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艳小说

大学女宿舍的群交_丝袜老师 真人性做爰-绝品开

大学女宿舍的群交_丝袜老师 真人性做爰|绝品开光师

伴随而来的,是一股极强的奶油味。

我确实吓了一大跳,一时搞不明白这是什么状况,但又不敢做声,怕对方知道是我,只得用力去推。

对方被我推开,撞到了屋里的一只木桶上,嗔怪道:“死鬼,你干什么?平时不是猴急猴急的吗?怎么今天推我了?”

这回我听清楚了,这是雷得马的老婆李芳。

李芳今年三十来岁了,身材苗条,面若桃花,在我们这村子是个名人。据说她被雷得马讨回来就不是处了,性欲旺盛,雷得马受不了她,经常独自来果园的小木屋里过夜。

这几天雷得马不在家,没想到李芳会在这里守夜。

借着从唯一一扇窗户射进来的微弱月光,我惊讶地发现,李芳竟然一丝不挂!

她全身白皙,丰满的一对随着她说话晃悠着地。

马上看壮士,月下看佳人,更何况是一具刚从水里出来的胴体!

我感觉受不了,转身想走,不料李芳冲了上来,一把抓住我的手,说道:“你是张小北?!”

“是……是我。李芳嫂子,不好意思,我……我不是故意的。”我说着想将手抽回来,但是,李芳却将我的手抓得死死的。

“听说你和清清上山了,大伙找了一天没找着呢。清清呢?”李芳丝毫不在意她还裸露着身子,探头朝外张望。

我撒谎道:“我不知道她在哪儿。”

“哦。你来我这儿了,今晚就在这里过夜吧,你放心,你在我这儿,我谁也不说。”李芳说着就将我往屋里唯一的那张床上拉。

我忙推辞,“别别别,万一被张家的人发现了,会连累你的。”

李芳盯着我,冷冷道:“怎么,小北,难不成你怕嫂子吃了你不成?”

“不……不是。”

“那就得了呗。”李芳又上下打量着我,“听说你给清清开光时,还没进去就谢了。你是不是真的不行啊?”

“不……不是。那次是……是意外。”我无地自容,感觉脸上火辣辣地烫。

李芳嘻嘻笑道:“要不嫂子教教你吧,你有了经验,以后给姑娘们开光,就不会出笑话了。”

“不不不……”我挣脱李芳的手要走,李芳突然抓住了我身子。

“擦!”我倒抽了一口凉气。

“哟,挺雄厚的嘛。”李芳抓着我的身子,碰了碰,“你一定很想要嫂子吧,嫂子今晚就给你。”

她边说边开始动作着。

一股异样从下面传来,我想推开李芳,但又感觉这种感觉十分美妙,舍不得推。

李芳得寸进尺,索性将手从我的裤头里伸了进去,一把伸手了过去。

“啊!别别,嫂子,这样不好……”我接连后退。

“反应这么强烈,小北,嫂子发现你有点心口不一啊。”她边说边给我继续动作。

“我……”我感觉自己快要爆炸了。

突然,从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我大惊,忙说:“来人了!”

只见果园那头有一个人打着手电筒快步走来。

“呀,怎么这个时候来!”李芳赶忙将手从我裤头里抽了出来。

我一时手忙脚乱,想夺门而逃,李芳拉住我说:“来不及了,快,进去。”

她不由分说地将我往木桶里推。

“里面有水……”

“你就躲在水里。”

“可……”

“别可了,快进去。”

我被李芳强行推进木桶里。紧接着,她也跨了进来,将一块大大的浴巾搭在我的头上,轻声说道:“不要做声。”

这时候我们的姿势非常暧昧,我是蹲在木桶里的,而李芳是坐在木桶里,我们面对面。木桶不是很大,我们的身子挨得挺紧,可以闻到从她身上传来的女人体香,甚至,还时不时碰到她的身子。

若在平时,这种情况,我绝对沦陷。

但是,我这时候竟有一种做贼的感觉。

万一被人发现了,那就是瓮中捉鳖啊,我觉得还是离开木桶比较好。

就在这时,外面那人到了门口。

“宝贝,我来了。”那人边说边走了进来,打着手电筒照向李芳,“哟,在洗澡呢,在等着我啊。”

我一听这声音,顿然懵了。

这竟然是村长的声音!

