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艳小说

男生在床上脱美女 胸,那一夜我忍不住爬上(完美

男生在床上脱美女 胸,那一夜我忍不住爬上(完美人生) 第8章 揭开

那天晚上十一点多,我刚打扫了一个包间,经理雪姨突然把我们好几个男服务员都召集了起来。

 文学

    雪姨就是那天将我留下来的经理,我挺感激她的,所以对她很有好感。不过她好像不是管我们酒吧这一块的,在三楼四楼还有私人vip专区,那里有ktv,反正很豪华,只有富豪才会在那消费,雪姨就是那里的经理。
    将我们几个男服务员召集起来后,雪姨跟我们说,楼上vip区的男公关不够用了,而今天刚好来了个喜欢摆场面的大客户,需要大量男公关供其挑选,所以让我们临时顶一下。
    而且这大客户挑公关的方式比较特别,不是看脸,而是看身材看气质,甚至说有点看运气,她喜欢那种未知的感觉,所以喜欢让很多男公关戴着面具,不露脸供其挑选,最后陪玩的时候才会揭下面具。
    对于男公关,我在这种环境下工作,自然是听过的,不仅陪唱陪玩,甚至要陪客户睡……
    我不能接受这种事,所以就单独摇头表示拒绝,不过雪姨说我们这批服务员主要就是凑个人数,撑撑场子,最后还是让那些专业的公关服务。
    于是我就跟着大家一起去了楼上的vip区,我们先是和几个专业男公关汇合了一下,组成了一个约莫二十人的队伍,最后我们各自戴上了面具。当时我真佩服会所的想象力,这面具竟然是动物模样的面具,我选择的是一只狗面具,因为我寻思客人怎么可能选择狗呢,我肯定是安全的,不会被挑中。
    然后我们就去了客人的包厢,而当我看到包厢里的客人时,我彻底就懵了。
    当时我吓得差点转身就跑,因为一共两个客人,其中一个竟然是陈雅!
    但我最终还是冷静了下来没整出动静,心中同时暗暗庆幸,得亏我戴了面具。
    然后我就打量起了她们,陈雅今天穿的不再是旗袍,而是紫色的镂空长裙,很修身,将饱满的胸部和纤细的腰肢展露无疑,让她看起来更年轻了,不了解她的人肯定会以为她就是个三十岁的轻熟女。
    而和陈雅一起的同样是个看起来三十多岁的女人,保养的也很好,不过她没陈雅漂亮,但是也不差,给人一种挺有风韵的感觉。
    我们站在那里,就像是货架上的物品一样,任由她两挑选。
    陈雅看起来还有点生疏,目光只是在我们身上简单游离了一下,好像不怎么好意思观察。而另外那个女人就很放得开了,她一个一个的打量着我们。
    我心里一直在那念叨,千万别选我,千万别选我,吓得一动不敢动,生怕引起她们的注意。
    而那个女人很快就笑着对陈雅说:“雅姐,你别不好意思啊,来这里玩就得放得开。来,我们一人挑一个,最后看看谁选的男人帅,怎样?”
    陈雅有点不好意思的说:“芸妹,你先选吧,我随便挑个就行了。”
    很快这芸妹就选了一个,真的是一个专业的公关,看来我们服务员和公关的气质不太一样,很难选中我们,我这才松了口气。
    不曾想,就在这时,陈雅突然指着我说:“我就要这只狗吧。”
    她就要这只狗!
    听了陈雅的话,芸妹扑哧一声就笑了,说陈雅真会挑人,还给我起了个狗的外号。陈雅有点不好意思的说她没那意思,她说狗指的是面具。
    而我则彻底懵逼了,我寻思这也太他娘的巧了吧?老天爷这简直是在捉弄我啊!
    我下意识的就准备转身跑,而领我们过来的雪姨这才开口说道:“这位妹妹,不好意思啊,你这眼光也真是厉害,一下子就挑中了我们公关里最特别的一个,我们这位公关虽然各方面都很优秀,但他却是个聋哑人,所以,妹妹你确定要选他,不换一个吗?”
    当雪姨提到聋哑人,我的心就咯噔一跳,寻思我这怕是要暴露了。
    不曾想陈雅却抬头看了我一眼,最后竟然很坚定的点了点头。
