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艳小说

最新火爆小说无光之城陈舟小枝章节完整版免费

最新火爆小说无光之城陈舟小枝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

推荐精彩小说《无光之城》本文讲述了陈舟小枝两人的爱情故事,给各位推荐小说内容节选:“陈舟你去哪?赶紧回去坐下!”李老师在我身后喊道。可是我没有理她,对着老头冲了过去,一把抓住了他:“这回你别想跑了,快告诉我你是什么人?”“哦,我啊,我叫苏如秋。你叫什么?”老头淡定地说。“我...我叫陈舟。你知不知道这几天到底怎么回事?”我问道。

 

 

《无光之城》精彩试读:

龙是中华民族数千年来的图腾,但是我从小就想不明白,这个虚构的形象,到底为什么能流传的如此之广如此之久,无非是一条长了爪子的蛇形生物而已,现实中存在的狮子、老虎等猛兽,要比这虚构的龙看起来更加的雄壮,美丽,又容易见到,为何却没有被中国人作为图腾供奉?

 

一切疑问,都在我看见眼前的景象后烟消云散了,因为我万万没想到,龙竟然是如此的巨大,那蛇一样蜿蜒的体型,远远超出了我视力所及的地平线。古语说“神龙见首不见尾”,并非故弄玄虚,只是在如实地描述他们眼中所见到底有多么巨大,当它降临时,渺小的人类视野确实只能看见龙身体的一小部分。

 

漂浮在天空的龙把自己的身体盘成一段段巨大的S形,围住了我能看到的整片天空,太阳也被遮蔽,只有零星的阳光从它身体围成的S型空隙中间洒了下来,就像是整个城市的大部分地区都陷入了黑夜,有人在天上用手电筒向地上照来照去。借着阳光的返照,我看见这条巨龙身体呈银灰色,像鱼一样有鳞片,而头部像是一只不知被放大了多少倍的鳄鱼脑袋,眼睛陷在黑影里什么都看不清。然而,当我仔细一看之后,惊恐地发现,它身上鳞片一样一块一块的东西好像是一张张表情痛苦的扭曲人脸,有的恐惧,有的悲伤,有的愤怒,而且那些人脸似乎还在动。

 

巨龙蠕动的时候有一部分不小心下降了一点,便把一栋数十层高的大楼碾去了一半,就像是一支削的很尖的铅笔尖被按到地上以后很快折成了两截,大楼的方向也传来了此起彼伏的惨叫。这应该只是它不小心碰到的,假如它愿意,只要它从天上掉下来,整座城市都无疑会被压成被轰炸过一样的废墟。这荒诞的景象让教室里所有目睹的人都在短时间内失去了思考能力,只是呆呆地看着,什么想法都没有,什么话也说不出来。终于有几个女学生忍不住尖叫了出来,却又因为在下一秒害怕被天上的巨龙注意到而不敢出声。

 

我怔了一会以后,率先被一股骚气的味道拉回现实:教室里的大部分人被震慑的当场尿失禁。然而此时,没人会顾得上尴尬,支配所有人脑袋的只有一种感觉:不知所措的恐惧。

 

此时,天上的巨龙还在继续蠕动,不过我注意到,这条巨龙在尝试着把自己像蚊香一样盘成螺旋形,龙头的位置就是中心。随着巨龙一点点地把自己盘成紧密的螺旋,一丝丝从巨龙身体之间夹缝落下的阳光也终于完全消失,我的眼前也陷入了一片黑暗。可是,黑暗的感觉无非是“什么都看不见”,而我现在的感觉却是“什么都没有”,地面,距离,冷热,方向,什么都感觉不到,就像漂浮在亘古无垠的星空之中。

 

“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一阵方言一样的合唱歌声响起,黑暗中不知有多少声音在相互应和,但是这巨大洪亮的歌声听起来反而只有一种死寂般的平静感,想起来了,这是陶渊明作的挽歌辞啊!不知这歌声重复了多久,我感觉自己又再次站到了地面上,伸手一碰,周围全是人。

 

