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艳小说

男女主角是徐逸锦和关雪桐的小说旷世烟火全文

男女主角是徐逸锦和关雪桐的小说旷世烟火全文免费阅读

《旷世烟火》是一本都市小说,主人公叫徐逸锦,关雪桐,小说内容精彩丰富,情节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面给大家带来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小时候关中天对木驼六还是心生敬佩的,因为木驼六有一双巧手,能自己做火铳。旧时楠枫流域山岭峻峭、山林厚密,藏了很多野兽,上世纪上半叶,还常有饿极的“大莽”(老虎)出入村子袭击猪牛羊,野猪成群糟蹋粮食就更不用说了。因此,像霞枫这样的大村,一般都自有打猎队。打猎队的队员由财主家的家丁和村民自由组成,一般猎枪和火药的费用由村中大户提供。关家老爷知道自己的老三顽劣不堪,火铳又不是闹着玩的事情,怕老三碰火铳闹出人命来,因此,严禁老三碰火铳。

 

可是,越是禁止,老三关中天越是想碰这玩意儿。全村的猎人都已经得到关家老爷的吩咐,决不能让他家老三接触到火铳。那一日,被老爷赶出家门的关中天居然在阿木那漏风漏雨东倒西歪的破草房里摸到了一管锃亮的火铳,关键那还是木驼六自己做的。这让关中天无比激动,但是,他要试一下这管六指做的火铳是不是管用,于是,趁木驼六外出讨营生的时候,关家老三在那间破屋子里摸索了三天,终于摸索出火铳的各个门道。当他觉得自己都搞明白的时候,于是,装上火药,背着火铳到山间乱转,终于,发现了一头埋头啃草的老牛,关老三费尽吃奶的力气,举起那杆和自己差不多齐身的火铳,砰一声就将那头无辜的老黄牛击倒在地,他为自己无师自通的神奇枪法感到无比自豪,当然,接下来他就被放牛娃扭住胳膊,用牵牛绳捆得扎扎实实送回到村里的祠堂里。最后,关老爷以多少银子了结此事不得而知,关老三安然无事,但是,木驼六却受牵连,5年间流落异地,不敢回乡。

 

这5年间,关家也发生可很多事,先是关老爷和夫人急病而亡,而是老二关中岳远走从军,老大关中翰开始当家。当木驼六在外辗转多年回乡时,老三已长成个半大不熟的毛头小伙子,但是,他在乡间打作混蛋的“技艺”却日臻成熟,身边跟着一帮流氓地痞,俨然成了一个小“混世魔王”。到了17,8岁,还真的摊上人命了,此事暂且不表,当木驼六将徐家大小姐徐逸锦迎进他的茅草房时,一股邪火开始在关中天的胸中开始被点燃,但是,当他再次见到已经成为“木嫂”徐大小姐的时候,他心中刚刚燃起的邪火像被一层厚厚的湿棉被压住了,火没点着,却让他透不过气。

 

今天,他又要见到那个曾经让他魂不守舍的徐大小姐了,当然,是在小学堂大礼堂的批斗台上,在这一点上,他与自己堂姐的思路不谋而合。于是,在金姨娘的哀嚎中,怀抱着两个孩子的徐逸锦面无表情地和金姨娘一同出现在霞枫村“楠溪高级小学”那大礼堂上。

 

那一天,大礼堂台下的拥挤程度不亚于往年最重大的楠枫十里八乡大会市的戏台下,台下不仅站满了霞枫的村民,还有从外乡被动员过来的或者自发赶来看热闹的乡民,他们之间,有的是要来一睹徐家“锦绣河山美”之首的徐大小姐到底长什么模样,有的是要来看看楠枫第一家的小地主婆是个啥脸面,还有的是曾经受过徐家恩惠的人,带着同情,偷偷地来看看如今徐家这仅剩的两个女人今天将会有什么样的磨难在等待她们。但是,所有人都很新鲜,因为今天的大会有一个新名词,叫做“诉苦批斗会”。

 

但是,那一天,关中天非常惊讶,自己家的两个女人被押到台上,木驼六居然不见踪影。关中天不知道,那一刻的木驼六被关雪桐关大主任派去整理工作队住处的马厩了。

 

进驻霞枫村主持土改工作那个腰间别手枪的王政委也就是如今的王队长,进村后头一天和士兵们一起扎营住在小学堂的礼堂里,第二天一大早第一件事是问配合工作的关雪桐:工作队将住哪儿。关雪桐和村里的几个党员虽然知道乡里吩咐过的,工作队要和乡民们同甘苦,但还是打算把他们安排在比较象样一点的村民家里住。因此,关雪桐那几日,天天安排木驼六到村里做工作队住处的联络跑腿工作,但是工作队的王政委上门看八字,按照木驼六提供的几处农户家庭,他出去走了一圈,马上否定了关雪桐和村里党员的安排。最后,他们挑了几家住破旧屋的农户,向村党员了解了他们是否是政治历史清白的老实农民,然后才住进去,对干部们说:就是要和这几户穷苦农民同住同吃同劳动,要贯彻落实党的“三同”。那一天,木驼六第一次听到了“三同”这个新名词。那一刻,他不知道土改队的“三同”是党的优良传统,流传到后来,将成为楠枫流域的革命历史佳话。

