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艳小说

男友抱我时手揉我《暮然回首》女生喜欢看的h小

男友抱我时手揉我《暮然回首》女生喜欢看的h小短文 第8章 不必假惺惺投怀送抱


    当然,唐诗琴暂时还不打算和宋怡君撕破脸。

 文学


    
    她们之间要算的账还多着呢,这只不过刚开始而已,
    
    “怡君,既然景懿都专程来接我了,我就不陪你了。”说着,唐诗琴浅笑盈盈,勾上了厉景懿的手腕。
    
    宋怡君见两人要走,急忙拉住她,“等等!”
    
    “怎么了?还有什么事吗?”唐诗琴疑惑。
    
    宋怡君好不容易才见到厉景懿,哪舍得他走?更何况,让唐诗琴和厉景懿单独待在一起?绝对不行!
    
    尴尬笑了笑,宋怡君道,“诗琴,我看你今天也没怎么玩,既然景懿来了,刚好以寒也在,不如你们留下,大家一块儿玩个尽兴怎么样?”
    
    玩个尽兴?唐诗琴心中冷笑一声,“可怡君你也知道,景懿一直以来不喜欢太吵的环境,还是算了吧。”
    
    这大晚上的,不知道宋怡君还会玩出什么把戏,唐诗琴可不想没事找事。
    
    随后,唐诗琴笑着看向厉景懿,“老公,你在这里等我,我去拿下包包。”
    
    厉景懿微微颔首,倒没什么反应。
    
    宋怡君嘴角止不住抽搐了几下,没想到唐诗琴竟拒绝了自己的邀请!这完全出乎她意料之外!唐诗琴这女人,今天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
    
    但厉景懿都点头了,宋怡君也不好再强留。
    
    想起晚上的事情,有点尴尬的说道,“景懿,今天晚上的事情,是一个误会,我应该是看错了人……不过,我也是担心诗琴出意外啊。”
    
    闻言,厉景懿冷淡的看了一眼宋怡君,没理她。
    
    宋怡君心里顿时更不是滋味了。
    
    这时,唐诗琴提着包走了过来,“怡君,那我们先走了,祝你玩得开心。”
    
    不待宋怡君答复,两人就手挽手亲密的走出了酒店。
    
    宋怡君在原地看着这一幕,拳头渐渐握紧,指甲深陷进掌心,眼中的妒火愈演愈烈,甚至,巴不得手撕了唐诗琴!
    
    厉景懿这么优秀的男人,唐诗琴哪里配站在他身旁?!依偎在他身边的,应该是她宋怡君才对!
    
    忽然,耳边传来一阵轻笑,“看来我今晚,是被你给算计了啊?”
    
    宋怡君回头,就见顾以寒穿着灰色浴袍走了出来,不由蹙眉,“你什么意思?谁算计你了?”
    
    顾以寒呵呵一声,“别装了,我都看出来了,不过我真没想到,你居然会对厉景懿有意思!没看出来,你还喜欢挖墙脚啊。”
    
    宋怡君瞬间羞涨了脸,呼吸有些急促,“顾以寒,你别胡说八道!”
    
    “胡说八道?你知不知道你看厉景懿的眼神,好像巴不得要把他吞掉一样?撮合我和唐诗琴,也是为了你自己吧?”顾以寒毫不留情的拆穿了一切。
    
    宋怡君顿时恼羞成怒,“你到底想怎么样!”
    
    顾以寒却依旧轻笑,“反应不用这么大,我只是想跟你合作一下。”
    
    合作?宋怡君不由升起了戒备,“合作什么?”
    
    顾以寒道,“很简单,我想得到唐诗琴,你也喜欢厉景懿,只要你帮我得到唐诗琴的心,你不就可以全心全意的追求厉景懿了?”
    
    宋怡君必须承认,听到这里,她狠狠心动了一下。
    
    仔细想想,一个人算计唐诗琴,确实是有些吃力,而且唐诗琴最近也越来越不受控制了,多个人帮忙未必不好。
    
    于是,思考片刻后,宋怡君对顾以寒点了点头,“好,合作愉快!”
    
    ……
    
    酒店门外。
    
    刚出酒店,厉景懿立刻将手抽了出来,并且主动和她保持了一段距离。
    
    但唐诗琴并没放弃,反倒厚着脸皮,再次往厉景懿身上粘了上去。
    
    “放开!”厉景懿无奈的皱起眉关,手臂微微用力,想甩开她。
    
    “我不放,就不放。”唐诗琴却像是狗皮膏药一样,死死的粘着他,怎么也甩不掉。
    
    厉景懿皱起眉关,眼看拿她没办法,只好任由她去。
    
    上车之后,各自系好了安全带。
    
    厉景懿想起今晚的一切,尤其是宋怡君那个女人,很不对劲,便忍不住转头提醒唐诗琴,“以后离宋怡君远一点,那女人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话说完,唐诗琴鼻子猛的一酸。
    
    她记得上一世的时候,这句话厉景懿曾对自己说过很多遍。
    
    可那时,唐诗琴听到厉景懿这么说,还以为他是故意在挑拨离间。
    
    如今她才明白,原来厉景懿早就知道宋怡君的为人了,都怪自己那时太蠢!才会被人欺骗和暗算!
    
