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艳小说

男友说他怕忍不住要我【极品透视眼】宝贝别太

男友说他怕忍不住要我【极品透视眼】宝贝别太紧我进不去

第四章 画中有话


祥叔刚说完,站在一旁的英俊男人有些不悦:“祥叔,我们怎么能相信一个陌生人,谁知道这人是不是有什么图谋。况且,这笔交易小玥很是在意,你也应该清楚。”



 文学

杜玥眉头一皱,也有些不高兴:“高盛,关于交易的事我不希望你插手。在这里,我最相信的就是祥叔,还请你放客气点。”



对于这个高盛,杜玥是打心眼里讨厌。虽然这个人无论是家世还是外貌,在松山市都是数一数二,但对于这种盛气凌人的富二代,她就是讨厌。



高盛脸色一变,讨好的笑着:“小玥,我不是怕你玩不成那个赌约嘛。”



而那个刘掌柜脸色一变,突然扭头就跑向店铺的后门。在这里的店铺几乎每家每户都有后门,只是没想到这人会跑的这么果断,连整个店都放弃了。



看到他逃跑,周围的人都是一阵唏嘘。



“看样子,倒不要请人过来了。”祥叔无奈的摇摇头,这还是他第一次看错眼,不过却很客气的对许江道谢:“多谢你小兄弟,今天要不是你的慧眼,我们可就赔大了。”



杜玥也是一阵感慨,走上前,伸出白皙的右手:“我叫杜玥,多谢你。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我会尽量满足,当做答谢。”



不得不说,如果这笔交易真要是完成了,那杜玥铁定会赔本三千万。虽然她对钱不在乎,但是对于那个赌约,却是异常的在乎。



许江倒有些腼腆的笑着:“我叫许江,答谢就算了,我来这里也只是为了赌石。可是我不知道赌石都是在哪里,如果你们知道的话告诉我一声就行。”



提起赌石,杜玥突然笑了起来。



原来,她来这里也不仅仅就这一单生意。其中还有一笔一千多万的生意,也就在这老京都一条街最大的赌石店里。现在听许江这么说,自然是打算一起去了。



况且,刚才许江露的那一手,也让祥叔和杜玥都对他刮目相看。



“正好,一起去赌石的地吧。在这里,最大的赌石店面当数云南赛掌柜。”杜玥一边说一边走出去,至于这个刘掌柜……她也不怕他能跑多远。敢诓骗她的人,就算是跑了也都不会落下什么好果子。



随后,三人走在前台,朝着云南赛掌柜那里走去。



至于那个高盛,则是阴沉着脸,望着许江的背影充满了愤恨。特别是看着杜玥对许江那副热情的笑脸,他还没享受到这种待遇,那个穷酸小子凭什么?



饶是如此,他还是紧紧的跟在身后。高盛明白杜玥的赌约代表着什么,只要他在她最艰难的时候帮她一把,那么获得美人心也不是没有可能。



走在路上的许江一直在被好奇祥叔的各种问题轰炸,特别是关于西周时期的青铜器鉴定方面,这位老人家展现的更像一个好知好学的小学生。



至于许江也只能回答的比较隐晦,毕竟对于这方面的知识,他也只是一个半吊子。不过走在路上,他也发现了一点,这黄金眼使用一次并非是次数限制,而是有时间限制。



因为直到现在,黄金眼的功能还一直开启着。



这一路,许江一边跟祥叔杜玥他们说话聊天,一边看着在旁边地摊上的古玩。虽然那些东西一眼就能看出是假的,但是多学习学习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你看,那里就是赛掌柜的店。赛掌柜店里的玉石籽料都是最好的,曾经有人用三十万就开出了价值六千万的极品翡翠。”杜玥指着二三十米开外的一家最大的店面,笑的像个孩子一样。