男女主角是徐逸锦和关雪桐的小说旷世烟火全文免费阅读

当木驼六正满头大汗在工作队住处打扫马厩的时候,小学堂大礼堂台上台下的气氛渐渐热烈。台上除了他的老婆“醒初妈”和地主婆金姨娘外,还拉来了附近几个村的地主、富农和伪保长等一干人等,但是,台上台下的目光最为聚焦的,还是那两个手中都抱着婴儿的年轻的“地主女”和“地主婆”身上。

 

正当县妇女主任关雪桐的大喇叭对着台下黑压压的人群开始喊话:“安静、大家安静一下……”的时候,大礼堂的大门咣当一声被打开,闯进了木驼六,关雪桐一看,正欲起身呵斥木驼六不好好打扫马厩而破坏了这批斗诉苦大会刚刚起来的庄严的气氛,木驼六却结结巴巴地报告:“不好了……王队长、不好了、关主任……那那那母马要生小马驹了!”

 

这让妇女主任关雪桐很没有面子。她曾经在县里领导面前拍了胸脯,作为最合适的人选,她肩负着配合工作队、全面做好“土改”工作、树立典型的重大使命,她觉得以她在县里公安当警卫队长的丈夫的威望、以她对自己家乡的熟稔、以她的革命热情和工作能力,又有楠枫第一大地主的地主婆和地主囡作为批斗诉苦对象,她觉得这土改工作第一场的“诉苦大会”不精彩也难。然后,她没有想到半路杀出个“木驼六”。

 

关雪桐有一个神奇的能力,她似乎从来不会正视自己的任何失败,也从来不去分析或者总结不成功的原因,而总是能以最快的速度从上一场有漏洞的事情中抽身出来,转移注意力。此刻,她的思绪和情绪已经迅速从这一场“诉苦批斗”大会中抽离出来。看着台下黑压压的群众渐渐从小学堂的大礼堂散去,她转身去找她年轻的堂弟关中瑜,因为,另一场新工作她必须马上开展,而这需要得到她堂弟极大的帮助。

 

楠枫高级小学教务处主任关中瑜也刚从小礼堂回到自己的教务室。他的心也久久没有平静下来。

 

这些日子,他亲眼所见、亲身经历,共产党的队伍来到他们的村子,对老百姓秋毫不犯,县里工作队的革命同志与群众同吃同住同劳动,对小学堂的先生们也是非常尊重,大大小小的事情,王队长都来和他有商有量。

 

几年前在省城求学,关中瑜早早就接触地下共产党,他被身边的共产党员深深感染。但是,他并不是一个性格非常鲜明的人,虽然他从小习武,一身好功夫,也许是大哥对二哥投笔从戎具有严重的反感,比如“好铁不打钉,好男不当兵”之类的话语常年挂在大哥,并且严禁老四与当兵的接触,因此关中瑜在外求学时并没有参加任何党派。但是,这些日子,与堂姐和堂姐夫以及王队长他们的频繁接触,他的心中似乎也有一团火被悄悄点燃。前天,当关雪桐与他商量在村里成立“儿童团革命宣传队”的时候,他忽然觉得,自己应该要做点什么了。

 

关中瑜从小多才多艺,学一样成一样。但小时候体弱,父母就请了个南拳师傅教他打南拳。父母让老三关中天与他一起开练,但是,老三练拳,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师傅喊站桩,转个身,老三早已经溜到村子里斗鸡打狗,而关中瑜没出一年,坐桩、丁桩、跪桩样样稳当、骑龙步、拐步、盖步步步到位。没出几年,那童子功练得精当,再加上成年后,天天拳不离手,看似斯文的关中瑜,如若动起手来,几个汉子是近不了他的身体的。

 

除了打拳,他似乎是个全才。那些个丝竹管弦到了他手里,摸索一些日子,便能成曲调。但是,打拳和吹拉弹唱,还不算他最感兴趣的,小时候家里请了油漆师傅来做油漆,师傅将一张配八仙桌的四尺凳漆好后,随手拿毛笔在四尺凳的两头勾勒了一些花鸟虫鱼,关中瑜一看觉得这个太好玩了,跟着油漆师傅描了几天,便能勾画出像模像样的来,由此,他迷上了绘画。在父母送他到城里上了中学后,干脆自作主张考了省城的国立杭州艺术专科学校。父母当年指望天资聪慧的老四能够考个大学,学些在他们眼中厉害的学问,比如城里的律师呀、医生之类的,但是,所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这一回,关中瑜自己做了自己的主张,在省城学了一身中西结结合的绘画技艺回来了。

 

在省城国立杭州艺术专科学校,由于关中瑜多才多艺,成为学校剧社的活跃分子。那时候,他经常接触到学生中的地下党员,从进步学生那里早早学会了《志愿军进行曲》、《南泥湾》等新歌曲,回乡后,《东方红》、《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这些流行的新歌曲、扭秧歌、打腰鼓、耍花棍等文艺的新花样,他几乎听几遍、学几下便会。



    本文由桃艳小说网首发,本文链接:http://www.tyyddn.com//heihei/83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