很快,头顶的天空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光点,接着那个光点越来越大,阳光从那个大洞里照了进来,我才发现,自己已经不是坐在教室,而是站在一片平地上,周围密密麻麻的全是人,一眼看不到头。高中一共有三个年级每个年级一千人,每当有集体活动的时候高中生就紧密地排队站在一起,可是面前的人群,便是十个三千人恐怕也有,一眼看不到头。我抬头看去,才发现头顶阳光照进来的大洞,原来是天空盘成螺旋形的巨龙把螺旋中心的头部附近抬了起来让阳光能够透过。巨龙低头看着被他身下笼罩的一片空地上的人们,突然张开了巨大无比的嘴巴,像是要把地上的无数人一口吞下。可是,让人意外的是,巨龙张开嘴巴并没有一口咬下,而是从嘴里冒出了一股黑气,黑气中慢慢地走出了一个人影。人影被黑气包裹着悬浮在空中,慢慢地露出了一张脸——确切地说是一张面具。这张面具像是用白银做的,然而五官部位用黄金做成,细眉长眼,额头宽阔,算是个七八分的男人长相。我发现不对,这人影漂浮在大约几十米的高空,但是当我看向他的时候,却连那张面具的五官都看得清清楚楚。

 

“跟我来吧!”我听到那个男人在说,更确切地,似乎是把意图直接灌进了我的脑海。恍惚之间,我感觉整个世界都消失了,只有我和那个戴金银面具的人影,而我迫不及待地想要接近他,我能接近他,而且似乎离他越来越近。“哇——”一声哭声让我清醒了下来,我顺着哭声看去,发现是身后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正在哭泣。这时我才发现,开阔平地上的无数人,都飘到了空中,向着那个戴面具的人影飞了过去,而我的脚尖似乎也离开地面了。“混蛋!”我骂了一句,摔到了地上,奋力冲过去抱住了那个哭泣的小女孩。我看向空中,李老师,她的哥哥,校长,死肥宅张庆元,还有我的同学们,全都一点点地飘向包裹着面具人影的黑气,然后飞进了巨龙的嘴巴。顷刻之间,空地上似乎一个人也不剩了,只有我和我怀里正在哭泣的小女孩。

 

“你不过来吗?”那个戴着面具的人影突然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我这才看清,这是一个穿着一套黑西装的人,不是很高大却异常壮硕,不过西装的腰腹部轻飘飘地飘荡,好像他的腰腹部没有肉,只是一副骨架。让我意外的是,还没等我想好要说什么,那个人影竟然理都不理我回头飘向了巨龙的嘴里,我能感觉到,他似乎对我冷笑了一下。接着,那条巨龙狂暴地把自己盘成螺旋形的身体快速伸直,引起了一阵巨大的风暴,转瞬之间飞向高空消失不见。随着阳光普照,我才发现,我所在的地方是市中心,然而几乎所有的高楼大厦都被粗暴地夷为废墟后扫到一边才形成了我刚才所处的开阔平地,只有马路上的高架桥桥墩残骸还能让我看出来这里以前是市中心。

 

“妈妈,我要妈妈——”怀里的小女孩大声哭到。我虽然自己也很惊慌失措,但是为了安慰她,还是抱紧她拍着她的后背安慰她说:“别怕,哥哥会保护你的。”可是我心里想着,恐怕不止她的妈妈,连我自己的父母可能也被那条巨龙吸走了。于是我强忍住心中的悲痛,接着安慰她说:“没关系的,你妈妈肯定没事,只是出去玩了,让我帮她照顾你一阵子,马上就会回来。”

 

“真的吗?”小女孩停下哭泣问道。

 

“那是当然了,我陈舟怎么会骗你。你叫什么名字啊?”我强行忍住眼泪,不想再让这个小女孩看到我哭后更加伤心。

 

“我叫杨枝。”小女孩说道。

 

“好的,哥哥这就带你回家。”说完,我望向四周,刚好看到一辆受损严重的自行车,锁已经被摔坏了,却还勉强能骑。于是我将她放在车前框,又用一只手抱住她,一路骑了回去,看着平时无比喧闹此刻却空无一人的城市,眼泪终于止不住流了出来沿路倾泻,我尽力忍住不发出一点哭声。

 

一路骑回家里,推开家门,父母并不在家里,我仍然觉得或许他们刚好今天出远门,躲开了今天的怪事,过几天就会回来。“哥哥,我饿。”小女孩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想象。

 

“没事,我这就给你做饭。”我刚好也觉得折腾了很久饿的厉害,于是打开冰箱,学着父母平时做菜的样子炒了几道简单的菜。吃完饭,我还照平时的习惯打算去写作业,可是我才想起来,好像同学们和老师都被吸走了,今天课都没上,更别提布置作业。一想到明天不用交作业,我还真有点欣慰,可是一想到以后可能永远都没法交作业了,我又忍不住觉得伤心。于是为了转移注意力,我决定忙碌起来,仔细地清扫了屋子,给杨枝准备睡觉的被褥,哄杨枝上床睡觉后洗漱完毕,自己也上床睡觉了。

 

“叮——”一阵闹钟响起,我睁开双眼,听见家里的厨房传来了炒菜的声音。“是妈妈回来了!”我迅速爬了起来,冲进厨房,果然看见妈妈正在炒菜,而爸爸正在穿衣准备出门上班。

