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艳小说

美出轨少妇的自白韩燕《极品偷窥》叔叔抱着我

美出轨少妇的自白韩燕《极品偷窥》叔叔抱着我边走边律动 第0008章运气不错

  徐博一愣:“赌一把?”
      黎璎也来了兴趣,问:“严天,你赌什么?”
      严天掂着手中的石头,笑道:“这位徐经理不是说自己很专业吗?就不知道他愿不愿意跟我这个非专业的人赌一把,比一比谁的眼力更准。”
      严天之前那句硬顶他的话,已经让徐博非常厌恶了,这时见对方居然还敢与他打赌比看货的眼力,不禁恼怒起来,冷冷一笑:“小弟弟,年轻人在决定一件事的时候,一定要想想清楚,否则很容易后悔。”
      严天道:“这就不劳你关心,你敢不敢赌?”
      “既然你这么有兴趣,我当然没问题,不知道你想怎么赌?”徐博这时真正的恼了,暗想,今天一定要好好教训一下这个刺头,让他知道什么叫后悔!
      严天道:“我说这块石头大涨,如果我说的对,说明我的眼力不错,你输。”

 文学

      “如果你赌垮了,就是我赢?”徐博问。
      “不错,而且如果我赢了,那么今天我在赌石节的一切消费,由你买单。”严天随即提出了打赌条件。
      徐博目光一闪,冷静地问:“那如果你输了呢?”
      严天“呵呵”一笑:“如果我输了,这里面的两百零七万,全部归你。”说着,他拿出一张银行卡,向对方亮了亮。昨天在俱乐部赢下的两百多万现金,都已经存入这张银行卡。
      徐博眼角的肌肉微微抽动了一下,一字一句道:“你确定?”
      黎璎吃了一惊,两百多万可不是个小数目,这些钱可以改变一个普通人的一生。她眼看严天这样大胆,不禁着急,道:“严天,你在做什么!”
      严天看了黎璎一眼,自信地道:“学姐,你要相信我。”
      这一刻,严天的眼神让黎璎心头一颤,突然就对他有了足够的信心。她深深看了严天一眼,叹道:“好吧,希望你不会后悔。”
      这时徐博反而担心严天打退学鼓,便故意激他,说:“小弟弟,你要是害怕的话,现在退出还来得及。”
      严天眉毛一挑,道:“除非你自己不敢赌,我自然没有问题。”
      徐博“哈哈”大笑,他接过严天手中的石头,翻来覆去了看了几眼,一边看一边品评道:“让我教你一些基础知识吧。”他指着石头的表面道,“这是一块是常见的赌石毛料,它本来是河床上的砾石,后来经过二次风化,才形成外面这一层皮壳。”
      然后他又细细观察了一番,脸上露出笑容:“以我的经验,不管从重量还是从外观上,这块毛料赌涨的可能性不会超过一成。”
      严天一直平静地等着他的判断,这时才说:“你这么有信心,看来我们的赌局可以生效了。”
      徐博心道,这小子完全是个外行,而且还是二杆子的性格,这二百万我赢定了!想到这里,他脸上不禁露出笑容,道:“按你说的,如果你赢了,随你在赌石节上挑选料子,只要总额不超过三百万,全部由我买单,你看怎样?”
      严天眼睛一亮,道:“好,一言为定!”
      徐博看他如此自信,心中一突,暗想:这小子明明是个生手,怎么会这么自信?难道他有其它的依仗?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他就摇起了头,一个毛头小伙子,能有什么依仗。
