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艳小说

把酒花前欲问伊「全本小说」_轩辕夜贺兰蝶完整

把酒花前欲问伊「全本小说」_轩辕夜贺兰蝶完整内容阅读

《把酒花前欲问伊》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都市言情小说,是一本已完结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轩辕夜贺兰蝶,讲述了:贺兰蝶看清来人,撕心裂肺尖叫,“惜春!”两行宫人浩浩汤汤,为首女子锦衣华服,脚踏雪貂暗纹紫裘靴,身披金凤孔雀羽绣,十二金钗步摇铛铛不断,“这不是昔日堂堂一宫之主嘛,今日怎么落得个躲在牛棚马厩里的田地?我的好姐姐?”“苏缥缈!”贺兰蝶立即引起戒备,后背的剧痛致使她根本无法站立直行,只得跌坐在这最污秽之地,愤然瞧着那趾高气昂的女子。

 

 

《把酒花前欲问伊》精彩试读:

苏缥缈!

 

她竟敢还有颜面来此!

 

“臣妾……也是担心姐姐。皇上,姐姐身子虚,何况鞭刑太重了,您还是把她交给我处理吧!”听到此番话语,贺兰蝶拼死起身想要摇头,不要!夜,千万不要把我交给她!然而身体已经虚弱不受控制,便听见轩辕夜摇头否决,

 

“这贱婢狡诈奸猾,缥缈,朕唯恐你受委屈!”

 

“不会的,陛下,若是这点小事都处理不好,将来如何治理六宫,为您分忧?”

 

轩辕夜听她这么说,似是有些动摇。

 

苏缥缈见他思索,又道,“陛下,您就当是封后大典前,给臣妾一个练手的机会吧。陛下日理万机,臣妾不忍心看皇上操劳。”

 

“那便顺了你的意,但是你要答应朕,万不得伤了自个儿身子。”

 

轩辕夜这一开口,贺兰蝶立刻便浑身一松,直接了昏死过去。

 

……

 

夜黑风高,老树寒鸦。

 

贺兰蝶醒来时,便见丫鬟惜春匆匆在收拾东西,她后背疼的厉害,连带着嗓音亦然嘶哑可怖,“惜春,你这是在做……什么?”

 

惜春见她醒来,两眼已经哭肿成水桃,“娘娘,您可总算醒了!我在收拾盘缠,帮助娘娘您逃离皇宫!”

 

“什么?”

 

贺兰蝶不可置信,“逃离?不行,我不走!我若是走了,如何向夜解释我的清白,如何揭穿苏贱人的真实面孔……我不走!”

 

惜春立刻哭得肝肠寸断,“娘娘,您看看您自己身上的伤,您是斩不断和皇上的情思,可他轩辕夜对您哪怕可曾还留一点情分?!待明日封后大典一过,苏缥缈就会杀了您的!这是您最后活命的机会了,娘娘,算奴婢求您了!您就跟奴婢走吧!”

 

贺兰蝶攥拳,“不!即便是死,我也不能让夜恨我一辈子,我……”

 

“来人,把那两个贱婢给我搜出来!”就在这时,远在宫门外乒乒乓乓传来兵戎刀剑之声!

 

惜春立刻起身看向窗外,火炬把把,正是有大片人马朝寝宫逼近,许是那苏缥缈已经派人包围了整座寝宫。“娘娘,娘娘不好了,苏缥缈的人来了!再不走真的来不及了!”

 

贺兰蝶咬紧牙关,终还是下定决心先行一步,主仆二人立即相互搀扶从密道中快速撤离,

 

“糟糕,不好!”行至一半,惜春眼疾手快,刹时便看到了前方贸然多出包抄的一行官兵!

 

贺兰蝶如今身受重伤,行动极其缓慢,惜春咬牙拼尽全力将其掩入一旁牛棚之中,主仆二人躲于牛棚之间,屏住呼吸,大气都不敢出。

 

“搜!她们肯定在这里,把她们给我搜出来!”

