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艳小说

陌爱成婚终不负秦宛靳予城完整版小说推荐目录

陌爱成婚终不负秦宛靳予城完整版小说推荐目录阅读

小说主人公是秦宛靳予城的书名叫《陌爱成婚终不负》,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沉默一会,许律似乎明白了:“你的意思是,想让我在肖扬的父母面前替她出头?”“是的。”我点点头,“你是留美博士,又在那么大的医院当主任医师,由你当她的靠山,说话肯定会更有分量。”从始至终,肖扬对李茹的态度无非是她的身份和经历,但这些事肖老爷子和周洁琼是不知道的。如果能让一个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出马,替李茹洗白,那么这个难关应该不难跨过去。

 

 

《陌爱成婚终不负》精彩试读:

“怎么这个时间才回来?”

 

我没作声,行尸走肉一样经过靳予城身边。

 

“你身上哪来的烟味?”他嗓音毫无起伏地又问。

 

我这才停住脚步。

 

吸烟的人大抵对烟味是敏感的。肖扬之前在车里一根接一根抽,我身上难免带上气味。

 

顿了一秒,我听见自己沙哑着答了句:“我抽的。”

 

说完我就往屋里走,手腕却突然被只大手紧紧攫住。

 

我没回头,使劲挣脱他,进屋一刻也没停留。客厅里两个小人似乎感觉到了某种异样气氛,没发出一点声音。

 

几步上了楼,我把自己关进房间里,虚脱一般。

 

本不应该有分歧,也没有任何实质上的事在我和他之间制造矛盾。从重新搬进这栋别墅起,一切是平静安然的,像静止无风的海面。可我却越来越觉得,那片深湛海水之下,隐着一条不分明的鸿沟,堪比马里亚纳的鸿沟。

 

那晚时间流逝得悄无声息,很久都没有人来敲门,也没听到一点动静。后来我换了身衣服,还是自己开了门。

 

走廊很静,只看到Angela房间里有光,依稀有稚嫩的笑声,我走过去,靳予城带着两个孩子正在玩玩具。

 

“很晚了,我哄他们去睡。”见他站起身,我低声说。

 

-

 

第二天一早,刚吃完早饭靳予城把我叫到他书房,说有事情要谈。

 

我以为他要问的是昨晚的事,磨磨蹭蹭上了楼,他却只字未提,只递给我一份资料。

 

我翻了几页,是昨天杨经理给我看的那份调查报告。

 

“这是……?”我不明所以。

 

靳予城理了理衬衫袖口,很公事公办的态度:“城安那边老杨给我打过电话,说业务需要,想跟几家厂商接触,打算开发新的供货商,问我意见。”

 

我怔愣几秒明白了,把文件递还给他时语气也有点生硬:“所以,他是对我的决定不满意,直接来问你?”

 

等了一会,靳予城才把文件接过去,随手放回桌上。

 

“我已经告诉他了,一切按程序来,该考察哪家就考察哪家。包括锐视。”

 

最后两个字他咬得挺轻,话音里是听不出任何情绪的平淡。

 

我嗓子里狠狠哽了一下,偏着头视线落在一旁:“你愿意城安和肖家合作?愿意我跟……肖扬有来往?”

 

“你不是已经跟他们一刀两断了么?”他轻描淡写,“生意上的合作有什么不行的?”

 

一口气堵在嗓子里差点咽不下去,我咬咬牙:“好,你是老板,决定权在你手里,当然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说完,我又愤懑着多余加了句:“既然谁都可以越级跟你汇报,还安着我这么个虚有其表的职位干什么?以后城安不管什么事,还是都由您这位正经总裁来拍板做决定吧!”

 

靳予城定定看着我。

 

突然意识到这话过了。也许,心里还是不可避免被肖扬说过的“贴金、包养”那些字眼影响到了。

 

我转身想走。他大步迈过来,堵住我的去路。

 

高大身影几乎把我整个圈禁在身前,靳予城伸出手,我后退一步想躲开,终是被他揽进怀里。

 

“小宛,做生意不能太感情用事。我理解你不愿跟肖家打交道的心情,但市场、客户不会理解……而且今天跟他们合作,日后,未尝不会成为我们手里的一个筹码。”

 

那双手松开,看着我的目光却让人琢磨不透。说真的,我不是太理解后一句话的含意,也看不懂他眼里的深沉。

 

就是想问也找不到切入点。这方面,我跟他之间的差距实在太悬殊。

 

我没做声,靳予城大约是当我默认了,清清嗓子告诉了我另一件事:他要回趟美国,大概明后两天的飞机。

 