      打消了心中的疑虑,徐博对黎璎点点头,拿着原石就去了切割机旁,吩咐机工师傅动手。
      机工师傅是位老师傅,经验丰富,他很快就调试好机器,开始用砂轮在石头的一侧打磨。像这种小石料,一般都是从一个方位擦窗,看能不能擦出绿来。
      机工师傅一边擦一边观察,全神贯注。旁边也聚集了不少看热闹的人,在那儿七嘴八舌地议论着。
      “这么小一块石头,里面不可能出翡翠吧,我看白花钱了。”一个胖女了自以为是地说。
      “不一定,有时候毛料虽小,也有可能出东西,还是往下看。”
      徐博则一脸的笑容,语气轻松地对黎璎笑道:“黎小姐,赚下这二百万,我今晚请你吃饭如何?”
      黎璎的情绪不是太好,严天毕竟是她带来的,如果在这里输掉二百万,她难免尴尬。而且考虑到严天的感受,她只是勉强一笑,并没有回应。
      就在这时,机工师傅突然“咦”了一声,迅速停了机器。他将擦了一个窗口的毛料取下,就见上面出现一抹浓浓的翠绿,正而不邪,高贵大气。
      “出绿了!”
      外围的人发出一阵惊呼。
      “这是谁的东西?我愿意出一百万买下它!”人群中,有一位中年大叔说道。
      “这个绿色很正,而且接近冰种,如果掏出的料子能超过鸡蛋大小,价值就绝对超过一百万啊!”有一位懂行情的人赞叹且羡慕地大声道。
      徐博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僵在脸上,他不理那些议论纷纷的人,快速地对那师傅道:“四面擦窗,里面未必就有东西。”
      那师傅就是给人打工的,闻言就又开始了工作。他速度很快,十几分钟时间,就陆续把石头的四面都擦出窗口,使得料子内部的整体情况彻底暴露出来。
      “四面都有绿!”黎璎长长松了口气,脸上露出轻松的笑容。
      徐博铁青着脸,一言不发。
      严天“呵呵”一笑,对黎璎道:“学姐不是要买翡翠吗?你看我这块如何?”
      黎璎笑了起来:“我正要跟你说,这块翡翠我要了,二百二十万,你看合适吗?”
      这块翡翠非常完整,绿色浓正均匀,品相近于冰种,黎璎出二百二十万非常合适。
      她才一开口,那之前出价购买的中年人就立即道:“我出二百四十万,这位兄弟,卖给我怎样?”
      黎璎耸耸肩,笑道:“严天,二百四十万有赚头,你可以考虑。”
      严天淡淡道:“二百万,它已经属于学姐了。”
      黎璎脸上露出欢快的笑容,道:“那就多谢你了。”
      这时,严天对徐博道:“徐经理,真不好意思,看来我赢了。一会呢,我会上去挑选三百万元以下的毛料,要让你破费了。”
      徐博这时真想走过去,在严天脸上狠狠打上一拳。不过他到底是有身份的人,经历过不少风浪,在长吸了一口气后,缓缓道:“看来你运气真不错,我愿赌服输,你可以去选料了。”
      严天对黎璎道:“学姐,要不要一起去?”
      黎璎笑了笑,款步走来。她的笑容风情万种,妩媚动人,看得严天心肝儿一颤。
      “好啊,我很想看看,你是不是还有这么好的运气,我也跟着沾沾光。”

