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艳小说

公嬉乱小说_读了能让女人湿的小段文 医生别摸啊

公嬉乱小说_读了能让女人湿的小段文 医生别摸啊摁摁

不过段飞现在根本就没心思看,将医药箱打开取出针袋,捏了几根银针分别插在刘寡妇胸口的几个穴位上,手指捏着银针慢慢转动。

几根银针都落稳了段飞又拿出两根,分别插在刘寡妇的胸脯上,直到渗出血了才停止转动,长出口气,一屁股坐在地上。能不能救活刘寡妇他也不知道,反正他是尽了最大的努力了。

“哟,我看你这方法不行,别人没救活再让你给弄死了,到时候你也得像你爹似的,去蹲大狱。”院墙上露出孙老黑的脑袋,一边不断用眼睛往刘寡妇的胸脯上扫,一边嘿嘿笑着说道。

“这就不用你操心了,跟你没啥关系。”现在段飞最烦的就是孙老黑,这家伙势利眼的很,要不是因为他自己也不会让村里的人说三道四。

被段飞噎了一下孙老黑脸就更黑了,开口骂道:“小兔崽子,你跟你那个损爹一个揍性,早晚也是蹲大狱的货,幸好我没把闺女嫁给你。”“放你家的狗屁孙老黑,你他妈就是一个畜生。”

段飞也被弄出火了,你骂我我也就忍了,可你连俺爹都挂上那就不行了。要不是看在二丫的面上段飞都想把这孙老黑一脚踢死。

“你……”孙老黑没想到这段飞能骂他,一时愣在那里,都不知道说啥好了。

“哎呀,可憋死我了,这是咋了?”地上传来了刘寡妇的声音,段飞一听也顾不上孙老黑了,急忙蹲下查看。

此时刘寡妇已经睁开了眼睛,想要起来,段飞一把将她按住,说道:“婶子你先别动,我这针还没拔呢。”段飞伸手在刘寡妇身上揪了几下,把银针都放进了针袋里。

“呀,我衣服咋被撕了。”刘寡妇一起身就发现自己的背心被撕成了门帘,急忙扣外衣的扣子。而墙头上的孙老黑一见刘寡妇被救过来了,好像忘了段飞骂他这茬,立马嬉皮笑脸的说道:“妹子,你刚才得了病了,幸好我帮你求神才救了你一命,你是不是该感谢我一下呀?”

 文学

刘寡妇看都没看孙老黑一眼,她也想起来自己胸口一阵难受才躺在这的,看来是段飞救的自己。

“小飞呀,真是谢谢你了,你这是救了婶子一命,婶子都不知道咋感谢你好。”虽然外衣扣子已经扣上不过段飞是蹲在刘寡妇侧面,通过纽扣之间的缝隙还能隐约看到刘寡妇胸前风光。

刚才急着救人段飞也没啥想法,这一看下身顿时就有了反应。“没啥婶子,应该做的,晚点你到我那一趟,我再帮你看看。”

怕被刘寡妇看到自己的窘相,段飞背起药箱子就走。刘寡妇瞪了墙头上孙老黑一眼,朝段飞的背影喊道:“等下婶子给你炖只小鸡,晚上给你送过去。”

急急忙忙回到家里段飞的心绪才算是稳了下来,随即想到这针经居然这么厉害,连快死的人都能救活,可真是个宝贝,得好好钻研。

想到这里段飞拿起针经又看了起来,直到天都黑了外面响起了刘寡妇的声音。“小飞呀,婶子给你送吃的。”刘寡妇手里拎着个保温饭盒,离着老远段飞都能闻到饭盒里的香味。

“婶子,这咋好意思呢,你坐,我给你把把脉。”段飞把刘寡妇让进屋里,让他坐在椅子上,把手搭在她的手腕上。

“有啥不好意思的,婶子这命都是你救的,给你送点吃的算啥。你一个孩子也挺不容易的,以后婶子天天给你送吃的。”

段飞只是微微一笑,也不在这个事上纠缠。“婶子,我看你这病已经没有大碍了,不过还得再让我施几次针,把你心脏周围堵塞的血管都打通就彻底没事了。”

“行,婶子都听你的。”刘寡妇点头说道,“那你把上衣都脱了吧。”段飞也不废话,他也饿了,想着给刘寡妇施完针自己得赶紧吃饭。

“脱衣服呀?”刘寡妇有点为难,毕竟男女有别,而且这段飞也二十来岁了,要当着他面脱衣服刘寡妇难免有些不好意思。

“是呀,上身都脱了,我得往你胸口施针。”段飞根本没看到刘寡妇脸都红了,现在他只想尝尝饭盒里的东西,肚子也开始咕咕的叫了起来。

“嗯。”刘寡妇答应了一声就慢慢的解衣服扣子,心想自己被段飞救的时候不也光着上身吗,他已经看到过了,再让他看看也没啥。

想到这里刘寡妇脱衣服的速度快了不少,把外面的衬衣脱掉,露出里面的花布半截袖。见段飞眼睛只是盯着饭盒刘寡妇微微迟疑了一下,随后就把半截袖也脱掉,上身已经是不着一缕了。

