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艳小说

和男友在浴室啪啪啪_女生强吻吻戏合集-那些村里

和男友在浴室啪啪啪_女生强吻吻戏合集|那些村里的事 第六章 大春哥的坑


     这一关是躲不过去了,黄昏时分,郭海洋一边往郭春家走,一边苦思脱身之计。
    

 文学

     大春正在灶台前烧火,看见了郭海洋热情的招呼着:“来啦兄弟!你嫂子把酒菜都准备好了,等了你好一阵子啦!”
    
     郭海洋随口说道:“锅里的鸡也快炖好了吧!”
    
     大春一愣,心道海洋怎么知道锅里炖的是鸡呢?
    
     大春生怕事情出里纰漏,没顾得上想太多,对郭海洋说道:“你嫂子在屋里等着呢,今天咱三喝两盅,一边喝一边聊。”
    
     郭海洋心有怯怯得来到屋里,果然王雪梅已经在桌前等着了。
    
     王雪梅今天打扮很亮眼,披肩的秀发略微卷曲,随意的搭在肩膀上,配白衬衣,牛仔裤。
    
     郭海洋觉得王雪梅今天的打扮,比她结婚那天都要漂亮。看上去凭空年轻了好几岁,好像又回到了十多年前,她还在上学的时候。
    
     不知道是因为天气热还是其他原因,王雪梅脸颊红红的,她本来就是高中生,身上还有一股淡淡的学生气质,再加上这身打扮,竟然让郭海洋一时间看呆了!
    
     发现郭海洋正在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王雪梅心里头又羞又喜,忍不住嗔道:“瞎看啥啊海洋!”
    
     郭海洋呆呆道:“嫂子真好看!”
    
     王雪梅喜滋滋的,娇声道:“就你嘴甜会哄人!哎,嫂子都老了,跟以前不能比啦……”
    
     郭海洋很认真道:“真的,嫂子比我们班上的女同学看起来更年轻,更好看嘞!”
    
     王雪梅心里乐开了花,夹起一筷子菜放到郭海洋跟前:“算你会说话,来,嫂子赏给你的!”
    
     郭海洋收回了飘忽的心神,暗道好险,还没说几句话就差点上钩了。
    
     “春子哥还在弄菜嘞,还是等等他吧!”
    
     郭海洋懂饭桌上的讲究。村里有风俗,在饭桌上,男性长者先动筷子,其次才是年幼者和女性。
    
     郭春很适时的端着炖好的鸡出现了,香喷喷的一大盆放在了桌子上。
    
     “你们先吃着,就不用等我啦,队上有点事儿,我得去参加。”
    
     郭春找了个借口躲避,但是却并没有走远,而是悄悄来到墙夹角窝了下来。
    
     郭春的心里别扭极了,说不出是个什么感受。既觉得惭愧,因为自己的种不行导致两口子婚后好几年没有孩子。又觉得有些羞耻,哪个大男人愿意自己老婆跟别人睡?
    
     郭春躲在墙角,不知为啥心里又紧张又刺激,甚至竟然隐隐有些期盼,想要知道自己老婆在和郭海洋在做那事儿的时候会是啥样,会比平时哼哼的更骚吗?
    
     郭春给俩人腾出来了地方,郭海洋虽然早就偷听到了他们小两口的计划,可他万万没想到事到临头自己竟然这么紧张。
    
     要怪只能怪王雪梅打扮的太年轻漂亮,太勾人了。
    
     王雪梅本来也挺紧张,但是看到郭海洋这窘迫的样子,忍不住噗哧一笑,顿时放松不少。
    
     “来海洋,咱俩走一个!”
    
     王雪梅给俩人的酒盅满上了,自己先扬起白皙的脖子抽了一个,倒是有几分女中豪杰的风范。撂下杯子以后,脸蛋上顿时蒙了一层异样红晕。
    
     再一看郭海洋举着一盅酒在那犯愁,抿了好几口就是咽不下的模样,又是噗哧一笑。
    
     “我的小叔叔,你说你大小也是个男子汉,怎么喝个酒都怵成这样?”
    
     王雪梅咯咯娇笑着,露出两颗尖尖的小虎牙,那模样别提多可爱了。
    
     郭海洋哪里是怕喝酒啊,他怕的是喝醉酒以后的后果。只不过被看到了王雪梅倩笑的模样,郭海洋再也矜持不住了,二话不说一口抽干了杯中酒。
    
     郭海洋心里感慨不已,大春哥真是好福气啊,取了一个这么娇俏的媳妇儿。
    
     俩个人又喝了几杯酒,王雪梅似乎是不胜酒力,脸上的红晕更重了。又好像是喝了酒以后身上燥热,就把领口的扣子解开了两个。
    
     细嫩的手指头捻上衣扣的动作勾住了郭海洋的眼神,再也挪不开了。领口一开,露出了里面黑色的蕾丝内衣。真不愧是高中生,穿戴的够时髦的。这种带着花边的内衣,郭海洋只在电视上的走秀节目里看到过哩!
    
