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艳小说

丫头躺好我要进去了 新娘浓精受孕(我已经爱上

丫头躺好我要进去了 新娘浓精受孕(我已经爱上你)

周贵生的话仿佛会蛊惑人心,服务员缓缓伸出手,在他的注视下,往那儿摸。

距离目标还有几厘米时,门外铁门被人推开,“咣当”一声,有两个小男孩跑进来,脸蛋儿红扑扑的,背着书包:“妈!妈!”

服务员回过神,赶紧收起手,看向小孩:“放学了?”

俩小孩齐齐点头,开始滔滔不绝:“妈,今天在学校,王老师表扬哥哥了,说哥哥的字写的好看!”

服务员揉了揉俩人的头发:“真棒!”

看到这一幕,周贵生有点不想对服务员下手了,瞧瞧,多不容易。

他叹口气,关上卫生间门,解决完之后才出去。

周贵生晃着身子:“闺女,既然你有事,我就不耽搁你了。”

刚才的事,到底是发生了,服务员整个人变得很不好,眼睛不敢直视周贵生:“呃,好,叔儿再见。”

周贵生哎了声,看了眼小孩,离开了。

回到饭店,户主还醉的不省人事,趴在桌上起不来。

 文学

五十出头的周贵生,身体还很硬朗,扶着户主一点也不含糊。

把户主交给他家里人,周贵生便也回了家,算计着时间,等到晚上十点多的时候,他穿上外套,往服务员家的方向走去。

周贵生心里还是忘不掉,服务员那双腿,嫩的好像能掐出水。

到她家门口,周贵生直接敲门,服务员来的很快,见来人是周贵生时,她眼里闪过惊讶。

周贵生把身子从门缝挤进去,饭香味扑面而来,他看过去,桌子上放着两盘热菜,显然已经是吃剩下的了。

服务员关上门:“叔儿怎么来了?”

周贵生捞把椅子坐下:“来看看你,孩子们呢?”

“刚睡下。”

服务员说着,开始收拾碗筷,她身上的衣服还是工作服,可能是没来得及脱,此时女人背对着他,衣服被她撑得紧绷着,身后的带子清晰可见。

周贵生口干舌燥,舔了舔嘴唇,走到她身后:“妹子,我帮你。”

两年不碰男人,多少个日日夜夜,服务员都记着呢,如今被异性主动靠近,她的身体早就不是她能控制得了,那儿难受的厉害。

周贵生的手臂从她身侧绕过去,乍一看像是在拿碗筷,实际上手掌早已改变方向,从她职业裙下面探进去,摸她的大腿根部。

她的身子特别敏感,只是轻轻一触碰,那儿就有了反应。

服务员夹紧腿:“叔儿,你干嘛呢。”

周贵生得寸进尺,手指从底裤伸进去,挑弄着那儿:“妹子,都这样了,你说我干嘛呢?”

周贵生也不耽搁,揽着她往房间走,反锁上门,周贵生带着她的身子转身,把她压在门板上,嘴唇贴上她的红唇。

一来二来,服务员被他勾起火,仰着脖子努力回应他,那儿传来一阵冷意,原来是职业裙被他扯了下来。

周贵生握住她的手,引导着她,把她的手放在他那里。

下午就觉得那里不简单,现在亲自摸,比她想象中的大,如果进去,肯定会很舒服。

越想越难受,服务员皱着眉叮咛,主动解开上身,他抱着周贵生,主动往他身上蹭。

这样挑弄,周贵生哪里受得了,头凑了上去,一手抬起她的一条腿,慢慢进入。

她的身体比李倩还迷人,周贵生舒服极了。

这场迷乱来的太突然,直到他进入时,服务员还是懵的,等反应过来后,已经来不及了。

转念一想,自己是寡妇,又两年不碰男人,论谁谁都会寂寞,自己这样算是正常现象。

说服好自己,服务员彻底放开自我,叫声越来越大,嗓音婉转好听,勾的周贵生魂儿都要没了。

周贵生喘着粗气:“妹子,你真美!”

他夸人的功夫虽然称不上好,但是在做这种事的同时称赞,倒显得十分好听。

服务员爽的说话都不利索了:“叔儿也…是,叔儿真棒!”

渴了这么久的女人,自然是饥渴的,周贵生想退出去一分,却被她阻止。

“啪”的一声,周贵生一掌打在她翘臀上:“松开!”

