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艳小说

人气精品小说世界第一富豪张牧杨兔最新章节免

人气精品小说世界第一富豪张牧杨兔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主人公是张牧杨兔的书名叫《世界第一富豪》,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张牧一阵的无语,到底是什么样的教育,才能教育出来钟夏彤这样的傻逼玩意啊。但张牧,没说话。钟冬雪的手段,很强,可和他比起来,太小儿科了。敢侮辱自己的女人,找死。南宫向阳却不一样了,为了女儿的名声。哪怕是不被人诋毁,他什么都可以做。

 

 

《世界第一富豪》精彩试读:

钟冬雪傻眼了。

 

麻痹的。

 

自己是来吃饺子的,好端端的还没吃上一口,刚要塞进嘴里,一巴掌就被打掉了。

 

饺子吐在地上不说,张牧作为一个男人,下了死手。

 

钟冬雪正要换的牙齿,被打掉了一颗下来。

 

大跌眼镜!疯了吧!钟冬雪完全不敢相信,在如今的港区。

 

农民工都有点绅士风度好不好!张牧见面直接一巴掌,完全无法理解。

 

南宫墨一看自己妈被打了,傻眼了。

 

正要上前去,却被钟冬雪拦住了。

 

钟冬雪可是老江湖,不至于这点事都处理不好。

 

钟冬雪看了一眼,竟然没管脸上的疼痛,冷嘲讽道:"妹妹,这就是你的乘龙快婿吗?有意思啊,你今天叫何献君来,就是为了让他见一下你的女婿,对你女儿死心吧? 卧槽。

 

张牧也傻眼了,他没想到在南宫家的勾心斗角。

 

竟然这么严重。

 

何献君立马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死死的盯着面前的人。

 

无比不敢相信。

 

张牧!他有遇到了张牧!昨晚,他才给张牧下跪过的!不过,何献君并不当一回事。

 

一是没人知道。

 

二是在他眼里,张牧依旧只是一个屌丝。

 

他算什么玩意!没了岳老,他屁都不算一个,竟然还搂着自己的女神来了南宫家。

 

何献君想到这里。

 

脸色一变。

 

脸色无比复杂,狠狠的瞪了一眼钟夏彤,心机全都在脸上。

 

对付张牧,哪里需要他出手。

 

钟夏彤被何献君一看,像是被他爹看了一眼似的,忙将眼神落在了张牧身上。

 

生气,愤怒!"倾城,谁让你带他来的?"钟夏彤的话,几乎是从嗓子眼上憋了出来。

 

似乎在说,你没看到何献君在这里吗?你还不给何少认错,不让他知道你的好。

 

就连维多利亚港口的事,这个男人都忍了。

 

他得多爱你啊!你现在带回来了,一个什么玩意,这不是故意在惹何少生气吗?要其他时候还好,这时候南宫墨在啊!那女人,跟妖精似的。

 

"我……"南宫倾城没那么伶牙俐齿。

 

被钟夏彤一问,顿时傻眼了。

 

但她也不能说,是张牧非要来的。

 

"阿姨,偌大的南宫家。

 

容不下这种垃圾啊!"何献君开口了,说道:"上来就直接打人,这太没礼貌了。

 

更不要说,这人还是你的姐姐。

 

 "长幼尊卑,都不知道。

 

这种苍蝇飞到什么地方去,人都没办法吃饭。

 

 何献君的话,一字一句。

 

要在这里,弄死张牧。

 

钟夏彤知道怎么做,拿出电话。

 

报警!?刚拿出来,手顿了顿。

 

张牧很明显是和自己女儿在港口里做那事的,如果这时候报警,何献君好不容易压下去的新闻,没准又要吵上来。

 

"妹妹,你就这么看着姐姐被打?"钟冬雪极度无语,一脸算计的说:"好啊,果然是上梁不正下梁歪,难怪你女儿会跟这个男人在维多利亚港湾搞得那么火热,原来是你这个上梁不正。

 

明知道是这个男人和她在维多利亚做的,你竟然还装作看不到。

 

 嘶。

 

钟夏彤深吸一口凉气,彻底爆炸了。

 

她以为何献君还不知道。

 

但钟冬雪。

 

直接告诉了何献君。

 

毁掉自己侄女的名声,对她来说没什么。

 

甚至,还是必经之路。

 

钟夏彤气炸了!气得亲妈都不认识!这根本不是自己的姐姐,这是狼人!"别。

 

别这样。

 