     王雪梅好像根本没发现郭海洋那直勾勾的眼神在盯着自己一样,故作随意的问他:“嫂子刚进你们郭家门的时候,你还是个拖鼻涕的孩子呢,一晃几年过去,小屁孩儿也长成大人啦。海洋啊,嫂子问你,在班级上有没有长得好看的女同学,让你相中的。”
    
     郭海洋心道来了来了!王雪梅要实行她的计划啦!
    
     郭海洋扭开了脑袋,不敢跟王雪梅那黏糊糊的眼神儿对上,在心里边捉摸着该怎么回答她。
    
     王雪梅以为郭海洋是害臊了,看他那胆怯的模样,八成还没有尝过女人的滋味呢!想到这里王雪梅不免心里美美的,她是晓得小伙子的好处的,那玩意儿又烫又硬,用起来就跟烧火棍子似的,能把女人给烫的魂儿都飞了。
    
     “海洋,跟嫂子有啥不好意思的?告诉嫂子,看上了谁家的闺女,嫂子上门给你说媒去。就凭咱们这条件,要个儿有个儿,要模样有模样的,啥样的媳妇儿说不成?”
    
     王雪梅一番话还真把郭海洋说动心了,自从长大懂事以后,他心里其实就一直装着一个美丽的身影,那就是柳丽丽。
    
     要是王雪梅真能把他和柳丽丽的事儿说成了,那不美的很?
    
     于是郭海洋厚着脸皮说道:“我觉得我们班上的丽丽同学挺漂亮的,就是不知道人家能不能看上我。”
    
     王雪梅听了心里莫名有点酸酸的,但依旧笑吟吟道:“哎呦,那不是支书家的闺女么,你还怪有眼力劲儿。要说那小丫头确实长得不赖,郭柳细腰的,身段儿真不赖。等再过几年长开了,三乡五里的大姑娘小媳妇儿也没几个能赛的过她了。再说支书家里条件也确实不赖……你们两个还真挺般配的。”
    
     郭海洋来了精神:“嫂子你觉得我俩真能成?”
    
     王雪梅打趣他:“呦!这急性子,八字儿还没一撇呐你就急上啦!海洋是不是想女人啦?”
    
     郭海洋不好承认,陪着笑脸对她说道:“总之这事儿就拜托嫂子啦,你多费点心,能不能成我都没问题。”
    
     王雪梅满口答应下来,两个人聊来聊去打开了气氛,酒也喝的快了,很快一瓶酒就差不多见底了。
    
     “哎呀我不行了,头晕的不行。”
    
     王雪梅忽然起身,像是要去外面方便,没想到一起身,忽然摇摇欲坠,眼看就要摔倒了。
    
     郭海洋想都没想,赶紧站起来一伸手扶住了她的胳膊,王雪梅胳膊上的肉很软,却热乎乎的有点烫手。
    
     “哎呀不行,我站不稳了。”
    
     一边说着王雪梅整个身子就歪到了郭海洋的怀里。
    
     这时候郭海洋就知道自己上当了,千防万防,最后还是没躲过去,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摔倒吧!
    
     温暖的身子抱了个满怀,尤其是王雪梅比郭海洋矮半头,脑袋偎在他的胸口。郭小白居高临下,很轻易的就看到了她那白花花的胸口。
    
     其实王雪梅胸前倒是没有露出来太多的肉,差不多都被黑色的胸衣遮住了。关键就是她的胸衣有点紧,在胸前勒出了两道印子,再加上那神秘的黑色,看了莫名其妙的就替她难受,很想帮她把胸衣解开了,免得憋得慌。
    
     “不行,这酒劲儿太大了,我站不住。海洋,快扶嫂子躺一会儿去。”
    
     郭海洋只能搀着她往炕边上挪,王雪梅的脸红的吓人,郭海洋一时间还真的以为她醉了。
    
     到了炕边上,王雪梅一咕噜就躺下了。她似乎是醉迷糊了,迷瞪瞪睁不开眼睛,口中哼哼着热,顺手就把衬衣的扣子都解开啦!
    
     一大片雪白呈现在郭海洋的眼前,王雪梅腰肢很细,郭海洋感觉他两只手就能掐住的样子。
    
     因为没有生过孩子,王雪梅的小腹更是平坦光滑,一丝赘肉都没有,皮肤细腻白嫩,在灯下反射着诱人的光彩。
    
     这时候的王雪梅,似乎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堂哥大春又没在家——郭海洋要事先不知道这是个陷阱,肯定就入了坑了!
    
