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艳小说

完本小说婚情绵绵季先生别套路季寒轩苏南栀全

完本小说婚情绵绵季先生别套路季寒轩苏南栀全文阅读

《婚情绵绵季先生别套路》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都市言情小说,是一本已完结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季寒轩苏南栀,讲述了:苏南栀心中一颤,怔怔的看着眼前笑得凄然的柳涵烟,身体里的力气好像突然被人抽干,手紧紧握成拳。“没话说了吧?所以你明白了吧?从始至终,该死的都是你,是你害得我和寒轩不能在一起,是你害得苏家和季家多年情分一招破灭,也是你导致了寒轩的父亲三年前死于意外,而你被苏家抛弃也都是你自找的,没有你,一切都不会发生。”

 

《婚情绵绵季先生别套路》精彩试读:

就像她自己一样,苏临海没有把她当成自己的女儿,她从小也都是生活在苏临海对妈妈的冷淡虐待的阴

 

影里。

 

不,她不能让她的孩子跟她一起再经历那些阴暗,寒冷的生活。

 

想到这里,她飘零的身影好像又重新获得了力量,垂在身侧的双手紧紧握拳。

 

夜色中,炫黑跑车的漆面反射着路灯的光,因为飞快的车速而扯出极美的流光。

 

“季总,约瑟尔那边出了点问题……现在他不肯来国内。”

 

耳麦里传出杜小宁有些迟疑艰涩的声音,季寒轩当下眉头一皱,鹰眼凝视着前方,手中的方向盘猛地一

 

转,从一个急弯里漂移而过。

 

郊外的高速公路上很寂静,宽阔的马路上只有季寒轩的一辆车,轮胎与地面的摩擦声在夜色中突兀刺耳

 

的让人心惊。

 

季寒轩薄唇紧抿,冷哼一声,“我倒要看看,那边又在玩什么把戏,准备一下,我亲自去一趟。”

 

约瑟尔就是季寒轩给苏南栀的妈妈,明湘的手术安排的国外外科手术专家,明湘的病情一直以来都是由

 

他负责,本来进程走的很好,约瑟尔的治疗方案在明湘身上也起到了实质性的作用。

 

但是约瑟尔前阵子因为在国外找到了明湘匹配的心脏源,在季寒轩的首肯下去了国外,但是现在半个月

 

过去了,已经找到心脏源理应回来的约瑟尔却突然变卦,说什么也不肯再回国内。

 

本来也不用太麻烦,明湘的情况再凶险,一个心脏移植手术,靳少翰也能做,但是难就难在,心脏源也

 

在约瑟尔手上。如果重新找又不知道要费多少时间,明湘的身体状况可等不了多久。

 

季寒轩会到别墅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四点了。杜小宁给他安排好了去国外的私人飞机,天一亮他就会飞

 

往国外。

 

本来是打算直接走的,但是上飞机时,他不知怎么,心蓦然一痛,脑海里全是苏南栀的身影。

 

鬼使神差的,他下了飞机,跟杜小宁说了一声,推迟几个小时再走,然后就开着自己的跑车,马上又回

 

到了别墅。

 

卧室里,床上的人睡得不安稳,一张细毯胡乱盖着,大半个身子都在外面,秋季的深夜已经有了些凉意

 

,冻的她的手臂都是凉的,季寒轩眉头微蹙着,把毯子拉扯好。

 

她的呼吸有些紊乱,大概又是在做噩梦了,他伸手轻轻碰碰她的脸,把她散落在脸上的秀发撩至耳后,

 

他轻柔的动作似乎是引起了她的触觉,她的脖子瑟缩一下,颈间那道疤痕也随着她的皮肤上下移动了一

 

下,这疤痕虽然已经很淡了,但是仍旧肉眼可见,一辈子都不会消掉了。

 

他每次抱着她,看到这道疤痕,就忍不住恼怒,这个女人怎么就不能安分一点,总是惹得他在她面前失

 

控,已婚的人还跟别的男人纠缠不清,甚至还跟他说要离婚。

 

想到这里,他的目光又阴寒起来,锐利的眼睛看着床上熟睡的人,像猛兽盯着自己的猎物。

 

苏南栀第二天才知道季寒轩已经出国的消息。

 

别墅里突然多出了几个保镖,她下楼的时候看见了,方姨在厨房里忙碌着今天的早饭,看见她下来,赶

 

紧把手中的活放下,端起旁边已经给她准备好的早饭。

 

“怎么自己下来了?你身子虚,要多休息。”

 

“没事,今天醒的早了些。”昨天晚上她睡得很差,虽然睡着了,但是总感觉不安稳,恍惚是做了噩梦

 

,但是又不记得梦的内容,早上醒的时候,感觉浑身都没什么力气。

完本小说婚情绵绵季先生别套路季寒轩苏南栀全文阅读

“别墅里,怎么添了这么些人。”她又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保镖。

 