    我急死了,却不知道该怎么办,我觉得要是就这样跑了,更容易出事,而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们都已经走了,我和另外那个公关则留了下来。
    雪姨也在我身边,她用手机给我打了一行字,她说今天我就应付一下,报酬远我的想象,而如果我不答应,黄老板不会放过我。
    最终我一咬牙,寻思就先应付下来吧,反正不用说话,也戴着面具,等会再借机行事。
    然后我们就一起唱歌了,当然是他们唱了,我只能看着。
    我始终安静的坐在陈雅的身边,感觉特别的尴尬,闻着她身上淡淡的香味,我整个人都快晕了,这可是韩微的妈妈啊,我们怎么会走到这样的尴尬境地?
    好在陈雅像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她很放不开,也没对我动手动脚,只是偶尔会抬头看看我。
    突然,芸妹开口对陈雅说:“雅姐,你别不好意思啊,反正你单身,也不用有心理压力,放开来玩啊。要不我们现在就让他们摘了面具,看看咱俩谁的帅?”
    陈雅点了点头,吓得我就准备跑,但我觉得今天要是跑了,这工作肯定是丢了,这么些天就白干了,所以我很犹豫。
    而另外那个公关很快就把面具摘了,他真挺帅的,不过那张脸显然是整过的。
    然后就轮到我摘面具了,但我装作听不见的样子,没摘,陈雅指着我的脸,示意我把面具拿下来。
    我心一狠,直接就摇了摇头。
    这下那个芸妹就不高兴了,她立刻指着我不爽的说道:“你这公关怎么服务的啊,偏要戴着这狗面具,难不成真的长了个狗脸啊,面具都不敢摘。”
    说完她才想到我听不见,然后竟然主动过来要帮我摘面具。
    我刚要反抗,陈雅却突然开口说:“芸妹,算了,他不愿意就不为难他了。我也觉得不摘的好,这样我还好受点,看不到他的长相,我也没那么大压力,毕竟这是我第一次。”
    芸妹这才放过了我,而我则突然对陈雅升起了很大的好感,这女人在家里虽然强势,但现在看来还挺善解人意的。
    然后陈雅就喝起了酒,而我好歹是个公关,忙配合她喝了起来。
    很快我们竟解决了半瓶洋酒,而这时芸妹就带着那个公关去了包厢内的一个房间,那其实就是一个干那事的地方。
    隔音效果虽然不错,但我隐约间还是能够听到那喊声,这让我和陈雅都非常尴尬,于是我们只得不停的喝酒。
    我以前很少喝酒,所以很快就有点晕乎了,而陈雅显然也有点上头,脸蛋红扑扑的。
    她突然慢慢朝我伸出了手,她将手搭在了我的腰上,我整个人跟触电了一样,身体僵硬的坐在了那里。
    最终,我不得不硬着头皮,也慢慢将手移到了陈雅的腰上,还慢慢下移,放在了她的p部。
    当时我心里的感觉特别的异样,恐惧、享受、抵触却又期待……种种截然不同的情绪在我心头交织着,加上酒精的作用,让我整个人都浑浑噩噩的。
    突然,陈雅搂着我的腰站了起来。
    她将我带到了另外一个小房间里。
    暧昧的灯光,舒服的大床,我的心都快提到了嗓子眼上,不知道该怎么办,想跑却又不想离开。
    很快,我们就来到了床边上,我坐了下来,而陈雅则轻轻坐在了我的腿上,闻着她身上的香味,我有点意乱情迷,那完全是酒精的作用。
    她将手放在了我的胸上,我想要伸手推开她,却又不敢。
    最终我心一狠,心说反正戴着面具,而她也没要求我摘面具,实在不行我就配合她来一次吧!
    虽然心中有很深的罪恶感,但我觉得只要我瞒着,这可能是我永远的秘密。
    于是我也壮着胆子将手放在了陈雅的胸前,那一刻,我感觉整个人都窒息了,前所未有的激动,我整个身体都不自觉的颤抖了起来。
    而就在这时,陈雅却突然抬起了手,一把扯掉了我的面具……