李芳说道:“关掉手电筒,让人看到有光了可不好。”

“嘿嘿,这里会有谁来啊。”村长关了手电,将手电扔到床上,来到水桶边,伸手朝水桶里摸来。

我心惊肉跳。

就在村长的手即将摸到李芳的身上时,李芳一下将村长的手拍开了。

“猴急什么,我今天不舒服,你明个儿来吧。”

“什么?我药都吃了,你叫我明天来?”村长边说边要脱衣服。

“吃了药,你回去睡你老婆啊。”李芳说道。

“我老婆没你的舒服,你的反应大,我喜欢。”村长脱掉衣服,就要脱裤子。

李芳大叫:“你干什么?”

村长说:“进来跟你鸳鸯浴啊。”

“不许进来!”李芳指着村长,“我……我来大姨妈了,你要是进来,会倒霉的。”

“不会吧?白天不是没来吗?怎么现在来了?”村长犹豫了一下,“那我怎么办?身子胀得难受。”

“你……你自个儿解决。”李芳说道。

“自个儿不爽。要不你用口……”

“滚滚滚……”李芳骂道,“你越来越下流了,我才不呢。回家叫你老婆帮忙去!”

村长看着李芳,严肃起来。

“李芳,你今天不对劲。是不是又要我帮你什么事?快说。说完我真的要来了。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大姨妈回去不过十来天,哪有来得这么勤的?”

我暗暗将村长的祖宗十八代所有女性问候了一遍。我这时候虽然没有完全沉在水里,但是,鼻子以下全在水中了,不敢动,也不敢深呼吸,更郁闷的是,李芳将浴巾搭在我的头上,不时地来回抚摸,令我非常难受。

只希望村长快点离开。

我轻轻朝李芳的腰掐了一下,告诉她我现在不舒服。

李芳顿了顿,说道:“这样,你出去一下。我……我要出来。”

“出去个毛啊!”村长抱住李芳,硬是将她从木桶里给抱了出去。

水桶里的水一下就往下沉,我大吃一惊,也跟着往下蹲。

好在村长并没有注意到水桶里,将李芳丢到床上后便开始脱裤子。

李芳一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顺手抓起一条被单披在身上就往门口走,村长拉住了她,问:“你去哪里?”

“我……我今天不想要。”李芳说道。

“什么!”村长近乎咆哮道,“我裤子都脱了!你竟然说你不想要?”

“我去解手。”李芳又说。

“甭找借口,今天你不想来也得来!”说罢硬是将李芳推倒在床上,想要强来。

我蹲在水桶里,别提有多难受了。没想到外表温文尔雅平易近人的村长,竟然会做出这样的荒唐事。真应了那句话,白天是教授,晚上是禽兽。

难道,我今晚得在这水桶里看一场直播?

林清清还在果树下躲着呢。

正弊得难受,突然,一个屁忍不住放了出来。

“咕——”

水桶里的冒起了两个泡。

“什么声音?”村长停了下来,侧起耳朵。

我吓了一跳,这个该死的屁,晚不放迟不放,偏偏这个时候放!

“有声音吗?”李芳从床上坐起,左看右看,“没有啊。”

村长慢慢地朝水桶走来。

我的心怦怦直跳,比做了贼还要紧张。结果,越紧张,越祸乱。

“咕——”

又一个屁冒了出来。

“什么东西?”村长好奇地朝水桶里探来。

我自知是再也躲藏不了了,索性豁出去了,一下就从水桶里站了起来。

“呀!”村长惊叫一声,朝后一退,顿然坐倒在地,惊声叫道,“谁谁谁!”