即便之前那西周青铜器是假的,但是这玉石籽料,她还是有信心能赚上一笔的。特别是带着祥叔在身边,不说赚多,将一千多万翻个本还是很有希望的。



许江点点头,刚要说什么,突然目光被右侧地摊上的一幅画给吸引住了。摆地摊的是一位老年男人,皮肤干枯,眼珠凹着,看样子也是吃了不少的苦头。



只是他摆的那幅画则没有人来问津,虽然那画看起来有些年头,但却没吸引到任何一个人。当然了,许江除外。



“我要去看个东西。”许江不管那么多,而是直接走到了地摊上,仔细的观摩着那幅画。的确,即便是他这个不懂的外行,也能看出这幅画很普通。



不是说年代普通,相反,这幅画的年代应该是在前宋。前宋的诗画都可以世界一绝,流传下来的名画也大多都在千万上下。但是这幅画,画功粗糙,意境基本没有,更像是一个孩子涂鸦所为。



所以,即便这幅画可能是前宋时期,但也丝毫没有任何收藏的价值。



祥叔看他仔细的看着这幅画,有些奇怪的问道:“小兄弟,你对这幅画感兴趣?这画虽说是前宋时期不假,但是却没有任何的价值。”要论起来,祥叔最为拿手的就是研究字画,刚才跟许江聊天的时候也曾提过。



“祥叔,你仔细看看,能不能看出这画里的名堂。”虽然祥叔是这么说,但是许江却不这么认为。他之所以停下,而是因为脑海中突然出现的一句话。



“前宋时期,画中有话。画下有帝王之亲笔手信,类似圣旨。”当许江看到这段话的时候,心里忍不住咯噔一声。圣旨?这可是现在拿钱都买不来的东西。



要知道,古代的圣旨可从来没有流传下来的。前些年倒有一个圣旨,可那圣旨是末代最后一个皇帝留下的。虽说没有什么收藏意义,但还是卖出了六百万的高价。



可这画里面的,说不定就是前宋时期的圣旨。



在前宋,无论哪位皇帝都是书法大家。别说是圣旨了,哪怕是前宋时期在位皇帝留下的几个字,在现代都能卖出一个天价,更何况是圣旨?



祥叔奇怪的走上前,拿出放大镜仔细的看着这幅画好一阵,摇摇头说:“这个我倒是看不出有什么玄机,难道小兄弟又看出什么来了?”



许江神秘的一笑,故意卖了个关系,看着地摊老板:“大叔,这画你多少钱卖?”



老年人讪讪的一笑,尴尬的说:“两位都是大掌眼,一眼就看出这画的年轮和不足,小老儿倒不敢开价了。不过我那儿子不孝,我也已经两天没吃饭了,才只能把传家宝拿出来作卖。这样吧,这画好歹也是前宋的,就五万吧。”



说起来,五万还真是不高。要知道,在前宋的画里,只要意境好一些画功足一些,卖个几十万还是不成问题的。而这幅画,也只是卖一个年数。



“五万?”许江脱口而出,一时间有些为难。毕竟他的身上只有两千多块钱,虽说这画里的话价值不菲,但是自己也得能拿出这五万块来。



老人家以为是价格高了,连忙降价:“小兄弟,四万五,四万五也成。”他在这里已经摆了两天了,基本识货的人都是远远望上一眼就惋惜离开。也有想讨巧的,只愿意拿几百块买下,老人家哪里会愿意。



“不是价格的问题,大叔,你等下。”许江也有些略微尴尬,看着杜玥和祥叔,有些难以启齿:“不瞒两位,其实我是个穷学生,身上只有两千块钱。这个画里可能有玄机,所以我想跟两位借三十万,保证买下画后立马归还。”



祥叔倒有些奇怪了:“小兄弟,这次你可不是看走眼了吧?这个画很是普通,说实话,即便是一万我都觉得有些贵了,根本不值得买。”



杜玥在意的则不是许江的眼光,问着:“三十万不成问题,刚才你让我少了三千万的损失,这三十万就当成是谢礼。只是那大叔开价是五万,你为什么要三十万?”



“因为这画,绝对不仅仅是五万能相提并论的。所以我想借三十万,买下这大叔的画。”许江又看了眼那幅画,同时心里也有些奇怪,为什么现在通过黄金眼看到的事物本体,都是在脑海中出现的呢?