 

“太好了,你们果然没被吸走。”我高兴的都快哭出来了。

 

“什么吸走,你在说什么梦话呢。对了,这个女孩是谁啊?”母亲指着杨枝问道。对啊。或许昨天只是一场噩梦,但是如果昨天的事是噩梦的话杨枝是哪来的呢?一定是爸爸妈妈躲开了这件怪事。

 

“哦,昨天咱们市发生了一件怪事,很多人被抓走了,她是我从现场逃走时捡回来的。”我说道。

 

“唉,你这孩子一定是上学压力太大出了点幻觉,这回把别人家孩子捡回来了。行了你赶紧吃完饭上学吧,我去问问这是谁家走丢的孩子。”母亲无奈地说道。

 

“好的,我这就去。”马上吃完了饭下楼,看见楼下停着的那辆没锁的破旧自行车,更加让我觉得昨天的事不是做梦。一路走近学校,我又看见校门口停着那辆在噩梦里撞飞过我的宾利跑车,完好无损,修的还真快。进了教室,发现所有同学都好好坐着,李老师站在讲台上正准备上课。

 

“你们这不是都在吗?昨天没被吸走啊?还是被放回来了?”我悄悄地问旁边的张庆元,他还在看前天那本《世界名车》。

 

“什么吸走?”张庆元反问我道。

 

“就是...那条龙啊,戴金银面具的...”我说道。“你是小说看多了吧,还被龙吸走。”张庆元不屑地说。

 

“好啦,大家安静,开始上课。”李老师说道。听着她讲了一会课,我突然愣了,这不是她昨天讲过的内容吗?我不禁感到烦躁,四处张望,突然感觉到有人在看我,抬头一看后发现竟然是前天那个被车撞到后什么事都没有,反而是让车报废了的老头在惊讶地看着我。

 

“这老头果然有古怪!”我心中暗想,于是立刻冲出教室。

 

“陈舟你去哪?赶紧回去坐下!”李老师在我身后喊道。可是我没有理她,对着老头冲了过去,一把抓住了他:“这回你别想跑了,快告诉我你是什么人?”

 

“哦,我啊,我叫苏如秋。你叫什么?”老头淡定地说。

最新火爆小说无光之城陈舟小枝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

“我...我叫陈舟。你知不知道这几天到底怎么回事?”我问道。

 

“有的知道,有的不知道,比如说你一个人坐在教室里干嘛呢?”姓苏的老头问道。

 

“一个人?”我瞬间感觉头皮发麻,回头看去,教室里的人都坐的好好的,然后用一种看精神病的眼神看着我。“开什么玩笑,这不是都是人吗?”

 

苏老头抬了抬金丝眼镜,往教室里一看,“咦”了一声,说:“还真是不少人啊。你等等。”说完,苏老头的身体突然散发出一阵白光,然后他又向教室里看了一眼,苦笑着对我说:“孩子,教室里确实没人,不过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苏老头喉结上下动了动,对我说道:“首先我得和你说明白,我并不是想对你隐瞒什么,而是有些问题的答案我自己也在探索之中。你看见那辆车撞到我身上后我什么事都没有,反而是那辆车严重受损,并非是你的幻觉,我确实有异于常人的能力。”说完,他的身上散发出一阵淡淡的白光。“就是这个。简单来说,我是不灭的。无论是什么程度的物理冲击,都无法对我施加影响,只要我主动抵抗,不管是什么其他的能力,也对我通通无效。”

 

“能力?”我没想到这个看起来一副知识分子样子的老头说话竟然这么荒诞,不由得嗤之以鼻,不过想起他确实是被车撞到后啥事没有,而且这几天出了很多怪事,也就想接着听他说下去。

 

“有什么好奇怪的。狗的鼻子能在数百米外闻出几千种气味,猫在极其昏暗的夜间也能看的一清二楚,蝙蝠可以用超声波锁定猎物的位置,鸽子可以在飞行数千公里后准确地回来。虽然有些动物的奇特能力现在的科学还无法解释,但这些都只是进化之中产生的自然本能而已。而人类这种生物能够拥有如此发达的智力,本身就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了,再加上人类的数量如此之多,历史如此之长,所以不管是激发出了每个人都有的潜在能力,还是获得了某种人类并不具有的能力的特殊个体,都不值得大惊小怪。”

 

“所以你想说,这么多怪事,全是某个人用自己的能力搞出来的?”我问道。

 