趁屋里黑暗,我麻利地跨出水桶就要往门外跑。

村长大喝:“站住!”

我没理会村长,只顾往门外冲,谁知一脚踢在门槛上,卟嗵一声扑倒在地。

真是祸不单行啊!我心中叫苦不迭。

当我爬起来时,村长已冲到了我身旁,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

“张小北?”村长显然也很惊讶,“你怎么在这?”

我尴尬道:“正巧路过,路过……”

村长盯着我,冷冷地问:“刚才的事你都看到了?”

我忙说:“我什么都没看到。”

“哼!”村长朝李芳看了一眼,“你说,在我来之前,你们在屋里干什么?”

李芳披着被单走了出来,慢悠悠地说:“啥也没干。”

“鬼才信你!”村长语重心长地道,“李芳,你要找男人,我没权利干涉,但你别找张小北这种的啊。他可是咱们村唯一的开光师!”

“你不信就算了。”李芳说,“小北刚到我这儿,你就来了。你看,他衣服都穿得好好地。”

“那他为什么在水桶里?”村长又问。

“这不是全村人都在找他去给张继文陪葬吗?怕被你发现,将他抓起来,所以就躲在水桶里了。”李芳说道。

 文学

“说起这个事,我正要跟你们说。”村长挺了挺胸,恢复了平时那种慷慨激指点江山的模样,“我一直在外面开会,今天下午才回来。听说了张继文的事。听他们说,要张小北和林清清陪葬,我当时是勃然大怒,将那几个乡野莽夫狠狠教训了一顿。都什么年代了,还要搞陪葬?这跟杀人没区别!所以,张小北——”

村长朝我望来,面带微笑,和蔼可亲,“你放心,你和林清清不会有事。我身为村长,一定会为你们主持公道!”

“谢谢,谢谢。”我很感激。抛开村长刚才和李芳的事以及他现在裸露着身子不说,他在我心中还是人民的好公仆、好干部。

“那……刚才的事……”

“我啥也没看到,我啥也不知道。”

我说着就要走,却被村长拉住了。

“这样,你和林清清先回去,今晚的事,你谁也不许说。一旦你说出了半个字,张小北,我希望你明白,我能要你和林清清不给张继文陪葬,也能要你俩背上杀人的罪名。你懂我的话吗?”

“我懂,我懂。”

待我走远了,听见村长骂道:“妈的,什么玩意儿?你这女人傻了吧?有人在这儿也不告诉我,你是不是欠抽?”

我来到林清清那儿时,林清清埋怨道:“怎么这么久?我以为你走了呢?你看,蚊子把我咬死了,身上全是包。”

“我们回去吧,我碰到村长了,他说我们不用给张继文陪葬。”我说着,在林清清面前蹲下,示意她到我背上来。

林清清却说:“我才不回去。得张继文埋了后再回去。”

这时,村长打着手电筒和李芳离开了果园。这儿蚊子实在太多,我建议去小木屋里过一晚,林清清同意了。

进了小木屋后,林清清直接倒在床上,苦着脸说:“好累。好饿。”

我这时肚子也在咕噜咕噜地叫,叫她休息一会儿,我去摘几个梨来。

当我摘好梨回到小木屋时,只见林清清在水桶里洗澡。她见我进来了,立即将手捂在前面,叫道:“你怎么进来了!没见我洗澡吗?快出去!”

我的眼睛不由自主地朝水桶里望去,可惜屋里光线灰暗,林清清的身子除了脑袋就全藏在水里,根本就看不清楚。

“这水很脏的。李芳嫂子在里面洗过澡,我也进去过,还在里面放了两个屁……”

“什么!”林清清触电一般从水桶里站了起来,一阵哀嚎,“你不早说,难怪这么臭!”

