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艳小说

绝品校医-老师喂我乳.我脱她胸罩 看了会湿的小

绝品校医|老师喂我乳.我脱她胸罩 看了会湿的小污文

他乐得一下蹦起来,套条裤衩就去开门了。

门开,就着微弱的灯光,他瞧见门口站着个美得不可方物的女孩正害羞的把玩着衣角怯怯看他,都不敢进来。

老王瞧清女孩是谁后,愣了下才让开跟她说:“你先进来。”

来人居然是靳小小,这是她第一次来赊东西。

如果是別的女孩,老王肯定心急火燎了,但靳小小他却不敢,因为怕把她吓到以后她再也不来了,所以忍着冲动问她说:“谁告诉你这么敲窗的?”

靳小小不敢看老王,声音小小的说:“秦欢。她说想赊东西的话,夜里可以来敲你的窗。规矩我懂的,她都告诉我了。”说着她眼睛一闭,挺胸说:“你来吧。”

老王都让靳小小的天真给逗笑了,第一次见东西都没拿就先付报酬的。

他拍拍靳小小的肩膀,等靳小小睁眼他才说:“我这儿不赊东西,你是不是搞错了?”他在装呢,总得试探一下才放心。

靳小小急了:“我信得过的,我保证嘴巴很严,以后也不随便介绍人过来,你就赊给我吧!是秦欢介绍我过来的,难道你还信不过她吗?”

见她这么着急窘迫,老王叹了口气,他突然就不想占靳小小的便宜了,觉得这样的女孩不应该被自己亵渎,于是说:“你为什么要来赊东西?最近很困难吗?”他和颜悦色的问。

“嗯!”靳小小话不多,脸红成了猪肝一样的颜色。

“那你拿吧,缺什么就拿什么,一会儿咱们再聊其他的。”

“不行的,我只要沐浴露,佳怡说那样摸一下就行了。要是拿其他的,我……我……”

老王知道她误会了,苦笑说:“那你去拿沐浴露吧,要什么牌子的自己选。”

靳小小小心翼翼的在货柜上看,老王看她下不定主意的样子,于是问:“没有你喜欢的味道吗?”

靳小小脸一红说:“不是。我之前洗澡都不用这个的,不知道哪个味道别人闻着舒服。”

老王笑笑说:“你随便挑吧,洗发水也拿一瓶。不知道味道好不好你就打开闻,別只是看。”

得老王壮胆,靳小小终于挑好了。不过她没听老王的也拿洗发水,而只是拿了瓶沐浴露,然后胆怯的站到老王面前说:“我可以了,你来吧。”她又闭眼。

老王看着她纯净秀气的小脸儿,说不动心是假。

这种女孩儿,他一辈子都没敢想过。说实话,他喜欢靳小小这种类型的女孩,现在瞧着她都想亲下去了。他可以肯定,靳小小的初吻还在,身体更是纯洁得像天山雪莲。

只是靳小小现在这个样子让人心疼,他下不去手。

拍拍靳小小的肩膀,靳小小没等到意想中的侵犯,看他时很是诧异。

老王笑笑说:“你走吧,报酬我已经收过了。”

靳小小一愣:“你摸过了?我怎么没感觉?”

老王老脸一红:“摸过了,我摸得很轻的,你感觉不到不奇怪。对了,你不用给我还钱了,以后缺什么都可以问我要。不要问原因,你走吧。”

“谢谢你。”靳小小眨着两只纯真的大眼儿,抱着沐浴露想走,又被老王喊住了,往她手里塞一瓶沐浴露才放她走。

老王看着她走远,瞄一眼她的翘臀,还真有些可惜。

老王从别的渠道了解到靳小小家里的情况不好,他都做好长期资助靳小小的准备了,没想到没几天她就又来敲老王的窗了,只是这回不是赊东西,而是还钱。

她说她找到一份家教的工作了,雇主人很好,给她预支工资。

她很感谢老王对她的厚爱,说不能白占老王的便宜。

老王挺开心的,没拿她的钱,推回去说:“不是说不用你还钱了吗?钱你拿去买几件衣服,出去打工可不比是在学校,形象很重要。”