服务员缓缓松开,得到解放,周贵生抱着她往床上去,他靠着床头柜坐着,服务员坐在他身上。

周贵生摸着她的臀,带着她整个身子扭动。

最后他双臂用力,加紧速度,两人齐齐达上巅峰。

浪潮过后,服务员趴在周贵生怀里喘气,她太累了,但是又很舒服,痛并快乐着。

周贵生抚摸着她光洁的背:“妹子真得劲儿。”

听的服务员面红耳赤,她居然跟一个论年龄,能当她叔儿的人做了,真是饥渴。

服务员没脸见人,脑袋埋进他的胸膛,这幅小鸟依人的样子,正戳中周贵生的心。

他捉住她的小腿,那里真的很细,一只手足够包裹,没有一丝赘肉:“妹子,今天中午第一眼见你,我就喜欢上你了,让我魂牵梦绕一下午。”

服务员脸皮薄,听了这么煽情的话,心跳突然加快,那种热血沸腾的感觉,让她想立马跟他走,过一辈子。

但是自己还有俩孩子,而且他们年龄也不符合,服务员最终叹气:“叔儿你别说了,这件事以后还是不要提了。”

身为过来人,周贵生自然知道她在顾虑什么,不过自己也算是头脑发热,说说而已,拒绝了正好。

两人又摸索了好久,周贵生早就累了:“妹子,叔儿今天晚上能住这里吗?”

服务员也累,眼皮子越来越沉,最后翻个身嘟囔着:“住就住吧。”

周贵生“哎”了声,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日,周贵生醒的早,趁天还没亮,早早回了家。

老远瞅见自家门口蹲着个人,凑近一看,是李倩。

周贵生惊讶:“小倩,你咋蹲这了?”

听到声音,李倩转过身子,眼眶红红的:“师父!”

“刷”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这楚楚可怜的模样。

周贵生见了心里欢喜,忙把人带进去,拿出毛毯盖在她身上:“小倩,咋的了,跟师父说说,哭啥。”

李倩抹了把眼泪,哽咽道:“昨天中午,你走了后,刘军开始莫名其妙对我发脾气,晚上还说我生不出孩子,要离婚!”

“你说,生不出孩子这事能怪我吗?”李倩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周贵生尴尬一咳嗽,刘军那里确实不敢恭维,也是难为李倩了。

“小倩,咱不哭,你呢,就在师父这里住几天,等那小子想通了,就会来找你,你饿不饿,我去给你做饭去。”

李倩鼻子一酸,没想到周贵生这老色鬼,还挺热心肠的,她觉得她之前不该那样对待周贵生。

“谢谢师父。”

周贵生一大老爷们,做饭也不会弄什么花样,简单的炒俩菜,熬上粥,再蒸几个馒头,就够了。

难过了这么久,李倩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此时什么也顾不上了,狼吞虎咽吃起来。

吃过饭,李倩主动洗碗,厨房里,李倩站在洗水台面前,弯腰洗碗。

周贵生看过去,目光在她大腿上辗转反侧,她的裙摆已经到了大腿根部一点点,再往上,估计就能看到里面。

越看越觉得那块儿布碍眼,周贵生上前,走到她身后,贴上她的后背,手掌从裙摆那儿伸进去。

李倩浑身一僵,忍不住夹紧双腿:“师父……”

周贵生说:“没事,你洗你的,我看这裙子有点脏,给你抖抖灰尘。”

“哦……”李倩继续洗碗,可是心思却扑在那儿。

要在周贵生这里住几天,估计那方面生活,她会过得很好。

周贵生手指头伸进去,慢慢弄着,自己那儿也缓缓抬起头。

扒下裤子,把那对准她的,慢慢进入,李倩娇躯一颤,差点没把碗摔到地上。

她准备冲洗掉手上的泡沫,周贵生阻止道:“继续洗碗!”

一声令下,李倩不得不听从他的。

周贵生按着她的腰,进行着有规律的动作,他每进入一下,李倩手都要抖一下,他加快速度时,李倩连忙扔下碗,手指紧紧抓着旁边的东西,支撑着自己的身体。

厨房里响起暧昧的声音,李倩那儿有些疼:“师父,慢,慢点!”

周贵生下巴趴在她肩膀上,牙齿咬着她雪白的脖颈,双手肆意揉捏着她的柔软,那儿放慢速度。

李倩爽的快要上天一样,整个身子靠在周贵生身上,努力迎合着他。



    本文由桃艳小说网首发,本文链接:http://www.tyyddn.com//heihei/86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