而且也仅仅只有一段话,他自己并看不到。



不过这个问题他也没有深想,反正关于黄金眼以后他可以慢慢研究。对了,还有脑海中出现过几次的那个稚嫩声音,也是一个值得研究的方向。



要说起来,这杜玥的办事效率就是快。



没一会的功夫,外面就来了一个类似保镖司机的男人拿着一个牛皮袋子。袋子里装的,也是正正好好三十万的现金,不多不少。



杜玥拿过牛皮袋,递给许江,笑着说:“喏,这是给你的谢礼。”



许江尴尬的接过来,连忙说:“不不不,这当是我借的。你放心,我买下画后立马归还。”拿到钱,他直接走到老人家的摊前交易。而这一举动,也引起不少人的围观。



特别是,许江是拿三十万买下这幅画。



这老人家也是饿急眼了,拿到钱后也不管那么多,直接跑到前面的那个饭馆里大吃一顿。对于许江的三十万,也是引得他一把老泪。至少这死之前的日子,也不会难过了。



高盛看着这一幕,在一旁冷笑说:“小玥,我看这次你是上当受骗了。你看那老人跑这么快,说不定这两人是一伙的。啧啧,就骗三十万,还真是有出息。”



杜玥皱着眉头,不爽的看着他,一字一句的说:“高盛,你要再多一句废话就可以离开了。我要做什么爱做什么是我自己的事,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高盛也有些恼火了:“小玥,我都是为了你好,你怎么总是对我这样。再说那个赌约,我直接拿一个亿给你不就得了,干嘛要这么辛苦,还跟这群人打交道。”



杜玥拍了拍额头,也懒得搭理他了,吐出四个字:“不可救药。”



祥叔现在可是对这幅画充满了疑虑,一方面他即相信自己的眼光,认为这画肯定没什么玄机;另一方面又期望这画有什么玄机,总之来说现在也是矛盾的不得了。



“祥叔,你可知道画中画?”许江拿到画后,看着老人家走远,才开口问道。毕竟底下这画里要出来的东西可是价值不菲,他可不想这老人家看着难受。



“这个自然知道,我曾经也有幸亲手开过一幅画中画。只是这画……怎么看,都不像是画中画的样子啊。”祥叔更是一头雾水了,这画纸张这么薄,要说画中画是绝无可能。



“这画是画中话,可不是画中画。既然祥叔以前开启一幅过,能劳烦您老也帮我开启这一幅吗?您老尽管开,哪怕是画纸外围坏了也没关系,只要中心那一处完好无损即可。”许江将画递给祥叔,情真意切。

第五章 价值连城


祥叔也有些迟疑,虽说他对自己开画的水平有信心。但这画毕竟纸张太薄,开不好一点整张画也就废了。况且他对许江印象也不错,虽说是花三十万买这画有些傻,但也算是一件善事。



如果他拿着这幅画找一些冤大头,说不定也能卖个十多万。可要是开画的话,一个不慎,别说几十万了,几十块估计都卖不到了。



许江也看出了他的顾虑,笑着说:“祥叔,你不要想太多,这画我有足够的信心。您老尽管开,我既然是借了你们这三十万,就肯定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



高盛冷哼一声,冷嘲热讽着:“哼,还借三十万,我肯等会你就不会这么说了。你这样的骗子我见过了,你要是亲口承认,老子给你还这三十万,我再多给你五十万。”



许江本来对高盛这种人就没好感,听到他的话,也冷笑起来:“你这么有钱?既然你这么有钱,敢不敢打一个赌?”



“跟我打赌?哈哈,我也是笑了。那你说说,怎么个赌法。”本来高盛就愁没办法找许江的茬,现在这小子自己送上门了,怎么能不收着?



许江自信的说:“很简单,就以这画为赌。如果开出的画价值三百万以上,算你输;如果这画开出来后价值不到三百万,算我输。如何?”



在他看来,前宋时期皇帝的墨宝,别说三百万,三千万都不是问题。



高盛想了想,这赌约对自己也很有利。虽然他对这祥叔不怎么感冒,但是他在这个圈子里的大名也是如雷贯耳。他都看不好的东西,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屁孩能懂?