     “海洋,给嫂子拿个湿毛巾来,嫂子浑身都烫的难受。”
    
     郭海洋口干舌燥,强行压下心头旖旎的心思,趁机撒了个谎:“好嘞,我去弄点井水,那个凉!”
    
     郭海洋出了屋门,摄手摄脚的跑到茅坑这边,哗啦啦撒了一泡尿,减轻负担以后翻墙跑了。
    
     可怜王雪梅和郭春两口子,一个心里痒痒还躺在床上装醉,一个在旮旯里等着听床,腿都麻了……
    
     好一阵子不见郭海洋回来,王雪梅起了疑心跑到院里,找了一圈也没找到郭海洋的影子,这才知道那小子已经跑了。郭春一瘸一拐的从墙角也出来了。
    
     “娘嘞这小子真鬼!白炖了一只下蛋鸡啦……”
    

第七章 癞蛤蟆吃天鹅肉


     郭海洋一溜烟跑回了果园子。
    
     真地好悬!差点就犯了错误啦!郭海洋好歹也是识文断字的,知道不应该碰王雪梅。他为自己的理智而感到骄傲,但想道今晚上王雪梅那可爱的模样,心里同时有点小遗憾……
    
     村外的晚风还是很凉快的,郭海洋躺在茅屋里美美的睡了。
    
     他做了一个美妙的梦,梦到了杨书琴、王雪梅还有柳丽丽,她们都光着身子跟自己躺在一个床上,郭海洋摸摸这个又摸摸那个,比较谁的大一点……
    
     郭海洋做着美梦,第二天一觉醒来都快晌午了。
    
     坐起身来,觉得下面别扭的很,一看才发现小海洋早就醒啦,兴致勃勃的把裤衩顶起一个小帐篷。同时裤裆黏糊糊的怪难受。
    
     “他娘嘞!又跑马啦!”
    
     郭海洋赶紧把裤衩脱了,想趁着外边日头毒,赶紧洗洗晾一会儿就干。免得一会儿老娘来送饭,看到自己裤衩上花里胡哨的窘得慌。
    
     郭海洋光着屁股,拿了盆打了水洗起裤衩来。反正果园里又没有别人,不怕给人看见。
    
     “嘟嘟嘟……”一阵摩托车的响声,郭海洋也没在意,果园就在郭柳庄和小王庄的路边上,路上过俩人那还不纯属正常?
    
     “郭海洋,你给我出来!”
    
     一道脆生生,带着怒气的喊声,等到郭海洋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到了跟前了。郭海洋仓促之下只来得及把水淋淋的裤衩子拿起来,挡住了要害之处。
    
     郭海洋给吓得不轻,恼火道:“你到我家果园来干啥,来了还不打招呼就闯进来。”
    
     来的人是柳香香,柳丽丽的亲姐姐。
    
     柳香香今年二十二,中专毕业以后托了关系,在乡派出所工作,是一名女警员。
    
     到底是一母同胞,柳香香那模样和柳丽丽简直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活脱就是柳丽丽的成熟版。不过姐妹俩的性格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柳丽丽性子温顺,和人说话的时候温声细语的。柳香香却是个急性子,做事情风风火火的,难怪她当警察呢!
    
     柳香香细眉倒竖,怒气冲冲的就闯进来,把郭海洋闹了个猝不及防。
    
     看到郭海洋窘迫的样子,柳香香也是一时愣神,她很快反应过来。扭过头去骂道:“臭不要脸的,大白天的光屁股,赶紧穿上,你奶奶要问你话!”
    
     郭海洋也很恼火,不知道哪里招惹到了这疯女人,说话这么冲张口就骂人。不过现在不是跟他记气的时候,自己还光着身子呢。
    
     郭海洋转身往茅屋里去了,柳香香不经意间扫了这边一眼,就看到了两个白花花的屁股蛋子。
    
     郭海洋在茅屋里没找到裤子,就找到了一个春天穿的大秋衣。于是干脆把秋衣围在腰上,上下都捆住像个短裙,也算包严实了。就是走路的时候胯下生风。
    
     郭海洋出了茅屋,柳香香又骂他:“臭不要脸!”
    
     郭海洋也恼了,指着柳香香的脸喊道:“你个疯女人,这是老子的地盘,老子爱咋地就咋地,想不穿衣服就不穿!倒是你无缘无故闯进来啥意思,发骚啦?”
    
