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艳小说

吻下面最长最激烈的床戏《寡嫂》男人把女人强

吻下面最长最激烈的床戏《寡嫂》男人把女人强吻扒衣服

第9章为了嫂子拼了
    昨天,嫂子也是知道我听见什么了。天色还没现出朦胧的亮色,她已经走进我爸妈住的屋子里,因为要收割稻谷,今天她也会跟我们一起吃饭。
    我已经是坐在圆桌边,吃着早饭,冲走进来的嫂子笑一下。

 文学


    嫂子跟爸妈招呼一下,往我对面坐,也冲我笑,杏眼还冲我瞪一下。
    我感觉,她这一瞪,肯定是昨天听到她的叫声的事,故意小声问:“嫂子,瞪我干嘛。”
    嫂子正端起一碗白粥,往嘴边凑,听我一问,杏眸又是冲我嗔。桌子下的脚,轻轻地踢了我的脚一下。低头又小声说:“你别坏哦。”
    我才又要说话,瞧我妈也走到桌子边,那就不说了。赶紧吃饭,到稻田里收割稻谷。
    我们家种的稻谷不多,也就够一家人的口粮,不用拿钱买米而已。父母跟我和嫂子,四个人忙了一天,差不多要到傍晚的时候,稻谷也收完成,晾在村边的晒谷场。
    “尾弟,吃饭了。”嫂子在我自己住的小屋子外面喊。
    我正想拿衣服洗澡,听嫂子一喊,走出来瞧她往摆放在天井的圆桌边坐。
    我也往她的身边坐,嫂子也是还没洗澡的,那股香香的汗味,让我往她的脸瞧。结果瞧她细白的脸显出疲倦的模样,应该是今天收稻谷累了。
    我爸也往桌子边坐,拿起酒瓶往酒杯里倒一点米酒,冲我妈说:“稻谷收完了,这房子也得修理一下。找找村主任,看能不能拿到危房修理补贴款。”
    “我去吧。”嫂子咽下嘴里的饭也说。
    我爸妈都点头,我却是又看一下嫂子。她要是洗个澡,找那个五十多岁的村主任,搞不好又是引发出啥事,山村里,守寡的女人是非多。
    虽然我是这样想,但也没阻止。村委主任杨汉民,一家人就住着一座院子,这个时间,他老婆应该也在家里。
    嫂子吃完了饭,放下碗,先看了我一下,桌子下面的脚又是朝我轻轻踢一下,才站起来往外面走。
    我差点笑,明白嫂子踢我的意思,就是让我别又跟在她后面。
    我也没打算跟着她,吃完了饭,洗个澡,坐在家里看一会电视,然后准备到别人家里窜窜门。
    突然,外面一阵挺吵闹的声音,还有一片脚步声,从远而近。
    嫂子也是急匆匆走进屋子里,眼里还含着泪水。
    我和爸妈都站起来,才要问嫂子怎么回事,外面一个女人大声在喊:“文娟,你出来,你这个狐狸精,跑我家里勾我老公!”
    我赶紧走出门,瞧叫骂的女人是村主任杨汉民的老婆。她后面,还有好几个都是四五十岁的男人和十几个女人。这些男人,都是杨汉民的堂兄弟。
    我那不清楚,这女人全村人谁都知道,不是好惹的,蛮横得不行。还有,杨汉民的一家人,在村里也动不动就是拳脚相向,感觉可能得打架。
    嫂子也走到我身边,俏脸挂着泪水也说:“我没有,我找他解决房子修理补贴,他对我动手动脚,我跑出来碰上你,怎么说我勾他呢!”
    “你说得倒好听,我老公就是说你勾他!”那女人说完了,水桶似的身子往我嫂子跟前冲,抬手就朝着她抓。
    我也伸出手,抓住这女人的手也说:“我嫂子,是我爸让她去的。”
    “哎呀你这个小野种,打女人啦!”这女人立马就是大声喊。
    她一喊,那几个男的也立马不爽,不用讲理由的,立马就有两个家伙走上来,两只手也朝着我抓。
    打就打吧,我也松开那女人的手,“噼噼”两声,将抓向我的两只手拍开。
    “揍死他!”喊话的是杨来兴,他也是跟杨汉民同一房宗的。
    这场合,让我咬紧牙,打就打吧!老子不是两年前的叶天了!
    麻辣隔壁的!四个牛高马大,皮肤黝黑的家伙,立马就朝着我冲。
    我身子往门前的巷子闪,一个人对着人家四五个,心里也在想,今天我要打出威风,以后瞧谁还敢欺负嫂子。
    “呼”地,刚刚被我拍开手的一个家伙,黑黑的,比我还大的拳头,直朝我的脸砸。
    “啪”一声响,我左手将拳头拨开,右拳也出,对着这家伙的胸口,卯足力气,“砰砰”就是两拳。
    “别打了!”我爸妈的声音在喊,还有跑过来的春云嫂,虽然跟杨汉民是同一房的人,但也是大声劝架。
    这场面谁也劝不了,我也豁出去了,今天就试试老子是不是好欺负的。
    “噼噼”!又是两声响,一个家伙,被我左右拳头都是砸中下巴。然后“砰”地一声响,一百五六十斤重的身体,重重地往地上摔。
    “揍他残废!”杨来兴的声音又在响。
    谁想来就快点,我心里越发地狠起来,脚步一滑,想要冲到杨来兴跟前,揍这个老小子。
    另一个家伙,却又是挡在我跟前,抬起膝盖,连同身体,朝着我就撞。
    我一个闪身,趁着这家伙身子扑空,从我身边冲过之时,抬起左拳,朝着他的胸口就是一拳。
    “尾弟,打!”忽然,我爸的声音也响,他虽然是五十左右的人,但喊声出,拳头也朝着一个家伙砸。
    不用我爸帮忙,几个只会三脚猫的家伙,我还应付得来。又是双拳一出,两拳都是砸向一个家伙的肚子,然后这家伙赶紧往地上坐,双手捧着肚子。
    “谁想来,老子在这里等着!”我大声又喊。
    我才一喊完,场面顿时也安静。
    地上坐着三个人,一个能站的,却是鼻子冲出的血还在往下滴。
    看的人,都是用惊呆了的目光看着我。我估计,他们都在想,这是两年前逃出村里的那个叶天吗。
    这一下,杨汉民的老婆也不敢吱声,悄悄地转身往黑暗处溜。
    我看了一下嫂子,瞧她的俏脸还是挂着泪,也是惊愕地看着我。估计她也没想到,我一个人能打人家四个,还完胜吧。
    为我嫂子打架,我愿意,我自豪!
    我往屋里走,外面的人想怎样,我奉陪。