第0009章偶遇班花

  C区在大厦第二层,严天和黎璎一起挑选原石。事实上,黎璎还是有几分眼力的,一路上点评了几块原石,都有两三分靠谱。
      严天刚看中一块石头,突然就听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严天!”
      严天猛一转身,就看到一双男女青年挽着手臂站在一起。那男的身高近一米八,留着披肩长发,此时脸上带着玩味的笑容。
      女的体态苗条,穿着粉色的旗袍,她天生一张瓜子脸,模样倒是漂亮,只是脸上的妆非常浓艳,反而遮住了她的清秀,使她的气质流于庸脂俗粉之列。
      一看到这两个人,严天心中就老大不爽,因为这两位正是同学聚会的发起人,叶倩和陈富生。
      他的脑海中,不受控制地浮现当年他向叶倩表白时的情景。
      东海大学的花园里,严天捧着一束玫瑰站在叶倩面前,脸上带着紧张和兴奋的情绪,一字一句道:“叶倩,我喜欢你!”
      叶倩的反应出乎严天的意料,她柳眉倒竖,仿佛受到了污辱一样,冷冷道:“你这样的人,居然也敢向我表白?”
      那时的严天成绩优秀,长得也不差,所以自我感觉良好,此时却一下了就被对方打击得懵了,呆愣原地。
      他和叶倩在同一个班,连座位都靠得极近。这个叶倩,时常向他请教问题,两人平常的时候也交流也颇多,还时常开一些男女话题的玩笑。他本以为表白的时机已经成熟,哪知道会是这样一个结果。
      叶倩一脸不屑,开始向严天发问:“你在东海有房吗?”
      严天脸上青一阵,白一阵,说:“没有。”
      “那么,你家人有能力在东海帮你买下一套房子吗?”叶倩继续追问。
      “没有。”
      严天攥紧拳头,在东海这样的一线城市,一套房子要几百万,他这样一个小城市的普通家庭,怎么可能买得起!
      叶倩眼里已经露出轻蔑的表情,说:“有一个叫陈富生的人追我,他家在东海有十二套房产,两家资产上亿的公司。他的父亲是东海的区长,母亲是检察院的副院长,姐夫是一家上市公司的老总。而且他相貌端正,身高一米八,对我也非常照顾,前天还给我买了一个三万八的包。严天你告诉我,如果你是我,你该如何选择呢?”
      严天的自尊心受到严重打击,他愣了半天,才回过神来,道:“叶倩,我只是对你有好感,并不是和你谈婚论嫁,你又何必这么现实呢?”
      叶倩平静地道:“严天,你不要怪我直接,从小妈妈就告诉我,一旦有你这样的穷小子想在感情上纠缠我,就必须要果断拒绝,否则会影响我对人生的选择。”
      她说完仰了仰下巴,仿佛高傲的公主,道:“我长得很漂亮,漂亮和钱财一样,也是一种资本。既然有这种资本,我就要好好利用,为自己争取一个最好的未来!”
      他真的想不到,外表靓丽的叶倩,居然是这样一个直接且现实的女人,并且毫不顾及他人的感受和自尊。
      他此时彻底明白了,他面前站着的是怎样一个女人。他可以理解这种女人的想法和心态,也并不觉得她们的做法不对,毕竟人人都有选择生活方式的权利。只是,这女人也太他妈直接了,直接得伤人自尊。
      长长吸了口气,他慢慢将那束花丢到了垃圾桶,平视着叶倩道:“我的家乡有句话,叫莫欺少年穷,年轻人有的是时间,有的是精力。我虽然不是富二代,不是官二代,但只要我努力,我可以做富一代,做官一代!叶倩,谢谢你这么直接,避免让本人浪费珍贵的青春在你这种女人身上。”
      说完,他转身大步离开,留下脸色难看的叶倩。严天这种干脆利落的态度让她无法接受,她忍不住在后面大声道:“严天,你一辈子也休想追上陈富生!”
      此时此刻,往事浮上心头,严天的心情很是复杂。
      叶倩曾把严天对她表白的事情,告诉陈富生,这让陈富生在学校的时候也特别注意过严天,自然也认得他。刚才感觉有个人背影像是严天,于是就喊了一声。
      叶倩已经和陈富生订下了婚约,这时见到老同学,她心中的优越感油然而生,微笑着说:“严天,原来你早来了,怎么不去我为你们预订的宾馆呢?”
      严天道:“我已经在外面订了房间,多谢你们了。”
      “呵呵,严天啊,大家是老同学,你就不要这么客气啦。”说着她拿出皮夹子,问道,“你车票带来的没有?我帮你报销,呵呵,你家离东海挺远,车票钱可不便宜呢。”
      严天心头顿时升起一股邪火,他当初确实是想宰陈富生一刀的,但此时叶倩在这样的场合,以这样的语气说出来,让他有种被侮辱的感觉。
      他语气转冷,道:“区区车票钱,我能出得起,就不劳你操心了。”
      叶倩脸上顿时露出不快,心想这个家伙真是不知好歹,她正要说什么,这时黎璎走了过来。
      黎璎手中拿着一块原石,远远就道:“严天,你看这块石头怎么样?”
      当她走过来的时候,才注意到站在对面的陈富生和叶倩,笑问:“严天,你朋友?”
      黎璎今天同样穿着旗袍,她漫妙的身姿,高贵的气质,漂亮的脸蛋,一下子就把叶倩给比了下去。正所谓人比人死,货比货扔,相形之下,叶倩犹如凤凰跟前的一只土鸡。
      陈富生眼睛瞬间就亮了起来,紧紧盯着黎璎,同时伸过手去,笑道:“你好,我是严天的同学,陈富生。”
      黎璎微微一笑,还没有说话,严天却把手伸过去,用力在陈富生手上握了握,道:“陈富生,好久不见,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黎璎,我的朋友。”
      “黎璎?”陈富生对严天打断他与美女握手非常恼火,可当他听到黎璎的名字时,顿时想起来她的身份。
    >>>>本文《极品偷0窥》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由桃艳小说网首发,本文链接:http://www.tyyddn.com//heihei/85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