 

整个牛棚马厩被团团围住,惜春一看全是苏缥缈的人,脱身已经没有可能。

把酒花前欲问伊「全本小说」_轩辕夜贺兰蝶完整内容阅读

就在这时,惜春忽然泪如雨下,跪下来重重磕了三个响头,

 

“娘娘,娘娘对奴婢的大恩大德,奴婢今生今世,无以为报,奴婢愿一死换娘娘自由,只求娘娘不要放弃希望,一定平平安安活下去……”

 

“惜春,你要干什么?!!”贺兰蝶震怒。

 

昔日她贵为贵妃,谁人不仰仗巴结,百般讨好。此时时过境迁,却唯独这丫鬟对自己忠心耿耿,电光火石之间,不待她防备,便看见惜春不顾一切冲了出去,试图以命引走那些人注意!

 

“追!!”果然,所有人都跑过去抓住了惜春,贺兰蝶月光下面色苍白如纸,瞬间泪如井喷,血如春芽般从后背源源不断涌出!

 

惜春……本宫一定要为你报仇!

 

贺兰蝶见周围无人,悄声便于黑夜融为一体朝宫门跑去,

 

然而就在这时,嗖——一支冷箭不知从何处穿云而出,一下子射中了贺兰蝶的小腿!

 

贺兰蝶立即痛得跪倒在地,城墙上,成千上万全是苏缥缈的埋伏!

 

“哈哈哈哈!”

 

一道极其跋扈尖锐的女声音于冷夜中由远及近,女子终于从暗夜角落里走了出来,“砰”的一声,一具半死的身体丢在了贺兰蝶身侧!

 

贺兰蝶看清来人,撕心裂肺尖叫,“惜春!”

 

两行宫人浩浩汤汤,为首女子锦衣华服,脚踏雪貂暗纹紫裘靴,身披金凤孔雀羽绣,十二金钗步摇铛铛不断,“这不是昔日堂堂一宫之主嘛,今日怎么落得个躲在牛棚马厩里的田地?我的好姐姐?”

 

“苏缥缈!”

 

贺兰蝶立即引起戒备,后背的剧痛致使她根本无法站立直行,只得跌坐在这最污秽之地,愤然瞧着那趾高气昂的女子。

 

“哟……这是什么味儿啊,真难闻。”

 

“这都说,人有人屋,猪有猪圈,姐姐这难道是自甘堕落到要跟畜生同吃同住?哈哈哈哈——”

 

“苏缥缈……你不要欺人太甚!”惜春虚弱抬头愤然,“别忘了当初你只是个给娘娘提鞋都不配的宫女!”

 

“哼。”

 

苏缥缈冷笑一声,愤怒燃到了极点,精心描绘的容颜上却青筋抽搐,“好一条忠心耿耿的恶犬,竟然敢在本宫面前狂吠!来人,把这条恶犬给我拖下去杖毙!”

 

“不要!——”

 

就在这时,贺兰蝶出声,她此时已经非常虚弱,但是听到惜春要被赐死,还是拼力打起三分精神,“苏缥缈……你我二人之间的恩怨你我二人清算……你放了……放了惜春。”

 

“哈哈哈!”

 

“要我放了她,可以啊?除非——”

 

“除非你求我!”

 

“娘娘,不要!不要求这个贱人!”惜春听到立马大叫。

 

“好。”人之将死,颜面也已无足轻重,贺兰蝶咬紧牙关,一字一句地说道,“我,求你,放了惜春……”

 

“哈哈哈哈!你说什么,我没听见!”

 

“我,贺兰蝶,今日在此,恳求皇后娘娘,放了惜春……”

 

“好呀!”苏缥缈答应得痛快至极,不过没过几秒,她就变了卦,“主仆情深,可真是令人感动呢。但是我为什么要答应你呢?你好像并没有跟我谈判的资格呀!”

 

贺兰蝶说到此,深吸一口气,落出一句极有份量的话来,“你放了惜春,我任凭你处置。”




    本文由桃艳小说网首发,本文链接:http://www.tyyddn.com//heihei/61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