9章 哎呀不行

第10章哎呀不行
    打架了又怎么样,第二天,天色才亮起一片朦胧,我妈到晒谷场晾稻谷,我嫂子会到菜地,所以我就想往菜地走。
    我走出屋角,看见嫂子肩膀上扛着锄头,走在我前面。
    “咳!”我响响地出一声。
    嫂子脸往我这边转,冲我笑一下,那对酒窝让我看了也感觉空气真新鲜。
    瞧她还加快脚步,我也乐,感觉她是怕我追上她,别人会说出什么鸟话。
    就是逗,我看见,杨汉民的老婆也是挑着水桶,不过看见我嫂子,却还避开。那就是说,昨晚我奋力一战,打出气势了。
    “嘻嘻,尾弟,要跟你嫂子帮忙呀?”我后面突然响起招呼声。
    这声音,我不用回头,就听出是春云嫂。
    我还没回头,春云嫂挑着水桶已经追上我,小声说:“想不到,你还是个男人,打架这么厉害。”
    “前几天,你在荔枝树下,不是说我是真男人嘛?”我也笑着说。
    “哎哟,你这样说,嫂子还脸红呢。”春云嫂说完了,又是小声:“我还没领教过,嫂子想跟你,嘻嘻!”
    我也笑一下:“你那口老井,还真能搅起一眼温泉。”说完了,转脸往后面瞧,见没有人,伸出手,冲她后面成熟的饱满处拍一下。
    “咯咯咯!”春云嫂的笑声真响,让嫂子回头朝我们看。
    我是跟嫂子说过,在荔枝树下跟春云嫂啥啥的。瞧她转过脸,俏脸也在笑,脚步放慢点,等着我们俩走近了,春云嫂跟她招呼一下,也往她的菜地走。
    “尾弟,不能跟她继续,她这个岁数就是一头狼。”嫂子小声说。
    “嫂子,不会的,你放心。她是狼,我还是老虎呢。”我也小声说。
    嫂子抬手掩着嘴巴,低低笑两声,才说:“你还小,不明白她是狼是啥意思。”
    我也往嫂子看,她就老是说我还小。
    嫂子杏眼往我的脸看,又说:“昨晚你被打了,脸上有一块瘀青,疼不疼?”
    “不疼,嫂子,谁敢欺负你,我就揍谁。”我也小声说,然后看着她的脸。
    嫂子抿着嘴巴,微微一笑真的能倾城,好像我这句话,很温暖她的心似的。那一对酒窝,我真想亲一下。
    我还脸往嫂子露出背心的一条胳膊凑近点,雪雪粉粉的胳膊,那股让我萌动的幽香,我就是喜欢闻。
    “嫂子,你真漂亮。”我又小声说。
    “别乱说。”嫂子的声音更小,不过我看见她,粉粉的双腮,悄悄地浮起红。
    我跟嫂子走进苦瓜地里,她也将肩膀上的锄头往下放,冲着我说:“你将掉下的瓜藤子,往棚子上缠好。”
    我点点头,这种活我当然能干,抓起一根掉下来的瓜藤子,往上面瓜棚的一根竹子搭。
    我才搭了不到一边的苦瓜棚,热辣的夏阳也升了起来。干脆就往苦瓜棚里钻,里面有苦瓜叶子挡着,阳光照不进,挺凉爽。
    嫂子挥着锄头,在外面给苦瓜松土,透过叶子,我瞧着她握着锄头的手在挥,鼓得紧紧的背心也是柔柔的耸,看得有点发呆。又想起了,她的丝袜在我手里,我闻一下的感觉。
    嫂子突然也停止动手,抬起柔柔的右手往左肩揉。
    “嫂子,肩膀酸呀?”我立马问。