我眼前一亮,林清清的身材真是好,虽然屋子里看得不太清楚,但那雪白的胴体挺拔的胸部隐隐可见,如梦里看花,意味深长。

“你还看?还不出去!”林清清抓起浴巾朝我打来。

我赶紧退出门口。

不过又听到林清清嘀咕,“我不是换过水的吗?干嘛要站起来?”

“哼,张小北,便宜你了,又让你白看了一回本姑娘的身体!”

待林清清穿好衣服后我才进去。

吃了梨后,我疲惫不堪,想上床去睡觉,却被林清清蛮横地拉下了床,然后她往床上一滚,腿张得老大,将本就小的床占了个满。

我无奈地叹了一声,在床边坐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一大早,我又去果园摘了几个梨和林清清吃了。本来我打算一早就回去,但林清清坚决要在张继文下葬后再回去,无奈,我们一直等到中午,想必这时候张断文已经埋了,我俩这才拖着又累又饿的身子朝村子里走去。

刚进村子我们就碰到了几个人。一打听,张继文果然已埋葬。

我和林清清在叉路口分开,她决定回娘家,而我,自然也回我的家。

谁知我刚走没几步,突然听见林清清从后面跑了上来,边跑边叫:“张小北,快跑!”

陈满光心有不甘地动了动嘴唇,但在村长的威信下,他将到嘴的话生生咽了下去。

村长继续说道:“现在什么年代了?竟然还要用活人陪葬!这等于杀人。”

“可我家继文白死了么?”陈满光不甘心地道。

“继文的死跟张小北没有成功给林清清开光有关,他俩死罪可免,活罪难逃。用别的方式对你家进行赔偿!”

在村长的斡旋下,林清清的父母得赔偿张家四十万,同时继续留在陈家,以陈家儿媳妇的身份,伺候两老,直到两老奔年。

而我继续为村子里唯一的开光师,同时陈家所有的家务事情,只要叫我去做,我必须毫无怨言地去做。简而言之,我成为了陈家的使唤工具。

对于我的惩罚,村子里大部分人支持。

只是,表姐楚雪湘却极为不满地说:“张小北这次都死不了,实在没天理了。”

我很生气。

“表姐,你就那么希望我死?”

“是啊。我还有两个月就要结婚了,我可不想你给我开光,所以希望你死了。”楚雪湘直言坦白。

她的这句话,令我既愤怒又难过。

不过,我什么也没有多说。

陈继秦的父亲说,我将陈继秦打伤了,这笔帐怎么算。

村长说,先将陈继秦送医院,叫医生检查伤势后再说。

陈继秦指着我恶狠狠道:“要是继秦有什么三长两短,你休想有好日子过!”

我吓得不敢做声。

“原以为你三花聚顶,五气朝元,是一个天赋异常之人,没想到,在得到了我的传承后,身手弱鸡不说,连性格都如此懦弱!我真怀疑我看走了眼!”清水仙子在我耳边失望地说道。

我很惭愧。

虽然得到了清水仙子的传承,但是以前从没打过架,在这方面完全就是个生手,虽然懂得招式,但不会使用,所以,在跟陈继秦对打时,还是吃了一些亏,被他打到的脸和下巴现在还隐隐作痛。

而我从小是个孤儿,吃百家饭长大,受人欺凌不敢言,这无形之中令我有一种低人一等自惭形秽的感觉。

这就令我性格方面非常懦弱。

“你必须得改过来!”清水仙子说道。

“怎么改?”我问。

“首先你要自信。而自信来源于技艺。你需要有一技之长。经我观察,此村中女人甚多,黄花闺女也不少,只要你用我的采阴补阳术,学会了闻香识女人,以后必雄心大振,不再懦弱。”清水仙子说道。

同时,清水仙子给我下达了个任务,就是采了楚雪湘的阴魅。

时间是,三天之内。

“我可不敢。”我忙说,“还有两个月表姐就结婚了,到时我可以光明正大地采她的阴魅。”