想到这点,高盛直接拍板定下:“好,如果我输,我额外给你三百万。如果你输,你只要老老实实承认自己是骗子,然后给我麻溜滚蛋。”



“成交,你先准备好三百万吧。”许江狡黠的笑着,转身对祥叔说:“祥叔,你都听到了,这下您老人家不开都不行了。这画,你就放心开吧。”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也就不说废话了。”祥叔苦笑着,现在这局势是不开也不行了,只好对来送钱的保镖说道:“去把我开画的工具取来,小心点。”



随后,大约三分钟。



几个黑衣保镖搬来一张檀木桌,还有一个工具盒。工具盒里都是各种各样精致小巧且没见过的工具,镊子起子都跟平常所见到的不同。



“好了,我现在开始开画。”祥叔呼出一口气,把画平摊在檀木桌上,先是拿起一把小巧的镊子。又从一个小壶里倒出一些液体,洒在画的四周。



此刻,周围围观的人也越来越多。这种当众开画,他们也是第一次见。不过因为这画也的确不像是有画中画的样,所以也权当看了个热闹而已。



高盛则是一直保持冷笑的笑容,在他看来,这次他必胜无疑。而许江虽说也有自信,但是心里还是忍不住有些忐忑。毕竟,这可是他第一次跟别人打赌。



很快,一幅画在祥叔的巧手下,四周都完全启开。古老的纸张开启后变得残破,但是却没有任何画中画的迹象。祥叔看到这一幕,也知道许江这次是看走眼了,当下就要停手。



“祥叔,不要停,关键的地方在中间。”许江仔细的用黄金眼看着那幅画,突然眼前一亮,似乎是看到了画中心处有一片黯淡的黄色影子。而且这黄色影子覆盖的范围不大,只有画中心处的三分之一大小。



高盛则是不屑笑道:“你还真是不见黄河不死心。”



许江也回击道:“别那么着急下结论,当心等会打的可是你自己的脸。”自从他突然能亲眼看到那画中的玄机,就知道脑海中反馈回来的信息是正确的。



祥叔虽然有些不忍心,可还是按照许江的话继续开下去。



杜玥则是站在一旁,也有些紧张,忍不住问道:“许江,你真的有把握?”



许江点点头,自信的笑着:“我相信,这画里一定有玄机。很快,这玄机就会露出一角。你放心,那三十万我一定会原数归还。”



果不其然,他刚刚说完,祥叔那边就有了发现。



在开到画的中央地带时,突然展露了一个黄色古老纸张的角。也光从这个角,直接让祥叔愣在原地。这纸张是前宋时期,这点毋容置疑。可这黄色纸张,在前宋时期乃至于大半个古代,只有皇族才能用黄色的纸张啊。



也可以说,皇族的专用代表颜色,就是黄色。



周围有识货的人也发现了这一点,顿时惊呼了起来,引发轰动。



“我的天,真是画中画,还是黄色纸张。”



“天呐,黄色纸张?那可是皇族专用,难道这画中画是皇族流传下来的?”



一瞬间,黄色纸张的角引发了彻底的轰动。开玩笑,前宋时期加上皇族的标致,这两者加在一起,仅凭着一个角就能确定这画中画的价值。现在,几乎所有人都屏住呼吸,静静的等待着祥叔揭开画中画的真实面目。



就连祥叔,原本稳健的双手也有一丝颤抖。



终于,在十多分钟后,画中画的神秘面目终于揭晓。除了许江之外,几乎所有人都愣在原地。因为这画中画的面目,已经不仅仅是用价值不菲来形容了。



这画中画,真实的面目是一个长方形的圣旨。



圣旨的背面是两条金色金龙,因为在画中画的保存下,这两条金龙没有半分损毁,栩栩如生。而在正面,则是有三行字,还有一个前宋玉玺的印章。



“诛奸贼,非爱卿之力莫属。待成功归来,朕携百官相迎。”



“开明三年。”