“小飞,给婶子施针吧。”

见段飞还是盯着饭盒刘寡妇腼腆的叫了一声,段飞这才回过神儿来,转头看向刘寡妇。这一看不要紧,段飞立马就感觉身上的血液流动速度快了不少。

眼前是一对丰满挺翘的所在,刘寡妇虽然已经三十多岁但一点都没有下垂的迹象。

下午那阵段飞只顾着救人也没心思细看,这一看之下顿时就让他下身有了反应。“婶子,你真好看。”

虽然刘寡妇也常年在地里干活但皮肤却保持的十分的好,身上白白净净,而且长相也很是不错,段飞忍不住直勾勾的盯着刘寡妇看。

“死小子,瞎说啥,赶紧给我施针。”刘寡妇红着脸对段飞说道,段飞也感觉自己失态,急忙让刘寡妇躺在看病的小床上。

将银针拿出,段飞瞄准一个穴位。“婶子,可能有点疼,你忍着点。”

刘寡妇点了点头,随即就将眼睛闭起,她实在是不好意思在段飞面前睁眼。段飞手一沉,银针准确的扎进刘寡妇胸前的穴位。随即段飞连扎几针,刘寡妇感觉胸口一疼,忍不住皱了下眉头。

“行了,十分钟就能拔针了。”段飞施针完毕就开始在刘寡妇身上不停扫视,而刘寡妇始终都闭着眼睛,不敢睁开。

“好了婶子,我要收针了。”刘寡妇点了点头,段飞开始收针。只是收针的时候十分的慢,每拔一根针刘寡妇就感觉段飞的手在她的胸脯上蹭一下,直到段飞将针全部收完,刘寡妇才敢睁开眼睛。

“好了吧小飞,我得回家了。”

段飞摇了摇头,“施针只是第一步,还要在你的穴位上按摩,才能保持你心脏的血液流通,我还得帮你按按。”

“啊?还要按摩?要不你告诉我穴位,我自己按摩行不?”除了自己死去的丈夫,刘寡妇还没在别人面前这样赤身裸体,十分的难为情,听段飞一说顿时就有点急了。

“不行,你不知道力度,劲使小了不管用,大了很可能会影响血液流通,到时候你的病还得犯。”段飞说的一本正经,刘寡妇看他一脸正色也只能点了点头,没办法,谁让人家是大夫呢,那就按吧。

段飞嘿嘿一笑,感觉到刘寡妇的目光朝自己扫来顿时脸色一正,活动了下手指,把十指张开,放在刘寡妇的胸前,开始慢慢使劲。

感觉到段飞手上的热度刘寡妇脸更红了,不过随即胸口就有酥麻的感觉传来,十分舒服,刘寡妇不由的又闭上了眼睛。

段飞的几根手指在刘寡妇的圆球边上按了几圈,随后用手掌按住两个圆球。刘寡妇顿时就睁开眼睛,“小飞你干啥?把手拿开。”

“婶子,你误会了吧,最重要的穴位就在这里,你的堵塞血管基本都在这呢,主要就是按这。”

段飞说的一本正经,而且刚才施针的时候胸脯上的确也扎了针。听段飞这么说刘寡妇也就不说话了,继续把眼睛闭上,任凭段飞在她身上捯饬。

段飞爽的不行,手指尖轻轻的在刘寡妇的最敏感的点上弹了一下,刘寡妇顿时身子一颤,又将眼睛睁开。

“这样能最好的促进你血管里的血液流通。”刘寡妇红着脸点了点头,而段飞见刘寡妇也没反对就更来劲了。

“小飞,行了吧,婶子感觉好多了。”

此时刘寡妇的呼吸有些急促,身体轻轻的在小床上扭动,加上她那纤细的小腰,就好像一条美女蛇似的,段飞真恨不得立马就把她的裤子扒掉,把她给就地正法。

“婶子,还要等一会儿,你这两点是血液集中处,是关键地方,要多按摩一会。”说完段飞低下头一口咬住。刘寡妇“啊”了一声,身体不住的轻轻颤抖,就好像要打摆子似的。

“唾液可以加速血液的流动,能让你早日康复。”段飞一边吸一边把手摸向刘寡妇的肚皮,摩擦了一会手就渐渐移向刘寡妇的下身。

“小飞,你在家吧?婶子给你送吃的来了。”



    本文由桃艳小说网首发,本文链接:http://www.tyyddn.com//heihei/85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