“你越怕她,就越要采她的阴魅,这样才能让你更自信!”清水仙子说道。

我觉得在别人没有同意的前提下采取她的阴魅,跟强奸她没有区别,所以,我不愿意这么去做。

就在这时,林清清来找我,说张家要她家赔偿四十万,那二十万彩礼赔完了不说,还要倒付二十万,她家实在拿不出来了,所以,这二十万,她叫我出。

“我哪有二十万!”我吓了一大跳。

“那你就去挣!”林清清非常强势。

就算拼了我这条小命,我也挣不了二十万啊。

“哼,你要是给不了这二十万,你就等着我来收拾你吧!”林清清说完就走了。

林清清的话让我非常气愤。

“我要采了她的阴魅!”我恨恨地道。

“可以。”清水仙子说,“先采林清清,再采楚雪湘。”

“怎么采呢?难道趁她晚上睡觉时,偷偷爬上她的床?”我问。

“本仙子自有妙计。”清水仙子说道。

接而,我脑门突然出现一些医学方面的知识,草药、把脉、摸骨……只感觉脑中胀疼,我惊叫着坐倒在地。

过了约摸三四分钟,那种胀疼感徐徐消失,脑门里像是多了不少东西,连我呼吸也感觉沉稳了很多。

按照清水仙子的建议,我可以给人看病抓药,以此挣钱。

“可是,村里人都知道,我对医学一窍不通,突然说我会看病,谁也不会相信啊。”我苦闷道。

“如果这个问题都解决不了,那我只能放弃你了。”

清水仙子说完这句话后,就再也没吭声了。

我想起村长的父亲老村长患有鼻炎,已经有五年了,看了很多医生一直没有治好。我脑海里出现一个药方,专治鼻炎。不过,我需要上山去采药。

采好药后,我正准备下山,突然看见林清清与楚雪湘坐在山下的一块青石上,旁边不远处有几头牛。

楚雪湘将手伸进林清清的怀里,惊道:“哇,清清,你的胸好大!”

“你好色啊。”林清清推开了楚雪湘的手。

我本无意偷看她们嬉戏,不过,不经意听到楚雪湘提到了我的名字。

“清清,张小北那方面真的不行吗?”

我的脚步立即停了下来。

“你问这个干嘛?”林清清似乎不太谈论这个话题。

“我下个月就要结婚了,张小北又是村里唯一的开光师。说真的,我一点也不想和他搞。”楚雪湘说道。

“没办法啊,当初我不是也不想被他弄?可我们女人总要经历这一关。”林清清的语气中颇感无奈。

“如果张小北那方面不行的话,他就不用做开光师了。你老实讲,他到底有没有搞你,你还是处吗?”楚雪湘又问。

“他想要我,可他没进来。”林清清说道。

“张继文死了,你守寡了。你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呀?”楚雪湘同情地说道。

“我也不知道。唉!都怪张小北!”林清清愤愤地说道。

“对了清清,女人第一次是不是很疼啊?我突然想起一招,如果我们不是处了,那是不是就不用张小北开光了?”楚雪湘问道。

“你……你想破处?这不行啊。按咱村的风俗,女人在结婚前,必须是处。”林清清赶紧说道。

“我听说,女人只要没被男人搞,那就是处。我的意思是,如果我自己把处破了的话,到时候就不会便宜了张小北,我也不会感到那么疼了。”

“那你打算怎么破处?”林清清问。

“我不知道。要不你帮我。”楚雪湘一下抓住了林清清的手,“你至少有点经验了。”

“这……这不好吧。我是女孩子,我怎么帮你啊。”林清清很为难。

“女孩子也可以的。就这样定了。晚上我去你家。”楚雪湘霸道地说道。

我心里那个恨啊,楚雪湘为了不把处给我,竟然叫林清清给她破处!

“你一定要阻止她们。”清水仙子的话传进了我的耳朵里。



    本文由桃艳小说网首发,本文链接:http://www.tyyddn.com//heihei/86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