当祥叔拿着这道圣旨时,竟然忍不住老泪纵横。在他有生之年,竟然能见到这等奇物,就是让他现在死了,也心甘情愿。况且,这道圣旨的意义更是不凡。



开明三年,则是前宋最为鼎盛时期的圣仁皇帝。纵观整个古代史,能称之为千古圣帝的,也只有前宋时期的圣仁帝。而开明三年,也正是圣仁皇帝登基三年后,当时他应该是十二岁,那圣旨中的奸贼也正是千古之贼魏国。



一道前宋时期的圣旨,原本就是世间奇物。而这道圣旨恰好又是前宋时期最最出名的圣人皇帝亲手之笔,而且还有玉玺为印章。可以说,这道圣旨,绝对是价值连城。



“圣旨,竟然是圣仁皇帝的圣旨。奶奶的,我是不是在做梦。”



“妈的,之前我也看过那幅画,我怎么就没看出来。那个小子发达了,这他妈绝对一步登天啊。气死我也,气死我也……”



“赶紧拍下来发网上去,就凭这个话题,绝对可以引发全国……不对,是全世界轰动。”



许久之后……



祥叔才从呆滞中缓过来,连忙擦干眼泪,双手颤抖着将圣旨拿到许江面前:“小友,你的眼光我算是佩服了。我掌眼几十年,从来没佩服过一人。从今以后,我只服你。”



许江接过圣旨,谦虚的说:“祥叔,你这话就折煞我了,这也是运气使然。我想问下,这道圣旨,价值几何?”虽然周围这些人激动的样子,但是他却表现的很淡然。当然,他淡然的原因也是对这多么在意。



他来这里的本意,本身就是为了弄点钱给父亲看病。



现在看来,他的目的也是达到了。不仅能将父亲的病看好,母亲和妹妹的生活也都会好起来。想起这点,今天发生的那些不愉快的事也都一扫而过。



祥叔激动的回答着:“这道圣旨,绝对价值连城。”



许江尴尬的一笑:“祥叔,我是想知道这道圣旨的具体价值。况且,我不自认我能拿着这道圣旨从这里安然走出去。所以,我希望能在这里直接脱手。”



要说起来,许江也不是傻子。



从看到身边那些人炙热的眼神,他就知道今天这个东西虽然是自己的,但是却没办法带出去。倒不如,在这里寻个买家,对自己对拿道圣旨都是最安全的选择。



而这里最合适的买家,也只有杜玥一人。从她拿三千万都是轻松无比的样子,可见她的财富能力是一种怎样的顶端。



祥叔也被他这句话反映过来,眼睛瞪大,不敢置信的问道:“小友,你是要把这道圣旨给……给卖了?”虽然他能理解许江的所作所为,但还是有些不敢接受。



这种东西,要是放了他,就是饿死也不会卖的。



许江点点头,诚恳的说:“不错,这圣旨虽然价值连城,但是怀璧有罪这个道理我还是明白的。所以,我想请您老估个价,我就在这里卖了。当然,如果能卖给杜小姐和您老,我自然也是高兴的。”



刚说完……



许江又看向高盛,冷笑说:“我们的赌约似乎出结果了,你觉得呢?”



高盛原本也陷入呆滞中,被他这么一提醒,脸色青一阵白一阵。不过他也不是耍赖的人,阴着脸打了个电话,没一会的功夫,也从外面走到一个保镖,提着一个密码箱。而里面,也正正好好是三百万的现金。



“小子,但愿你一直都能有这种好运气。”高盛将密码箱递给许江的时候,咬着牙威胁一句。三百万,他舍得,但是对于这种打自己脸的事,也让他彻底记住了许江。



许江倒不在乎那么多,接过沉甸甸的密码箱,浅笑说:“好运气,我相信我一直会有。但是对于这种打自己脸的事,你以后还是少做些吧。”



话都到这份上,高盛自然也没脸再待下来。



“许江,山不转水转,咱们走着瞧。在这松山市,我要哪只蚂蚁死,那只蚂蚁就必须死。”高盛丢下这句话后,直接大步离开。同时,许江这个名字他也深深的记住。



既然记住了许江,自然也得做点什么……

>>>>本文《极品0透视眼》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由桃艳小说网首发,本文链接:http://www.tyyddn.com//heihei/83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