"钟夏彤的语气里,带着几分求饶。

 

曾几何时,她钟夏彤和人求饶过了。

 

可钟冬雪,完全无视她。

 

等警察一来,张牧被抓走,这事再一闹。

 

南宫倾城还能有脸活下去?到时候,何献君不就是自己女儿的了吗?"你,你……"钟夏彤没和钟冬雪生气,毕竟这是自己姐姐,再怎么样,她也想不到会是自己姐姐,在背后里搞鬼。

 

她将目光停留在张牧身上。

 

不停的喘着气。

人气精品小说世界第一富豪张牧杨兔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整个人,胸口都要炸裂了。

 

"你是不是要玩死我们南宫家,才觉得满意?"找警察不行,弄死张牧也不行。

 

这时候,钟夏彤竟然哭了起来。

 

那声音,整个南宫家都能听到哀嚎。

 

"妈,张牧不是那个意思。

 

"南宫倾城一看母亲在哭,心底也难受。

 

钟夏彤根本不管这些,一巴掌甩开了南宫倾城的手。

 

但凡自己的女儿,有南宫墨一半,她至于生气成这样子?"不是这个意思。

 

是什么?要不,你们直接要了我的老命,成不成?"钟夏彤一边说,一边从厨房里拿出来一把刀,指着自己的肚子上,就要插进去了。

 

她无法相信,自己怎么教育出来了一个这样的女儿。

 

南宫倾城一看,心揪着的在疼。

 

"走吧。

 

张牧……我们走。

 

"南宫倾城回头,拽着张牧的手,要离开南宫家。

 

张牧没走,看着钟夏彤。

 

是个狼人。

 

但更狼人的是,钟冬雪。

 

好说歹说,钟夏彤也是她妹妹,她竟然看着钟夏彤要寻死了,还能装。

 

还在装。

 

"我不走。

 

"张牧纹丝不动。

 

看着南宫家的大戏。

 

"我总不能,让我妈死在这里吧。

 

"南宫倾城摇摇头,也要哭了。

 

张牧上前一步,反而变得强硬了起来。

 

说:"好了,别装了。

 

 他盯着钟冬雪,说:"给你一巴掌,是给你脸。

 

 "什么?"钟冬雪冷眉瞪眼:"看看,看看你女儿睡的男人,都是什么玩意。

 

 "好,那就让你看看。

 

"张牧笑着说。

 

钟冬雪刚要拿起电话报警,却看到张牧拿出来了手机。

 

"让他们进来吧。

 

"张牧说道。

 

南宫倾城一愣。

 

她和张牧一起来的南宫家。

 

张牧身后,压根什么人都没跟啊。

 

然而,就在张牧说完话后。

 

南宫家门口,进来了好几个人。

 

乍一看。

 

不难看出来,这些人是记者,就连手上的拿着相机。

 

一边走,已经开始了录像。

 

"谁让你们进来的。

 

"钟夏彤一看到人来得更多,心底不悦。

 

今天,她要做的事只有一个,讨好连献君这个乘龙快婿。

 

除此之外,一切事都是浮云。

 

"钟夏彤女士。

 

我们是港媒的记者。

 

"来的人看着钟夏彤,客气说道。

 

今天他们是奉命而来,只为了做一个专访。

 

"什么?"钟夏彤面如死灰,眼睛像是一样盯着张牧,真的是要炸了。

 

脸色似乎在对南宫倾城说,你看看,你看看。

 

这就是你看看上的男人。

 

嫌你不够丢脸,他还将媒体叫到了家里来。

 

"不好意思,我们没空!滚吧!"钟夏彤言语犀利,丝毫不给人留任何机会。

 

眼看着保安就要将他们轰出去,记者才忙说:"您想多了,我们不是来找南宫小姐麻烦的。

 

我们是来采访,钟冬雪女士。

 

 嘶。

 

钟夏彤眼神突兀,怎么是钟冬雪?她有什么好采访的?风头又被抢了!钟冬雪也是一阵傻愣,但却拦在了钟夏彤跟前,整理了一下衣服,说:"镜头已经打开了吧?开始吧。

 

 记者点点头,说:"好的,钟冬雪女士。

 

咱们先问两个问题,一个是您是怎么买通了港媒的记者,让他帮您偷拍南宫倾城小姐。

 

其次,还是想替观众们问问,您是怎么……这么不要脸的? 我擦?钟冬雪傻眼了。

 

这套路,和自己想的不一样。

 

"您说什么?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钟冬雪连忙装作自己不知道。

 