“哦,少爷吩咐的,他临时有事,今天一早就坐飞机出国了,少爷还交代,让我一定照顾好夫人。”方

 

姨又意味深长的看了苏南栀一眼。“我看着少爷长大,他对夫人真的是上心了……”

 

方姨想表达的意思她明白,她喝了一口方姨给她做的补汤,也不抬头,眼睛怔怔的盯着汤底的几片细碎

 

的银耳。

 

出国了么,有什么事让他这么急,一早就出国了,她才发现自己好像对季寒轩一无所知,她看着门口的

 

保镖暗自冷笑,三年的夫妻名分,只不过是浪费了三年光阴而已,到头来才发现自己只是像个不怎么受

 

待见的宠物一样,被禁锢了三年。

 

早饭吃过后,她就打算去医院陪陪妈妈,按照计划,明天就是妈妈动手术的日子,她等这一天等了太久

 

了,她打算跟方姨知会一声,晚上就不回来了,这几天她都想在医院陪着妈妈。

 

方姨刚想说什么,就看见她已经走到了门口,正好遇到了从门口走进来的柳涵烟。

 

苏南栀在看到柳涵烟的时候,瞳孔一缩,脸色立刻冷了下来,“你来这里做什么?”

 

柳涵烟大而明亮的眼睛扑闪一下,笑意嫣然,“我来看你啊,听说你出院了,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

 

苏南栀看着她纯白无瑕的脸,不得不承认,柳涵烟长得真的很有欺骗性,无辜的大眼睛一弯,让人怎么

 

也无法把她和阴狠毒辣联系在一起。

 

但越是这样,就越让苏南栀感到心惊,她很明白柳涵烟就是一个善于把自己装扮成天使的恶魔。

 

“那你现在看完了,可以走了。”她不想让柳涵烟多留在这里一秒。

 

柳涵烟不为所动,眼睛微微转动,看到苏南栀身后的方姨,笑意盈盈的走了进去,“方姨,三年不见,

 

烟儿可想你了,还有你做的菜。”

 

柳涵烟经过时,一阵馥郁的香气飘过,苏南栀缓缓转过头,就看见柳涵烟已经伸手揽住了方姨的胳膊。

 

方姨对着她笑了笑,“涵烟小姐。”

 

“方姨,你倒是同我客气了,叫我烟儿就好,还像以前一样。”

 

“烟……烟儿”方姨犹豫着叫了一声,又有些不自在的看了看苏南栀。

 

方姨也知道了柳涵烟现在已经是苏家的女儿。那场宴会之后,关于苏家这个女儿的讨论现在也是沸沸扬

 

扬,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她着实吃了一惊,之前涵烟小姐还是自家少爷心尖上的人,消失了三年,现

 

在回来竟然变成了夫人同父异母的姐妹?

从情感上来说,方姨更偏向苏南栀的,也为苏南栀的身世遭遇感到同情,但是柳涵烟也没什么错,终究

 

只是个可怜人,柳涵烟的出现勾起了她三年前的回忆,想到那时候,方姨就忍不住一阵叹息,而且两个

 

人都是她曾经照看过的,夹在中间,她一时犯了难。

 

苏南栀看到方姨的神色,心里也明白她的难处,只是笑着对她摇摇头,示意她不用在意。

 

柳涵烟之前在季家住过一段时间她是知道的,因为季家一直不肯接纳柳涵烟,季寒轩为了保护柳涵烟索

 

性就把她带回了季家,不顾季家人的反对,季寒轩和季家的矛盾也由此而来。

 

“我先去医院了。”苏南栀对着方姨一笑,她也不想让方姨为难。更不想跟柳涵烟多做纠缠。

 

可刚走出来,身后的有两个保镖就紧跟着她也走了出来,拦住了她的去路。

 

她心下一凛,冷眼去看时,那两个保镖立马对她低头鞠躬。

 

“夫人,少爷吩咐一定保护好您的安全。”

 

“什么意思?”

 

那两个保镖互相对视一眼,少爷出门前吩咐过,夫人做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能出门,尤其是去医院。

 

“您还是待在别墅吧,等少爷回来就行。”保镖又对她鞠了一躬。跟在季寒轩身边多年,他们也很聪明

 

的没有说出季寒轩为什么不让她出去。

 

她这才明白过来,季寒轩这是将她软禁了?