靳小小一怔,挺感动的,拗不过老王,只好说:“那好吧,以后有机会,我一定介绍同学跟你赊东西。王爷爷,你是个好人,我以前误会你了。”

敢情她以前不是这样想老王的。

老王觉得挺尴尬的,不过也没什么好说的,自己是什么样的人,他自己清楚得很。

赊东西就不必了,他这是赔本买卖,人多不多无所谓,只要有就可以了。每个月有那么几天解解馋就很不错了。

既然都被当是好人了,干脆好人做到底。

老王跟靳小小说:“你等等。”

出来时他塞了几百块在靳小小手里,说:“这钱就当王爷爷借给你的,你买几件好一点的衣服,別省钱。出去工作,形象真的很重要。还有鞋子,高跟鞋就不要买了,你还是学生,买几双平底鞋就行,以后好好工作,努力学习,争取毕业后赚钱养家,报答你父母的养育之恩。”

“这……王爷爷,我不能要你的钱,你不要我还钱我已经很感激你了,再拿你钱我会过意不去的。”

“都说了是借给你的了。快走吧,別让人看到。”老王直接把她推了出去。

这事以后,靳小小对老王的态度好得不行,每次出入都跟老王打招呼,这是前所未有的。

靳小小工作一段时间后老王就开始心疼了。

她每天都是天擦黑出去,半夜才回来。

有时还会误了关门时间,要不是老王偷偷给她开门,她都能在门口蹲一晚上。

这姑娘太傻了,晚回也不敢叫门,大冷天的,一个人蹲在门口的角落里瑟瑟发抖。要不是老王有留意她回没回来,偶尔出去看,还真会错过。

老王狠狠训了她一顿,让她以后不管多晚都要叫门,把她感动得稀里哗啦的,抱着老王就哭。

孩子应该是在外面受委屈了,可问她她又不肯说。

要不是最近手头紧,老王还真想再给她一些帮助,最好能说服她別再去打工。

不用想都知道,这委屈肯定是跟工作有关,只是老王不好管。

这天半夜又没见靳小小回来,老王都在门口转好几圈了,有人来赊东西老王都懒得搭理。

眼见天哗哗下起雨来,老王的心都揪起来了。

都十一点多了,这可是从来都没有过的。

老王等不了了,正想出去找找看,突然见到雨雾里一个人影缓缓行来,雨伞也不打,孤零零的。

老王一看那身形就知道是谁了,赶忙冲过去。

果然是靳小小,她淋成了落汤鸡一样,失魂落魄的,看到老王,哇的一声哭着扑老王怀里了。

老王见她一只衣袖被撕破了,纽扣也掉了一颗,心一下子就揪了起来,问她说:“你怎么了?是不是有人欺负你?”

靳小小什么都不肯说,只是抱着他哭。

老王心疼死了,把她搀进去,拿毛巾给她擦头发,看到她身上的衣服都湿透黏在身上,虽然看着很诱人,老王却一点別样的想法都没有,找出自己的衣服递给她说:“你进去洗个热水澡,可別感冒了。回头有什么委屈你跟王爷爷说,王爷爷给你出头。”

“不……不用了,我……我回宿舍再洗吧。”靳小小抽抽噎噎的说。

老王摇头说:“现在上面没有热水了,你就在这里洗吧,爷爷还要听你说发生什么事了呢。哪个混账东西欺负我们家小小,看我不抽死他。”

好不容易把靳小小劝去洗澡,她出来照旧什么都不肯说,只是哭。

老王是个人精,知道不逼她是不行了,于是拍桌站起说:“你不说是吧?行,爷爷自己找人问,我就不信问不出来。”

靳小小果然中招,拦着他说:“王爷爷,你別去,外面还在下雨呢。你想知道的话,我……我跟你说。”

两人坐好后,靳小小犹豫了好一阵才把受到的委屈说出来。

她果然是在工作上受委屈了。

她家教的对象是个女孩,这本来没什么事。可问题是,那个女孩有一个很好色的爸爸。

在靳小小去教学的这段时间里,他一直骚扰靳小小。

今天晚上碰到下雨,他没让靳小小走,叫靳小小留宿第二天再走。

靳小小没带伞,地方又离得远,没办法,只好接受。

她以为只要女主人跟她教的那个女孩在,男主人就不敢对她做什么,谁知还是出现了误判。

那男主人趁所有人睡着,居然摸到她房间想强她。

老王的心提到了嗓子眼那儿,问她说:“那你有没有被他……”他问不下去了。

靳小小一听,眼泪又哗哗往下流,抽噎着说:“我……我也不知道。”

那怎么能不知道呢?老王急了:“他进没进去你没感觉呀?”