钟夏彤,也傻眼了。

 

自己女儿的那些艳照,竟然是姐姐让人去拍的?一瞬间,整个房间里,气氛静到了极致。

 

"他,他说的是真的?"钟夏彤双手抽搐,颤抖的问道。

 

记者笑着,解释:"当然是真的……我们这里,有证据的。

 

那人已经被警方,控制了起来。

 

 什么情况?还有这样采访的?开玩笑吧。

 

钟冬雪也认识港媒的人,正是因此,她才能够耨找到记者去追拍南宫倾城。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钟夏彤的脸色并没有先生气,而是一阵阵的震惊,但在钟夏彤还没生气的时候,南宫向阳已经站了起来。

 

要说以前南宫家的商业上,南宫向阳不够强势。

 

那么现在,南宫向阳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父亲。

 

钟冬雪本来还在诧异,一看南宫向阳站起来。

 

心底冷到:"南宫向阳,你算什么玩意,也有资格和我大吵大闹? 一个靠着钟家吃饭的懦夫而已。

 

钟冬雪先是假装一脸无辜,然后看着南宫向阳,双手插在胸前,说:"怎么,你女儿做出了什么事,还不能让人知道?南宫家的脸都被丢光了,不知道你们两个,是怎么生出来这样的女儿。

 

我作为南宫家的人,都觉得羞耻。

 

 嘶。

 

南宫向阳头皮发麻,钟冬雪这女人连自己的三观都没有?明明是她对不起南宫倾城,明明是她请人爆料了出去,害得南宫家这个样子。

 

她竟然,若无其事。

 

还能义正言辞。

 

"我问你。

 

为什么要让记者发出去。

 

"南宫向阳的言语,越发的充满力量。

 

此时,钟冬雪皱着眉头。

 

"怎么,要打我不成?哟,有意思。

 

原来有了奥纳西斯家族,你们就这么神气了?南宫向阳,你也不看看,你们南宫家为什么有现在的本事?归根结底,还不是因为这华夏的地盘。

 

不然我们钟家早就不需要你们这个傀儡了。

 

是我让人拍的,怎么了?你女儿在外面乱搞,还不能让人拍?既然这么喜欢乱搞,就让大家看看哦。

 

你们家这么喜欢博人眼球,我看,干脆明码标价得了。

 

 嘶。

 

南宫向阳,彻底的炸了。

 

侮辱他,他忍了,侮辱南宫家,他认了。

 

侮辱他女儿,绝对不行。

 

'啪'的一巴掌,南宫向阳朝着钟冬雪脸上打了过去。

 

那声音,在南宫家里,像是雷鸣一般响彻。

 

、钟冬雪彻底惊呆了。

 

南宫向阳力气很大,像是想将她往死里打。

 

一巴掌下去,钟冬雪被扇在了地上,牙齿都被打了出来。

 

"好啊!南宫向阳,你敢打我妈。

 

"南宫墨死死的盯着南宫向阳,直接叫出来了名字,气得跺脚。

 

说:"好啊,你们窜通好了的吧。

 

一个打左边,一个打右边!好,好!!这南宫家,飞上枝头变凤凰看不上人了? 南宫墨。

 

像是一个泼妇。

 

"滚!"南宫向阳指着南宫墨,丝毫余力不留。

 

钟冬雪慢慢从地上站起来,却依旧故意保持自己的姿态。

 

随后,她先对连献君说:"献君,不好意思……今天,让你看丑了。

 

你先离开南宫家吧,南宫家有自己的家事要办。

 

 何献君怎么愿意走。

 

他的女神就在自己面前。

 

"你可能不太了解南宫家,但我向你保证,阿姨不是那种人。

 

其实我早就知道南宫倾城背地里不干净了,她不仅经常泡吧,私生活不检点,背后还和不少男人有关系。

 

甚至,我的人还拍到了她一次,和不少黑人一起的。

 

 麻痹。

 

张牧在旁边,看傻眼了。

 

他一直以为,人不要脸是有一个上限的。

 

但钟冬雪的上限,是个正无穷。

 

"你造谣,我没有!"南宫倾城没想到自己大姨会这么说自己,急得要哭了,吼道:"根本就没有,我这一辈子,只有张牧一个男人。

 

 钟冬雪噗嗤一笑,明明被打了,还一副贱兮兮的样子,说:"你当年然不愿意承认。

 

如果不是被拍到了,这次你也不会承认吧? 说完,钟冬雪似乎已经猜到这个记者是张牧让人请来的,直接站到他镜头前,说:"来。

 

