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艳小说

浪货你这里又湿又软bl—(一女被多男强轮H)混

浪货你这里又湿又软bl—(一女被多男强轮H)混世神医

第8章

不过田玉芬的长相算是上等的,要不然村长也不会选她做老婆。段飞陆陆续续的在田玉芬身上下了几针,都是无关紧要的地方,反正田玉芬也不懂。

等到段飞的手移到田玉芬下身的时候田玉芬自动的就敞开了,段飞的手一停,目不转睛的盯着大门里面看。

“小飞呀,你再帮婶子看看下面,婶子觉得里面痒的很。”

“娘的,看着这娘们中午让我弄舒服了,现在还想让我弄。”想到这里段飞也不客气,直接摸了上去。

“小飞呀,婶子这里面到底咋回事呀?”田玉芬脸色潮红,双眼有些迷离的看着段飞。段飞哪见过女人的这种眼神,心想这田玉芬肯定是个骚娘们,这不是明摆着要勾引自己吗。

“没啥大事,我再摸摸,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的毛病。”

这阵段飞没穿白大褂,下面的状况早就被田玉芬看在眼里。田玉芬伸手在段飞的裤裆上摸了一把,随即笑道:“呀,小飞,你下面咋鼓起那么大一个包?是不是肿了?用不用婶子帮你看看?”

 文学

此时段飞正憋的难受,被田玉芬一摸那东西就更加控制不住了,要不是裤子质量不错段飞估计把裤子都能撑破了。

“这娘们今晚就是为了来勾引我吧?妈的她要不是村长家的娘们就把她给......”段飞手上加劲,这时他还没失去理智,知道碰了村长的女人可能要出大麻烦,所以只用手指过瘾。

“啊……啊……”田玉芬被段飞弄的舒服的叫了两声,随即就感觉自己有些控制不住,一把就把段飞下面抓住了。

“小飞呀,婶子难受,要不你给婶子解解?”田玉芬这话说的已经十分露骨了,摆明了就是勾引段飞。段飞下身被田玉芬抓着也十分受用,喘着粗气问:“咋解呀?”

田玉芬手上加劲,呵呵一笑,“就用这东西解。”“婶子,这不行吧,我咋能跟你做这事呢,要是让村长知道了可不得了。”

“他知道个屁,你以为村里的女人他少睡了?我就是不愿意说他,我让别人睡一次他能咋地?况且他今天又不在家,咋能知道呢?”

说着田玉芬就开始解段飞的腰带,段飞脑袋还算清醒,急忙抓住田玉芬扒自己裤子的手。“婶子,这不行。”

“有啥不行的,你不想去村部弄个卫生室呀?只要我跟你叔一说,这事保准能成。”

不提这事还好,一提这事段飞就一肚子气。心想这娘们一直拿这事忽悠他和他爹,而且从来都不给药钱,他家刘福贵也是这德行。妈的今天不如就把她给日了,这些年他们俩也占了不少老段家的便宜,今天就算讨回点利息。

“行,那我就帮婶子解解。”想到这里段飞就任由田玉芬将自己的裤子扒掉。

“呀,小飞,没想到你人不大却长了个这么大的家伙,乖乖,比你叔的大多了。”田玉芬不由得一阵激动,一把就将它攥来手里,眼珠子都要贴到上面了。

“快快,小飞,用你的东西给你婶子解解痒。”田玉芬有些迫不及待,坐起身子就主动凑了上来......

第9章

段飞也不客气,直接上马开始了运动。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歇下阵来。

而田玉芬则软软的躺在床上,一动都不动,好像虚脱的似的,过了好半天才缓过气来。在段飞的脑门上点了一下,嘻嘻的笑道:“没想到你小子这么厉害,把我给弄的死去活来,我这生过三个孩子的都有点吃不住,要是个黄花大姑娘还不得让你弄死。”

田玉芬一边穿着衣服一边对段飞说道,穿好了衣服田玉芬走到门口,好像又想起了什么。“小飞呀,我家小秀考上了县重点,明天请酒,你也去,不用随份子。”

得到了满足的田玉芬哼着小歌走了出去,段飞一听她的话顿时脑袋就是一大。小秀是田玉芬的大女儿,考上了县里的重点高中。

别说是村长,就算是小老百姓家遇到这事也得庆祝一下,更别说还能收不少的份子钱。段飞虽然年纪不大但早已经通晓人情世故,虽然把田玉芬给睡了但这份子钱还是要出的,要是去白吃白喝那村长刘福贵以后肯定得给他脸子看。

段飞可不想因为这点小事再让人家瞧不起,于是他决定随份大的,让村长高兴高兴,也不枉自己睡了他家婆娘。

第二天不到晌午段飞就揣了张大团结到了刘福贵家,此时村里已经有不少人都到了,女的都在帮田玉芬忙活,准备酒菜。刘福贵则陪着村里的几个干部在那喝茶,孙老黑也凑在那堆里,咧着嘴和人家聊,好像他也是村干部似的。

“哟,小飞你也来了,快坐。”刘福贵眼尖,一眼就看到了段飞,笑呵呵的让他坐下。

“呦呵,这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你还能来随礼,别是来白吃白喝的吧?”孙老黑说话不阴不阳,段飞好像没听着似的,笑呵呵的问他:“叔,你也来了?咋没见二丫呢?你随多少份子?”