第9章 躲着

陈雅居然一把将我的狗面具给揭了下来,猝不及防的我,脸一下子就暴露在她的眼前。
    我彻底吓懵逼了,一点反应都没有,甚至就连手都还放在她的胸前。
    而看到我的脸后,陈雅显然也愣住了。我寻思她本来可能只是想看看我长相,值不值得和她发生关系,压根就没想过我是谁。
    很快陈雅那本就香腮微红的脸就彻底红透了,跟猴屁股似得。
    她先是目光游离了一下,然后才意识到还坐在我腿上呢,忙慌乱的站了起来。
    而我也立刻将抓她胸的手给缩了回来,这时,陈雅才扬起手狠狠的在我脸上抽了一耳光,嘴上骂了句‘畜生’。
    被她打了一巴掌,我一点反抗的心思没有,心里既害怕又尴尬,我直接往床里面躲了躲,低着脑袋,不敢看她的眼睛。
    而陈雅则很快将面具扔给了我,叫我戴上,应该是也不想看到我这张脸,让她感到难堪。
    然后陈雅才用手机跟我说,叫我今天发生的事儿不准讲出去,还让我赶紧辞了这工作。
    我哪里敢反抗陈雅,只是一个劲的点头。
    而陈雅则很快整理好衣服出去了,我听到她和芸妹说了几句,大体就是玩累了,然后她们就去结账离开了。
    我这才出了包厢,本来是准备直接下楼去酒的,不曾想雪姨却叫住了我,她给了我两千块钱,说我表现不错,还问我有没有兴趣完全干这个。
    我有点受宠若惊,没想到消费这么高,这事儿来钱也太快了。
    不过虽然羡慕,我可不想真的干这个,忙摇了摇头,然后就下楼去了酒,那里才是我真正的工作。
    这一夜我一直心神不宁的,心里发慌的很,不知道陈雅会不会因为这事针对我,所以干起活来也心不在焉的,不小心还打碎了个杯子,被臭骂了一顿。不过我早就习惯了,他们这些服务员仗着我听不见,经常对我骂脏话,有时候被客人教训了,也会找我发泄,就没把我当正常人看。
    两点多下班后,我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回了家,因为我觉得陈雅是不可能把这种事告诉韩微的。
    可刚进了家门,我就看到陈雅和韩微坐在沙发上。两人面都不好,像是刚吵了一架。
    我装作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冲她们点头微笑。
    可就在这时,韩微朝我冲了过来。不给我反应的时间,她扬手就甩了我一耳光。
    啪的一声脆响,虽然以前韩微也打过我,但这还是她第一次当着陈雅的面打我,我感觉特别的屈辱,加上之前还被陈雅扇了一巴掌,我感觉这对母女已经把我的自尊彻底给践踏了。
    我强忍着怒气,用手势问她们为什么打我,因为我不太相信陈雅把那事告诉韩微了。
    韩微又抬脚踹了我一下,嘴上还骂我:“不要脸的脏东西,居然在外面丢我的脸!”
    我强力克制着自己,看向韩微。
    而韩微这才用手机打字给我看:畜生,你是不是在外面当公关呢?
    见韩微这么说,我就知道陈雅将这事跟韩微说了。当时我挺诧异的,寻思她咋好意思跟韩微说啊,出去瓢遇到了自己女婿还有脸说?
    但我很快就反应了过来,陈雅肯定不说自己叫服务了,她肯定说碰巧看到的,或者说朋友叫的。
    感觉这对母女真挺奇葩的,当时我真想当着她们的面,将她们彼此的丑陋嘴脸撕破。
    但我知道我不能那样做,我用手机打字解释说我不是男公关,我说我只是服务员,今天只是被拉去凑数了。
    可她们根本就不相信我,她们说我想钱想疯了,干这么肮脏的事。还说要把我给退婚了,这事要是传出去,她们就都没脸了。
    我寻思你们一个不正常,一个找男公关,你们怎么就不觉得丢脸呢?但我不能惹怒她们,因为那样她们肯定让我退礼金,甚至让我走投无路。
    于是我继续打字说我不是男公关,我说她们不信可以去调查,求她们给我一个机会。
    这时韩微才一把揪住了我的头发,她踩着我的后膝盖,叫我跪下,她要我给她们下跪发誓,以后再也不干这种事了,那样她就继续跟我做夫妻。