“不,你错了,有些事可能并没有发生,比如你眼里的教室竟然有这么多人。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但你无疑可以影响自己和周围的人的感觉,让你的想法在自己和别人的眼里成真。当你没有注意到我的时候,我眼里的你就是一个人坐在教室里,而当我和你聊天的时候,我又看见教室里有人了,所以只要我尝试祛除所有影响我的能力,就能看见真相了,教室里一个人都没有。”苏老头说道。

 

“你是说,教室里的这些人只是我幻想出来的?”我不可思议地问道。“应该是这样,只要你尝试解除能力应该就可以看见原形,而且我也不知道你的这种能力能逼真到什么地步。”

 

我想起今天父母和教室里同学的言行,确实不应该对昨天的怪事什么都不知道,于是回到教室,不管生气地看着我的李老师,拍了一下张庆元,手竟然穿了过去,随后那个肥宅的身影就像泡泡破灭一般瞬间消失。“不!”我惊恐地拍了一下另一个同学,手竟然也穿了过去,他的身影也和破掉的泡泡一样瞬间消失。我沿着教室一路跑过去,碰到的所有人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回过头来看见讲台上的李老师,我伸着手向她走了过去。“陈舟你干什么,耍流氓吗?”李老师愠怒地看着我,我一把对着她抓了上去,“啪!”不是耳光声,而是她的身影也像泡泡一样破裂的声音。

 

“所以说,大家果然都消失了吗,爸爸妈妈是不是也...”我哭着跪在地上。

 

“恐怕是的。非常不幸,你的记忆里最糟糕的部分并不是假的。那条巨龙袭击了这座城市,确切地说,是一个驱使巨龙的混账东西袭击了这座城市,带走了这座城市里所有的居民。他拥有超越一切合理性的力量,虽然无法伤害我,但是我对他无计可施,而且我很害怕他。”苏老头叹息道。

 

驱使巨龙...驱使那么可怕的庞然大物?“是不是那个被黑气包裹的戴镶金银面具的家伙?”我问道。

 

“你看见他了?!”苏老头惊讶地问道。

 

“是的,他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问我怎么不跟他过去。我当时在保护一个小女孩,他也没再看我,转头就飞走了。”我回忆道。

 

“天哪,那家伙还是个普通人类的时候,就是个毫无人性的疯子,获得了如此恐怖的能力后,更是为所欲为。不要尝试着去找和他有关的任何东西,不然的话后果是你无法想象的,你不像我一样可以保护自己。”苏老头警告道。

 

“那这座城市的人呢?被他弄到哪里去了?”我急切地问道。

 

“很遗憾,我也不知道他把这些人抓到哪里去,又想做什么。”苏老头说。

 

“我不可能不去找他。我的父母,同学,老师,认识的所有人,全都消失了。现在我是孤单一人,哪怕是没法把他们带回来,哪怕是他们已经遇害了,至少也要和他们死在一起。”我咬着牙说道。

 

“你刚才是不是说还有一个幸存的女孩?”苏老头突然问道。

 

“啊,对,小枝...”我突然想起来。

 

“我非常理解你的感受,这种自己认识的所有人,自己生活的所有地方都突然消失不见,仿佛自己被整个世界抛弃,虽然还活着,但是永远都是孤单一人,这样无比痛苦。假如不是因为这种让我永恒不灭的能力,我真的很想立刻自杀,去追随那些早已离我远去的人物和风景。但是我做不到,我只能拖着这幅衰老残破的身躯永远游荡下去。你不一样,假如你去追踪那些被带走的人,那个没人照顾的小女孩就无法生存了。你的存在至少对她来说,有无比重要的意义,不像我...”苏老头苦笑道。

 

“那你又是什么人?”我问道。

 

“我?我就是苏如秋啊。现在的我,只是一个影子而已,一个不存在的人。”这回他没有凭空消失,一瘸一拐地走远了。

 

我无法忍受平时喧闹的学校空无一人的安静,立刻狂奔回家,看见妈妈正坐在电视前面看电视剧。

 

“怎么这么早就回来,逃课了?”妈妈回头问道。

 

“妈!”我哭着跪在她面前,想起她以前催我写作业,批评我,骂我,可是无论我多么奢望,以后这些都不会发生了,我如今甚至不知道她到底遭遇了什么。

 

“舟儿,怎么了?”她关切地伸出手抚摸我的脸,却像投影一样从我的脸上穿过去,然后她的身影也在我眼前凭空消失。

 

“哥哥,怎么了?”杨枝懵懵懂懂地从屋里走出来,关切地看着我。

 

“没事,不用担心。”我擦了擦眼泪。

 

“哥哥的妈妈和我妈妈一样,会回来的。”杨枝伸出小手,想要帮我擦干我的眼泪。

 

