过去。

我抬头看了一眼,才发现女人漂亮的脸蛋上,已经布满了泪痕。

她眉头紧紧皱着,身子还时不时的颤抖着。

显然,在昏迷前的那一刻,她非常的惊恐和害怕。

那一刻,一股愧疚的情绪在我心头弥漫开来。

我狠狠抽了自己一巴掌,暗骂自己真不是个东西!

萧雅已经那么明确的拒绝我了,我为什么还幻想能和她发生关系?

现在更是趁着她被人下药,竟然想对她做那种事。

这样的我,有什么资格说喜欢她?

使劲一咬舌尖,我总算清醒了过来。

我将萧雅小心翼翼地放在床上,给她盖好被子,看着女人那渐渐舒展开的眉头,我心里也跟着松了口气。

看萧雅的反应,她的确被人下药了,只不过应该是普通的安眠药,并不是什么催情药。

难怪当我问她有没有那方面的感觉时,她会觉得我是在侮辱她。

我苦笑一声,走出萧雅的房间,还将房门给带上。

正当我准备去休息时,大门处突然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响动。

我猛的反应过来,楼下那个男人已经开始行动了!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有房门钥匙,但这显然不是我现在需要考虑的事情。

情急之下,我拿起房间的棒球棍,悄悄走到了门后面。

几秒钟后,房门果然被人打开,紧跟着,一道鬼鬼祟祟的人影从外面摸了进来。

他探头探脑的四处打量着,似乎在看房间里还有没有人。

就是现在!

我心里暴喝一声,一棍子敲在来人的背上。

他“嗷”的惨叫一声,直接被我打趴下。

我没有错过机会,趁机痛打落水狗,打的他惨叫不止。

“王八蛋,叫你打萧老师主意,我打死你,我打死你!!”

……

我一边叫骂着,一边不遗余力的挥舞着棒球棍。

那人被我打的四处乱爬,连客厅里的桌子和沙发都被他给撞倒,发出一阵“乒乒乓乓”的声响。

房间里的萧雅被下了安眠药,所以自然听不到这里的动静。

我打的正欢,完全没发现有一道高大的身影,从后面朝我靠近。

就在我抡起棒球棍,准备再给地上那人来一记狠的,突然感觉后腰一痛!

我低头一看,才发现腰上不知何时插了把匕首,鲜血正汩汩的往外冒着,很快就染红了地面。

很快,一阵眩晕感袭来,我身子一软直接倒了下去。

趴在地上那人站了起来。

“草,竟然被阴了,我他妈非得弄死他!”那人骂骂咧咧着,拿起我掉在地上的棒球棍,准备教训我一顿。

结果被另一道声音给拦下来了,“还磨蹭什么,赶紧走,晚了就走不了了!”

“草,算这小子运气好,我们走!”

急促的脚步声响起,房间里恢复了静谧,我眼前一片恍惚,也没办法确定那两人是不是真的走了。

但现在问题是,我该怎么办啊……

捂着后腰处的伤口,我疼的龇牙咧嘴,偏偏这时候萧雅还昏迷不醒,难道我要失血过多而死吗?

想到这个,我心里一阵不甘!

但随着血越流越多,我渐渐感觉呼吸变得困难,眼皮也开始打架。

迷迷糊糊间,我好像看到有人从门外走进来,但又好像没有,最后两眼一闭,彻底晕死了过去。



    本文由桃艳小说网首发,本文链接:http://www.tyyddn.com//heihei/86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