    想到这,唐诗琴再次朝厉景懿靠了上去,紧紧搂住他的手臂,小嘴巴乖糯糯道,“嗯,以后我都听你的。”
    
    厉景懿的眉头却皱得更紧了。
    
    这两天,他清楚的感觉到了唐诗琴的变化,要是以前他说这种话,估计唐诗琴早就跳脚了。
    
    可她不仅主动找自己亲热,还变得如此顺从……实在反常!
    
    过了一会儿,见她还没有放手的意思,厉景懿不得不蹙眉,“我开车了,手拿开。”
    
    唐诗琴咬咬唇,这才只好暂时放开了他。
    
    十分钟后,厉园。
    
    厉景懿下车后,把唐诗琴放在门口,面无表情道,“进去吧,早点休息。”
    
    说完,还没走出一步,背部忽然传来一阵结实的温暖。
    
    “别走。”
    
    唐诗琴也不知道怎么了,一个没忍住,直接从后面报了上去,“厉景懿,你不可以走,我不许你走。”
    
    可她没想到,这些动作,竟成为了惹恼厉景懿的最后一根导火索!
    
    “所以,你究竟想要做什么?”
    
    厉景懿忽然转身,双眸如同火炬一般直视她的双眸,他一步步朝她逼近,强大的气场给人一种无法抗拒的压迫感。
    
    唐诗琴还是第一次见他这样,有些畏怯的连连后退了几步,“我……”
    
    “不必假惺惺的投怀送抱,你心里到底在算计什么?说。”
    
    厉景懿实在是忍无可忍,从订婚夜以后,这女人就一直很主动跟他亲热,这根本不是她的作风。
    
    明明以前还宁死不从,看见他像看见瘟神一样,恨不得他从这世界消失。可是现在,她却又一次次的主动!这女人,到底在想什么!
    
    唐诗琴倒不怪他反应激烈,毕竟自己曾经太作了,可是到底要怎样,才能让他重新相信自己呢?
    
    思衬许久,唐诗琴轻声道,“如果我说,我什么都没有算计,你信吗?”
    

第9章 这是你自找的


    听到这话,厉景懿明显一愣。
    
    却还是自嘲般笑了笑,“呵,你该不会要告诉我,你已经爱上我了吧?唐诗琴,有什么目的你直说,在我面前,你不必这么假。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她。
    
    她什么个性,喜欢什么,讨厌什么,厉景懿通通了若指掌,当然也清楚的知道,唐诗琴最讨厌的人,就是自己,又怎么可能无端对他投怀送抱?
    
    然而他不知道,过去那个唐诗琴已经死了,现在的她,要挽回曾经一切!
    
    “景懿,无论你相不相信,我真的没有算计什么。”唐诗琴真诚的看着厉景懿,希望他可以试图相信自己。
    
    空气仿佛有片刻停滞。
    
    厉景懿微微眯眼,末了,忽然冷哼一声,“是吗?那就别怪我了。”
    
    下一秒,唐诗琴还没反应过来,忽然就被一道有力的臂膀,腾空抱了起来。
    
    厉景懿抱着唐诗琴,大步上了楼,最后毫不留情将她扔在了柔软的大床上。
    
    “啊!”
    
    一切来得太突然,唐诗琴来不及看清,一道修长的影子直接压了上去,温暖瞬间包裹全身。
    
    “唐诗琴,记住,这是你自找的!”
    
    低沉的语气在耳边闷哼一声,身上那人开始毫不客气的摸索。
    
    炙热的唇落在唐诗琴的耳际,缓缓移动到各个部位。唐诗琴能感觉到,那并不是温柔细腻的亲吻,反倒像是在啃噬食物一般,带着浓浓的侵略性。
    
    古龙香水混合着雄性气息弥散在空气中,他的动作有些急躁和狂野,除此之外,甚至带着稍显霸道的恐吓。
    
    其实,唐诗琴心底对于这种事,多少还是有些惊慌,少经开垦的地带仍旧稚嫩,记得第一次的时候,他毫不客气的冲撞,使她疼得浑身都要散架了般。
    
    这次厉景懿也并没有客气,手上动作粗暴,仿佛带着狠狠的惩罚意味,他要让她知道,主动靠近他的后果!
    
    但这一次,唐诗琴却没有躲避。甚至主动的伸出手,攀住了他的脖子。
    
    没关系了,只要他想,这些疼痛她都可以忍。
    
    厉景懿明显怔了一下,她这是在配合他?表情竟没有丝毫抗拒。
    
    明明订婚夜那一晚,唐诗琴还哭得要死要活,嘴里一直嚷着会恨死他,可是今天,她居然开始主动迎合他。
    
    究竟发生什么,让她变成了这样?
    
