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艳小说

血嫁全本小说茵茵周海by琳清水完整章节目录阅读

血嫁全本小说茵茵周海by琳清水完整章节目录阅读

《血嫁》是一本都市小说,主人公叫茵茵周海,小说内容精彩丰富,情节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面给大家带来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我边说边自个笑起来,一个不留意下手就重了,痛得冷凌风呲牙裂齿的,我一下子慌了神不敢再笑,其实我还有很多笑话,但这些笑话都是在风月场上听来的,虽然引人爆笑,但都是荤段子,我没这个胆子讲给冷大少爷听,免得他那眼瞪得我全身发麻。

 

将冷凌风背上的伤口清理干净,那盘水已经变成淡红了,我照着冷凌风教我的方法,将药粉弄湿,然后一点点地敷在他的伤口处,估计药粉到肉那瞬间痛极,我用指尖蘸药粉涂在他伤口处时,我看到冷凌风的身体抖了抖,但却没有哼一声,整个人安静得像熟睡一般,让我禁不住微微动容,那手就更加轻柔。

 

“好了,你好好睡一觉吧,我走了,有什么你唤我,我能听到。”替他敷好药,缠上纱布,我站起来准备出去,但看到他**着上身,顺手帮他将被子盖上,以前不会照顾人,如今做这些倒十分娴熟自然。

 

“这药还有点,你手臂也伤了,别浪费。”冷凌风淡淡地说。

 

“嗯,我那是轻伤,不碍事。”虽然我是这样说,但还是将那剩下的药粉带走了,我得对自己好点。

 

“对了,还有一件事——”听到他还有话要说,我停下了脚步,但等了一会,却没有听到下文。

 

“什么事?”我转过身子问他。

 

“如果爹问起,你就说我们已经在一块了吧,反正不误会也误会了。”冷凌风说,因为他将头埋下,那声音没有以前清晰,甚至显得有点含糊不清。

 

“啊?”我怔怔地看着他,他这话什么意思?

 

“没别的意思,是免得他天天烦着要我娶妻,如果你不怕名节受损的话。”听他这样一说,我顿时释然了,差点还以为他喜欢上我这小寡妇,惊出一身汗,他这样说我就放心了,我还怕什么名节受损?我楚合欢还哪有什么名节?

 

“嗯,不怕,我不怕名节受损,你不怕日后影响你娶心仪的女子就得了。”我一边说一边走出门。

 

“你明晚约我爹喝酒?”今晚这家伙的话似乎多了点,最重要这话都等我离开的时候说,弄得我老半天都踏不出他的房门。

 

“嗯,说好了,如果我将你弄到手,我们喝酒庆功,如果你不介意,我就告诉你家老头子,我已经将你弄到手了,我也好名正言顺地在这里呆一年。”

 

说完不见身后的冷凌风有反应,我就当他默许走了,这次我迈的步子特别大,生怕一脚跨出门口,他才在身后不冷不热地说话,弄得我走不了。

血嫁全本小说茵茵周海by琳清水完整章节目录阅读

回到房间,我自己清理了伤口,然后涂了药粉,虽然伤口不深,但敷药之时,还是痛的唧唧哼哼的,他就这么能忍下来呢?想起他背脊深深的划痕,头有点麻。

 

可能今天太累了,我一倒下床就睡着了,只是这一整晚都是噩梦连连,老是梦到自己被马儿甩到半空,然后重重地掉了下来,摔得手断脚断,喊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无处说凄凉,醒来吓出一身冷汗。

 

早上起床自个梳洗之后,府中丫鬟就告诉我已经弄好早点,我深呼吸了一口气,做好面对老爷子的准备,但没想到我多此一举,去到偏堂的时候,才发现冷老爷子今天约了故友相聚,一早就带着小叶走了,整个偏堂就我一个人,顿时松弛下来,胃口也大增。

 

吃了一会,我突然想起冷凌风说我吃东西不像男人,于是学着他的样子,大口大口地吃,但不知道是嘴巴不够大,还是喉咙太小,一口总是咽不下,弄得我猛咳不停,点心多汁,溢出了嘴角,弄得脏兮兮的。

 

“终究还是女人。”在我最狼狈的当儿,冷凌风风度翩翩地出现在我的眼前,我心急将含在嘴里的点心咽下去,结果咳得更厉害。

 

“咽不下别硬吞,这里没有人看到,等你擦干净嘴角走出去,还能找一个年轻貌美的姑娘娶回家。”冷凌风学着我的腔调,不冷不热地说着,我全身起了鸡皮疙瘩,原来这家伙也会说笑的,我嘿嘿笑了几声,继续低头吃东西,他的笑话真冷。

 

“我爹呢?”冷凌风竟然在我身旁坐了下来,他这一坐不打紧,我整个人变得如坐针毡,似乎身旁的那座大山,随时倾倒,将我压得粉身碎骨,看着那一桌精美的糕点,就没了食欲,这桌子那么大,这里椅子那么多,靠那么近我干什么?

 

“冷老爷子去会朋友了,今晚才回来。”我低低地说。

 

“嗯”他也不说话,很安静地吃着桌子上的东西,但就是太安静了,我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和他的呼吸声。

 

我禁不住抬头偷看他吃东西的动作,洒脱中带着优雅,却是我等学不来。,

 

“我吃完了,少爷慢用。”说完我走到他的身后站着,与他保持一定距离,整个人一下子变得舒服多了,我现在竟然很怀念老爷子在这里的日子,三个人总比两个人来得自在,而老头子也比他有趣多了。

 



    本文由桃艳小说网首发,本文链接:http://www.tyyddn.com//heihei/60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