    “嗯,昨天扛稻谷,扛得肩膀有点酸疼。”嫂子说完了,双手分开苦瓜叶子,往苦瓜棚里钻。
    我还吃一惊,以为她急了,想进来蹲地上,我可是在里面的。
    嫂子根本就没往地上蹲的意思,而是走到我跟前,小声说:“尾弟,你脸上的瘀青,嫂子瞧瞧。”
    我笑一下,她想瞧就瞧呗,干脆往地上坐。
    嫂子弯着腰,脸凑近我的脸,伸出柔柔的手往我脸上的瘀青轻轻摸。
    柔柔的手,摸得我的脸真舒服,我心里的那股萌动又起。嫂子的背心又只是单层,弯着腰离我又近,柔柔白白的,那股让我着迷的幽香,浓浓地直往我的鼻腔里冲。
    嫂子也是往我面前蹲,手还没离开我的脸,柔声又说:“疼就说,别冲男子汉。”
    我笑一下,真不想开口,嫂子说话时的清香,跟那幽香一起,让我感觉脸有点烧,更感觉萌动更盛。
    嫂子手离开了,笑着又说:“尾弟,想不到,你打架真厉害。昨晚嫂子真担心,不过瞧那几个家伙被揍惨,真乐。”
    “咯咯咯!”嫂子说完了,发出几声清脆的笑,然后杏眼又是冲我嗔。
    我的眼睛老是看着她的背心口,被她感觉出来了。伸出手扶着我的下巴,将我的脸往上抬又说:“别老偷看嫂子。”
    我那能不偷看呀,看着她也小声:“嫂子,我想亲你。”
    “哎呀!”嫂子吓一跳的模样,惊叫完了,抬手又朝我的肩膀拍。
    没办法,她就蹲在我跟前,那股幽香,还有鼓得紧紧的观感,让我真受不了。突然伸出手,朝着她就抱。
    “不行。”嫂子赶紧小声说,转脸往瓜棚外面左右看。
    我啥也不管,照样紧紧地抱着她。就是外面有人,也看不见瓜棚里面的我们俩。
    嫂子稍稍有挣扎,脸又往我瞧,小声又说:“你还小,不行。”
    我不管了,脸往她的脸凑上,嘴巴往她小小如花瓣似的一对娇红亲。
    真香!我一亲自己反倒有点慌乱。两年来,嫂子的笑脸,老是在我脑子里浮起,现在亲了她,让我说不出的一股舒服。
    “嗯!”嫂子轻出一声,不过还是在挣扎。美脸一转,我亲不到她的脸,却亲到她幽幽香气更浓,细细白白的脖子。
    “尾弟,不不。”嫂子又是小声说。
    我脸往上抬,看着嫂子笑,亲了她一下,真让我感觉好受了很多。
    “你真坏。”嫂子杏眸冲我嗔,小声又说。
    “嫂子,你会不会恨我?”我又笑着问。
    “不会。”嫂子也笑着小声说,然后慢慢地,透出清香的小嘴巴也朝我凑近,亲了我一下也站起来。
    “回去吧,以后不能对嫂子想什么?”嫂子说完了,伸手捏了一下我的鼻子,然后走出瓜棚。
    我也是站起来,继续拉着瓜藤,咂着嘴巴,感觉嘴里的清香好像永远散不去。
    >>>>本文《寡0嫂》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由桃艳小说网首发,本文链接:http://www.tyyddn.com//heihei/86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