    想到这,厉景懿忽然一下没了兴致。于是,他起了身,背对她重新把不整齐的衬衣一颗颗扣好。
    
    唐诗琴喘着粗气,心里松了口气,可与此同时,心里竟又有点莫名的失落。
    
    她当然愿意把自己全身心的交给他,但,不是以现在这样糟糕的状态。
    
    冷静了一会儿,厉景懿想起刚才,的确有些粗暴,便微微侧脸,轻声道,“抱歉”,随后站起身来。
    
    “你要去哪儿?”唐诗琴以为他又要走,急忙拽住他的衣角,“别走!”
    
    他只淡淡回应,“洗澡。”
    
    见他没有要走的意思,唐诗琴自然也就放心了,淋浴声随后响起,唐诗琴缓了口气。
    
    半小时后。
    
    浴室门打开,唐诗琴无意抬头,眼神却像中了蛊惑般,被直直勾了过去。
    
    落入瞳孔的是一具完美而极具魅力的男性身躯,白皙而十分健康的肤色,八块腹肌在呼吸下若影若现,浴巾在腰部勒紧,遮挡住至关重要的男性特征。小腹上还残留带着几颗水珠,性感又迷离。
    
    无论是结实的胸膛,亦或是矫健的小腿,男人身上的每一处线条都极其完美,加上绝美精致的五官,充满高级感的气质,丝毫不亚于全球公认的顶级男模!
    
    不知觉间,唐诗琴看得眼睛都直了。
    
    厉景懿正随意擦拭头发,莫名感到一阵火辣辣的视线,回过头,就发现唐诗琴宛如一个女色-狼般,对着他吞咽了一下口水。
    
    该死!被她这么看着,身体的某个部位居然隐隐有些冲动。
    
    厉景懿立刻沉着脸道,“快去洗澡。”
    
    唐诗琴这会儿恍然回过神来,顿时羞红了脸,立刻逃进了浴室。
    
    十几分钟后。
    
    唐诗琴出浴室的时候,感觉到一阵凉风吹来。
    
    转过头,发现厉景懿已经换上了睡袍,此时正坐在落地窗边,手上端着一杯红酒,偶尔摇曳,细细品尝着。
    
    远远看过去,他冷漠孤傲的身影里,竟莫名有些孤寂的味道。
    
    唐诗琴忽然有个冲动,想跑过去抱抱他,然后,她也确实这么做了。
    
    伸手从身后圈住他的身体,感受到他的气息,唐诗琴忽然想起以前,她总是对他不屑一顾,以至于从来都没有认真看过他,哪怕一眼。
    
    但其实她一直都知道,厉景懿除了寥寥可数的朋友,基本上都是一个人。
    
    那么强大的他,独自一人扛起了一整个公司,独自面对所有问题,天知道有多少人等着看他的笑话,可厉景懿却从来没让人失望过。
    
    而他唯一在乎的人,也就是自己,曾经却那么的讨厌他,用尽各种办法逼他离开。
    
    一想到这些,唐诗琴心里就内疚得想死。
    
    感觉到身后小人儿的靠近,厉景懿轻微蹙眉,回过头,就见唐诗琴头发湿漉漉的,正把脸贴在他的背上,小脸上写满了委屈。
    
    厉景懿忍不住担心,揉了揉她湿漉漉的发,“快去吹头发吧,别感冒了。”
    
    唐诗琴却摇摇头,抬头一脸乖巧的看着他,小脸红红的,语气有些撒娇,“我想要你帮我吹,好不好?”
    
    那柔软的姿态,厉景懿从未见过,一时间竟看得有些心软,点了点头,“嗯,去沙发上吧。”
    
    唐诗琴顿时笑得一脸孩子气,然后老实的,坐在了一旁的深咖色沙发上。
    
    不过一会儿,厉景懿拿出吹风机,走到了唐诗琴的身后。
    
    由于没有经验,厉景懿吹得十分小心翼翼,纤细修长的手指穿过她柔软而湿润的发线,怕弄疼她,所以动作尽量轻柔。
    
    微热的风吹拂而来,唐诗琴闭眼享受这一刻。
    
    等厉景懿收起吹风机后,才发现唐诗琴已经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于是,厉景懿便轻轻的将她从沙发抱上了床,顺便替她掖好被子。
    
    看着她安然入睡的容颜,皮肤像是新生儿一样的柔嫩,五官舒展开来小巧而精致,乖巧的样子让人忍不住心疼。
    
    厉景懿忽然幽幽的叹了口气,那双眉,皱的更深了。
    
    他发现,他竟然有点看不透她了。

>>>>本文《暮0然回首》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由桃艳小说网首发,本文链接:http://www.tyyddn.com//heihei/85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