 

可是有什么理由呢?她自认为现在自己对季寒轩而言,不过是可有可无的,之所以留着她,也是因为她

 

肚子里的孩子,还有季家的压力。

 

“我一定要出去呢?”医院她今天必须去。

 

两个保安面面相窥,“这,夫人,还请不要为难我们。”

 

“不用白费力气,寒轩的脾气你应该也清楚。”柳涵烟在背后幽幽说道。

 

“方姨,我想吃你做的三鲜粥了,正好我没有吃早饭,你看能不能满足一下我小小的要求?”柳涵烟略

 

带撒娇的语气,自然熟稔的和方姨说着。

 

方姨为难,本来是想拒绝的,夫人和涵烟小姐原先就有过节,现在她实在不放心两个人单独在一块。

 

哪知苏南栀说了一句:“方姨你去吧,不然岂不是让外人笑话季家待客不周了。”既然柳涵烟今天这样

 

一幅吃定她的样子,她也很想知道柳涵烟今天来这里要兴什么浪。

 

方姨看了两人一眼,也只能无奈叹息一声,转身就去了厨房,唉,造的什么孽哟。

 

别墅的庭院里有个露天泳池,她和季寒轩平时都很少踏足这里,但泳池还是定期会有人清理换水。倒是

 

很干净透澈。

 

苏南栀坐在泳池边的藤椅上,望着一池水,今天是阴天,连带着游泳池的水都有些灰暗。

 

柳涵烟嘴角一弯,蹲在泳池边,细白的手,伸进泳池中,手指轻轻弹了一下,细细的水雾溅起,她晶亮

 

的眸子此刻也更加光彩夺目。

 

“三年前送你的礼物,还受用吗?”柳涵烟说着,也不抬头,蹲在泳池边,像个天真戏水的孩子。

 

苏南栀心中一冷,这个此刻天真的像孩子一样的人,三年前放了一把火,让她三年来都受尽折磨。

 

“对一个疯子,我不想发表什么感想。”苏南栀看着柳涵烟蹲在地上,长裙拖地,遮住了她的双腿。那

 

双腿她曾经亲眼看着,被砸的血肉模糊,已然废掉,此刻却不像是残废。

 

柳涵烟感受到她的目光,敛去笑容,眼神变得阴狠,“别看了,假肢。你满意了吗?”

 

“你自己做的,怪不得谁。”苏南栀冷哼一声,眼睛看向别处。脑海里又浮现起火海中的那一幕,谁能

 

相信,柳涵烟为了报复自己,不惜以自己的身体为代价,疯狂的女人。

 

“我会落到现在这个样子,可都是拜你所赐,三年了,我一刻都没有忘记,你怎么能说怪不得谁?”柳

 

涵烟缓缓站起身,一双怨毒的眼睛死盯着苏南栀,此刻她像是撕掉了精灵面具的恶鬼。

 

苏南栀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柳涵烟的手扣上了自己的手腕,明明比自己还小一圈的手,手劲却出奇的

 

大,往前一拽,她竟被柳涵烟从藤椅上拽了下来,若不是她反应过来,用双脚抵着地面,她的身子怕是

 

就直接滚进泳池。

 

“疯子,三年前的事,都是你自导自演的,现在一副穷凶恶极找我复仇的样子,你不觉得你很可笑吗?

 

”怎么会有这样的人?苏南栀被她逼急了,心里压抑了许久的怒火,也像是找到了宣泄口一样,猛然甩

 

开柳涵烟的手,对着她吼道。

 

“呵呵呵呵呵。”柳涵烟身形晃了几下,怨毒的看着苏南栀,怪异的笑了几声。“我自导自演?我可没

 

忘了始作俑者到底是谁,要不是你,现在住在这栋别墅里的人,就会是我。”

 

柳涵烟目光依恋的看着周围的景色,“你知道吗?这栋别墅,本来是寒轩送给我的,这花园,这泳池,

 

还有你的卧房,都是当年我和寒轩一起设计布置的呢。”

 

“所以……它的主人,应该是我,应该住在这里的人也是我,你这个强盗……”柳涵烟凌厉的目光仿佛

 

能把苏南栀撕碎,眼角却又流出一滴清泪。

 

苏南栀心中一颤,怔怔的看着眼前笑得凄然的柳涵烟,身体里的力气好像突然被人抽干,手紧紧握成拳

 

 

“没话说了吧?所以你明白了吧?从始至终,该死的都是你,是你害得我和寒轩不能在一起,是你害得

 

苏家和季家多年情分一招破灭,也是你导致了寒轩的父亲三年前死于意外,而你被苏家抛弃也都是你自

 

找的,没有你,一切都不会发生。”

 

“你说,季寒轩怎么能不恨你,他做梦都会梦到当年的一幕幕,他叫的永远都会是我的名字,而不是你

 

。”

 

柳涵烟的话一句一句的砸过来,像锐利的刀子,将她戳的遍体鳞伤。她闷哼一声,整个人好像失重了一

 

般,身体不稳,软倒在藤椅上。

 

她知道,她都知道,她是自己不该插足柳涵烟和季寒轩的生活,可是她却犯贱的不能自制。

 

当年是自己明知道季寒轩有心上人,还执意留在他身边,拿走了原本属于柳涵烟的一切,是自己害得三

 

个人痛苦了三年,是自己导致了三年前的灾祸。




    本文由桃艳小说网首发,本文链接:http://www.tyyddn.com//heihei/61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