“这么着急?”我毫无准备,完全措手不及。

 

“没办法,这事已经一拖再拖了,美国那边我也是董事会的一员,得回去履职。”他压低声音,话语听起来终于少了点疏离感,“放心,事情一处理完,我就尽快回来。”

 

一时有些茫然。他顿了顿,很快又提议:“小宛,其实,我希望你能跟我一起回去,顺便见见我的……”

 

“Angela和肖青怎么办?”心里陡然跳得厉害,我打断他。

 

“不用担心,我已经替孩子们找好了老师,附近那所国际幼儿园环境还不错。早晚让阿恒接送,他们在幼儿园接触更多小朋友,肯定会更开心。其实过完年就该送去,这些天也确实是让你受累了。”他早有准备似的答得从容。

 

我抿抿唇:“刚到一个陌生环境,肯定也得适应一段时间……我,放心不下。还是你自己去吧。”

 

想了想,我又加上一句:“也好趁这段时间,我们俩都静一静。”

 

靳予城没有反驳,默了一会,点头答应了。

 

确实,我和他都需要“静一静”。最近发生了好些事,仿佛把我们之间的关系架于火堆之上。也许分开一段时间,彼此留出一点空隙能让我和他都喘口气。

 

走之前的那天晚上,靳予城依然宿在书房。夜深,我听见门锁轻轻响了一声。

 

黑暗里一层热意袭来,带着浓重的烟草味。我僵直着没回头。他从背后紧紧抱住我,声音是压抑的:“我知道你没睡。”

 

我一动没动,也没作声。他就那样抱着我,好久才在我耳边说:“一个月之内,我肯定回来。”

 

隔天,我带着Angela和肖青送他上飞机,与他短暂作别。Angela在机场大哭了一场,我一手牵着肖青,一手抱着她,一直等飞机起飞才返身离开。

 

三天后,安顿好两个小家伙上幼儿园的事,我第一时间又去见了李茹一面。

 

她那时已经快30周,因为是双胞胎,所以离预产期其实不远了。我只问了她一个问题:如果可能的话,想不想让两个孩子堂堂正正地出生在肖家。

陌爱成婚终不负秦宛靳予城完整版小说推荐目录阅读

李茹抚着肚子,笑得黯然:“如果可能的话,我当然希望……谁不想自己的孩子能有个完整、正常的家?可谁让他们有个我这样的妈呢?秦宛,我早过了做梦的年纪了。”

 

“不是做梦。”我拍拍她的手背,一字一句凛然,“还记得我之前说过的话么,把颜安青赶出肖家,让你,成为肖扬名正言顺的妻子。”

 

李茹瞪大眼一脸不可置信。

 

另一边,什么东西突然“啪”地一声掉在地上。我和她一齐转过头,李妈妈正慌慌张张捡起地上的拖把。

 

“放心,一切都交给我。”我站起身,笑了笑。

 

周末公司事情不是很多,下午快下班时我酝酿一会,给许律去了个电话,说上回欠他的账想还了,问他有没有空出来吃个饭。

 

电话那头静了片刻,才听许律声音有些沙哑地说:“昨晚做了台大手术,连续站了十七个小时,中午两点才刚回家躺下。”

 

我抬眼看看钟,五点不到,也就是说他熬了一整夜带大半天,刚刚睡不到三个钟头就被我吵醒了……

 

我一阵汗颜,忙说:“真是抱歉,我不知道你……算了,那就改天吧。”

 

正要挂电话,他又叫住我,听筒里的声音清晰了些:“难得你主动约我,怎么好拒绝?反正醒了也是醒了,你说个时间,我去接你。”

 

我想了想:“还是我去找你吧,你定个地点,我买单。”

 

许律似乎认真考虑了一会,带着点笑意温声说:“那要不就来我家自己做吧。与其去外面饭店,我更想尝尝秦宛你的手艺。”

 

这个提议其实有点出乎意料。许律是一个人住,去一个单身男人家里给他做饭,虽说怎么的都有点……不过迟疑一会我还是答应了。

 

我有求于他。

 

下班先去超市挑了点新鲜蔬菜水果,拎在手里按许律给的地址找到他住处时,天还没黑。他住得离国际医院不远,是个环境不错的高档小区,地方挺好找的。

 

门铃刚响一声,门就咔哒开了。许律站在门里,一身简洁清爽的衬衫休闲裤,透亮镜片下的笑就像这时节的晚风一样平易近人。

 

我在门口定了几秒,才走进去。

 