拍,拍个仔细!让所有的人,都看清楚。

 

让他们去猜猜,倾城到底有没有做什么。

 

 这事,一旦曝光到了媒体上。

 

那将不得了啊!没人会在意南宫倾城怎么说,大众嘴里传来传去,会有无数个版本!钟冬雪说完,冲着张牧冷哼了一声。

 

和我斗?你有这个本事吗?姜还是老的辣。

 

"爸,我没有。

 

"南宫倾城一下直接哭了出来,脸上的泪水停不住。

 

南宫向阳点点头,在这个时候,他当然选择相信女儿。

 

"钟冬雪,闭上你的乌鸦嘴。

 

"南宫向阳吼道。

 

钟冬雪冷笑一声:"南宫向阳,你怎么对我说话的,好歹我也是你嫂子。

 

再说了。

 

你想保护你女儿,这无可厚非。

 

但我,不是在保护南宫家的名声吗?你这个男人,真是鼠目寸光,目光短浅。

 

难怪。

 

南宫家你做不了主。

 

 钟冬雪说完,还不忘回头去看着钟夏彤,说:"夏彤,你说,我说得对吗? 钟夏彤傻眼了。

 

她早知道,自己姐姐不是一个省油的灯。

 

没想到,手段如故狠辣。

 

钟夏彤想了想,缓缓点头,说:"是……但姐姐,还请你不要把这个事。

 

传出去,求你了……不然,南宫家和倾城的名声,都毁了。

 

 恐怖如斯。

 

就连记者,也傻眼了。

 

钟冬雪没叫任何人,只是用了几句话,瞬间逆转了败局,作为港媒资深记者,老岳手下的得力干将,他都替张牧捏了一把汗。

 

不过。

 

他知道不管钟冬雪怎么挣扎,她都是输家。

 

不因为别的。

 

她的对手张牧,太强大了!那不是一般人能比拟的!临走之前,老岳只对他说了几句话,港区之内,张先生说了算。

 

记者是个聪明人,他猜测到了张牧就是港区刚来的张先生,他如天神降临,所向披靡!钟冬雪瞬间占据了绝对的优势,笑了笑。

 

说:"当然,我也不是什么不讲理的人。

 

一个是我的侄女,一个是南宫家的名声,我当然在乎了!要我不说这个事,也不是不可以……但我要。

 

刚才打我的两个人,给我下跪道歉。

 

而且,要曝光媒体面前去。

 

 什么。

 

钟夏彤傻眼了。

 

更傻眼的是南宫倾城,自己的大姨这么说,要把假的事情都说成真的。

 

钟夏彤犹豫了片刻,回头去看着南宫向阳,说:"你应该知道要怎么办? 南宫向阳气得胸口不停的在颤抖。

 

那一刻,他对钟夏彤的忍耐,似乎已经到了极限。

 

"钟夏彤,不是我说你……你……"南宫向阳刚想要说什么。

 

钟夏彤的脸色变得无比凶恶,说:"怎么,为了女儿你连这点事,都不愿意? "还有你,如果你想让南宫家看得起你。

 

你还算个男人,就应该知道现在怎么做了。

 

"钟夏彤看着张牧。

 

张牧一阵的无语,到底是什么样的教育,才能教育出来钟夏彤这样的傻逼玩意啊。

 

但张牧,没说话。

 

钟冬雪的手段,很强,可和他比起来,太小儿科了。

 

敢侮辱自己的女人,找死。

 

南宫向阳却不一样了,为了女儿的名声。

 

哪怕是不被人诋毁,他什么都可以做。

 

正当南宫向阳要弯曲下双腿的时候,钟夏彤又给张牧施压,对南宫倾城说:"看到了吧,你喜欢的那个人,是怎么一个垃圾男人。

 

 "爸,不要。

 

"南宫倾城忙上去想拽起来老爹,这样不就承认,自己真的是那种烂女人了吗?南宫倾城手还没伸过去,南宫向阳已经被张牧拽了起来。

 

"叔叔,先不要着急。

 

"张牧低声对南宫向阳说道。

 

南宫向阳回头一看,发现南宫家,有大动作啊。

 

门口,豪车云集。

 

亚太经济会的人来了!经济会还没召开,他们怎么提前来了南宫家?而且,还带着一块锦旗。

 

 

 




    本文由桃艳小说网首发,本文链接:http://www.tyyddn.com//heihei/6009.html