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艳小说

棺内阴缘:棺人,吻安吧最新章节姜琳周禹浩全

棺内阴缘:棺人,吻安吧最新章节姜琳周禹浩全文免费阅读

《棺内阴缘:棺人,吻安吧》是一本都市小说,主人公叫姜琳周禹浩,小说内容精彩丰富,情节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面给大家带来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保安却用诡异的目光看着我,我发现不对,问:“怎么了?”

他调出第四楼的监控录像,有些害怕地说:“你自己看吧。”

我一看,吓得差点晕过去。

监控中所录下的,自始至终都只有我一个人,我烧了纸人之后,对着空气说了半天的话,然后惊慌失措地跑进电梯。

没有何美和白武,也没有总经理!

难道连刚才那个总经理也是……鬼?

我问保安:“安远公司有一个长得很胖的总经理吗?梳着大背头,脸上这里有颗痣。”

保安点头:“你说的是陈总?”他脸色一变,“对了,陈总今晚在公司加班!”

“快给他打个电话。”我催促道。

他一连往安远公司总经理办公室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无人接听。

他顿时慌了神,立刻报了警,警察来得很快,他们在陈总办公室发现了他的尸体。

他倒在办公椅上,面容扭曲,眼睛瞪得老大,布满了血丝。

他是被活活吓死的。

警察说,他已经死了两个小时了。

也就是说,之前我所见到的三个人,都是鬼。

警察调看监控录像,发现我跑进电梯之后,电梯门一直开开合合,然后我用“雷势”往前一推,屏幕上居然出现了一道亮光。

我很惊讶,当时我并没有看到什么光啊。

警察确认我没有杀人的嫌疑,但他们看我的眼神像在看疯子。

我抓住保安的袖子,说:“之前我送纸人来的时候,你一点也不奇怪,是不是有人跟你说过什么?”

他也吓得够呛,说:“安远公司有两个员工跟我说过。”

“他们长什么样子?”我忙问。

他说:“是何美和白武。”

我惊恐地看着他,他很奇怪:“有什么问题?我天天看他们上下班,有次我还和白武一起喝过酒。”

我的眼神更加恐怖,他被我看得发毛:“怎,怎么?”

“你再仔细想想。”我说,“你真的认识他们吗?你是什么时候和白武喝的酒?在哪里喝的?”

他抓着头发,脸色越来越难看,他发现,自己完全记不起和白武在哪里喝的酒。

“你是新来的?”我又问。

“我才来两个多月。”他说,“之前那个保安回乡下养病去了。”

“什么病?”

“精神疾病……”说到这里,他全身颤抖如筛糠,“难道……他是被鬼吓的?”

他猛地站起来,将保安帽子往地上狠狠一扔:“我不干了!”

棺内阴缘:棺人,吻安吧最新章节姜琳周禹浩全文免费阅读

我被警察警告,暂时不能离开本市,之后就开车回了店里,我突然想到了什么,打开我的钱盒子,从里面找出一叠冥币。

我忙活了一整晚,差点死在两个恶鬼的手上,居然只挣了一小叠冥币!

等等,陈总的鬼说,那栋写字楼每年都要死两个人,但今天只死了一个。

我还活着,他们还会来找我。

我紧张起来,突然想起了什么,钻进里屋翻箱倒柜,终于在箱子底下找到了几本书。

这几本书全都是奶奶留下的,爸爸曾给过我一本,里面全是讲怎么扎纸活的,我今天的手艺,就是从书里学来。

而另外几本,是讲驱鬼、解蛊,还有如何相面,如何看风水的。

以前我对这些都嗤之以鼻,认为是封建迷信,但现在看来,这些全都是真的。

我奶奶年轻的时候据说是个神婆,之后出了事,她就再不干神婆的营生了,只开了一个花圈店,挣点死人钱糊口。

看来,我奶奶不仅仅是神婆这么简单。

我把书收好,只将那本驱鬼的拿在手中看。

书上说,恶鬼是冤死之人幻化而成,他们没什么太大的本事,最会骗人。

他们会影响人的思维,实力强点的能够短暂地改变人的记忆,比如那个保安,就是这种情况。

有阴阳眼的人,不容易被他们影响。

我松了口气,终于听到一个好消息了。

我拿着书看了一整天,这晚我睡得很不安稳,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睡到半夜,电话铃声忽然响了起来,我迷迷糊糊地拿起电话,里面只有滋滋的电流声。

他根本没有想到我会突然动手,躲闪不及,被血水喷了一脸,他痛吼一声,捂着脸后退,手指缝里冒出一缕缕青烟,空气中立刻弥漫起令人作呕的腐臭味。

“纯阳血?”他尖叫道,“一个女人怎么会有至阳至刚的纯阳血?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感觉身上一轻,压着我的那个小鬼已经不见了,我急忙跳起来,问周禹浩:“然后我该怎么办?”

“看戏。”

“什么?”

“好好看戏就行了。正午时分被喷了一脸至阳至刚的纯阳血,他暂时法力全失。”周禹浩说,“对于养小鬼的人来说,最可怕的事情就是法力全失,他会完全失去对小鬼的控制,小鬼对主人本来就有很深的怨恨,一旦摆脱控制,会立刻反噬。”

话音未落,那个消失的小鬼就出现在了钟祥的背上,餐桌下面又爬出了一个。

“滚开,你们都给老子滚开!”钟祥挥舞着双手,怒骂道,“老子天天用血养你们,你们居然敢害我。”

两个小鬼才不管他的叫嚣,争先恐后地钻进他的身体,他痛苦地抓着自己为数不多的头发,眼睛鼻子里开始涌出鲜血。

没过几秒,钟祥就倒在了地上,双眼翻白,不停地抽搐,眼看是活不成了。

“把餐桌下面的东西打碎。”周禹浩再次下令。

我掀开桌布,桌下是一只陶罐,我抓起椅子砸下去,陶罐被砸得粉碎,腥臭无比的液体从里面流了出来,里面居然泡着两只还未成型的婴儿,以及很多蛇虫鼠蚁之类的毒物。

钟祥身体里发出嘎地一声尖叫,两个小鬼钻了出来,周禹浩再次拿出玻璃瓶,将它们全都收了进去。

“好了,该死的已经死了,我们走吧。”周禹浩的语气很轻松。



    本文由桃艳小说网首发,本文链接:http://www.tyyddn.com//heihei/60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