    我知道她这样做不是为了留下我,她是怕她妈让她重新找男人,而天底下哪里还有我这么便于她控制的老公呢?她肯定舍不得我走啊!
    我用力绷直了双腿,愣是没有下跪。我感觉这是我仅剩的一丝尊严了,我绝对不能给她们母女下跪,一旦跪下,我以后可能再也爬不起来了。
    韩微见我不肯下跪,就用力扯着我头发,将我脑袋往下压,同时还狠狠的踩我的小腿肚子。
    我的身体越来越弯,眼看着就要被她给推得跪倒了。
    而陈雅这时也在一旁冷冷的说着:“又聋又哑,既不能生育,还出去当男公关,这个男人当真是一无是处,小微,扔了就扔了,这次妈支持你。”
    陈雅的话像是尖刀般一下子刺进了我的心脏,终于,我愤怒了。她口中的毛病我一个没有,全是她们这对母女诬陷我的,凭什么要我一而再再而三的承受这种屈辱?
    在怒气的驱使下,我猛的就站直了身子,我使出了全身的力气,直接就将韩微给撞倒了。
    然后我二话不说,直接就冲出了家门,砰的一声将大门给关上了。
    我发狂般在大街上狂奔着,愤怒的咆哮着,肆意宣泄着心中的怒火。
    跑着跑着,当我全身都被汗水浸透,我才渐渐冷静了下来。
    我这才意识到我今天冲动了,这么多天我都忍下来了,今天我其实只要再坚持坚持,就算不下跪,她两应该也不会再为难我的,因为韩微显然并不是真的想我离开,而陈雅其实也有把柄在我手中,她们不会真的将我逼上绝路。
    我心中有点懊恼,但整个人却轻松了不少。
    这时我突然发现身旁就是一个情趣用品自动售卖机,于是之前那个刚刚萌芽就被我掐灭的念头,再一次迸发了出来。
    既然闹掰了,那我就一不做二不休,索性将韩微给办了!要是真的能让她给怀孕了,我在她们母女那失去的一切,指不定还能全部找回来。
    于是我直接买了一瓶药,我打算找机会给韩微下药,然后让我们成为真正的夫妻。
    不过我没选择今夜下手,今晚是肯定没机会的,所以我在外面过了一夜。
    第二天我没去上班,晚上十点多的时候,我才悄悄回家了。
    我原计划是给韩微道歉,请求她原谅我,然后再偷偷给她下药的。
    结果我发现韩微在卫生间洗澡,而床头柜上刚好放着一杯刚倒好的白开水,我知道韩微每次洗澡完都有喝水的习惯,于是就心一狠,悄悄将那药给放进了水里。
    然后我就躲到了她的床底下,很快我就看到韩微从卫生间出来了,从我的角度刚好看到她修长的美腿,真的是太诱惑了。
    她坐到了床边上,咕嘟咕嘟的就将那杯白开水给喝下了,而我的心也随之彻底悬到了嗓子眼上。
    这药究竟会有怎样的功效?
    我感觉都能听到自己咚咚咚的心跳声了,真怕韩微也听到。
    很快韩微就爬上了床,刚开始还挺安静。渐渐的我就听到了韩微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声音。
    我寻思药效怕是上来了,我强忍着心中的激动,继续隐忍着,我必须确保韩微意识迷糊了,或者完全不受控制了才出去,因为我不确定我能打得过她,要是打起来可就不好了。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当我感觉床上已经没了动静,也不知道韩微是不是晕倒了时,我才悄悄从床底下爬了出来。
    我站了起来,站在床边上,很快就看到韩微头发凌乱,衣衫不整的躺在床上。
    她胸前沟壑很深,两条大长腿叠交在一起,看的我差点流鼻血了。
    最终,我噎了口口水,心一狠,直接就将伸出了手……

>>>>本文《完0.美人生》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由桃艳小说网首发,本文链接:http://www.tyyddn.com//heihei/86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