     郭海洋和柳香香一向不对付,乡里乡亲的,却是见了面就干仗。其实俩人之所以这么苦大仇深的,完全是因为历史遗留问题。
    
     前几年郭海洋还小,十一二岁,有一回和柳丽丽玩过家家,柳丽丽扮的是他媳妇儿,郭海洋要媳妇儿和他亲嘴儿的时候,被柳香香撞见了。
    
     柳香香十七八的时候,脾气就暴躁的很了,二话不说就把郭海洋揪住揍了一顿。小时候的郭海洋又瘦又矮,哪里打得过她呀!
    
     郭海洋也是从小性子就倔,平白无故挨一顿揍谁干呐!郭海洋心里能憋事儿,忍了好几天,后来又去找丽丽玩的时候,恰好撞见柳香香在洗内衣。
    
     柳香香去小卖部打酱油,郭海洋趁机从水里面捞出来她的小衣裳,找了根树枝挑着,满大街的跑。
    
     “吆西,吆西,花姑娘滴小裤衩呦……”
    
     柳香香打酱油回来看到了,气的眼儿都红了,把酱油瓶子一丢就追!她个大腿长跑的快,眼看就要追上郭海洋了。郭海洋也鬼机灵的很,三两下爬上了一棵大槐树。
    
     “快来看呦,柳香香的裤衩子呦!”
    
     柳香香在树下就骂:“混蛋,有种你就下来!”
    
     “男子汉大丈夫,说不下去就不下去!”
    
     ……反正从那以后这俩人是结了深仇了。
    
     看到这小子依旧一副赖皮样,柳香香气的肺都快炸了,饱满的胸前一阵剧烈起伏。她穿的是制式短衫,大喘气的时候胸前起伏特别明显。郭海洋看了都替她担心,生怕那里忽然炸了。
    
     “郭海洋你个臭不要脸的,癞蛤蟆还想吃天鹅肉?也不看看你是什么德行,就你家那条件,还想娶我妹妹?”
    
     郭海洋恍然大悟,心道肯定是王雪梅往支书家说媒去,给这位姐撞上了,说起来嫂子行动够快的嘛!
    
     “看你那穷酸样!家里本来就穷,上学还不好好读书,成绩也一般,能有什么前途?丽丽怎么可能会跟了你?做你娘的美梦去吧!”
    
     柳香香语气刻薄,把郭海洋也惹炸毛了。
    
     “老子就是穷,就是学习差没出息怎么啦?你妹妹还就看上老子啦!倒是你,没个娘们样,难怪到现在嫁不出去,多操心你自个儿吧!”
    
     柳香香气急败坏得就往前冲,恨不能把郭海洋活剥了。她这一冲动郭海洋还真有点怵,都是童年留下的心理阴影,给打怕了。
    
     “我警告你别过来啊!先说好我可不是怕了你,好男不跟女斗,我是不稀跟你计较!”
    
     柳香香银牙紧咬,恨恨道:“别啊,你不是说奶奶没有女人样吗?就把我当成男的不就行,有种你别跑啊!”
    
     郭海洋这身穿戴还真不方便跟她动手,想要跑的话就更不方便了,动作一大肯定变裸奔了。
    
     郭海洋灵机一动:“你别过来啊,你要是敢过来,老子就敢脱!”
    
     柳香香一点不怵:“你敢脱,老娘就敢把你小牛牛扯下来!”
    
     见吓不住她,郭海洋也有点慌神,眼睁睁得看着柳香香冲过来要揍自己。
    
     谁知道柳香香刚冲到郭海洋跟前,意外发生了!
    
     她忽然脚下一滑,往前摔去。地上是胶泥地,郭海洋刚才洗衣服刚泼得水,别提有多滑溜了。
    
     柳香香失去平衡,下意识的双手就想抓住什么东西,她一把扯住了郭海洋腰上的大秋衣,然后顺势抱住了郭海洋的腿,才免得栽一个狗吃屎。
    
     柳香香一抬起头来,顿时愣住了!
    
     一根又粗又丑的东西因为距离过劲看起来有无限大,都顶到她鼻子上了。此时两个人的姿势极其暧昧,柳香香虽然泼辣了点,但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哪里经历过这等阵势?顿时就跟被下了降头的小母鸡似的,不能动了。
    
     郭海洋哭笑不得,最令他尴尬的是,胯下那要命的小兄弟真不给面子,竟然异常兴奋的跳了两下,在柳香香那薄薄的红唇上扫过,扫过……
    
     柳香香是含着眼泪儿走的,临走用细嫩的小指头指着郭海洋的鼻子:“郭海洋,你要是敢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我非弄死你!”

>>>>本文《那些村0里的事》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由桃艳小说网首发,本文链接:http://www.tyyddn.com//heihei/85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