算起来认识的时间也不短了,我却是头一次到这里来。房子不大,两室一厅,对一个独居的人来说足够了。四处很整洁,没看到有什么多余的东西,也可能我来之前他收拾过。

 

“怎么还买了菜?”见我手里拎着好几个购物袋,许律接过去可客套问。

 

“来的路上顺路去了趟超市。”我笑笑,“许医生工作那么忙,我想家里应该没备什么菜,就顺道买了,省得还得专门出去跑一趟。”

 

“秦宛,”许律走到餐桌旁放下东西,半开玩笑似的语气,“谁要能娶了你可真是有福气了,什么事情都能考虑得这么周到。”

 

说着随手打开冰箱看了看:“我这里还真什么都没有。”

 

我把买的牛肉、蔬菜什么的一样样拿出来,往那边扫了一眼,冰箱里确实空空如也,除了几瓶矿泉水和几只鸡蛋就没别的东西了。

 

“那,我做几个快速的菜,黑椒牛肉炒芦笋,再来两个素菜一个番茄汤,可以吗?”

 

“太可以了。”

 

把东西拿进厨房我就开始忙活,洗菜改刀。许律一直默默站在门口没有走开,脸上带着黑眼圈的倦容是遮掩不住的。

 

“你要是没睡好可以继续睡,做好了我叫你。”我给牛肉切片,心里还是有些过意不去。

 

他不置可否,看了我一会淡淡问:“秦宛,你今天来找我……是不是有什么事?”

 

我手里轻轻顿住。

 

“是不是予城那边发生什么了?”等了两秒,他略微自嘲地解释,“如果不是发生了什么事,你肯定也不会想到来找我。”

 

突然想起上回在医院,靳予城迁怒与他的情景。许律大概是担心那件事在我和他之间造成了影响吧。

 

“不是……”我在心底叹着他的敏锐,斜刀细细切着牛肉丝,只答:“我们俩挺好的。予城说美国那边有事情,前些天回去了,要去一个月。我来找你……是有另一件事。”

 

我告诉他等吃完饭再谈,许律很快挽起袖子,进来帮我打下手。

 

窗外天色刚黑下来,三菜一汤端上了桌,卖相看起来还不错,色香味都在线。

 

一张方桌,我和许律各占一边。刚坐下,他又起身,回来时拎着瓶酒:“难得有人特地为我做一桌菜,不开瓶酒庆祝下不好。”

 

我看着他手里那瓶红酒,咬着筷子笑:“这有炒牛肉,酸辣土豆丝,苦瓜鸡蛋,红酒能配吗?”

 

“宝刀配英雄,红粉赠佳人。只要想,没有什么不配的。这就像一场未知的华丽冒险,不去尝试,怎么知道会发生什么。”

 

许律眼角含笑,起开瓶盖,找了两只玻璃杯倒上酒。

 

这不是我第一次跟他一起吃饭,也不是第一次一起喝酒。只不过以前在靳予城的别墅里,一直都是一大帮人。许律给人的感觉一直很可靠,和他在一起,总让人有种轻松放心的感觉。

 

吃得差不多,他放下筷子问:“现在可以说了吗?你找我,是有什么事?”

 

我浅抿口酒,清了清嗓子:“其实,是有件事想求你……你可不可以,帮我演一出戏?”

 

“演一出戏?”

 

“嗯。”我点头,“以前跟我一起租房子住的李茹,你知道吧?”

 

“知道。”许律应一声,略微调整了姿势,“她怎么了?”

 

“她跟肖扬在一起了,怀了他的孩子,现在快生了。”

 

许律眉头不易察觉地皱紧,我飞快拨了拨发丝:“听上去很乱是吧。别的我不在乎,李茹是我的好朋友,我只是,不想她重蹈我的覆辙……


肖扬说可以养着她和宝宝,但不会给她名分,因为,她和我一样,农村出身,毫无身份背景。”

 

“所以你想让我做什么?”

 

“我想,请你认她当妹妹。只要能过肖扬父母那关,下一步,应该会好走许多。”

 

沉默一会,许律似乎明白了:“你的意思是,想让我在肖扬的父母面前替她出头?”

 

“是的。”我点点头,“你是留美博士,又在那么大的医院当主任医师,由你当她的靠山,说话肯定会更有分量。”

 

从始至终,肖扬对李茹的态度无非是她的身份和经历,但这些事肖老爷子和周洁琼是不知道的。如果能让一个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出马,替李茹洗白,那么这个难关应该不难跨过去。

 




    本文由桃艳小说网首发,本文链接:http://www.tyyddn.com//heihei/83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