孙老黑没说话,伸出巴掌在段飞眼前晃了下,一脸的洋洋得意。“五十,我来村长家还能少随礼吗?”

孙老黑说的没错,五十是不少了,除了村干部一般来的也就随个二十三十的,五十的确是个大数。段飞也没说话,笑呵呵的拿出一张大团结递给刘福贵,“叔,恭喜小秀考上重点,大侄子也随份礼。”

一见段飞掏出一张大团结刘福贵脸上就乐开了花,不过没接钱,“呀,小飞,你看这话咋说的呢,你还是个孩子,咋还能让你随礼呢,你人来了叔就高兴。”

“就是呀小飞,你人来了就行,咋还能让你随礼呢?”一边的田玉芬也凑了过来,趁人不注意的时候瞪了段飞一眼,段飞也没在意,直接把钱交给一边记账的人。

“叔,你们唠着,我去那边帮着忙活忙活。”

段飞不愿意离孙老黑太近,那人太势力,坐他跟前浑身都不舒服。“行,那你帮着你婶子忙活忙活,等会吃饭到我这桌来。”

刘福贵显然是十分高兴,一边的孙老黑心里就有点不是滋味了。“小兔崽子,你就装吧,还随了一百的礼钱,过两天你就得喝西北风去。”

侧院一大伙人都在忙活呢,段飞晃悠了一圈感觉自己也帮不上啥忙,就找了个地方坐下,点根烟看着别人忙活。

“小崽子,不是说不用你随礼了吗,你还随了一百,你自己不过日子了?”趁人不注意田玉芬走到段飞跟前小声的对他说,段飞嘿嘿一笑:“婶子,我来都来了还能不随礼呀,再说不是想给你长长脸吗。”

“油嘴滑舌。”田玉芬哼了一声,但显然段飞的话让她十分受用,脸上笑呵呵的跟捡了钱似的。“小飞呀,今早上我听你叔说村里要搞个卫生室,到时候我帮你说说,让你到卫生室上班,工资可不低,一个月一百五呢,都快赶上你叔了。”

“真的?”一听这话段飞来了精神,这可是个不错的活。自从他爹失踪之后来找他看病的人根本就没多少,温饱都解决不了,要不是之前段飞他爹还攒了不少,段飞早就断顿了。

要是能到村里上班那吃喝肯定是不用愁了,而且孙老黑一直说他没能耐,他到了村里也就算半个村干部了,但他孙老黑还敢不敢多嘴多舌。

不过一想到田玉芬这事都说了十几遍了段飞顿时又泄了气,“婶子,你不是逗我玩吧?”

“我逗你干啥?以前我就跟你爹说过这事,跟你也说过,不过那时候没定准,现在定下来了。”田玉芬笑呵呵的看着段飞,“小飞呀,你说我要帮你弄成这事你得咋谢婶子呀?”

田玉芬一脸的媚意,段飞哪能不知道他是啥意思。“婶子,只要这事能成,你想我咋谢你我就咋谢你。”段飞嘿嘿笑了几声,要不是这来来回回老有人走,段飞恨不得现在就把田玉芬推倒好好出溜出溜她。

“好,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婶子找你你可别不认账。”说完田玉芬在段飞的裤裆上扫了几眼,扭着大屁股又去忙活去了。

“小飞呀,马上开饭了,来,你到叔这桌来坐。”看样子今天段飞随了一百块钱刘福贵十分高兴,招呼他去他那桌吃饭。

刘福贵那桌都是村干部坐的,段飞哪能没有个眉眼高低,连说不了不了就赶紧往别的桌子上走。段飞刚走几步就看到了刘寡妇,她坐在院子东北角的一张桌子上,正磕瓜子呢。

“婶子,你好点了吗,晚上再到我那去我帮你看看。”段飞找了个话茬就挨着刘寡妇坐了下来,刘寡妇一见是段飞顿时脸上就是一红,随即点了点头:“你也来了小飞,婶子好多了,多亏了你。”

段飞屁股还没坐热呢孙老黑也笑嘻嘻的挤到了刘寡妇另一边坐下,然后又帮刘寡妇抓了把瓜子,说道:“妹子,你啥时候来的我咋没看到你呢?”

“刚来。”刘寡妇答应了一下就不搭理孙老黑,而孙老黑依旧没皮没脸的给刘寡妇抓瓜子,一边的几个老娘们都小声嘀咕他也不在意。



    本文由桃艳小说网首发,本文链接:http://www.tyyddn.com//heihei/84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