我伸出手抱紧她,说道:“以后哥哥就像你妈妈一样照顾你,绝对不会让你吃亏。”然后心里苦涩地想着:“毕竟这座城市,只有我们两个了啊。”

 

天渐渐地黑了,我准备好晚饭,怕枝儿无聊,便给她讲故事听。这时,家里的门突然响起了一阵钥匙开锁声,爸爸开门走了进来,就和平时一样。我无比痛苦地伸手摸向爸爸,却发现有触感,不是幻象。

 

“你摸什么呢?”爸爸责备道。

 

“没事,爸爸还在就好...”我激动地说。

 

“瞎说什么呢。我肯定在这啊,不然谁养着你这小兔崽子。哟,还学会自己做饭了啊。”说完,爸爸坐到餐桌前夹了一口我用冰箱里食物做的炖昂刺鱼,“味还行,就是盐放多了。”

 

看见爸爸还在,我感觉安心多了,哽咽着说道:“可惜大家,都被那条龙吸走了...”

 

爸爸的脸色变得很阴沉,顿了顿手里的筷子,说道:“是啊,除了你们两个,现在这个S市没有其他人了。”

 

这时,门外又走进来一个爸爸,他看着屋里,问道:“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有个和我长得一样的人?这个小女孩又是谁?”

 

桌上夹菜的爸爸对我说道:“那只不过是你根据生活和记忆制造出来的幻影而已。你碰一下,他就消失了。”

 

后来推门进来的爸爸闻言后,抱歉地对我说道:“他说的没错,很遗憾,我只是个幻影,没法照顾你了。你以后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啊。”说完,他的身影也消失了。

 

“爸爸...你怎么知道那是我制造出的幻影?”我警戒地问道。

 

“因为我不止是你的父亲,还是你的母亲,确切地说,我是全S市所有人的父母。”餐桌上的爸爸站了起来对我说道,“我,就是你们脚下的S市的意志的化身,几千年来,我看着这片土地上的人类来来去去,经历了无数次兴衰,也有无数次生灵涂炭,但是最后,我的孩子们,也就是和你一样的S市居民,终归要在我的怀里得到永远的安眠,可是现在,我的孩子们全部都被夺走了,除了你们两个,我却无计可施。所以,我现在要来保护你们,永远不让你们离开我。”

 

我透过爸爸的眼睛,看到了林地倒下,看到了穿着粗布的农民耕作,看到了车马交错,看到了高楼大厦一点点升起。

 

“但是...这里没有其他人了。”我对着爸爸说道。

 

“没事,你们不会寂寞的。你看,他们都能陪着你。”说完,爸爸一招手,饭桌前出现了无数个隐隐绰绰的鬼影,有的穿着汉服,有的穿着马褂,有的则穿着现代装束。“我让他们都上来,这里会比以前还热闹的。”

 

“鬼呀——”小枝哭道。

 

“其实,我觉得这样也不大好...”我犹豫着说道。

 

“那也没关系,你不喜欢这样的话,那就下来陪他们嘛,这样你们就能永远在我身边了。”说完,爸爸竟然拿起了厨房里的菜刀。

 

“不!”我跳起来用身子保护住小枝。爸爸长叹了一口气,扔掉了手里的菜刀。

 

“我都干了些什么蠢事,你们现在如此孤单本来就怪我无法保护我的孩子们。但是你们知道吗,如果你们离开S市,根本无法生存。”化为爸爸外形之物说道。

 

“那我们也不能生活在一座鬼城。我已经十七岁了,算是长大成人,但是小枝还是个五岁的孩子,她应该度过欢乐的童年,健康成长,最后享受美好的人生。”我说道。

 

“你说的也对,但是外面现在真的很危险。然而永远留在这里又有什么差别呢,如果再发生这样的事,我还是无法保护你们,真是不称职。”爸爸自嘲地笑道。“你们逃吧,逃得越远越好...”说完,他一挥手,鬼影全部消失,然后头也不回地走出家门,我看着他的背影,就像父亲一般宽厚沉重,饱经沧桑,沿途的房屋和大楼好像都在向他弯腰致敬。

 

“早些休息吧小枝,明天哥哥带你去找个有很多人的地方住。”我说道,可是小枝似乎还是因为刚才看到了鬼影,害怕的小声抽泣。

 

“别怕,今晚哥哥陪你睡。”我抱起小枝,把她放到床上。这个可怜的孩子啊,为什么要遇到如此不幸的事呢,我越想越想不明白,昏昏沉沉地睡着。

 




    本文由桃艳小说网首发,本文链接:http://www.tyyddn.com//heihei/60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