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艳小说

一往情深不知处_江靖言秦舒目录阅读

一往情深不知处_江靖言秦舒目录阅读

小编今天给大家带来小说《一往情深不知处》,本小说讲述了江靖言秦舒两人之间的恋爱感情史,内容精彩情节多变,文笔精深。值得阅读,简介:“我答应。”江靖言从齿缝里迸出一句话,“但我也有一个条件,三个月后我要离婚!”现在,他每分每秒都不想再跟这个毒妇在一起!秦舒的肩膀微震了一下,一股酸涩堵住喉咙。他反悔了。“成交。”秦舒低下头,嘴里说出的这句话似乎用尽浑身力气,她想做他的妻子,到死都想。可是最后,她还是什么都失去了。

 

《一往情深不知处》精彩试读:

秦舒闭了下眼睛,他还不够恨她吗?

 

“孙芝芝,离开江靖言,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可你若是敢伤害他。”秦舒神色一厉,“我跟你拼命。”

 

孙芝芝一愣,看着秦舒的眼神,莫名有些心虚。

 

她眸光一转,忽然惶恐说道:“秦舒,你说什么呢?我和靖言是真心相爱,你为什么非要拆散我们?还威胁我的孩子!”

 

“芝芝,怎么回事?”

 

江靖言低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秦舒身体一颤。

 

当看见秦舒时,江靖言的眉头一蹙,大步走到孙芝芝身边,搂住她的肩:“她有没有对你做什么?”

 

“靖言……”孙芝芝眼圈一红,却故意摇头,“没事,秦舒对我很好,靖言,我不想再待在这里,我们离开吧!”

 

江靖言眸光顿时就沉了下来,冷冷扫到秦舒身上:“秦舒,要让我发现你有任何敢动芝芝的想法,我要你爸爸的命!”

 

看着江靖言竭力维护孙芝芝的模样,秦舒忽然觉得……

 

解释都没有了意义!

 

可她可以死,但也绝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江靖言!孙芝芝这个女人,她知道太多底细,配不上她的男人!

 

“江靖言,我有事跟你说!”秦舒忽然开口。

 

然而江靖言说完就带着孙芝芝往后走,根本没有回头,仿佛没听见她的话。

 

秦舒凝视着他的背影,心里溢出苦笑。

 

原来这才是他的真面目,拿到她手里的股权,就连看她一眼也嫌多余。

 

秦舒撑着墙咳嗽几声,忍痛努力挺直脊背,抬头说:“江靖言,想知道你爸究竟是怎么死的吗?”

 

前方的身影顿住了。

 

“秦舒,别提我爸,你没这个资格!”

 

冰冷的声音,似乎压抑着狂怒。

 

秦舒喘了一口气,把泛出嘴角的血用力咽回喉咙:“你爸跳楼后被送到医院抢救,是我做的手术,本来他有一线生机,但我给他注射了安乐死。”

 

血,一刹那就冲上了江靖言的头顶。

 

他猛的转过身,几步走到秦舒面前,一把掐着她的喉咙按到墙上。

 

“为什么不救我爸!”

 

他英俊的面容,震怒到扭曲,昔日冰冷的眼眸沸腾着滔天怒意。

 

“咳……”

一往情深不知处_江靖言秦舒目录阅读

秦舒的脊背重重撞上墙,喉咙被掐得剧痛,再也忍不住的喷出一口甜腥。

 

鲜血溅在他的白衬衣上,触目惊心。

 

江靖言却根本不看她嘴角的血迹,就像一头狂怒的狮子,死死的掐住他。

 

“为什么不救!”

 

“因为……我想嫁给你。”秦舒的目光之中有太多痴迷,看着江靖言发怒的模样,脸色逐渐开始青白。

 

大概意识到自己手劲再重,就会把她当场掐死,江靖言极力压下胸口的痛怒,稍微松了下手。

 

是他低估了这女人!

 

这十年来,他一直都知道秦舒爱自己,那时他还是江氏公司的继承人,高高在上,对她不屑一顾。

 

后来江家破产、父亲去世,他**之间跌进尘埃,众叛亲离,只有秦舒不离不弃的陪着他,忍受他的歇斯底里。

 

没想到,这一切全都是她的手段!

 

“害死我父亲,你软硬兼施,就为了让我娶你?”

 

“对,你爸的死,和我爸无关,医院有记录可查。”秦舒的喉咙一阵灼痛,喘着气把嘴里血沫咽回去:“你爸还给你留了一封遗书。”

 

“遗书在哪里!”

 

秦舒喘息着,浑身都在痛,可心上的疼痛才真要命。

 

旁边的孙芝芝眼神讶异,涌上些许喜色,随后立刻压下。

 

秦舒在胡说!

 

那安乐死的药物,分明当初就是她……不过,呵呵,有人当替死鬼,她乐得轻松!

 

“三个月,只要你在这三个月里把我真正当成妻子,到时候我会把遗书给你。”秦舒仰起头,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凝视江靖言的脸:“而且,我会带着所有证据去自首,为你父亲偿命。”

 

她不求别的,她要死了,她愿意揽下一切,愿意付出一切。

 

只为了眼前这个男人,哪怕一秒也好,把她当成他的真正的妻子。

 

她也死而无憾!

 

江靖言脖子上的青筋爆起,凶戾的目光似乎要把她千刀万剐。

 

“你就不怕我杀了你爸?”

 

“那样你就永远也不知道,你爸在遗书上写的什么。”

 

秦舒更快的说,又咳嗽起来。

 

江父的遗书在孙芝芝手里,她手里还有一份影印文件,遗书记载的事,让孙芝芝不敢把它交出,更不敢毁了它,只能藏起来。

 

江靖言看见遗书后会更恨她,恐怕会恨得把她的骨灰从地底挖出来,但她已经无所谓了。

 

活着的时候得不到他的爱,他恨一辈子,起码还能记着自己的名字。

 

江靖言的手掌撑在墙壁上,低头凝视着她,眼里怒潮汹涌。

 

昨天,她提出离婚的时候,他第一反应就要答应。

 

可就在那一瞬间,‘好啊’两个字却挂在嘴边,怎么也说不出口。

 

他折磨了她三年,无时无刻不想摆脱她,可临到最后关头,他居然犹豫了,脑海浮现出的不是父亲的死,而是她在每个深夜,亮着灯坐在窗前等他回家的身影。

 

也许是恨吧,那时他想把她拴在身边,折磨一辈子!


 




    本文由桃艳小说网首发,本文链接:http://www.tyyddn.com//heihei/60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