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艳小说

爱似烈火焚心小说梁甜傅琰烨全文免费阅读

爱似烈火焚心小说梁甜傅琰烨全文免费阅读

《爱似烈火焚心》是一本总裁豪门小说,主人公叫梁甜傅琰烨,小说内容精彩丰富,情节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面给大家带来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程煜泽叹了口气,抬手夺过了酒瓶,“我九点还有会议,你要醉死在这,没人给你收尸。”

醉醺醺的傅琰烨一边抬手抢着酒瓶,一边嘟囔道:“煜泽,你说,她为什么要背叛我,为什么?!我那么爱她,我曾经将一切都捧到了她的面前,她却狠狠捅了我一刀,你说她算什么女人!哪个女人,有她那么心狠!”

程煜泽没有说话,只是重新将酒瓶递了回去。

接过酒瓶的人,又狠狠灌了几口酒,然后抱着酒瓶喃喃道:“明明她为了钱什么都做的出来,明明她逼死了我爸,也差点逼死了我,明明我恨她恨得要死!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我看着她流泪我还会心疼,为什么看着她脸上的血,我甚至想剁了自己推她的那只手!”

“煜泽,你说,这是为什么”

程煜泽瞥了一眼傅琰烨左手手心上的疤痕,轻轻的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对,你不知道。”傅琰烨笑着摇了摇头,猛地把手中的酒瓶摔了出去,“我特么知道!因为,我放不下她,我还喜欢她!”

“就算是她背叛了我,害死了我爸,我依旧放不下她!我对不起我自己,我更对不起我爸!”

说着,傅琰烨抹了把脸上的泪,重新开了瓶酒。

“何止如此”程煜泽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沉声道。

“对!”傅琰烨灌了口酒,“不光如此,我还对不起你,对不起瑶瑶。瑶瑶是你妹妹,我答应过你要照顾好她,我没做到”

程煜泽浅浅的抿了一口酒杯中的红酒,没有再说话。

傅琰烨抱着酒瓶,苦笑了起来,“可是我就是放不下那个女人,自从我把她送去医院,我的心就没有一刻平静过,我想去看她,我又不敢去看她。

有时候我就在想,什么背叛,什么尊严,只要她还是我的,我还依旧愿意拿出一切去爱她!所以,我不会放她离开星耀。

她喜欢钱,我就给她钱,她喜欢什么,我都给她!这辈子就算锁,我也要把她锁在我身边!”

“呵煜泽,你说,我这是不是贱啊!”

说着,傅琰烨又灌了口酒,随后彻底瘫在了沙发上,睡死了过去。

程煜泽目光微沉,饮尽了酒杯中的酒,摸出手机打通了电话。

“瑶瑶,今晚是你最后的机会,好好把握。”

一周后,梁甜出院回家。刚到楼下,她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接听后,陈岩的声音传了过来。

“调查已有新进展,目标锁定程煜泽。当年傅董的意外,他最有嫌疑,但现在还在取证,我们暂时没有确凿证据。”

“程煜泽?”梁甜沉吟,下意识的搜索了一下这个名字。

梁甜像是触电一般抖了一下,然后懵懵的接起了电话。

 

十几秒后,手机从她手中滑落,触地,四分五裂。

 

接着,梁甜像是疯了一样的冲到街道上拦下了一辆计程车。

 

直到狂奔到急救室前,她依旧没有接受电话中提及的消息。

 

不可能的,母亲不会有事的,她离开的时候还好好的,这么短的时间,怎么可能就突发旧疾,不可能的,这绝对不可能!

 

守在急救室门前的陈岩看着梁甜苍白的脸色,眼中不由透出了几分担忧。

 

他上前扶住了梁甜的胳膊,关切的询问道:“,丫头,还好吗?”

 

梁甜定定的看着紧闭的急救室门,哑声问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陈岩敛眸,侧身贴在了梁甜耳边,“今天,网上出现了一篇新闻,把你从进入星耀到如今所有可以做文章的事情,都拿来黑了一遍。大半个圈子的人,都在落井下石,转发附和——”

 

“我已经叮嘱了护理人员,这些脏东西我妈是不可能接触的到的。”梁甜眉心紧蹙,打断了陈岩的话,心中千头万绪却乱成一团。

爱似烈火焚心小说梁甜傅琰烨全文免费阅读

“所有的防备都不是万无一失的,傻丫头!据我调查,傅琰烨那小子可是花了高价撬了你的墙角,特意指使人将网上的形势透漏给你母亲的。”

 

闻言,梁甜瞪大了双眼,震惊的看着陈岩,难以置信的求证道:“你是说,这些是傅琰烨做的?!”

 

“网上的文章出自谁手这不好确定,但让你母亲接触到这些脏东西的人,的确是他”

 

梁甜目光凝滞,整个人仿佛化作了一尊石像。

 

她看着陈岩一开一合的双唇,却听不进一个字。

 

时隔五年,傅琰烨第一次对她花费心思,是为了怎么将她的母亲送进急救室

 

这个认知,如同一根尖锐的银针,从她的眼睛狠狠的插-入她的大脑。

 

伴随着一阵迅猛而又霸道的大脑剧痛,梁甜的眼泪瞬间脱落了眼眶。

 

她身形微晃,好像随时都能晕过去一样。

 

见此,陈岩连忙抬手扶了一下她的肩膀,“丫头,丫头,你怎么了,你那不舒服?”

 

梁甜摇了摇头,站稳了身子。

 

这时,急救室的门敞开了。

 

梁甜连忙冲了过去,焦急的开口想要询问情况。

 

医生摘下了口罩,抱歉的摇了摇头,沉声道:“我们已经尽力了”

 

一阵天旋地转,梁甜直直的往地上倒了下去。

 

站在梁甜身边的陈岩一惊,伸手拉住了她。

 

意识逐渐回笼的梁甜,抬手捂住了嘴,一时间泪如雨下。

 

压抑而又悲恸的哭声,飘荡在整个回廊。

 

这是真正的绝望。

 

哭声,持续了很久。

 

陈岩面露悲伤,静静的注视着眼前这个悲痛欲绝的孩子,想安慰,却不知如何安慰。

 

渐渐的,哭泣声停了。

 

梁甜抬手抹了把泪水,伸手从包里掏出了一个u盘塞到了陈岩手里,然后扭头跑了出去。

 

沉默过后,她听到的是一句低沉而又冷漠的一句,“是我。”

 

梁甜怔怔的松开手,难以置信的瞪大了双眼。

 

傅琰烨任由她看着,面无表情的整理了一下衣服,压低了声音说道:“别忘了,是你害死了我的父亲。”

 

是我害死了你的父亲?所以,你要用这种卑劣肮脏的手段夺走我母亲的生命?

 

是我害死了你的父亲所以,你要夺走我生命中的一切?!

 

作品,地位,钱财,名声,尊严,最后是她的母亲

 

就因为,这个从来没被证实过的罪名!



    本文由桃艳小说网首发,本文链接:http://www.tyyddn.com//heihei/60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