靳小小哇的就哭了:“好……好像进去了,可是……可是我没见到血。第一次不是都会流血的吗?”

果然没猜错,靳小小就是个处,可她这话也太那啥了,不好判断呀!

老王搂着她哄:“你再仔细想想,他到底进没进去。”

靳小小终于说实话了:“他进去了,可是他一进去我就把他踹飞了,然后……然后我就跑出来了。王爷爷,怎么办,这样我还怎么嫁人呀!”

老王松了口气,安慰她说:“你先別哭,他才进去你就把他踹出来了,也许他还没得手呢?”

“那怎么能叫没得手呢?他都进去了。”靳小小哭得稀里哗啦的。

老王挤出笑来跟她解释说:“只要你那个没破,那就不算真的失身,不妨碍你嫁人。你不是说你没见到血吗?”

“可是……可是……我也不确定破没破呀!也许它破了,只是没流血呢?”

老王拿她没办法,递给她一块镜子说:“你到我房间里自己照照看,破没破一看就知道了。”他挺想说自己可以帮忙的,但好人设已经让他立起来了,不好破坏。

大概是接受了老王的说法,重燃希望的靳小小没那么难过了,她一脸忐忑的进了老王的房间把门关起。

老王在门外走来走去,心情就像在手术室外等待老婆生产的男人,七上八下的。

 文学

无论如何他都不愿意靳小小被人玷污,如果出来坏的结果,他拿刀砍人的心都有了。

早知道有今天,还不如他之前做坏人先把靳小小骗到手呢!

其实他现在就很愤怒,就算没破,那人也进过靳小小,这是不争的事实。

他打定主意,等把靳小小安抚好了,一定想个办法帮靳小小出这口恶气。

这都什么人,给自己女儿找家教,竟然这样对待家教。将心比心,身为父亲,难道他就不担心自己造的孽,终有一天报应在他女儿身上?

想着想着,他思绪一飘,就想到了房间里靳小小的姿势。

这可太诱人了,想着她敞着照镜子,说不定还得扒拉开……老王抚一把翘起的老伙计,心情挺郁闷的。

正胡思乱想,门吱呀一声打开了,靳小小把手背在身后,一脸羞红的看着老王,也不说话,把老王给急的,问她说:“怎么样?破了没?”

靳小小扭扭捏捏的说:“没,我看不到。”

“什么意思?你没看?”

“不是。我看了,可是我自己看不到。”靳小小一脸委屈。

“那怎么办?”老王下意识的问了句。

气氛瞬间陷入沉寂,好一会儿靳小小才嚅嚅说道:“要不……要不……王爷爷,你帮我看一下好不好?您是医生,上次也帮我看过病......”

意外的惊喜把老王都整懵了,他下意识的反应竟是连连摆手,跟靳小小说:“那不行。我现在已经不是医生了,怎么可以随便看你那个。要不你回宿舍找你同学帮忙吧?”话说完以后,他差点没忍住打自己一巴掌。

到嘴的肥肉都让自己给扔了,这懊恼太澎湃了。

他还以为没机会了,谁知靳小小竟是摇头,咬着嘴唇说:“不行,我不能让我同学知道那个事,要是传出去的话就完了。王爷爷,你就帮我看一下吧,您那么大年纪,我都当你是我亲爷爷,让你看一下没关系的。”

这样都行?

看来她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出来就是想找老王帮忙。

老王还挺犹豫的,虽然失而复得,但他始终觉得像靳小小这种女孩不应该被自己这么对待。




    本文由桃艳小说网首发,本文链接:http://www.tyyddn.com//heihei/84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